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天界帝国志 > 382,陈光蕊赴任江州

382,陈光蕊赴任江州

        此时,温香软玉抱在怀中,陈光蕊怎肯放手?他一把扯开殷温娇的外衣,露出嫩藕般的双肩,陈光蕊的眼睛都直了,直觉得体内欲火中烧,他再也忍耐不住,像发狂的野兽一般将殷温娇横抱起来,殷温娇挣扎着,但根本无济于事,她腹中突然一阵疼痛,暗叫一声不好,生怕动了胎气,于是便老老实实地被陈光蕊抱到了床上。

        殷温娇柔声道:“夫君,我们既然已经成亲了,你又何必这么毛毛躁躁?”

        这么一说,陈光蕊果真脸红了,下手也便轻了许多。殷温娇满面含羞,自己褪去了身上的衣服,连忙钻进了被窝里,然后闭上了眼睛。

        在她的想像里,洞房里不是陈光蕊,而是王玄应,是她的刘郎。刘郎的手轻轻地摸向了自己的胸部,揉捏着,她感到阵阵燥热,身体跟着颤抖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她微微张开嘴,呵气如兰,她很想高叫一声“刘郎”,但理智阻止了她,她只是发出了无声的呐喊。

        刘郎压在了她的身上,她害怕了,赶紧说道:“我们……我到上面来。”

        陈光蕊并不知道殷温娇这么做,是担心他压到了胎儿。此时,殷温娇的小腹已经略微隆起,如果她不说,别人还会以为那只是她的小肚腩。

        一番云雨之后,陈光蕊也总算清醒过来,这应该不是梦,如果做梦的话,怎么可能如此真实?他低声说道:“娘子,我陈光蕊不知何世修得的福分能与你为妻,多谢娘子不弃。”

        殷温娇微微叹口气,说道:“睡吧,这都是天意。”

        枕边,很快传来了陈光蕊沉睡的呼吸声,但是殷温娇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王玄应去哪儿了?

        这些天来,他去了哪里?

        为什么他一直不来找自己?

        殷温娇沉重地叹口气,她默默祝祷:“刘郎,刘郎,我们缘分已尽。今后,我把你的骨血抚养长人,也算不枉了我们相爱一场。”

        第二天,陈光蕊与老丈人殷开山一起上朝,此时,李渊已经退位为太上皇,君临天下的乃是太宗李世民,他早已听说了殷开山绣球招亲的故事,看着殷开山和陈光蕊同时上朝,不禁打趣道:“殷丞相出手太太快了,我刚选出来的新科状元,就被你捷足先登了。”

        殷开山惶恐道:“都是我那小女胡闹,想出绣球招亲这么一出,不过还好天命昭彰,绣球竟不偏不倚砸在了新科状元的头上。万一砸到一个乞丐,我今天可就没脸来上朝了。”

        李世民和百官都笑了,陈光蕊说道:“这是晚辈的福气。”

        李世民问道:“诸位爱卿,新科状元陈光蕊应授何官?”

        丞相魏征奏道:“所属州郡,现在只有江州缺官,不如任命他为江州太守。”

        李世民沉吟道:“江州,三江之口,鱼米之乡,富庶繁华,人杰地灵,陈爱卿可愿前往?”

        陈光蕊躬身道:“单凭陛下驱策。”

        李世民点点头,说道:“朕就命你为江州太守,即日赴任,不得有误。”

        得了圣旨之后,陈光蕊随同老丈人殷开山一起回到相府,得知丈夫即将赴任江州,殷温娇特别开心,说道:“恭喜夫君,妾在长安每日为夫君祈祷平安。”

        殷开山却说道:“不用了,新婚夫妻怎可轻易离别?你随光蕊一同前往江州赴任。”

        殷温娇本来很开心,陈光蕊一走,她又可以经常见到王玄应了,却不料父亲看透了她的心思,执意要将她赶出家门。

        陈光蕊说道:“请丞相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温娇的。”

        收拾了细软,陈光蕊带着殷温娇踏上了赴任江州的旅程,离开长安城时,正是暮春天气,和风吹柳绿,细雨点花红。殷开山给女儿安排了一辆马拉轿车,陈光蕊则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不消几日,两人便来到海州,因为陈光蕊要顺道拜望母亲,并想将母亲一同带去江州尽孝。

        尚未到家,陈光蕊便交代殷温娇:“我母亲抚养我很不容易,为我吃了很多苦,所以你要孝顺她。”

        殷温娇点头称是,心中却是一百个不情愿,因为她念念不忘的始终是王玄应。

        陈光蕊家是个茅草屋子,但是整治得却很清洁。母亲姓张,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听说儿子喜中状元已是喜不自胜,又听那位倾国倾城的姑娘竟然喊自己“母亲”,张老太太更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陈光蕊请罪道:“婚姻本是人生大事,该由母亲作主的,只是事发仓促,来不及禀报母亲,还请母亲恕罪。”

        老太太说道:“我儿说哪里话来,宰相之女乃是千金之躯,竟肯下嫁我儿,为娘的欢喜还来不及呢。”又拉着殷温娇的手说道:“我而陈光蕊是个苦命的孩子,你要对我好点啊。”

        殷温娇点点头。

        老太太又问道:“你赴任江州,温娇就留在这里陪我吧,舟车劳顿,不要太辛苦了。”

        陈光蕊说道:“母亲大人,我这次回家,是要将你一起接到江州去的。”

        老太太埋怨道:“你这孩子,温娇已经怀有身孕,怎么经得起舟车劳顿之苦。”

        陈光蕊高兴地说道:“真的吗?”

        老太太说道:“你这孩子,什么都不懂。”

        本来,殷温娇都提到了嗓子眼,以为自己马上要被戳破了,却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

        老太太去厨房生火做饭,陈光蕊也去帮忙,母亲说道:“你快走,这种地方可不是我状元儿子该来的。”

        陈光蕊笑道:“娘,在你面前,没有状元,只有儿子。”

        母子俩一边忙活着,一边唠嗑,陈光蕊又说了自己骑马游街被绣球打中的故事,说得眉飞色舞得意洋洋,但是张老太太的神色却渐渐凝重起来,问道:“你是中了状元之后才认识温娇的?”

        “是啊!”陈光蕊说道,“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娘,温娇漂亮吧?她有个绰号叫满堂娇。”

        张妈妈却已经不说话了,她本来以为陈光蕊一到长安城就认识了殷温娇并成亲,却没想到儿子是高中状元之后才认识这个满堂娇的。这样算起来的话,儿媳妇的肚子不该那么大!她心中直叹气,自己这傻孩子怎么稀里糊涂地就给别人当了爹呢?而且,直至今日,他还被蒙在鼓里。

        但是,她能如何呢?

        殷温娇乃是宰相之女,儿子陈光蕊只是新科状元,是得罪不起宰相的。张妈妈思来想去,只能咽下这口气,将来再给儿子另娶一房正经媳妇吧。

        第二天,张妈妈收拾了细软,要同儿子儿媳一同上路了,陈光蕊疑惑道:“母亲,你不是说温娇不能舟车劳顿吗?”

        张妈妈说道:“话虽这么说,但是你们毕竟新婚燕尔,我怎么忍心拆散了你们?”

        陈光蕊高兴地说道:“如此甚好,我本不愿跟母亲分别。”

        张妈妈主动登上了轿子,那轿子并不大,挤进去两个人肯定会很逼仄,但是殷温娇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硬着头皮挤了进去。一路上,殷温娇几乎喘不过气来,不仅仅因为空间狭窄,更因为轿厢里的气氛很是凝重,虽然婆婆总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但是这种笑容怪怪的,冷冰冰的,那是一种毫无温度的笑。

        陈光蕊时不时地前来问询母亲是否不舒服,而对殷温娇,只是歉疚地笑一笑。

        在路上走了三五日,来到一处唤作万华店的小镇,找了家客店打尖休息,小店老板姓刘,因家中行二,便叫做刘小二,是个敦厚的生意人。他见陈光蕊气度不凡,殷温娇光彩照人,知道必定是达官贵人,因此招待得更加殷勤。

        不过,张妈妈因为心中憋屈,一路上虽然跟殷温娇有说有笑,但心中却烦恼异常,因此憋出一场病来,高烧不退浑身无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对儿子说道:“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两天再走吧,我浑身实在乏力得很。”

        陈光蕊自然满口应承下来,然后请来镇上的医生给母亲诊病,医生说老太太并无大碍,只是旅途劳顿罢了,需要好好休息些时日。

        送走医生,陈光蕊刚要回店,却见店门口一个渔夫正在叫卖:“金色鲤鱼啦,吃了大补。”一听此言,陈光蕊顿时来了精神,问了价钱,用一贯钱买了,准备烧汤给母亲吃。

        殷温娇嘟囔道:“我这身子也是需要进补的。”

        陈光蕊不悦道:“鱼,只有一条,当然先孝敬母亲。”

        殷温娇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屋。陈光蕊心中烦闷,再看那鲤鱼,正在闪闪眯眼,仿佛想要说话一般,他想起老人们曾经说过鱼蛇眯眼,必不是等闲之物。于是追到店外,渔人幸好尚未走远,问道:“这鱼那里打来的?”

        渔人道:“离府十五里洪江内打来的。”

        陈光蕊便急匆匆拎着金色鲤鱼往洪江而去,对着鲤鱼说道:“这个也要吃,那个也要吃,索性都别吃了。”

        他只顾得跟金色鲤鱼絮絮叨叨,浑没注意卖他鲤鱼的渔夫竟凭空消失不见了。

        南极仙翁升到云端,笑嘻嘻地说道:“你这丫头,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观音菩萨微笑道:“这陈光蕊必有一难,到时候需这金色鲤鱼搭救。”

        南极仙翁说道:“既然知道他有难,何不现在就告诉他?”

        观音菩萨笑了:“如果没有陈光蕊这一难,只怕我也找不到合适的取经人。”

        南极仙翁又问道:“你怎么料到陈光蕊一定会将金色鲤鱼放生?”

        观音菩萨笑了,说道:“我只能保证他吃不了洪江龙王。”

        南极仙翁说道:“这龙王忒也托大了。”

  http://www.2100xs.com/book/2866/45826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