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血染长生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变故

第六百四十九章 变故

        而查理手里的祭天神杖也是舞得虎虎生风,几人强行抵挡,转眼就被砸成肉泥,这时九环离杖,上下翻飞,与布休的几十杆枪遥向响应,一个似龙吟,一个似虎啸,所向披靡。

        本来他们就是来报灭门之仇,所以下手狠辣,一点都不犹豫,耳旁就传来阵阵惨叫。

        而王青虎就跟着打酱油,东捣一剑,西戳一剑,倒也被他戳死两人,喜得不得了。

        有布休和查理掩护,姜小白终于能抽出身来独斗莫承阿,莫承阿现在没有了手下帮衬,根本抵挡不住,手上就有些慌乱,就准备逃跑。如果手上刚冲上来的时候,他就想着逃跑,姜小白几人分不开身,他倒也能得逞,但他当时看着上千援兵排山倒海般赶了过来,而对方只有几个人,一个吐口口水都能把他们淹死,哪里想到这么多人竟跟韭菜一样,就是送来给人收割的。

        或许他已经忘了,他的高手已经提前死绝了。也或许,他还是低估了姜小白。俞大狼不是说,他们都是绿斗修为吗?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

        俞大狼误我!

        莫承阿急得大叫:“姜小白,你我无怨无仇,你为何要跟我众筹帮作对,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化干戈为玉帛,今天这件事就算了。”

        姜小白手中长剑不停,冷笑一声,道:“算了?你灭我无敌剑门满门,今天你众筹帮一条狗也别想活,我要你众筹帮寸草不生,今日你儿的满月酒便是你送终酒!”

        一条狗都不能活?那他的老婆儿子呢?肯定要比狗强多了吧?听他的口气,肯定也要斩草除根了,看他那坚定的眼神,今天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想到他那天下最可爱的儿子,莫承阿本来还想着逃跑,现在心态却变了,因为他放不下,这时怒吼一声,储物镯里就飞出上千把剑来,如同狂风骤雨就向姜小白袭来。

        上次在兵器排位战上,姜小白几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势,不免有些仓促,现在再见,姜小白一点都不觉得惊奇,也没有慌乱。此时正值阳春季节,草木水份充盈,那些参天大树虽然已经变成了粉屑,依旧潮湿无比。姜小白意念一动,  一层薄膜一样的水就从地上被揭了起来,如同陡然升高的海平面,一下没过姜小白头顶,把那上千把剑包裹住了。

        俗话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水既有形又无形,有形时如布似练,将剑紧紧缠住,无形时却如虚似空,莫承阿虽有上千把剑,却也无处着力,忙得焦头烂额。

        “破!”

        姜小白怒吼一声,趁着水幕将剑网撕开,人就从缝隙间疾速而过,如同白驹过隙,挺剑就刺向了莫承阿。

        莫承阿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脸色一变,剑招却跟不上变化,只觉喉咙一凉,素兰剑已经穿喉而过。

        莫承阿眼睛睁得滚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了给儿子取的名字——莫后悔!

        但他还是忍不住后悔,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老婆小孩热坑头,甜蜜无比,非要去招惹这帮瘟神,落个满门被灭的下场。

        好在后悔是短暂的,因为死人不知道后悔。

        俞大狼跟莫承阿不愧是一丘之貉,连想法都差不多,如果起初趁乱逃跑,肯定也是能够跑掉的,但见到援兵抵达战场,想法顿时就变了,反而抱着看戏的态度,夹在人群里拼命吆喝,大叫:“给我杀!”

        起初陈静儒一下被几百人围攻,确实有些力不从心,顾此失彼,几次差点小命难保,但风言驰援以后,情况立马逆转,风言煞出定海神针,一阵突突突,厚重的人群如同装在桶里的青蛙,层层叠叠,闭着眼睛叉下去,都能叉中几个,偶有漏网之鱼攻破防线,陈静儒立马补刀,俩人互相倚仗,防得滴水不漏,天空就绽放出一朵朵烟花一样的血。

        众筹帮的弟子被杀到灵魂颤抖,虽然他们有几百人,对方只有两个人,但现在在他们眼里,这两个根本不是人,是魔鬼。

        俞大狼这才知道后悔,准备寻机逃跑,却在这时,下面的莫承阿已经被姜小白一剑封喉,那些众筹帮的弟子本来就已经被吓破了胆,萌生退意,现在见帮主都死了,斗志顿无,在天上一哄而散。

        俞大狼本想浑水摸鱼,夹在人群里一起逃跑,反正还有两三百人,混乱之中,姜小白他们肯定不会发觉,但他却忘了,现场上千人,就他穿得最风.骚,简直就是个红人,格外夺目耀眼,陈静儒就算想放水都说不过去。

        陈静儒瞅准俞大狼逃跑的方向,疾速就追了上去,俞大狼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才想起自己穿得太招摇,但是想脱衣服已经来不及了,吓得嗷嗷大叫。

        由于他是向斜上方逃窜,陈静儒此时已经追到他的脚下,他们之间的修为毕竟有悬殊,就算他跑得再快,在陈静儒的眼里,跟静止不动没什么区别,如同是浮在空中的气球,系在绳索之上。

        陈静儒一刀挥出,俞大狼避无可避,缩腿都来不及了,就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两条腿就从膝盖处被削断了,像是两只裹着血布的藕,就从空中落了下去。

        俞大狼自己也失去了重心,一头栽了下来,虽然他在陈静儒的眼中,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但毕竟也是问仙境的修为,所以特别经摔,在没有腿的情况下也没有摔死,只是在地上滚了几圈,本来就是披头散发,现在更是狼狈不堪。望着剩下的半条腿,脸色苍白如纸,肉也痛心也痛,目眦欲裂,浑身颤抖,嗓子里只剩下沉闷的嚎叫,像是被兽夹夹住的野兽。

        本来他就已经变成不完整的男人,现在又上了一个档次,变成不完整的人,仿佛遇见姜小白后,他的人生都变得不再完整,支离破碎。但越是不完整的人,越有颇多遗憾,越想用余生去弥补,对于他来说,还没有被男人玩过,就这样死了,岂不可惜?

        所以疼痛之下,他还是用修为封住了伤口,使其不再喷血,见到陈静儒在他面前落了下来,拿刀指着他,也顾不得疼痛,连忙求饶道:“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白晶也行,女人也行,什么都可以!”痛得脸上全是汗水,却也不敢擦拭。

        陈静儒冷冷道:“我师父说过,再见你的时候,保证让你连下跪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可心服?”

        俞大狼这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砍断他的腿,原来就是为了不给他下跪的机会!不过对方也确实有先见之明,及时砍断他的腿,要不然他有腿早就跪下了。急道:“服,服,我是心服口服!”

        风言这时也落了下来,上下打量一番,笑道:“我说大狼,你就知道今天是个好日子,穿得这么喜庆?”

        俞大狼带着哭腔道:“求求你们不要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我对不起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你们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们,我第一宗有的是白晶,要多少有多少,只要你们放我回去!”

        风言笑了笑,道:“估计难喽,我家少爷曾在范思哲的坟前发过誓,要把你的人头带回去做他的坟头,誓都发了,想通融都难喽!”

        俞大狼看向远处的姜小白,果然见他拿剑割下了莫承阿的人头,看来风言说的不假,真的要把他们的人头带回去做坟头,吓得肝胆俱裂,眼泪都流了下来,趴在地上拼命求饶,再没有俞大公子雍容不迫的气度。

        这时,众筹帮的弟子已经跑完了,布休见姜小白砍下莫承阿的头颅,他就过去撸下莫承阿手上的储物镯,比王青虎这个土匪还土匪。边道:“盟主,这一仗打得真爽,不投机不取巧,完全凭我们的实力灭了众筹帮,我感觉我们越来越牛.逼了。”

        姜小白把莫承阿的头颅收进储物镯,道:“高手都已经被老王毒死了,要不然哪里那么容易?”

        布休道:“就算不毒死,对我来说,也就是多戳几枪而已!”

        王青虎撇了下嘴,道:“看把你能的。”

        布休道:“现在众筹帮已灭,俞大狼也抓住了,无敌剑门的仇基本也算报完了,只差一个陆逍遥了,不过陆逍遥最好对付,我一个人就能把他抓过来!”

        姜小白举目四望,躺了一地的尸体,叹道:“杀了这么多人,但愿无敌剑门死去的冤魂在九泉之下能够瞑目。”

        布休道:“应该会的,再不瞑目我们也没有办法了。”

        正说着,不远的山洞里就走出一群女人,大概都是莫承阿的妻妾婢女,其中就有圆圆,怀里还抱着孩子。

        见到姜小白几人,手里都拿着滴血的兵器,跑也不敢跑,都跪了下来,身子瑟瑟发抖,齐声求饶,人多声音大,一下就把俞大狼的求饶声给淹没了,俞大狼就感觉被抢了风头。

  http://www.2100xs.com/book/4559/21057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