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二十七章,白日苍苍,黑夜茫茫

第五百二十七章,白日苍苍,黑夜茫茫

        关于一个道士出席在高端会所这件事情应该咋整,在线等,有点急。



        李云一出现在这些所谓上流的圈子里,就吸引到了不少的目光。



        然而这些人的目光在投来之后,过后也很礼貌的收回了目光,甚至还有些人投来善意的微笑。



        “啧,原本还以为会有富二代来找我麻烦什么的俗套展开。”李云没有意外,连这点包容的素质都没有还自称什么‘上流社会’,直接自称下三流好嘞。



        杨莹莹也穿着一席盛装,出现在了这李云的旁边,宛如冬天盛开的狗尾巴草,灿烂美丽...给李云的感觉就是和周围气质成熟高贵的美人相比起来,就是陪衬啊,鲜花旁的狗尾巴草...



        “额...总感觉你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东西,是我的错觉吗?”杨莹莹嘀咕道。



        “这只是你的错觉而已,贫道只是觉得你今天好生艳丽,美丽不可方物。”李云微微一笑,脸上充斥着伟光正的光辉,没有一丁点撒谎的意思。



        “我...我没有那么好啦...”



        杨莹莹也很高兴,毕竟是被夸赞了,带着李云就在这会场里到处走走,李云也是领会到了传说中上流社会会场的感觉,香槟,古典音乐,还有穿着高贵礼服的女人和西装革履的男人。



        在杨莹莹和李云出现在会场的时候,一个穿得跟酒保似的小哥出来,微微笑道。



        “请问先生小姐,我能为你们提供什么帮助吗?”



        “哦,我们是来看画展的,给,这是邀请函。”杨莹莹掏出李云还有自己的邀请函来。



        这酒保小哥看了下邀请函,然后点头说道。



        “那么两位请跟我来吧,我叫卢伟,十分荣幸成为你们两人的向导。”卢伟十分恭敬的领着两人朝着会所内部的展览馆里走去,一路上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其中就包括了杨天虎。



        杨天虎在看到李云和自己女儿之后只是微微的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继续跟着生意上的伙伴谈笑风生了。



        李云则和杨莹莹两人,在卢伟小哥的带领下到处参观...一点都看不懂,又要装作一副看得很懂的样子。



        “这画展呢,主要是以油画为主基调的,这里的作品,也大多都是叶赫那一派的画作,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可以说是当代油画大宗师...”卢伟表情带笑恭敬,指着眼前的画作说道。



        此时,杨莹莹很贴心的在李云的耳旁提醒道。



        “爱与家庭就是叶赫的成名作...”



        “嗯...那么现在这位叶大师,今天会出现在这画展上吗?”李云询问道。



        卢伟小哥看了李云一眼,笑着摇头道:“今天叶赫大师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本身就不是很喜欢这种名利场,不过今天他的友人,这一次画展的主办人,也是爱与家庭画作的拥有者会出现在这里,先生您如果有什么想要了解叶大师的话,不妨可以问问馆长。”



        李云没有回答,只是依然面带微笑,一副煞有其事的看着眼前的油画,并给予不明觉厉的评价,其实说到底是一点都看不懂...



        不懂装懂,最为致命——



        现在作为压轴的爱与家庭还没有展览出来,只是也有很多慕画作而来的人已经站在这里饥渴难耐了,最后也只能观赏叶赫大师其他的画作来缓解没有看见爱与家庭的寂寞。



        对于这位叶赫先生画作的火爆程度,李云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是真的够火的,甚至还有许多外国人都在这里,来到华夏,为的就是一观这一画作。



        “云大哥,你觉得这些画作真的像他们趋之若鹜的那样那么好吗...”杨莹莹在李云的耳边悄悄的说道:“总感觉好多人是为了看这画展而来看这画展的,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这画好看啊...比如我,看的就是一脸懵逼不知所措,这些艺术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李云才不会说自己也是一脸懵逼不懂装懂,不过还是笑着说道。



        “你说,贫道的容貌,是好还坏呢?”



        听到李云的提问,杨莹莹小脸一红,偏过头去有些羞涩,不过还是说道:“云大哥...你...你好看啊...很帅气...”



        “那么...”李云望向旁边的卢伟,笑着问道:“这位小居士,你说,贫道帅吗?要老实回答。”



        “一点都不帅。”



        卢伟笑着回答,双目清澈真诚,没有任何说谎的样子...没错,丫的就是没有说谎。



        李云脸上的表情处变不惊,内心还是怒喷这卢伟没有眼光,并且问候了下他的审美观。



        “这便是了,你们两个人都没有撒谎,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我,这艺术画品呢,在一千个人眼中,也有一千副画,所谓的,便是呈现在那人眼前的东西,而不是呈现在你我面前的东西。”李云微微一笑道:“对于我等来说,这或许只是一副让人不明觉厉的画作,可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一篇篇画作中,可以看到更多的美丽东西,更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旁边的杨莹莹好像听懂了点什么,看着周围那些游览者们的眼神也不像是在看装逼犯一样...



        既然那么多人推崇,那么肯定是有什么特别之处的。



        不过李云知道,这里边肯定是有不少不懂装懂的装逼犯的。



        李云这边话刚说完,就有一个白胡子的西装老头过来,一边鼓掌一边说道:“道长说的很有道理啊...”



        这白胡子老头看起来约莫六十岁上下,精神抖擞,杵着个拐杖还有一个单框眼镜,说不出的狂野还有优雅,给李云的感觉就是一个老绅士...是真正的绅士。



        “我们经常被人误解,被人认为,所谓的艺术只是任人炒作,玩弄的玩具而已,其实不然,所谓的艺术呢,就是让艺术家和欣赏艺术的人产生心灵上的共鸣,灵魂上的旋律,这才是所谓艺术的真谛啊...”白胡子老头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对李云说道:“老头子我呢,是这里的馆长,唤作金源,你称呼老头子我为金馆长便好。”



        “贫道道号单字一个云字。”李云说道,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卢伟说的,保管爱与家庭这一副画作的馆长,是这一幅画的持有者,收藏家,艺术家,这会馆的老板,杨天虎所说的合作伙伴。



        “金爷爷...”



        杨莹莹也十分恭敬的打着招呼,装的跟真的淑女似的。



        金馆长看着杨莹莹,展开笑容说道。



        “小莹莹,金爷爷也好久没见过你了...你爷爷那边还好吗?”



        “我爷爷啊,很不错呢,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状态来看都不错。”杨莹莹用一种类似吐槽的语气说道:“他最近又去登山了,一口气登上了罗浮山呢...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老了心脏有些不好。”



        金馆长听罢一脸优雅的感慨道。



        “那老家伙还能爬山,我就不行咯,只能每天在这诺大的会馆游荡...面对纸醉金迷带来的空虚,人生真是寂寞啊...”



        李云内心默默吐槽金馆长的感慨,这种话跟之类的操蛋鸡汤有什么区别呢。



        “对了金馆长,贫道有一事想问问。”



        “云道长有事可以尽管问...如果能够回答的话我肯定如实相告。”金馆长说道。



        “贫道想问的是,这一副爱与家庭,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创作出来的...或者说,是在哪里创作出来的...”李云不经意的问道金馆长。



        金馆长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回忆了一下,最后说道。



        “这个...至于是在哪里创作出来的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是在什么背景下被创造出来的,当年啊,是因为他的妻子还有孩子在一场大火中意外身亡,为了纪念女儿还有亡妻所画的作品...这背景的公园呢,就是以前他们一家三口最喜欢待着的公园...唉,真是令人叹息的事实。”



        金馆长一阵叹息,不过随后又说道:“可如果没有那一场大火的话,又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画作诞生呢?作为他的友人,我是为他惋惜的,可作为一个收藏家,又欣喜于这完美画作的诞生...真是矛盾的心情啊。”



        在一旁的杨莹莹感觉有些不适应,把自己友人的悲剧当成欣喜,这种情绪是怎么都没有办法理解,也不会去理解的。



        两人在一阵闲扯淡后便没有继续说下去,金馆长还要去其他地方进行上流社会中的社交,李云则和杨莹莹一起看着这让人头脑发昏的画作。



        李云对于周围的画作都没有兴趣,有兴趣的只有那爱与家庭的画作...



        那一副将崆峒印画进去的作品。



        “云先生,杨小姐,等一下爱与家庭的展览就要开始了,如果你们方便的话,可以的话,请随我来这里进行观览吧...”



        卢伟继续恭敬的为杨莹莹还有李云带路,来到了这内场之中。



        内场的环境比起外边更为静谧,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等待着爱与家庭出现的那一幕。



        钢化玻璃的罩子包裹着幕布。



        在黑色的幕布下,就是那让人痴狂的名画,旁边还有两个面容狰狞,虎背熊腰的西装大汉在看守着这一幅画,这西装大汉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煞气逼人,宛如猛虎。



        “诸位朋友们,感谢你们,不远万里,来寒舍参观老朽友人的画作。”金馆长来到了这爱与家庭的面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众所周知的是,这是友人为了思念妻女,画出的究极的思念之作...这一幅画,寄托了他的哀思,也寄托了我们对艺术的期望。”



        “那呼之欲出的情感,那强烈的情...老朽我相信,大家都十分难以割舍那种感觉,感受那剧烈情感的感觉。”



        周围几乎所有人都点点头,对金馆长的话表示赞同。



        “恐怕在场的人就数我共鸣最强了吧,曾经我就差点失去我的女儿...”杨天虎感慨的看着这黑色的幕布,然后楼主了杨莹莹的肩膀说道:“现在,也让我更加想要珍惜我的女儿,一切的东西在我女儿面前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即使失去一切,我都不想失去自己的亲人。”



        杨莹莹幸福一笑,尾巴都要翘到天上了,然后说道。



        “那么说,你同意我当警察了?太好了...”



        “我同意,却不代表我赞同你这么做,如果你想要继续过回以前的生活的话,作为父亲的我是十分乐意的。”杨飞虎顿了顿,说道:“不过我可是知道的,你和我的脾气一样,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类型...你不会放弃你的理想的,我虽然不赞同,可也不会再阻止你实现自己的理想。”



        杨莹莹得瑟了一下,表示赞同自己父亲的说法。



        “放心啦老爸,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不用担心。”



        李云则是默默的看着这黑色的幕布,双眼都眯了起来。



        “这一幅画作...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



        “现在,我们来揭露,这最完美的画作,来自叶赫大师的神作吧!”



        金馆长从怀里珍而重之的取出了一支黑色的钥匙来。



        咔嚓——



        扭动锁头,打开了这玻璃罩子的锁,关掉了旁边的红外线警报器,再由另外一把锁,打开了这玻璃密室的大门。



        “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金馆长脸色痴迷,掀开了这黑色的幕布,又能见到那完美的艺术品,心情也是有些许的小紧张。



        空气突然安静,周围的所有人都懵逼了,快门声停止了拍照,看着这黑色幕布下的东西,就连杨天虎手中的红酒都差点没有拿稳,掉到了地上,看着那玩意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金馆长的手没有扶稳拐杖,差点摔了下来,幸好旁边的两位黑人保镖眼疾手快,把金馆长给扶着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爱与家庭...没有。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白色的画板,上面书写着歪歪扭扭的字。



        ...



  http://www.2100xs.com/book/860/5600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