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临时监护人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想当叛徒都当不成

第二百四十六章 想当叛徒都当不成

        星野菜菜正无聊的盯着一群生化人施工。她已经换上了玛雅星人的传统服装,柔软平滑的紧身衣外面套了一件开襟的长衫,长衫上嵌满了墨绿色的繁杂花纹,就像是从一角开始蔓延的藤蔓,而胸前别着一枚白金色的徽章在灯光下闪着光辉——玛雅星人的社会组织形式是权限分明的,这徽章在过去代表着一个人的权限等级,以便自然人之间不需检测也能大概分清谁该听谁的,更像是一种能力的证明和身份的象征,而现在也仅仅就是起复古作用了。

        为了将星野菜菜的公寓完整的从东京搬迁到这里,共计出动了两艘潜艇、一百二十名生化人,仅分割拆卸就用了三天,然后像是运送核弹一样运到这里,而再组装起来大约需要三十天以上——主要是西兰洲海下的基地布局太紧凑了,为了塞进这间公寓不得不重新改造了主体结构,甚至需要拆除了一片种植区。

        拼装起来不麻烦,但腾出空间十分麻烦,不过星野菜菜提了要求,以塞本特为的人工智能和生化人任劳任怨,全力满足,没有半分抱怨。

        她在这里就像个女王,言出法随,但她并不觉得高兴,反而一直心情处在持续低落中,感觉心底的孤单感在日益扩大,寂寞就像只凶猛的野兽已经对她露出了獠牙,随时准备将她一口吞下。

        她轻轻握了握身边小月弥生的手,这才觉得稍有安慰。如果不是小月弥生自愿跟着她来可以和她正常聊聊天说说话,她恐怕早就烦躁的一头顶破海底基地的抗压圈窜出去了。

        只是小月弥生这二十几天下来也有些精神萎靡了,连撒娇都撒不太动了。

        星野菜菜一直觉得自己是能忍受寂寞的,她从小就一个人在家,上杉香工作忙碌,爱她归爱她,但真抽不出多少时间来陪她。她也很乖,只是默默期待着上杉香早点回家,能多陪陪她,并不会大吵大闹的要求上杉香必须留下,只能尽量自己找乐子。

        而上了学后,因上杉香要求低调及异于地球人的智力、性格和体貌,她也不和别人打交道,连个活人朋友都没有,直到吉原直人屁颠颠跑来了她才在人生中第一尝到了有人日夜相伴的滋味——有些东西没尝过没感受过,可能茫然无知中就那么过去了,但尝过一次后,那种滋味就再也忘不了了。

        从没得到过也许不会心痛,得到过再失去,痛入骨髓。

        这是目前星野菜菜的真实写照。她渴望有个人在她耳边唠唠叨叨,她渴望有个人总是和她顶嘴,她渴望有个人可以和她对骂,甚至互相侮辱也不是不可以……

        可惜没有了。

        星野菜菜转头看了看垂头丧气的小月弥生,心中有些浓浓的歉意——小月弥生蔫了倒不是因接受不了突然冒出了一个未来科技感十足的海下基地。她漫画看得太多,倒觉得星野菜菜本来就挺像漫画里的主角,又有钱,能建个水下基地挺正常,而是因为这里太无聊了,她就新鲜了不到十天就感觉闷死了。

        星野菜菜是希望小月弥生能快乐一点,毕竟对方是特意来陪她的,想了想便问道:“弥生,要不要我们去海面上玩一玩?”

        小月弥生将头歪在她肩膀上反问道:“菜菜过会儿不去上课了吗?”

        最近星野菜菜在学习玛雅星上的主流语言,塞本特还布置了一大堆其他科目的作业,基本没多少时间陪她玩。

        “没关系!”星野菜菜揽着她说道:“我们去钓条鱼回来吃。”她在太平洋上混了那么久,人又聪明,钓鱼早就是一把好手了,还曾经被鱼钓走过两次,脾气又倔,死也不松鱼竿。害得吉原直人好一阵子忙,捶完了鱼捶她。

        小月弥生眨了眨小圆眼,虽然觉得没什么意思——她不像星野菜菜那么好动——但还是答应了,反正比闷在这里强。

        星野菜菜牵着小月弥生的手转身顺着基地通道离开,随口命令道:“香子,帮我准备上浮舱,我和弥生去海面上玩一会儿。”

        香子立刻萌萌的答应了一声,但转眼却又说道:“暂时怕是不方便哦,菜菜亲。”

        星野菜菜步子没停,问道:“附近有船经过吗?”

        “是,菜菜亲,吉原桑在我们头顶东南方不远。”

        “谁?”星野菜菜以为出现幻听了,步子猛的停了,“谁在那儿?”

        香子更详尽地汇报道:“是吉原桑,他驾驶一艘小型混合动力帆船在我们东南方向徘徊。”

        星野菜菜大吃一惊:“他……他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傻狗智力这么高了么?

        小月弥生也是精神一振,喜悦道:“叔叔来了么?”

        是不是能回去了?

        香子似乎去追寻吉原直人过去踪迹了,久久没有答话,而星野菜菜已经顺着通道改了方向领着小月弥生向着海底基地的主控室而去。

        一路上自动门开开合合,复杂的管道线路密布,而进了主控室后空无一人,这里基本都是香子在打理,基地的主控电脑虽然不是量子型的,但也是强劲的级计算机。

        星野菜菜命令道:“香子,打开全息图。”

        香子闻弦知雅意,明白自己的主人想看什么,瞬间基地东南方的海面被映射到了主控室中央。星野菜菜小手缓缓拨动着将全息画面放大,最后盯着吉原直人正疑神疑鬼的面孔愣住了。

        果然是他!好久不见了啊!

        在全息光影下,吉原直人除了颜色有些失真外与真人无异,而他似乎能感觉到正被人窥探,但又找不到谁在窥探他,穿着潜水服端着把鱼叉枪躲在一根桅杆后面,不时仰脸看看天,又不时四处张望,贼头贼脑。

        看着他的样子,星野菜菜忍不住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就像是鲜花突然盛开,用着弱不可闻的声音低低嘲笑道:“还是傻乎乎的。”

        吉原直人在那里折腾了好半天,还是没能现密布在附近海域高空的弱电型监控眼,但他似乎对自己的直觉深信不疑,想了想竟然高兴起来,拖过压缩空气瓶背到背上,套上了脚蹼,咬住呼吸器端着鱼叉枪“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海里。

        小月弥生紧张起来,紧紧攥着小拳头问道:“叔叔离得有些远吧?带的氧气瓶够不够支撑游到这里?”

        星野菜菜连忙安抚她:“不要担心,他离咱们还很远,处在监控圈最外围……还有,弥生,潜水用的那个不是氧气瓶,是压缩空气瓶。”

        她以为小月弥生离家出走害怕被抓到了挨骂,同时老毛病作顺便纠正小月弥生的一些常识性错误,但小月弥生完全不关心这些,听说吉原直人游不过来只是轻轻“哦”了一声,小圆脸上隐隐有些失望之色。

        她是有告密习惯的,这会儿忍不住想偷偷告诉吉原直人自己和星野菜菜的位置,但问题是她现在与外界沟通乏力,一切信息都要过香子那一关,而且她也根本弄不清自己实际在哪里,只知道在海底。

        这天下最可悲的就是想当叛徒都当不成吧?

        星野菜菜没注意到小月弥生的异样,吩咐香子道:“派水下监视器去跟着他,别让他出什么意外……他怎么找到这里的原因弄清了吗?”

        吉原直人能想到跑到新西兰附近的海域来看看这不奇怪,因为他知道塞本特建造的独立基地就在西兰洲,但西兰洲既然带个洲字可不是个小地方,有半个华夏大小,差不多近5oo万平方公里,这能找到离她们直线距离二三十公里的地方,总不能说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了吧?

        香子答道:“明白,菜菜亲,水下监视器已经出动!至于吉原桑怎么找到这里的,目前没有分析结果,只能确定他从东京直飞新西兰,购船出海后进行了环岛航行,然后就直奔我们所在的位置而来了。

        星野菜菜觉得心脏跳得快了少许,她才不信吉原直人有什么本事追踪到她的踪迹,唯一解释就是吉原直人那野兽一样的直觉在挥作用了。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懂吉原直人的,那这个人非星野菜菜莫属。她站在那里脑补了一会儿就补出了吉原直人干了什么——吉原直人围岛转着圈,心里想着找她,八个方向都试试,然后挑了一个感觉最强烈的方向就来了。

        八九不离十,完全像是他的作风,动物性很强。这家伙平时就像只大狗一样,没想到追起人来这么厉害!

        一想到吉原直人凭感觉就能找到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星野菜菜小脸微微有些烫,忍不住用小手捧住了脸——这家伙,在的时候你不珍惜,不在了你又开始卖力找起来了!

        这会儿全息图上已经失去了吉原直人的踪迹,只有那艘落了浮锚降了帆的帆船在那儿转圈圈,但星野菜菜盯着这单调的画面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她旁边小月弥生正憋得小脸通红,努力功想把意念传达给吉原直人。

        这年头,想当叛徒都这么难了。

        当然,小月弥生的意念传达屁用没有,半个小时后星野菜菜看到吉原直人湿淋淋爬回了船上,还不死心,丢掉了压缩空气瓶后从船舱里拖出了一根长管子固定好连接到了水下呼吸器上,然后拖着这根长管子又下海了——大概那头接着空气泵机,他应该是想在海面下长时间搜索,这比较危险,水压会对身体内脏造成极大的负担。

        吉原直人这时离基地还是有相当距离的,一上一下了水下监视器才赶到现场,还只能凭热量感应远远盯着吉原直人,并不敢离得太近。

        太近试过,吉原直人马上似乎有感觉,在海中视野有限听力全无的情况下竟然突然调头向着水下监控器游去,逼得水下监视器不得不撤退出很远。

        星野菜菜就那么一直看着吉原直人瞎折腾,单调甚至看不出人形的画面她也能看得津津有味,等到吉原直人筋疲力尽重新回到了船上更是精神一振。

        而吉原直人躺在船头喘了半小时粗气后又开始围着船团团转了起来,星野菜菜搭拉着八字眉喃喃道:“笨死了,该用水下机器人的,总比你自己爬上爬下好……”

        吉原直人似乎脑子里装了雷达,点了专门搜索失踪女儿的天赋,围着船转了三圈后调整了航向,竟然真找准了位置朝着基地的方向开始推进了。

        小月弥生看着全息图心中暗喜,忍不住小声说道:“菜菜,叔叔是不是和你有心灵感应呀?”

        “不可能,谁会和他有心灵感应!”星野菜菜脸儿一红,但嘴巴仍然很硬。

        小月弥生是相信星野菜菜的,她印象里星野菜菜就从没说过谎,顿时她有些难以相信的捧住了自己的小圆脸,半是吃惊半是害羞地说道:“那……难道是和我吗?我没什么感觉呀!”

        她歪头咬着手指考虑了一下,犹豫道:“叔叔原来对我感情这么深啊,我都一直没注意。”

        星野菜菜一阵心脏疼,恼怒道:“那你要不要去找他?”

        小月弥生赶紧挽住了星野菜菜的手臂,大力摇头:“不,我和你在一起,菜菜!我早就说过了,我永远和你一起共进退,再也不逃跑了。”

        她这是又记起当初星野菜菜替她打架,她事后害怕不敢作证的事儿了。不过她嘴上说着,一对圆圆的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吉原直人的全息影像,眼中全是遗憾——怎么办,还是好想去告密啊!告诉叔叔不算是背叛菜菜吧,大家本来就是一家人,这离家出走也太久了,该回去了吧?

        香子这时建议道:“菜菜亲,根据吉原桑的航向和搜索效率,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他将在167到234小时内现我们……要击沉他吗?”

        塞本特偷藏起来的生化人建设的基地主要材料来自于史前基地的残骸,虽然不大但在海底还是比较显眼的——为了抵抗海压基地外圈有一层流动的气液化合物,通过高流动把海水产生的巨大压力分散导入到海床之中,以保证基地不会进水或是被压扁了,而这层高流动中的气液化合物和海水差异十分明显,若是吉原直人拿着电子仪器在船上搜索还好,基地周围有电磁伪装装置,但他是傻乎乎的顶着灯人下来看,看不到真不太可能。

        目前这个基地是必须处在保密状态的,香子从基本主管角度,觉得把吉原直人所在的船远远打沉了最好,免得暴露了。

        星野菜菜眯起了一对狐狸眼注视着把着舵的吉原直人,而小月弥生在一旁惊讶的睁圆了眼睛,紧张道:“菜菜……”

        星野菜菜看了她一眼,“别担心,我不可能会伤害他的,只是在想怎么瞒过去。”她安慰完小月弥生后对香子命令道:“一直盯着他,等找到我们头上时把抗压圈降到最小功率,展开全息伪装吧……能做到吗,香子?”

        香子计算了片刻后提醒道:“可以做到,但降低抗压圈基地会受损严重,而且现在开始准备全基地全息伪装需要消耗掉大量资源和人力,菜菜亲您确定吗?”

        “确定,开始准备吧!”

        这里星野菜菜说了算,香子确认后开始给生化人们分派任务,而星野菜菜看着吉原直人开始吃罐头也觉得肚子饿了,对小月弥生说道:“走吧,弥生,我们也去吃饭。”

        小月弥生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吉原直人,扁着小嘴小声说道:“其实现在回去,叔叔应该也不会多生气的,最多把我们骂一顿……就说是我的主意好了。”

        吉原直人找来了,星野菜菜心情莫名其妙好了很多,但她犹豫了片刻,还是狠了狠心说道:“弥生,我们已经决定离开了就不能三心二意随便改变主意。让他找吧,找不到他自然就会回去的。”

        她就是这么倔的人,想让她改变主意并不容易。

        “好吧!”小月弥生回头看了一眼吉原直人的全息影像,然后便被星野菜菜拖走了。

        其后一段时间,她们两个的日常消遣就成了观看吉原直人跳海,爬上来,再跳海,而吉原直人一个人在海中搜索十分不便,而这种事又不能请人来干,几次和基地擦身而过但硬是被全息伪装骗过了。

        但星野菜菜远远低估了吉原直人的耐心和坚持还有对直觉的信赖,硬是在她头顶转悠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中间回新西兰补给过四次,迷茫离开过这片海域两次,但很快又觉得不对又跑回来了。

        星野菜菜和小月弥生已经住进了公寓,和星野菜菜记忆中一模一样的公寓,除了少了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以前,而小月弥生看吉原直人找得这么辛苦心都要化了,星野菜菜也几次动摇过,但小倔驴名副其实,硬是咬着牙忍下来了。

        终于在年底的一天,星野菜菜和小月弥生看着吉原直人胡子拉碴的望着海面满脸迷茫,似乎觉得自己找错地方了,或者该说永远也找不到了。

        地球这么大,没有线索的找两个孩子真是太难了。

        星野菜菜目送吉原直人驾船调转了方向离开了,小脸上神色也是黯然,觉得心疼,似乎透过重重海水都能感受到吉原直人心中的憋屈和不甘。

        她忍不住开口道:“香子……”

        “菜菜亲,您有什么吩咐?”

        星野菜菜欲言又止,终于在小月弥生期盼的目光中缓缓说道:“晚餐土豆再蒸久一点,我喜欢软一些的。”

        “是,菜菜亲!”

        小月弥生突然抱住了星野菜菜嚎啕大哭:“菜菜,咱们回去吧!”

        星野菜菜垂下眼睑,叹着气摸着她的小脑袋:“不行的,弥生,长痛不如短痛,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http://www.2100xs.com/book/200/8883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