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天苍黄 > 第一百四十章 破镜与分析案情

第一百四十章 破镜与分析案情

        困住柳寒!

        即便有这样大的优势,但王泽依旧没有信心杀死柳寒。

        原因很简单,他自己实际上无法出手。

        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他王泽从来不涉及王家家族事务,他王泽是读书人,没有修为。

        除非出现什么特殊情况。

        但当柳寒展现出修为后,他迅速放弃了这个奢望。

        天、地、人,三才合一,浑然天成!

        “与柳林一战相比,他的修为又精进了!”

        王泽心里又是震惊又是妒忌。

        与王泽的震惊相比,普济和方杰又各不相同。

        普济真人面无表情,可垂下的道袍慢慢鼓起来,仿佛下一刻便要出手。

        方杰的修为与在座的其他人比起来,就差太远了,虽然他的神情也很紧张,可在细微方面,他依旧没有看懂。

        宗兴道长依旧紧盯着柳寒,额头上却悄无声的冒出一层细汗,内息汹涌澎湃,却找不到出手的契机,开始还不觉着,可慢慢的,经脉开始了有了丝疼痛感,这种感觉很微妙,就象被蚊子叮了一口,开始并不觉着痒,但随着时间延长会越来越严重。

        柳寒看似平静,内里何尝不是高度紧张,浑身上下每根神经都调动起来,身周数丈之内的一丝一毫的动静都在他掌握之下。

        他的心绪慢慢的转变了,从宗兴转到四周,慢慢延伸到整个梅园,梅花盛放,花蕊纤细,在风中轻轻摆动,散发出令人迷醉的香。

        白雪覆盖着的泥土,种子沉睡在泥土里,小虫在花蕊上努力劳作,青草的种子在树下,在白雪里,在泥土中,在悄悄生长。

        感知进一步扩展,江水静静的流淌,渔舟在江面上穿梭,鱼鹰自天而降,尖厉的嘴咬着鱼跃出水面。

        岸边,浅滩上,枯干的芦苇丛中,几只野鸭在草丛中欢快的扑腾,不远处软软的枯黄的草上躺着几个白色蛋,新的生命正在孕育,再过上数天或数十天,他们便破壳而出,扑进这生机勃勃的世界。

        万类霜天竞自由!

        突然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清润他身体的每个毛孔。

        这一瞬间,神识突然暴涨,他忍不住仰天长啸!

        就在那瞬间,宗兴道长、普济真人、王泽脸色同时剧变!

        “跨境!”

        “跨境!在这个时候!”

        王泽的神情十分复杂,作为出世之人,虽然看不上这种俗世修为,可柳寒已经是上品宗师,居然在这个情况下,再次破镜。

        普济真人和宗兴道长无比震惊的看着柳寒,俩人眼都舍不得眨一下,宗师破镜十分艰难,需要多种条件综合,内息增长当然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但更重要的便是神识。

        宗师,每进一步,神识便会扩展三成以上,中品宗师的神识是下品宗师的一倍,上品宗师则是中品宗师的一倍,每升一品,神识要扩展三成。

        如此高的要求,宗师破镜的艰难可想而知。

        普济和宗兴被困在中品上已经多年,普济被困在六品上,已经看到上品的门槛,而宗兴则有五品修为,踏入上品还遥遥无期。

        心念微微一动,神识潮水般退回,可啸声越发高昂,犹如一道道响雷在空中炸响。

        梅园外,江面上,扬州城内,人人惊诧,不知道在如此隆冬为何有这样大的响雷。

        “我看是老天爷发怒了!”

        “六月飞雪,隆冬炸雷,民间有冤啊!”

        “我看是韩家的冤情,让老天爷都生气了!”

        .........

        大街上,老百姓议论纷纷,喧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强,一道一道砸在扬州城内。

        可扬州城内,并不只有这些无知的百姓,依旧有不少的高手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

        甄娘站在窗户前,听着一道道的炸雷般的啸声,她自然不会象街上的普通百姓那样,当啸声传来,没有多久,她便断定,有人在破镜,而且是高手破镜。她很快找到啸声传来的方向,神情中既有羡慕也有妒忌。

        炸雷般的啸声,也惊动了钦差行营,句誕眉头微皱,感到心烦意乱,这一声声雷就象落在他心上。

        “这扬州怎么就这样怪!大冬天的打雷!”

        句誕说着转身看着顾玮,顾玮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没有反应,句誕走到他身边,大声说道:“弘道老弟!”

        顾玮这才醒过神来,转身看着句誕:“大人,怎么啦?”

        句誕苦笑摇头:“这大冬天的打雷,怪哉!”

        “六月飞雪,冬雷阵阵,民间有冤啊!大人。”顾玮苦笑道。

        句誕闻言不由摇头,六月飞雪,冬雷阵阵,在民间传说中便是有冤情,可俩人不是乡间那些愚夫愚妇。

        “大人!”

        门口传来虎贲卫都尉南笙的声音,句誕眉头微皱,不悦的问:“怎么啦?南都尉。”

        “两位大人勿要担忧,此乃武人破镜之象!下官恐惊扰两位大人,特来说明。”南笙抱拳道,虎贲卫的兵力有所增强,朝廷向扬州增调了兵力,南笙手下有两百人,其中不乏高手。

        虎贲卫向来精锐,都是从军中挑选的骁勇善战之士,而且全部都是武人,南笙本人便有中品武师修为。

        “原来如此,”句誕顿时松口气,随即好奇的问道:“南都尉,听这啸声,恐怕该有武师修为了吧。”

        南笙羡慕的看着城西,微微摇头:“大人不懂修行,这啸声,武师恐怕不行,该是宗师破镜,而且,听这持续时间,至少是中品宗师。”

        句誕微微点头,顾玮则淡淡的笑了笑。

        啸声持续不断,越来越响,仿佛一个个炸雷在耳边作响,无数元气蜂拥而至,环绕柳寒,形成一个白色的巨大蚕茧。

        白色的蚕茧迅速减少,可随即又有无数白丝涌入,蚕茧又进一步扩大。

        巨大的元气压力向外扩散,宗兴道长首当其冲,他全力抗拒这股压力,看着柳寒的神情,震惊,羡慕,妒忌,交织在一起。

        巨大的压力同样袭向小亭内的方杰三人,方杰全力抗拒,可渐渐的压力越来越大,骨骼发出滋滋的响声,他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的身上冒起淡淡的白烟。

        而王泽则十分痛苦,双手捂住耳朵,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呼吸困难。

        普济真人轻轻叹口气,身形一晃便到了俩人身后,内息放出,形成一个无形的圆,将俩人包裹在内,以他的修为,只守不攻,完全可以挡住这股压力。

        啸声阵阵持续了一顿饭的时间,方才渐渐平息,白色蚕茧迅速减少,神识海水退潮般退回来,内息渐渐平息,柳寒感到心旷神怡,整个天地变得无比清新,梅园的每一丝变化都在他的感知内。

        “道长一定要拦住在下?”柳寒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身上粘乎乎的感觉比以前少了些,他迅速内视,经脉进一步扩张,丹田再度扩大,更让他惊讶的是,紫府也扩大少许,两者有融合之势。

        内息进一步发生变化,变得更加凝重,更加纯净,那种空荡荡,不舒服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

        宗兴道长看着柳寒的目光很是复杂,良久才轻轻叹口气:“恭喜柳大家再度破镜,贫道拦住柳大家,是想请柳大家帮忙参详下方帮主之事,这事,贫道和真人探讨多次,感觉有很多疑点,老道想请柳大家帮忙参详参详。”

        就在刚才,宗兴道长一直徘徊在要不要打断柳寒破镜,破镜十分危险,稍不留意便会引起反噬,一般破镜,要么找个安静不被打扰的地方,要么请高手护法,在强敌面前破镜,恐怕也只有柳寒这么一次。

        宗兴道长最后没有出手,原因很简单,破镜形成的强大压力,让他没有把握将柳寒留下,一旦柳寒破围而去,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宗兴道长有点自我下台的辩解,柳寒微微迟疑便点头,转身回到小亭坐下。

        “柳兄,这就是破镜!动静怎么这样大,我家也有客卿家将,他们破镜没有这么大动静。”王泽似乎刚从震惊中醒悟,心有余悸,又不解的问道。

        柳寒心里自然明白,淡淡的说:“王兄没有修为,所以不知道,修为越高,动静越大。”

        王泽迟疑下,小心的问道:“柳兄,你这是,大宗师,还是上品宗师?”

        柳寒微微一笑:“应该是九品宗师。”

        “恭喜!恭喜!”王泽喜滋滋的点头笑道,可看得出来,他并不理解九品宗师意味着什么。

        九品宗师!已经是宗师的巅峰,再下去便是大宗师了,他会成为第九个大宗师吗?

        可,即便不是大宗师,九品宗师也已经是稀有动武了,天下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九品宗师了。

        “恭喜柳大家。”宗兴道长缓缓说道。

        柳寒平静的答道:“多谢,我们还是说说方帮主之事吧,在最初知道方帮主之事后,我便作了数种设想。

        以我的修为,击败方帮主,我有这个信心,可要杀死方帮主,必须具备一个条件,那就是,方帮主不会逃。

        我这样说,各位承认吧?”

        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点点头,柳寒接着说:“杀害方帮主的主要嫌疑是萧澜,据说,萧澜有宗师初品修为,对吗?”

        方杰缓缓点头,柳寒也点头,然后接着说:“据说,与方帮主同行的还有几个护卫,他们也同时遇害,是这样吗?”

        方杰再度点头,柳寒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没有看过现场,所以,很多东西不知道,但我们可以逆推回去,符合逻辑的逆推。”

        逆推,逻辑,这两个名词有点新鲜,但方杰王泽四人都没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

        “刚才,我说过,要杀方帮主,必须是方帮主不能逃,或者受到突袭,一击毙命。

        现在,第二个条件似乎具备了,萧澜,有袭击方帮主的条件和能力。

        那么,第一个问题产生了,萧澜与方帮主有十多年的交情,他为什么要袭击方帮主?是什么原因促使或逼得他出手暗害方帮主?”

        方杰和宗兴道长、普济真人交换个眼色,三人都在默默思索。

        “这个问题先放下,那么方帮主在遇害前有没有反击?少帮主,你说。”柳寒毫不客气,点名让方杰说。

        方杰略微思索便点头:“家父有反击,另外,还有六个护卫遇害,我看过他们的尸体,没有任何反抗。”

        柳寒点点头,又问:“这六人的修为如何?”

        “四个武士修为,两个武师修为。”方杰毫不迟疑的答道:“六人一招毙命,身上的衣服都没褶皱。”

        “也就是说,对方在杀死方帮主的同时,还杀了六个护卫。”柳寒说道。

        “出手的应该是两个人,方帮主身上的伤痕,一处是萧澜的剑,另一处则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不是萧澜的剑。”宗兴道长补充道。

        “这才合理,”柳寒点头说:“要杀方帮主这样的高手,只有萧澜出手,我也没信心,所以,必定还有一个人,这个其实比萧澜更关键。”

        方杰下意识的点头,这些没什么出奇,建康府的捕头和扬州的捕头都可以作出这样判断。

        “现场的情况麻烦少帮主说明下。”

        整个事情,柳寒心里十分清楚,萧澜早就给他说过了,但现在,他要慢慢将事情揭开,至于能不能将王泽套进去,他没有信心,这家伙隐藏得太好了。

        方杰略微沉凝便将现场讲述了一遍,柳寒顺手摘下一根枯草,内力灌注下,在雪地上画出了当时现场的情况,包括每具尸体的位置。

        “这个书生的身份查过没有?”柳寒问道,现场还有个书生。

        “查了,是荆州来游历的书生,没有修为,出现在那,应该是个意外。”方杰解释道。

        柳寒摇摇头:“世上的事,没有偶然,我倒认为,这个书生很可能是被第二个人引过去的,很可能是第二个人为了隐藏身份,故意与他结交,然后结伴到那小亭去的。所以,少帮主少查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这个书生在那段时间,在建康都与那些人交往。”

        在场的四人修为放在江湖上都是高手,能成为高手,才智自然杰出,立刻就想明白了,方震如果看到这个没有丝毫修为的书生,立刻便会放松对他们的警惕,所以,当方震受到萧澜袭击,身负重伤后,又受到第二个人的偷袭,而这一击,才是最致命的。

        这个设计非常巧妙!

  http://www.2100xs.com/book/5195/129823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