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三哥的拳头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还治其人之身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还治其人之身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还治其人之身

        荣忍看到这两个穿着一灰一白衣服的人凌空而降,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得是心花乱颤。

        “‘晓月堂’执事堂荣忍叩见少主!叩见阿三少侠!”荣忍双手抱拳单膝跪倒说道:“荣忍不辱使命!”

        “好起来吧!”南宫曼曼转过身双眼射出一道令人心寒的寒光盯着这个英俊潇洒的赵云飞说道:“赵堂主,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赵云飞惊愕的望着南宫曼曼说道:“想不到几年不见,你也长大成人了!”

        “今天是你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们兵刃相见?”南宫曼曼冷冷的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如果自己放下兵器,我娘亲那里还会有你一线生机,若不然,你只有死路一条!”

        “哈哈哈,说什么大话呢?你们就三个人,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了你们!”赵云飞骑在马上哈哈哈大笑说道:“正好那个大虾一个人在大牢里面寂寞,你们三个人去陪陪他吧!”

        “不要说你们就这么一点人,就是再多一点又如何?”阿三忽然腾空而起,身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射向骑在马上的赵云飞。

        赵云飞正在洋洋自得之际,忽然发觉那个站在地上的人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射向自己,等他想甩开马蹬想逃跑的时候,他的胸膛已经被人一拳打中,他一下子就昏了过去!

        阿三一伸手抓住赵云飞到腰带,把赵云飞高高的举了起来大声说道:“赵云飞背叛‘晓月堂’是死罪,如果你们还跟着他不知道回头,就全部格杀勿论!”

        说完阿三一扬手,那个赵云飞就像一根稻草一样,飞出去几十步远,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鲜血从赵云飞的嘴里冒了出来。

        那些跟着赵云飞的人一开始只知道盯着阿三和南宫曼曼看,当他们回过头就看到他们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包围了!原来是那些商队的人把他们全部包围了。

        荣忍这个时候走到那两个微胖和高瘦的人面前说道:“我知道两位是赵云飞的左右手,那个赵云飞不可一世的样子,在我们少侠阿三眼里就是个屁,一个照面也不用,就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了,两位如果还不识时务,就是一个字‘死’!”

        那两个微胖和高瘦之人看了一眼地上的赵云飞,再看看站在他们对面的那个美若天仙的南宫曼曼,连忙跪倒拜服说道:“我们都是跟着随赵云飞的,他说什么我们也没有办法反驳他,现在他终于自食其果,我们再也不用听他的了,垦请南宫少主给我们一条生路,让我们今后继续为‘晓月堂’效力!”

        荣忍看着这两个跪倒在地上人说道:“你们既然有心投诚,那你们就要老实相告,大虾现在关押在那里?”

        “我们当然知道大虾关押在那里!”那个微胖的年轻人说道:“大虾现在就关押在秦骄阳的别院里面!”

        秦骄阳的别院就在洛阳的城郊处,依山而建,隐藏在大山深处,周围有许多参天大树,绿意盎然,院子好像模仿江南园林的格调修建,里面是小桥流水,假山堆叠,院子里面还有人工开挖的一个小小的湖,湖里面养了许许多多的锦鲤鱼,湖面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九曲桥,秦骄阳每天就站在这座九曲桥上喂喂鱼儿的食,看看周围的风景,日子过得甚是暇意。

        谁知道自己的组织里却要求他策反“晓月堂”洛阳分堂堂主赵云飞,他没有办法只好想办法接近这个赵云飞!

        哪知道他一接触这个赵云飞,他才发现这个赵云飞是个好色之人,一般的女人他还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他还不正眼瞧,他这个人对钱财倒不是那么热衷!

        秦骄阳费了好大的劲,在洛阳的一个青楼里找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经过一番*,把她包装成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在“晓月堂”分堂旁边买了一座房子,每天这个貌美如花的千金小姐就在这个房子里面进进出出的,就是为了引起赵云飞的注意!

        赵云飞自从被南宫曼曼的娘亲南宫飞凤从“晓月堂”的总堂安排到洛阳来做洛阳分堂的堂主之后,他的心里一直不满这个决定,因为他当初加入“晓月堂”,第一是因为“晓月堂”的堂主南宫飞凤的天仙般美貌;第二,由于当时正处于和仇人厮杀的阶段,他势单力薄,需要后援!

        赵云飞自从加入“晓月堂”之后,也曾经为“晓月堂”做过几件事情,南宫飞凤对这个赵云飞很是赞许,未曾想这个赵云飞会错意思了,他以为南宫飞凤对他有那个意思,所以,经常有意无意的挑逗“晓月堂”堂主南宫飞凤。南宫飞凤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子,她的心里只认定那个舍她而去的六王爷,心里根本装不下任何人!

        南宫飞凤不止一次的告诫“晓月堂”的众人,不允许对她产生非分之想,要不然,她就会不留情面的予以清理门户!

        赵云飞一直自以为是,在醉酒后竟然口无遮拦,说什么当初加入“晓月堂”就是抱着喜欢南宫飞凤的美貌来的,南宫飞凤一怒之下,把这个口无遮拦的赵云飞调到洛阳分堂做堂主,远离自己的眼睛!

        这个赵云飞自从被南宫飞凤贬到洛阳之后,每天除了喝酒就是找女人,可是每次酒醒了,看到躺在身边的女人,他又生气,觉得她们和南宫飞凤相比之下,简直是天壤之别。

        赵云飞每天生活在这种醉生梦死的日子里,忽然有一日,他发现他们“晓月堂”洛阳分堂的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了一户人家,看上去好像是大户人家,丫鬟和老妈子就有好多人。这个好色的赵云飞每天就站在“晓月堂”洛阳分堂的楼上,看着对面这户人家,他就想看看这家人家的大小姐到底漂亮不漂亮!

        经过几天的观察,这个赵云飞他竟然发现对面的那个大户人家的大小姐非常漂亮和有韵味!

        赵云飞望着对面这户人家的漂亮的大小姐,心里像是被猫抓心一样难受,他一直想得到对面的这户人家的大小姐,但是他又不知道对方什么背景,也不敢用强的方法,再说,对于女人,赵云飞也知道,哪怕就是用强得到了,也没有什么意思,那样子就好像嘴嚼蜡烛一样索然无味!

        秦骄阳通过这几天的观察,他知道赵云飞这条鱼儿已经上钩了,是时候把他调上钩了。

        这个赵云飞和秦骄阳本来就认识,只是大家没有那么多热情,不经常在一起喝酒议事而已。

        赵云飞也觉得奇怪,这个平常不怎么来往的秦骄阳为什么这几日一直找他赵云飞喝酒聊天,可是对面的那个美人儿没有得手,这个赵云飞那里有什么心情去喝酒聊天啊!

        但是人家带酒带菜到家里来请自己喝酒,自己也没有办法推辞,喝酒的时候,秦骄阳就和赵云飞聊天说:“他的舅舅前几年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被人杀死在家中,现在他的表妹一个人隐居在你赵兄的对面的宅子里,希望赵兄能予以照顾照顾,不要让他的仇人再伤害了她!”

        “什么?对面的那个大户人家的大小姐是你表妹?”赵云飞忽然觉得心里是喜不自胜,觉得眼面前的这个秦骄阳非但不让人讨厌,而且让人有点儿喜欢他了!

        可是过了几天,这个秦骄阳非但不来请他喝酒了,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赵云飞找秦骄阳找了几次都找不到他。

        在一个雨夜,秦骄阳又出现了,他说这几天一直在帮他表妹找搬家的地方!

        赵云飞一听,急了问道:“为什么?”

        “经过打听表妹知道住在她对面是‘晓月堂’洛阳分堂的堂主,她害怕,不敢回家,虽说我和我表妹说了,我和你的这个关系,但是,她还是要求搬走!”    秦骄阳一边说一边观察赵云飞的脸色。

        赵云飞听到这里一拍胸膛说道:“你把你表妹交给我保护,任何人不敢动她!”

        秦骄阳就带着赵云飞到他所谓的表妹家里做客去喝酒,并且和他表妹表明了身份,说赵堂主会照顾她的。

        就这样一来二去,大家熟悉了,赵云飞有事没事就往对面跑。

        经过一番交往之后,那个大户人家的大小姐对这个赵云飞不怎么抗拒了,有时候也会备好了酒菜请这个赵云飞过去喝酒聊天,有一次从中午就开始喝酒聊天,一直喝到下午,没有停,一是赵云飞和大小姐谈得很默契,而是这个雨一直下个不停,从下午开始一直下到现在都没有停!

        虽说这个赵云飞就住在对面,但是,这个赵云飞恨不得这个雨下得再大一点,猛一点,他就有借口留下来了。

        有时候,老天爷也是帮忙,这个雨一直下到晚上也没有停过,赵云飞和大小姐就一直喝酒聊天,身边的丫鬟和老妈子都累了,休息了,这个雨还是没有停。

        赵云飞就用话试探的说道:“老天爷好像让这个雨成全我们两个人的一段姻缘了!”说完赵云飞双眼紧紧的盯着大小姐的双眼。

        大小姐羞涩的低下头不说话!

        后来外面越来越冷,他们就回到房间里面继续聊天,那个赵云飞忽然借着一点酒劲一下子抱着这个大小姐,大小姐拼命挣扎,她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挡得住一个大男人呢!

        赵云飞把这个大小姐抱到床上,任凭这个大小姐如何挣扎,把她脱了个精大光,像一个疯子一样,把这个大小姐折腾了一夜,他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看着这个哭泣中大小姐,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让他如此动心的女人!

        正当他疲惫得想睡觉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那个大小姐竟然准备悬梁自尽!

        赵云飞一下子惊醒了,光着屁股跳起来把大小姐上吊用的白绫割断,他紧紧的抱着大小姐哀求她不要自杀,还把自己什么时候就喜欢上她,什么时候酒想办法接近她,什么时候通过她的表哥秦骄阳想认识她,统统的告诉了这个大小姐。

        这个大小姐好像也被他感动了,就说,“要么你就一辈子对我好,要么我就去死,我现在的身子已经被你霸占了,我是不可能嫁给别人了,你如果不要我,我只有死路一条!”

        自此以后,这个赵云飞整天就躲在这个大小姐家里,天天粘着这个大小姐,”晓月堂“的事务他也懒得去管。

        这个大小姐看到时机成熟了,就说既然你不想过问”晓月堂“的是是非非,还不如加入表哥的神秘组织呢,说不定在这个神秘组织里面还能弄一个什么将军呢!

        后来通过秦骄阳,这个赵云飞真的加入了哪个神秘组织,弄了个什么洛阳将军,等神秘组织成事后,洛阳就交给他管理!

        赵云飞他也知道,南宫飞凤不是那么好说话的,“晓月堂”对待叛徒是一定会击杀到底的!

        尔后大虾哥就耀武扬威的出现了,赵云飞和秦骄阳想了一个小小的计谋就把大虾抓住了,现在就关在秦骄阳别院的地下室里面!

        就在昨天晚上,赵云飞还来别院和秦骄阳商量,怎么样对付“晓月堂”下一轮的暗杀。

        可是自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那个赵云飞就好像凭空失踪了一样,不见踪影,整个洛阳都找不到任何关于赵云飞的下落!他究竟去了哪里呢?而且他的那么许多手下也没有任何消息。

        这件事情让秦骄阳一筹莫展,不知道如何面对。

        秦骄阳一直等到暖暖的午后,还是没有赵云飞行消息,他派出去的人,一个也没有打听到有用的消息。

        正当秦骄阳为赵云飞的事情劳心伤神的时候,秦骄阳就看见自己家的院墙忽然开裂和崩溃,有一个人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从院墙崩溃的地方走了进来!

        当院墙崩溃的同时,秦骄阳忽然觉得有一股无形的杀气笼罩着他,那种无形的杀气是那么的浓烈,浓烈到恐惧中的秦骄阳的身子不停的往后面退着,一直退到墙壁的边缘,如果不是墙壁支撑着他,他恐怕早就摔倒在地。

        秦骄阳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他的一生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见识过多少江湖厮杀,自己也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令人窒息的杀气,这是一种让人内心彻彻底底的胆寒般的恐惧!

        秦骄阳明明看到那个从崩溃的院墙处走进来的人还在院墙的墙壁的地方,怎么忽然一个转眼间就到了他的面前。

        杀人无数的秦骄阳忽然感觉到死神已经掐住了他的喉咙,让他连说话都有点困难,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从崩溃的院墙走进来的人在他的身边缓缓的坐了下来。

        秦骄阳知道,他的武功和眼面前的这个人相比那真的是天壤之别,所以,他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了。

        他用手扶住墙壁长长的喘了一口气问道:“阁下是……是……谁?为什么无缘无故的闯到在下家里!”

        这个闯到秦骄阳家里的人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认为我是无缘无故吗?”

        “当然,我们素不相识!”秦骄阳说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我一定要来你家!”这个这个闯到秦骄阳家里的人似笑非笑的说道:“因为我有一个兄弟被你关在你家的地牢里面!”

        “怎么可能!”秦骄阳惊诧的说道:“我又不认识你,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

        “你当我没事和你闹着玩呢?给你机会你不知道珍惜!”这个闯到秦骄阳家里的人似笑非笑的接着说道:“你如果现在主动把他交给我,说不定我会留你一条生路,若不然,你只有死!”

        秦骄阳本已站立在墙壁旁边,听到这个令人生畏的“死”字从他的嘴里说了出来,忽然觉得自己的脊梁骨寒意升起,浑身凉飕飕的,本来扶着墙壁的手竟然无力在扶住自己的身子,整个人缓缓的瘫坐在地上。

        他知道这是“死”与“生”的选择的时候到了。

        那么,这个秦骄阳到底选择“死”还是“生”呢?

  http://www.2100xs.com/book/48924/222573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