新世纪小说网 > 神鹰江湖行 > 第三十五章 雪夜不归人

第三十五章 雪夜不归人

        沈英对于药理一道还有些研究,不过手中这颗丹药他从未见过,只是从气味上也看不出是以何种药材炼制而成的,不过这是别人的一番好意,沈英也就顺手接下了。

        李清竹经过药王的调理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只不过想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沈英给她送药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李清竹正在绣花。

        “没想到你还会做这些事情。”李清竹的脸色恢复了一些,不过还是略显苍白,沈英看了也有些心疼。

        “你怎么过来了?”李清竹看见来的是沈英,不免有些失望。她想看到的自然是姜白衣了,只是自从到了药王谷之后李清竹就再也没有见过姜白衣了,他似乎有些刻意的躲着李清竹。

        “怎么了,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沈英把手中的药瓶递到李清竹的手上,不小心碰到了李清竹的手。沈英才现原来李清竹的手那么冰冷。沈英松开了手,李清竹却没有接住药瓶,好在沈英反应够快,不然这一瓶药王谷炼制出来价值不菲的丹药就要浪费了。

        “你看见了吧,现在我的手也就能拿一拿绣花针了,连这么一个瓶子都拿不动了。”李清竹没有再去接那药瓶,连手中的绣花针都放到了桌上,扭过头去不知是不愿见到沈英,还是不想让沈英看到她现在的神情。

        “别想多了,有医仙南宫和药王慕容这两个天下医术最好的人在,你的身体很快就会好起来了。”沈英将药瓶放到一旁。

        “你这绣的是什么花?”沈英为了转移李清竹的注意力,故意提起其他的事情。李清竹这副刺绣已经完成了大半,沈英对刺绣没有什么了解,也不知道李清竹绣的到底好不好,只能随便问问了。

        “这个叫红梅傲雪,是我绣来送给我大姐的,她的刺绣水平可比我高多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送她的东西。”李清竹一边跟沈英说话,一边漫不经心的绣着红梅,突然手中的绣花针刺破了李清竹娇嫩的手指,殷红的鲜血一滴滴落下来,刚好滴到了她正在绣的那一朵红梅花上,让刺绣上面的红梅更加的鲜艳了。

        “你没事吧?”沈英抓过李清竹的手过来仔细看着,只是一根细细的绣花针而已,刺进去的也不是很深。自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连李清竹自己都不怎么在意。反而是沈英好像有些过于紧张了,还从怀里拿出了纱布帮她止血。

        “你不用这样的,我还没那么娇弱。”李清竹对于沈英的突然靠近似乎有些不习惯,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靠,沈英也现了这一点,他和李清竹并不算多么熟悉,这样的单独待在一起已经是不妥了。也就是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计较,否则在普通人家不知要被多少人嚼舌根了。

        “过几天再绣吧,我看你精神好像不是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沈英不着痕迹的退到了原来的位置,好像什么都没有生的样子。

        “出去,出到哪里去?这药王谷的人都一副怪怪的样子,我不想看到他们。你若是怕我无聊就在这里多待会儿,反正平常也没有其他人会过来这里。”李清竹原本就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李家的府邸堪比宫殿都关不住她,这小小的一间房又如何能锁得住她的心呢?只不过她如今身体有恙,这药王谷看似平静实则波涛暗涌,在这里不知道隐藏着多少不知名的高手,或许还有比之前那挑战剑神姜白衣的黑衣剑客更强的人。李家的确是势大,不过对这些亡命之徒来说就没有什么威慑了。

        “你若是害怕可以让人陪你出去,你大姐李红梅,还有楚寒都在药王谷,有他们跟着你想必也没有什么人会来招惹你们。”沈英其实最想说的是他自己也很空闲,同样也很愿意陪她。只不过李清竹最想听到的名字却是姜白衣,这沈英都没能说出来。

        “不用了,如果没什么事你就先走吧,我累了要休息一会儿。”沈英慢慢的走了出去,连关门都没有出一点声音,刚刚他想要帮李清竹止血的时候衣袖之上不小心沾上了一点点血迹,现在都还能清楚的看见。人的血液本应该是热的,而李清竹的血却是冰凉的,如果是常人的话恐怕早已经是个死人了。沈英看着那一点血迹长叹了一口气,挥了挥衣袖离开了李清竹的住处。

        看似平静的药王谷经过一个隐秘的剑客跟当代剑神的一场对决变的暗流涌动起来。在这里随便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多年前江湖上名震一时的大人物,所以说在这里生活一定要加倍小心。沈英并不想在这里待太长时间,他已经将楚狂人平安的送到了药王谷,也算是完成了任务。而现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冰冷的夜晚,路上的积雪映着月光,风里该夹杂着些细小的雪渣。沈英骑着马,独自一人在这寒夜之中。习武之人可以以内力御寒,即便是寒冬腊月也可以见到只穿轻薄长衫的少年剑客们。对他们来说那些厚重的衣服只会影响他们出剑的度,或者说是他们的风度。沈英也可以称得上是少年,但是他不这样想,也不会这样去做。他穿着厚厚的大棉袄,双手揣在衣袖之中。虽然没有握着缰绳,沈英依然坐的很稳。这也跟他胯下的马走的很慢有关系。

        沈英离开了药王谷,他赶过来的时候骑死了好几匹马,最后一匹马侥幸活了下来,只不过再看见沈英之时居然死活不愿意跟他走了。只能让药王给他备了一匹骏马。药王谷可以说是天底下最有钱的地方之一,药王也是天底下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药王谷建造宫殿用的是天底下最好的木头,药王谷种植药材用的是天底下最好的土壤,药王谷送给沈英的马当然也是天底下最好的马。只不过这匹马似乎有些饿了,已经有些走不动了。沈英的身上倒是随时带着一些干粮,只不过药王谷平日里喂马的草料也是天底下最好的,它并不愿意吃沈英的食物。

        自己吃的东西突然被一匹马嫌弃,沈英也并不如何生气。药王谷的人应该早就知道会生这样的事情,今天把马交给沈英的时候那个马夫的眼神就有些奇怪,当时沈英没有多想,只是以为他舍不得这匹马而已,现在想来也许他也知道今天就是这匹马的死期了。也是别人给沈英安排好的死期了。

        沈英默默的嚼着那些连马饿死都不愿意吃的干粮,不得不承认的确是很难吃。不过沈英已经习惯了,他吃这种东西比他吃的饭还要多,越是难吃的东西有的时候越能够充饥。沈英从小就知道这一点,连比这玩意儿更难吃的东西他都能强迫自己咽下去,很多时候吃饱了才能活下去,至少活下去的机会会大一些。

        马儿越走越慢,直到再也走不动了,出了最后一声嘶鸣,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沈英叹了一口气,这匹马是难得一见的好马,即使是在京城这种地方都不多见,现在却死在这雪地之中了。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显然下毒的人算的十分准确,在马走到这群山之中的时候就会死掉了,想要走出去并不困难,不过沈英没有这样做,他静静的坐下来,扫出一片空地,用随身带着的火折子生了一堆火。他要保证身体的温暖,这样待会儿他才能够让自己处于随时都可以出手的状态,而不会因为身体的冰冷冷有一丝丝的迟疑,有的时候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很有可能就会决定一个人的生死了。

        周围都是死一般的寂静,沈英都好像睡着了一样,只有偶尔传来的燃烧着的树枝爆裂的声音和跳动的火苗显示着时间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沈英终于听到了一些动静。一枚暗器破空而来,劲力十足一看就是一名暗器高手所。沈英看到了那枚暗器,却一动不动,因为他知道那暗器不是为了伤他,只是为了提醒他,有人到了。

        雪地上的脚步声很小,如果是一名轻功高手,很容易就能做到不出声音,连脚印都不会留下。也就是平常所说的“踏雪无痕”了,不过来的人也似乎可以想要沈英知道,一步一步踩进雪中,又慢慢的抬起脚走下一步。一步接着一步,终于是走到了沈英的面前,而沈英也终于站了起来。

        “我以为会来很多人。”

        “人多反而误事,有些事情我一个人能够做到的,何必去麻烦别人。”来的人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是沈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是谁,因为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不一样的,只是其中细微的差别平常人难以现。

        “你很有自信。”

        “我一直很有自信,特别是在杀人这件事情上。”

        “也有可能是被杀。”

  http://www.2100xs.com/book/1788/6052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