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弃子修仙录在线阅读 - 俗世凡尘 第207章 姐弟

俗世凡尘 第207章 姐弟

        此人正是陆长风当初逃亡的时候遇到的老韩,他原本是帮沈家掌舵行船的,不知为何会来到此。几年过去了,老韩模样没怎么变,只是穿着好了一些,身材也略显富态了些。而陆长风则变得不少,难怪老韩一时没认出来。

        老韩确认了陆长风的身份后,激动得无语伦次:“兄弟,你可让哥哥好找!你知不知道,你走后,大伙一直挂念着你的安危,大小姐更是让我们把附近海域和整个沿海地区都找了一遍。现在找到你了,可是大小姐却……”老韩说着,声音不自觉地哽咽了。

        这病人居然是沈心琴,陆长风也不及多问,只说自己略懂医术,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老韩想也没想就同意了,并将陆长风带到沈心琴床前。

        半个时辰后,陆长风拔掉沈心琴头上的银针,再重新以针刺入她手臂经脉,将一股青色血液导了出来。

        老韩道:“长风兄弟,这是什么,是毒吗?”

        陆长风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是毒,但也不是毒。”

        “怎么讲?”

        “心病难医,唉!”

        看来这沈大小姐不知道是有什么烦心之事,一直郁郁寡欢,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既然偶遇了老韩他们,陆长风二人只能在此停留了,毕竟沈心琴抱病在身,需要修养,这期间老韩也不可能让陆长风离开的,毕竟他这医术还真有点神,这里的郎中治不了病,他居然手到病除。

        次日早上,陆长风和老韩在院中闲聊。突然一个清亮的声音道:“陆公子,好久不见了,多谢救命之恩!”

        陆长风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身着黄色罗裙的女子,身形婀娜,容颜清丽,与宁虹玉各有千秋。四目相对,面对曾经的东家,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报以一笑:“好久不见!”

        沈心琴病体稍复后,就地摆上宴席招待大恩人陆长风。

        酒宴正酣,沈心琴举杯道:“陆公子,过去多有怠慢,请多多包涵,不要跟心琴一介女流计较。这一杯就当是心琴给陆公子赔罪了!”

        沈心琴有病在身,不方便饮酒,这杯是以茶代酒了。陆长风也不敢怠慢,忙举杯相迎:“哪里哪里,当年还得仰仗大小姐和韩大哥照顾。”

        老韩笑道:“长风兄弟你不知道,当年你一去不返,半点音讯也没有,大小姐念着你,让我们找了……”

        沈心琴使了个眼色:“老韩!”

        “哦哦……长风兄弟,来老哥哥敬你一杯,当年要不是你,咱们可都完蛋了。”老韩笑呵呵地岔开了话题。

        沈心琴偷偷瞄了一眼宁虹玉,随后笑道:“在我们那,如果男子对未出阁的女子有救命之恩,那女子是要嫁给他的。陆公子救了心琴,还是两次,心琴本该以身相许,但陆公子已经有了宁姐姐,那心琴与陆公子义结金兰如何?”

        “这……”

        沈心琴不愧是商贾大家的小姐,性格爽朗,拿得起放得下。相比之下,陆长风反倒有些拘谨了,什么以身相许,他想都没想过,至于义结金兰……哥们好像也不配啊!

        沈心琴轻轻笑道:“莫非陆公子觉得心琴不配?”

        “怎么会,在下只是受宠若惊罢了。”陆长风有些受宠若惊:“既然大小姐不嫌弃在下的话,那就恕在下高攀了,请问大小姐芳龄?”

        “二十三,你呢?”

        “虚岁二十一。”

        当下二人焚香祭拜,对天盟誓,结为了异性姐弟。陆长风本来已经没什么亲人了,这几年游荡下来,娘有了,爹也有了,这下又多出来个姐姐,加上宁虹玉,一家子已经齐全了,这让久未感受到亲情的他热泪盈眶。

        陆长风问道:“姐,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说来话长。”

        原来当年得知沈心琴险些遇难,沈家家主震怒,直接派遣一个船队搭载大批高手前往虎鲨岛,将海盗一举歼灭。为了防止类似事情再次发生,他们另派人手代替沈心琴走水路,沈心琴则负责一条陆地商道。陆上的商道虽偶有盗贼,但相对海上路线要安全得多,毕竟在关键时刻可以跑路,不像在海上那么无助。

        沈心琴负责的这条路线是从白马国至宁远国,最后运至中州,如此往返,而黑水城正是他们路线上的一个中转站。这一趟,他们刚好从中州回来,准备到白马国去。

        “我有一事不解,姐,你们沈家不是个武道世家吗?你年纪轻轻也到了武宗境,前途不可限量,可为什么会选择来走商呢?”

        “这个……”沈心琴犹豫了下,美目中划过一丝黯然之色:“原本姐姐也自认为天赋不错,可一山还有一山高,相比家族中其他子弟来说,姐姐还是平庸了些,所以只能把机会让给他们了。而家族的生意必须有一个嫡系来接手,毕竟我父亲也老了。”

        “哦……”陆长风也为沈心琴叹息不已,身为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却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只能被迫来学习经商,过几年接她父亲的班。

        沈心琴明显也没有说自己的事情,她到底是因何事如此郁郁的。虽然两人现在是姐弟,但其实还不是特别熟,沈心琴不愿意说的话,陆长风也不好问。

        陆长风适时地岔开了话题:“那韩大哥为何又在此,你不行船啦?”

        老韩笑道:“这得多亏兄弟你还有大小姐啦!”

        原来海盗一事,老韩听从陆长风的建议,立了大功,得到沈心琴赏识。所以沈心琴直接把他提拔为心腹,现在他是沈心琴的得力帮手,这几年混的风生水起,人都变白变胖了。

        “原来是这样,”陆长风道:“这几年你们来回跑,也够辛苦的,路上都还太平吧?”

        “挺好的!”沈心琴道:“家族为我们增添了人手,路上没什么人敢打主意。我们从白马国京都兰陵过来,两个月就到中州了。”

        “两个月?”陆长风惊道:“可是我记得白马国和宁远国交界处有条巨人山脉,足足有千里长,正好挡在你们路线上,你们带了那么多东西,根本不可能逾越……难不成飞过来的?”

        “哈哈,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韩哈哈笑道:“那巨人山脉早就被挖开了。”

        “挖开了,这怎么可能?”

        “不错!”沈心琴道:“白马国和北边的天狼国交恶后,选择了与西边的宁远国交好。于是两国合力开路,用时八年,总算从巨人山脉挖出来一条路,我们沈家也尽了一份力。现在两国互通非常方便,从兰陵过来,一路都是坦途,骑快马不出二十天就能到这里。我们带了大批货物,所以走起来慢了许多。”

        “原来如此。”陆长风暗道惭愧。平日里看书看地图,自以为对这个世界了若指掌,殊不知这世界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变化,如果不多走一走看一看,那真的会成井底之蛙了。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心中有了主意。

        酒宴结束后,沈心琴邀陆宁二人一起小住几日,但陆长风由于有了新的打算,就找个理由推脱了。不过两姐弟交换了信物,并且约好,陆长风有空一定到兰陵去找沈心琴。

        辞别沈心琴和老韩后,陆长风携宁虹玉回了房间,陆长风刚关上门,宁虹玉柔软的身体就纠缠上来了。

        古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实在太有道理了。

        “风宁志”载,风元年春,宁人夜袭雍齿,关二将不战而降,纵敌入,全境告急。时,小将将兵出,逐敌出关,反攻其境,宁人不备,大败。战益急,风人提携玉龙,慷慨赴死,跨天险群峰入函谷,意欲奇袭,然不慎于林中伏。天阴雨,道泥泞,大军进退难,浴血战,力竭,乃败。然风人不屈,稍整复战,再败之,遂屡败屡战。宁人终竭,请和。两国休兵,定交好约,称“风宁之好”。

        ……

        好困,陆长风打了个哈欠,无力地靠在枕头上,写书真累!

        宁虹玉慵懒地依偎在陆长风怀中,柔声道:“累了吧?”

        “嗯,你今晚也……太主动了吧?”

        “这还不是因为你,”宁虹玉拉过被子盖住曼妙的躯体,娇羞地道:“我要是还不下手,你都要被人抢走了。”

        怀中之人俏脸春意未消,额头上还有细细的汗珠,香腮呈现迷人的绯红色。看着她慵懒而娇媚的样子,陆长风感觉有些不受控。

        宁虹玉一声惊呼:“还来?你不是累了吗?”

        “别问,问就是年轻!”

        “痛!”

        年轻真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