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人皇纪 > 第九章 锋芒毕露!

第九章 锋芒毕露!

        “郑大人,醉酒不议朝。”

        听到这名紫袍官员带着明显酒气的话,一旁,御史大夫段曹皱着眉头,沉声道。

        “段御史,虽然你不待见我,但春雨宴君臣同乐,而且现在又是突厥议和,这等大喜的时候,喝两杯酒,你也要参我吗?”

        郑大人听到段曹的话,更是没有好脾气,眯着眸子,狠狠瞥去。

        不过毕竟是朝廷老臣,知道这是议论重事,顿时放下了酒杯。而就在那一刹,他整个人的气势陡变,立即变得雄浑了不少,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老练,信服的威严气度。

        “陛下,突厥派大王子来求和,足以显示他们诚意,而且送宝求和,也足以表明他们认识到了错误,臣以为,应该以两国苍生为重,不要再战,方能显示大唐之气量!”

        “而三殿下反对……,我看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郑大人本是一脸恭谦地向唐皇诉说自己的立场以及看法,但在说到最后一句,却又转向了李太乙,沉声开口。

        听到郑大人的话,李太乙微微挑眉。

        他早就知道郑大人是二哥李成义的人,此时跳出来踩他一脚,李太乙倒也没有丝毫意外。

        而且,他也并不在意。

        李太乙扫了一圈麟德殿内众人,虽然郑大人跳出来反对了,但依旧有人反对议和,显然,自己的那番话已经在众人心中产生了一定影响。

        “三皇子恐怕对我们误会了,我们突厥人其实热情好客,之所以双方战争不断,只是因为不了解,如今,我们双方议和,加强往来,增进了解,为万世开太平,岂不是对两国都有利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操着别扭口音的汉语,传进了众人耳中。循声望去,只见阿史那萃满面恭谦地朝着李太乙,拱手道。

        虽然阿史那萃面上微笑,但是望着李太乙的目光,却微不可察带上了一股杀气。

        “大王子不必如此客气,在下只是说出自己心中想法而已。”

        察觉到阿史那萃的目光,李太乙心头冷笑一声,但面上却保持着笑容道:

        “不过有一事我很好奇,即然贵国提出议和,必然已经是有具备想法,至少也有些初步的想法,不知道和谈的具体肉容是什么?”

        “三皇子不必担心,这协议我们突厥是经过深思熟虑而拟的。双方只要在两国边界处圈出一块疆土,各自后撤,将那里作为两国友好交流之地,互相之间增进了解,想必就会减少多年来的误解。”

        “而且也能避免很多因为误会而不必要的战争!”

        阿史那萃开口道。

        不过话音刚落,阿史那萃却忽然瞥到了李太乙一脸嘲讽的笑容,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突然咯噔一跳,隐隐感觉有些不妙。

        “大王子,这个距离是多少呢?”

        “一百……”

        阿史那萃下意识准备回答,但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缄口不言。

        “各退一百里。”

        而就在麟德殿内众臣不解阿史那萃为何突然住口的时候,一直坐于上方不语的唐皇却突然开口了。

        一时间,众臣更加不理解了。

        “各退一百里?”

        李太乙闻言,先是对着唐皇一礼,然后似乎有些“疑惑”,说罢,转而朝着一名朝臣道:

        “周司户,请问各退一百里的话,我们退到了哪里?”

        “三皇子,容臣想想,……好像是丰城。”

        户部尚书周敬没想到李太乙会突然将话头转向自己,顿时怔住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给出了答案。

        “原来是丰城,那里好像是阴山边界的小城吧?若是这样……,我们岂非等于把阴山那处战略要地让了出去。”

        李太乙突然一副恍然的模样,开口道,说着,目光微不可察地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阿史那萃。

        话音刚落,大殿内顿时寂然,一片死寂,一时之间,群臣们纷纷怔住了。

        仅仅一百里,对于疆域宽阔的大唐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问题,但如果说这一百里包括了一座军事要地,那是万万不能行。

        若阴山如玄皇子之前所说,一马平川,没有任何遮蔽,如果突厥撕毁条约打过来,大唐根本承受不起这种后果。

        与此同时,就在李太乙话音刚落的时候,阿史那萃心中也是咯噔一跳,神色巨变,看向李太乙的目光顿时变得震惊不已。

        大唐三皇子是故意问出这个问题,还是无意间点出了这一点?!

        不过不管从哪一点而言,这都是阿史那萃万万没有想到的。

        入京前,阿史那萃早就命人打点好了一切,春雨宴、魏元忠,全在他的计划之中。

        虽然他也听闻了李太乙玩世不恭的名号,却根本没把李太乙放在眼里过,但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纨绔皇子,居然点出了他们突厥最看重也最想隐瞒的一点!

        一刹那,阿史那萃看向李太乙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一股微不可察的恨意和杀意。

        而不止是阿史那萃,灵武道行军大总管魏元忠魏将军也顿时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三皇子是不是故意点出这一点,但单单是能问出这个关键,就不简单!

        一瞬间,魏元忠也不由朝三皇子投去赞赏的目光。

        此时此刻,麟德殿主座上的唐皇,虽然面色不明,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是如何的惊异。

        玄儿所说的细节,可是连他都没有想过的啊!

        刹那间,唐皇看向李太乙的目光不知不觉发生了些许变化。

        “这封议和文书,是我们突厥思虑欠妥了。”

        不过毕竟是突厥大王子,阿史那萃虽然面色难看,但却也立即反应过来,连忙开口道。但仔细看去,却能明显看出他脸上的笑容极不自然。

        “我们突厥对两国议和一事带着很大的诚心,关于此事的具体细节,自然要好好讨论交流。”

        阿史那萃隐隐咬牙道。

        很快,麟德殿内就与突厥议和一事,再次议讨了起来。

        因为群臣已经注意到了阴山的那处战略要地,就算突厥三番两次还想往边上带,也全都被挡了下来。

        ——即便大唐文臣再不喜欢战争,但这种事情他们还是拎得清。而且议论议和之事,生于蛮荒的突厥人怎么说得过大唐文臣?

        看到这一幕,李太乙点了点头,便饮起酒来。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至此已经能够功成身退,不管未来讨论如何,他都已经提醒了众人。

        “陛下,各方都护府年年征战,已经给百姓造成了极大负担,臣以为应该议和。”

        “陛下,从古至今突厥心思不明,而且一旦议和,如何给死去的那些将领们一个交代?臣反对议和!”

        “臣以为……!”

        ……

        这场议会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就连麟德殿外的雨都渐渐停了下来,一时之间,拨云见月,将雨后的麟德殿映照得熠熠生辉,晶莹剔透。

        “咳咳!”

        突然之间,就在群臣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一直微闭龙眸的唐皇轻轻咳嗽了起来。

        霎那间,麟德殿内群臣顿时纷纷缄言,担忧的望了过去。

        唐皇蹙着眉头,看起来似有不适,脸色极差。

        “陛下,君王无小事,恕臣斗胆,可是身体不适?”

        殿下,一名御史立即开口道,眼中满是担忧。

        “没事,朕只是偶感风寒而已。”

        唐皇摆了摆手,一旁,从李公公手中接过茶水,缓缓喝下后,神色倒是舒缓了很多。

        “大王子,兹事体大,这件事情,今日暂且到此,其他容后再议吧。”

        “朕有些累了,众卿,我们日后再议!”

        唐皇扫了一眼殿内群臣,沉吟片刻,开口道。

        “微臣遵旨!”

        “臣等恭送唐皇!”

        群臣闻言,也没有犹豫,立即躬身一礼道。毕竟唐皇的身体最重要。

        而另一侧,突厥大王子阿史那萃虽然心有不甘,但毕竟身处大唐,有怒而不敢言,只能憋在心中,恭送唐皇。

        很快,唐皇在众臣恭送下,摆驾离去。

        而随着唐皇离开,春雨宴也就此宣告结束,殿内群臣也纷纷鱼贯而离。

        另一侧,坐在紫檀小酒桌后自饮自斟的李太乙却并没有着急离开,而当他扫视的目光停在不远处的一道魁梧身影上时,才立即放下酒杯,起身朝着那道魁梧身影而去。

        “魏将军请留步!”

        李太乙开口道。

        “三殿下?”

        闻声,刚刚准备离开的魏元忠,顿时转过身来,一脸疑惑道。

        他和三皇子没有多少交集,三皇子为什么会叫住自己?

        不过很快,魏元忠就回过神,开口道:

        “今日多谢殿下出言相助。”

        “魏将军不必多礼。突厥野心昭昭,路人皆知,而且作为大唐皇子,我也只是在尽我本责罢了。”

        “对了,我听闻,不日后,魏将军就要回灵武道戍守边关。北部之地,多有险境,望魏将军万不得放松警惕。”

        李太乙沉声道。

        虽然只是简单的嘱咐,但看到李太乙郑重的模样,魏元忠却不由眸光一闪,心中思量了起来。

        回京之前,他对玄皇子的斑斑劣迹早有耳闻,但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不仅是皇家马场射杀霍元一事,又或者是今日直击突厥议和要点,所有一切,都和传闻中的不一样。

        在他的眼中,反而觉得李太乙不同凡响,是个可塑之才!

        而那些谣言,对他来说,应该就是皇子之争中的一些手段罢了。

        “殿下所言,臣定会牢记。”

        不过很快,魏元忠便回过神来,同样认真道。说罢,便拱手离去。

        而另一处,远远的,在宫人的搀扶下,二皇子李成义看到和魏元忠交谈的李太乙,神色冰冷,狠狠拂袖而去。

        ……

  https://www.2100xs.com/book/14482/31752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