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不合理真相 > 第43章 问询

第43章 问询

        青年低着头,呼吸粗重,双目通红,腮帮子鼓的老高,双拳也攥的死死的。

        就在刚才,荀牧把聂宣遇害的消息转告给他后,他就一直这副模样,久久无言。

        看样子,这对姐弟的感情还是蛮深的。

        又过了半晌,他才哽咽着问:“我能看看我姐姐吗?”

        “可以,”荀牧点头:“如果你方便的话,待会就跟我们一块回支队认尸吧。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他抬头望向天花板,用力的抿着嘴。

        “她是怎么死的?谁杀了她?”

        “抹喉,割腕,”苏平接过话,说:“至于凶手……抱歉,我们暂时还没有怀疑目标,而且不能排除自杀可能……”

        “不可能是自杀!”青年咆哮着打断他,接着,声音又轻了下来,喃喃着说:“怎么可能是自杀呢?她活的好好的,人又聪明又漂亮,收入也高,无忧无虑,怎么会自杀?”

        几人对视一眼,最终目光都落在祁渊身上。

        祁渊一怔,明白了他们仨的意思,便对青年说道:“能说说你姐姐吗?我们今天才现她的尸体,对她了解还很有限。另外,怎么称呼?”

        “我叫聂海,”青年深吸口气,抬手用力在脸上一抹,拭去泪痕,回答说:“姐她从小对我就特别好,什么都让着我,对我有求必应的。

        她一向很优秀,学霸,又乖,脾气好,长得也漂亮,是‘别人家孩子’的标准模板。

        小学到高中,她成绩在班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学更厉害,大二开始就再没要过家里一分钱,学费,生活费都自己掏,有的是奖学金,有的是她自己兼职赚的。

        后来,她还考上了研究生,更了不得了,每个月还会往家里打钱,每个月三千五千。也经常问我钱够不够用,要不要给我点。总之,她特别恋家,有能力以后,就一直在反哺家里。

        就去年,大概年初的时候,咱爸想在家里起一栋楼——我们户口虽然都在余桥,但这边压力太大了,物价很高,爸妈都想着再打拼几年干脆回家养老,所以才起了盖楼的心思。这栋楼,姐姐也出了大力气。

        就我知道的,连地皮、建材、人工、装修加一块,一百四十平五层楼,总共花了六十万,姐她就出了至少四十万,自己想买房的付款都拿出来了,大家具什么的,像冰箱、电视、沙这些,也都是她出的。”

        “四十万?”祁渊有些诧异,聂宣年纪轻轻,竟就能一口气拿出四十万?

        不止如此,聂海说的那些大家具也都不便宜,七七八八加一块,五层楼,恐怕也得十来万了。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问:“你姐姐她是做什么的?”

        “她在两个培训机构上班,”聂海说:“一个兴趣班,教小孩弹古筝,一个高三复习冲刺班,教历史。机构都是按学时开工资的。

        她教的挺好,家长都很满意,机构也经常给她奖金,两个工作加一块,工资加奖金,算下来每个月到手都有两万左右。

        她还写小说,成绩也很不错,不过不太稳定,每个月少就几千,多了有两三万,但听说前段时间严打,封了很多书,上热搜了都,我也去搜了下,她书好像没了。嗯,就五月份的事儿。

        她对自己的书很看重的,这事,可能也给了她不小压力……但怎么也不至于自杀啊,没了书,她培训机构一个月还有两万多呢!警官,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苏平摆摆手:“只是暂不排除这种可能,没说她就是自杀。

        另外,根据调查,她死亡时间应该在四月上旬,在你说的严打之前,她的死和这事儿应该没太大关系。”

        “四月?”聂海一愣,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问:“警官,你们确定是在四月吗?”

        几人一听有戏,都来了精神,松哥直接问道:“没错,从尸检结果看,她死亡于四月五号到十号之间。这段时间,生什么大事了吗?”

        “也没有。”聂海摇头说:“只是,四月二号的时候,家里房子完工,爸妈回老家验收,给工人结算工钱,然后就顺路去旅游了。这事还是我姐打电话告诉我的。

        我当时琢磨着,姐她压力这么大,两份工作一份兼职,是不是也该出门走走散散心,放松一下,别把人压垮了,就建议她也出去走走,她也满心动,说想去云南玩玩,正好那边也有几个朋友。”

        听到这儿,祁渊掐着眉心思索起来。一会儿后,见苏平三人都没开口的意思,只看着自己,他便说:“时间上,倒是与你姐遇害时间相差不大。再后来呢?四月到现在,你们这么久没联系……”

        “正常来讲,”聂海打断他,说:“我们确实经常聊,多数时候都是我姐找我,问我在学校过的怎么样,钱够不够之类的,我找她的时候不多。”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说:“其实我也怀疑过,就毕业那天,按理她肯定会联系我问情况的,但没有,甚至我微信上告诉她我毕业了她也没回,那时候怀疑过她是不是出事了。

        我就又去问我妈,但我妈说,姐考中了斯坦福大学,要出国深造,国外联系不大方便,让我不用担心,我也就没多问了。”

        “噢?”苏平浓眉一挑,察觉到不对。

        聂海毕业那天,聂宣早就死亡多时了,尸体都在海里泡着,怎么可能出国深造?再说,她学的是先秦汉魏晋南北朝史,出国深造个锤子?

        真当国外什么都好么?

        很显然,聂海他母亲在撒谎,而且谎言很低劣。问题在于,撒谎的动机是什么。

        想到这儿,苏平眼珠子一转,便问道:“你们家,是不是有个杠铃?”

        “哎?你们怎么知道?”聂海皱眉,说:

        “我爸到中年,身材有些福,姐她担心老爸会得三高,让他多锻炼,给他办了健身卡,买了杠铃和跑步机之类的器械。

        不过,这次回来,别的都在,但杠铃不见了……难道我爸送人了?”

        苏平轻吸口气,站起身,问道:“我可以四处看看么?”

  http://www.2100xs.com/book/59278/27220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