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玄浑道章 > 第六十三章 心身照映

第六十三章 心身照映

        坚爪部落的营地中,一处占地较为开阔的帐篷里,安初儿正拿着笔,在一本小册上记录着这几天来的所见所闻。

        她和余名扬等人是四天前来到这里的,之前他们着实在学堂上学了不少东西,知道以坚爪部落的野蛮和落后,在自身不曾拥有武力的情况下,正常的交流是很困难的。

        所以他们在出发前就想了个主意,那就是不说自己是使者,而是前来交换货物的商队。

        反正负责具体与坚爪部落交流的人是他们,学宫跟来的师教也听不懂,随便他们怎么说都可以。

        张御曾反复说过,和野蛮人打交道,最紧要的就是先保全好自己,然后才有资格去谈其他的事,他们也是牢牢记住了这一点。

        余名扬在出发前,特意委托了段能采购了不少物品,大多数是盐块和布匹。

        他们很清楚,像这种大规模迁徙的土蛮,一定是缺少这些东西的,除了这些,他们还准备了一些华丽的丝绸和精致的瓷器,这也是以往对付土蛮的利器。

        果然,这些东西一运来这个部落里,就大受欢迎。

        坚爪部落纵然野蛮落后,却也知道商队给自己带来的好处,所以对待他们反而比之前对待詹治同等人更客气。不但单独给他们划出了一块空地,还派一队战士专门负责维护交易时的秩序。

        尽管这几天来他们没能接触到被看押起来的詹治同等人,可的确由此打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之前寄出的那封信就是最主要的收获了。

        安初儿正在小册上落笔时,一个令人不舒服的声音传来:“安初儿,你还在这里磨蹭干什么?”随后一个二十余岁,辅教装束的人就走了进来,并满脸不悦的看着她。

        安初儿暗叹了一声,他们虽没有受到坚爪部落人的为难,可压力却也不小,这位随行的林辅教不顾实际情况,一直在催促他们去见大酋首。

        不过她很懂礼,站起来一福,道:“林辅教,余君子已经去打听消息了,那位大酋首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

        林辅教语气严厉道:“这话你们说了几天了?学宫那里多少人在等我们的消息,你们却在这里磨蹭,你们对得起学宫的栽培么?你们的老师是怎么教你们的?”

        安初儿听到这里,却是不能忍了,她抬头道:“林辅教,请慎言,你说学生可以,可在学生面前置评学生的老师,这岂是一个为人师表的师长该说的话?”

        林辅教一怔,随即有些恼怒,手指伸出来,点着安初儿正要说什么,可这个时候,忽觉光线一暗,转头一看,就见帐篷外站着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脚下则跟着一只金色的小豹猫。

        他有些紧张,道:“你是谁?是什么人?”

        安初儿忽然觉得,这个人给自己感觉很熟悉,她张口想喊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那人看了看她,伸出手,将遮帽掀开,露出了脸容。

        “先生!”

        安初儿一阵惊喜,她自帐篷里跑了出来,仰头道:“先生,你怎么也来了?”

        张御道:“学宫让我来处置这里的事。”

        “是你!”

        林辅教这时忽然一指他,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张辅教,学宫让你来的?很好!张辅教,快去面见那个大酋首,想办法让他把詹节使放出来。”

        张御看着安初儿道:“你和其他同学都在这里么?”

        安初儿道:“先生放心,人都在。”

        林辅教很是焦躁,道:“管什么学子?张辅教,救出詹节使,安抚好坚爪部落,完成都护府的大事才是正经啊。”

        张御道:“安初儿,你回头把所有人都找齐,今晚你们就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不管谁唤你们都不要答应。”

        安初儿嗯了一声,无比认真道:“初儿一定记住先生的话。”

        林辅教这时也觉察出来什么了,看了看两人,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张辅教,我是万俟学令特意派来的,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说啊。”

        张御道:“我交给你的书有在看么?”

        安初儿道:“有在看,学生每一个字都记下了。”

        林辅教:……”

        张御在交代过后,就走了出去,他没有跟林辅教说过一句话,也没有看过他一眼,似乎眼前就没有这个人。

        林辅教却是急了,他跟了出来,想要拦住张御的路,“张辅教,到底怎么……”

        这时一直跟随在张御身边的粟筑一伸手,一把捏住了林辅教的后颈,然后把他提溜到了一旁放下。

        林辅教只觉浑身一麻,而后视角一转,自己就直直靠在了一旁用于固定帐篷的木桩上了。

        很快他就惊恐发现,自己虽然是站着的,可浑身上下除了眼皮之外,居然没有一个地方能动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呜呜呃呃的声音。

        张御一路回转到了自己的帐篷之内,言及自己需要调息,粟筑一点头,就去了大帐之外等候。

        张御让小豹猫去到一边自己玩耍,自己则盘膝坐下,于心中一唤,便就将大道玄章唤了出来。

        之前在察觉到那些强烈的敌意后,他就觉得有必要再加深下自己的实力。

        看着那心光之印,他没有任何保留的想法,就将剩下的所有神元都是往里投入了进去。

        随着神元的增加,这枚章印也是变得越来越亮。

        同一时刻,营垒中间的巨大棚屋之内,大酋首埃库鲁坐在软垫上,正拿着一只精致瓷杯品味着里面茶水,这些都是詹治同之前赠给他的。

        他身材高大,体型健壮匀称,牙齿齐整,两眉浓密,头发留到肩膀上,梳洗的很光亮,没有一丝凌乱,他品茶的动作很舒缓,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的缀着爪牙的服饰,几乎看不出他是一个野蛮人。

        此刻坐在他面前的,是部落里最年轻的祭祀喀莫,他抓着骨杖,小心问道:“大酋首要见这次东廷派来的使者么?”

        埃库鲁喝了口茶,好似漫不经心道:“你的看法呢?”

        喀莫低下头,道:“我遵从大酋首的决定。”

        埃库鲁很满意他的反应,他喜欢这些年轻的祭祀,听话,健壮、又充满力量,而不像那些上了年纪的祭祀一样处处对他他指手画脚,总拿那些老旧的规矩来束缚他。

        所以他在上台后,就把大多数年老体衰的祭祀都留在那该死又肮脏的丛林祖地里了。

        他道:“扎努伊察说,东廷人的后背很空虚,这和那些血裔告诉给我的话一样。”

        詹氏父子其实并不知道,他们碰到的那个叫“扎努伊察”的小酋首,其实是坚爪部落有意派来与他们接触的。

        他们是野蛮人没错,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愚蠢。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一定也会设法了解这片土地最强大的统治者。

        扎努伊察在去了一趟瑞光城后,就大致弄清楚了都护府的虚实,不过同样的,他也被都护府的强大所震慑,所以坚爪部落才一直没有轻举妄动。

        喀莫祭祀想了想,道:“那大酋首是想和那些血日的后裔合作么?”

        埃库鲁喝了一口茶,闻着里面的香气,他眼里露出了贪婪的神色,但他很快就把自己的欲望克制了下去。

        “那些血日的后裔告诉我,东廷人有不少好东西,这是真的,可是东廷人也有不少祭祀和神明,和他们开战,我们的损失也会很大。”

        喀莫祭祀知道是时候表现出自己忠诚了,他俯身跪下,道:“只要大酋首下令,我和我的祭祀团会为大酋首杀死所有挡在路上的敌人,并将他们的灵魂献给伟大的‘托洛提’。”

        埃库鲁大笑了起来,道:“我现在想知道,血日的后裔和天夏神明究竟谁更强大?想要说服我,那么就要拿出足够让我信服的力量来!”

        喀莫祭祀抬头道:“大酋首需要我去试探一下么?”

        埃库鲁一挥手,道:“没这个必要。”他一把将手中精致的茶杯捏碎,然后拿起木桩上一块半生不熟的肉撕咬了一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个巢穴里,容不下两头强大的野兽,就看谁能把谁吃了,”这一刻,他眼神如同荒原上的狼,“我们帮剩下的那个。”

        ……

        ……

  http://www.2100xs.com/book/59342/27219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