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血精灵崛起 > 132【死白皮的算计】

132【死白皮的算计】

        安格玛刚刚好像听到“自己”的声音从烈焰之击里面传了出来。要不是这诙谐的声音真真切切,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或者是不是有人在和自己开玩笑。

        过了一会,他才确定这只是一道年代久远的留声法术而已。

        可这反倒让他疑窦丛生,那个死白皮是神人不成?一万年前就算准了他会腹诽自己?然后故意让留声在此时激活,就为了突然吓他一跳?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家伙?

        而且这水珠……

        安格玛满腹狐疑地放开烈焰之击,后退几步细细打量静静悬浮在身前的小水珠,这一看,眼神就再也挪不开了。

        经过几秒钟的“适应”后,小水珠开始散发出阵阵魔法波动。

        站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能够清晰感觉到这滴貌似平平无奇的小水珠里,蕴含着多么惊人的魔法能量。

        阵阵凝若实质地氤氲魔法雾气从水珠里散溢而出,顺着灵柩所在的高台汩汩流淌,淌过雕饰精美的阶梯,缓缓汇聚到了低处。这是魔力已近乎凝结成实质,转化为类液体存在的体现。

        浓浓雾霭把日怒之塔富丽堂皇的底层空间,变成了瑰丽的梦幻之境,置身其中的血精灵全都能感受到久久未曾有太阳之井能量流转过的身体,眨眼间充盈起了超然魔力。

        艾米妮尔陶醉在前所未有的饱足感中,目露迷离之色。

        生来与太阳之井联结的血精灵,对魔力的需求因人而异。之前失去太阳之井长达数月之久,这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很多人都产生了魔瘾症状,在饥渴中沦为深深依赖于外界魔力源的瘾君子。

        症状最严重的,就是终年与魔法为伴的法师,尤其是其中那些学未有成,意志不坚的学徒。

        虽然魔导师们的意志力俱都远超常人,否则也没法跻身此列,但这小水珠不仅满足了他们饥渴已久的魔力需求,还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愉悦感,让不少人因此失了神,已然沉眠其中不可自拔。

        安格玛四下看了看,发现所有魔导师都与艾米妮尔一般无二。只有洛瑟玛带进来的游侠好上一些,他们并不过分依赖魔力,能在水珠面前保持足够的理智。

        安格玛不由隐隐皱眉,作为血精灵的一员,又同样是个法师,他很理解这些哪怕在安薇娜回归之后,也一直身在南方不得回返的魔导师们的苦楚。

        和他们比起来,安格玛在魔瘾症状愈演愈烈时,体内就多了一股能够满足自身魔力渴求的圣树精华,无疑要幸运很多。也正是因此,他此时相对要清醒很多。

        艾米妮尔似乎有些意识模糊,迈着踉跄的步伐向安格玛不断靠近,伸出一只手就要去触碰水珠……

        安格玛正想制止,就听身后传来了一声断喝:

        “住手,你想害死自己吗?”洛瑟玛快步走来,一把按下了艾米妮尔的手臂。

        艾米妮尔猛然惊醒,看到自己的手指离水珠不过几十厘米,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贸然触碰强大的魔力源绝对是最不理智的行为,无异于找死。

        “谢谢。”

        她道了声谢,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以平复惊魂。

        魔导师们也让独眼游侠一嗓子吼得清醒过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纷纷后退几步,脸上还挂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股魔力竟然……如此强大。”

        “它远比太阳之井更为精纯,却与其极为相似,这是怎么回事?它是一直隐藏是在烈焰之击里面的吗?为什么我们先前从未发现过?就是它修复了烈焰之击?为什么在烈焰之击断裂时没见它出现?”

        女魔导师兰德拉·晨行者一连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和太阳之井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魔导师们,明显发现水珠的魔力远比太阳之井更精纯,也更为原始,忍不住怀疑了起来。

        “不,是烈焰之击的铸造者留下的法术令其恢复如初了。不知怎么回事,我无意激活了它。”安格玛答道。

        惊魂稍定的艾米妮尔难以置信地问道:“可你只是碰了碰烈焰之击啊!要是激活这道重铸法术这么简单,烈焰之击断裂后,王子殿下让那么多魔法工匠研究剑身的裂痕,按理来说也早该被激活了才是。”

        伊东尼斯走上前去,来到烈焰之击附近施法探查起来,半晌后喃喃道:“重铸法术十分高明,而且还在完成后掩去了自身的遗留痕迹,我无法逆向推导出它的作用原理,只能确认这道法术的施放年限,确实是一万年前……这是让我最惊讶的。”

        “是你水平不够,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艾米妮尔一扭头,非常直白地问道。

        伊东尼斯摇了摇头:“确实是水平不够。不过事实上,恐怕就连阿纳斯塔里安先王的魔法造诣,也要略输于此人。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艾米妮尔默然。

        固然围绕着永恒之井建立的暗夜精灵帝国,涌现了诸多天资卓绝的魔法大师,但那毕竟是一万年前的上古时代,还处于奥术魔法的启蒙时期。

        历经万年的发展,奎尔萨拉斯不敢说在对外界魔力源的运用上超过当时的暗夜精灵帝国,可魔法理论、施法水准的先进程度,应该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总而言之,一个一万年前的法师,超过了血精灵当今最具才华的几名法师之一,可以说这是非常高的评价了。

        安格玛心里升起了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

        他没有去说出自己的猜测,他觉得这道重铸法术只会被他一个人激活,除此之外否则哪怕烈焰之击碎成渣,也不会被任何人激活。

        这个不存在于艾泽拉斯时间线里的铸造者,刻意抹除了自身在历史上留下的浓重一笔,而今又做了同样的事情,断绝别人追寻他踪迹的可能……

        首先,如果这名铸造者本身就是一名穿越者的话,他毫无如此行事的必要,确保身后一万年的历史进程如旧,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恐怕只有穿越到过去,不想改变历史令未来的自己无处存身的人,才会这样做吧?但这种解释又形成了新的悖论,无法满足因果说。

        生活在线性时间里的安格玛,无法揣度这个世界的时间线究竟为何物,完全呈现一种名为想不通的发懵状态。

        而且既然他选择帮助血精灵重铸烈焰之击,时间定位的又如此精准,早在凯尔萨斯王子尚在族中时,便激活重铸法术岂不是更好?为什么偏偏要等安格玛?

        “水珠的魔力,好像与太阳之井根出同源……”艾米妮尔望着水珠说道。

        女魔导师兰德拉·晨行者早就已经开始施法探查了,她回答道:“不,不只根出同源这么简单,它就是……”

        安格玛长出了一口气,接话道:“太阳之井的源头,永恒之井……的一滴湖水。”

        圣树精华让他比族人更熟悉太阳之井的能量,对魔力也更为敏感。几乎在水珠出现的一刹那,就察觉到了其与太阳之井不可分割的联系。

        而且“他”还随烈焰之击附送了一滴永恒之井的湖水,在太阳之井本体毁灭,只余安薇娜这个化身时及时地出现了。

        太准了……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安薇娜需要这滴湖水?

        几名魔导师对视了一眼,本能地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再度陷入了口不能言的境况。

        哪怕尚在死记硬背魔法原理的学徒,只要是通读过艾泽拉斯奥术史的,都知道永恒之井是多么超然的存在。

        那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魔力源泉,造就了一个辉煌鼎盛的魔法文明,也是导致上古之战爆发的直接原因,根本原因则在于燃烧军团对这个世界的觊觎。

        艾萨拉女王向萨格拉斯屈服了,暗通燃烧军团利用永恒之井开启传送门,准备迎接这位黑暗泰坦到来。在彼时多个种族的共同奋战下,燃烧军团的邪恶计划被挫败了,陷入混乱的传送法术最终令永恒之井发生了爆炸。

        爆炸撕裂了整个艾泽拉斯,绝大部分土地沉入海底,余下四分五裂的陆地隔海相望,变成了如今的样子。而在世界最中心,永恒之井曾经的位置上,则出现了一个永不停歇的大漩涡……

        太阳之井就是由一瓶永恒之井的湖水创造的,仅仅一小瓶,就造就了如此强大的魔法源泉。

        现在哪怕只是一滴水珠,可它意味着什么,没人不知道。

        众人发愣时,一袭白裙的安薇娜缓缓走来。安格玛想起了那道留声,心有踌躇,不知该不该就这样把烈焰之击交给安薇娜。

        这个无聊到用留声吓唬他的死白皮,究竟是何居心还不好说,他自然不会依令行事。

        “等等……”

        只不过安薇娜彻底无视了他,上前一把握住了烈焰之击的剑柄,盯着这把神器眼神闪烁起来,神色阴晴不定,似乎听到了什么对她而言都难以置信的话语。

        片刻后她对着剑身点了点头,深深地、疑惑地看了安格玛一眼,随后朝悬浮的水珠施放了个法术,纯粹的奥术能量不经编织,即被塑造成了想要的样子,包裹住水珠一同回到了她的体内。

        没和任何人解释,安薇娜直接发动传送法术消失掉了。留下心事重重的安格玛,和一众目目相觑的魔导师。

        太阳之井,也许有了恢复的可能。

        

  https://www.2100xs.com/book/10552/106608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