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暖春入帐在线阅读 - 第312章 他在选妃?

第312章 他在选妃?

        “陛下,这是户部呈上来的画像,开春之后,该大选了。”刘公公带着几个小公公,捧着一大堆画轴走了进来。

        “大选什么?”封宴看了过去。

        “选妃,立后。”刘公公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小声说道。

        后宫不可一日无后,现在空了三个月,前朝那些大臣们成天忧心忡忡,担心皇家子嗣,所以赶紧挑了上百个美人,准备献给封宴。

        “选妃?”封宴拧眉,随手拿起了一卷画像抖开。

        画上的女子娇俏可人,确有几分颜色。

        “陛下,这个好,娇憨可人。”刘公公见他终于肯看女子的画像了,眉开眼笑地竖起大拇指。

        “好吗?”封宴反问。

        “很好。”刘公公用力点头。赶紧封后立妃,充盈后宫,这样他也不会每天盯着他们几个追问顾倾颜,他这把老骨头真的快扛不住了。

        “好你个鬼。”封宴手一挥,把画像远远丢了出去:“全都丢出去!”

        刘公公的笑容僵在嘴角,无奈地挥了挥手。

        “老奴让户部再选陛下喜欢的女子,陛下每天还是得有人侍奉才行呀。”

        “有你这个老东西就行了。”封宴冷冷道。

        “这有些事儿,老奴也伺候不了啊。”刘公公愁眉苦脸地说道。

        血气方刚的年纪,总要把精力给宣泄出去吧,皇家也得绵延子嗣吧?封宴只是封闭了情谊,难不成把男人的本事也一并给封闭了?

        “你要是侍奉不好,那你也滚去天边。”封宴骂完,心脏又开始剧痛。

        这次比刚刚更加剧烈,那穿入心脏的麻绳上还带了尖刺,每一次抽拽都像要硬生生从他的身体里撕扯下大团的血肉!

        “嗯~”他闷哼一声,痛苦地趴到了书案上。

        “陛下,您怎么了,陛下……”刘公公吓了一跳,赶紧跑了过来。

        封宴捂着心口,剧痛让他的身体死死绷紧,整个人抖个不停。

        他的心脏……

        现在好像已经血肉模糊了。

        那种硬生生要把心脏从身体里挖出去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剧烈!

        “快,快传御医。把祈大人叫回来,快点去。”封惜也急了,封宴清俊的脸都因为剧痛而扭曲了,他面色赤红,额角、脖子上青筋暴起。

        脑子里似有万重巨浪在狂涌,又似有无数带着刀子的漩涡在疯狂旋动,在剧痛中,他依稀看到了一张娇美的面孔,她就站在春光下,朝着他微笑着。

        “阿宴,我要走了。”

        “你要好好的。”

        “阿宴,阿宴……”

        封宴五指狠狠地抠在心口上,痛苦地唤了一声:“颜儿……”

        刘公公和封惜对视一眼,慌忙上前抓住了封宴的手。他再用力抠下去,那五指能硬生生抠进血肉里去!

        “陛下快松手,不能再抓了。”

        “颜儿……你回来……”

        封宴胳膊一振,将封惜和刘公公挥开,摁着心口跌跌撞撞地往门外走。

        他看到了,顾倾颜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她穿着一身大红的嫁衣,戴着凤冠,身下全是血!比她的凤冠血还要浓烈!

        “陛下!”刘公公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跑向了封宴。

        封宴挥开刘公公,高大的身子踉跄着踏下台阶,突然间就往前一扑,呕出一口鲜红的血来。

        “颜儿,她在雪山,”封宴撑起双臂,咬紧了牙关,颤声说道:“你们都骗我!”

        刘公公眼睛猛地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封宴。

        “陛下是不是病糊涂了,这怎么可能呢?”

        “我看到了……”封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扭头看向了北边。

        北边有雪山,经年累月,白雪皑皑,终年不化。

        雪山有巨狼,每二十年才生一幼崽,幼狼长为狼王,统掌雪山。

        从来没有人从那片雪原活着走出来,进山者,必死。

        “陛下还是得冲个喜才行,这每天心情郁结,怎么可能会好。这相思磨人哪,不比别的病轻快。”刘公公看着他,叹着气,轻轻摇了摇头。

        ……

        雪山脚下。

        两个小巧的身影背着鱼篓,拿着钓竿,深一脚浅一脚地踩过深及小腿的雪,往雪原深处的一栋小木屋走去。

        她们在这里住了有一年了。

        前面片小湖,凿开了冰面就有鱼儿,她们两个每天都来钓鱼,这是她们唯一的食物。

        “澜哥哥,我们回来了。”两个小姑娘进了小木屋,把鱼篓里的鱼倒进木盆里。

        鱼儿在水盆里激起哗啦啦的水声,有一尾鱼甚至跳出了水盆,在地上不停的扑腾。

        两个小姑娘没去管鱼,取下悬于火塘上的铜壶,倒了一小盆水,认认真真地洗干净手脸,换下沾了鱼鳞的衣服,这才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里屋的门。

        里屋的正中间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毛皮褥子,顾倾颜蜷缩成一团卧在上面,她眼睛紧闭,手脚团得紧紧的,一动不动。

        “姐姐。”三妹妹跪坐下去,手往她的额上摸了摸。

        她额头烫得吓人。

        心蛊种了已经有两个月了,每三日发作一次,会痛到极致。每一次她都觉得自己要熬不下去了,都会在幻觉里看到封宴。

        他坐在书案前看奏折,看上去人比以前深沉了不少,不说话,也不笑。

        顾倾颜就坐在一边看书,看到有意思的地方,就会把书举高了念给他听。可是他听不到,一直沉着脸看折子……

        “阿宴……”顾倾颜长睫颤了颤,眼睛慢慢睁开了。

        “姐姐,是我。”三妹妹捧起她的手,轻轻贴在脸上。

        “嗯。”顾倾颜又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外面响起了轻轻的关门声。

        常之澜采买回来了。

        每天吃鱼,两个妹妹在长个儿,实在撑不住。他出了趟山,买了些米面油盐回来,还捉了几只老母鸡,每天下几个鸡蛋给顾倾颜补补。

        “澜哥哥,姐夫有找姐姐吗?”三妹妹跑出去,摇了摇他的衣角,小声说道:“姐姐一直在梦到姐夫,姐夫什么时候才能来接姐姐。”

        “他在选妃。”常之澜苦笑,摇了摇头。

        “选妃?坏蛋!我姐姐快疼死了,他怎么可以选妃娶老婆!那我姐姐也不嫁给他了,以后就嫁给你吧!”三妹妹气得发抖,小拳头握了又握,眼睛都红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