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人皇纪 > 第十章 父子奏对!

第十章 父子奏对!

        时间缓缓过去,随着春雨宴的结束,与突厥的议和之事也被搬到了台面,久久不下,而很快,这件事情也渐渐传到了民间。

        “听说了吗?春雨宴上,突厥要和我们和谈,还尽是对他们利好的条约,真是臭不要脸!”

        “是啊,要不是三皇子点出其中利害,我们可就惨了!”

        “不过三皇子真的变了吗?一个月都不到,竟然就做出了两件大事,真的刮目相看!”

        “还别说,前几日三皇子出巡,我看他整个人的气势和之前截然不同,是真的变了!”

        ……

        一时之间,民间议论纷纷,不止是茶馆的说书先生,就连大字不识几个的贩夫走卒们,口中的话题也全部变成了李太乙。

        “轱辘辘!”

        就在百姓议论的时候,他们没有注意到,一辆华丽的青铜马车正从他们身旁缓缓经过,驶往皇城的方向。

        此时此刻,坐在马车中的人,正是他们口中的焦点,李太乙。

        李太乙听到青铜马车外百姓们的热烈议论,神色间也不由流露出了一丝欣慰。

        他的用心并没有白费。

        经过这几件事情,原来三子玄的“狼藉名声”终于有所改观,这样也方便接下来做其他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因为他的缘故,至少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阴山这处关键的地方。

        “走吧!”

        帘子落下,李太乙很快就回过神来。

        青铜马车一路向前,穿过威严的皇城宫门,沿着红色宫墙,很快,马车停下了。

        “三殿下,到了。”

        听到青铜马车外传来的声音,李太乙轻轻拍了拍衣摆,很快登下了马车。

        眼前,一座雄伟、壮丽、挺拔、巍然的金黄色巨大宫殿高高耸立,仿若直插云霄。

        而在巨大的宫殿四角,有四名全身金甲的将军坐镇,他们目光睥睨,如神灵一般驻守四方,浑身散出风暴一般的威压,守卫着中央的巨大宫殿。

        抬头望去,不远处,一条白玉丹墀蜿蜒而上,一直延伸到远处的金黄色巨大宫殿门前。

        隔着遥远的距离,李太乙看到了远处宫殿门前,几个龙飞舞凤、大气磅礴的金黄色大字:

        “太极殿!”

        这三个大字,每一个都重愈千钧,仅仅只是远远看一眼,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威严,气势磅礴。

        这是李太乙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到达这里。

        虽然贵为皇子,但玄皇子名声极差,不仅不让上朝,就连唐皇所居的太极殿也被拒之于外。

        这还是他重生后第一次来这里。

        很快,李太乙回过神来,踏上了白玉丹墀,一步一步,向着巍然、高耸,如在云端一般的太极殿走去。

        “咳咳,好大的胆子,区区一个右补阙竟然如此狂肆,竟然敢在朝堂上顶撞朕,简直不把朕放在眼里!”

        李太乙还没入殿,立即就听到唐皇一边咳嗽,一边叱骂的声音,一瞬间,李太乙惊愕不已。

        这是他第一次见唐皇如此暴怒。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瞬,李太乙就回过神来。朝廷之中,诸事烦杂,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也寻常。

        “陛下消消气。”

        只见服侍唐皇的老太监李公公一脸紧张的给唐皇顺气,一边将手中盛着乌黑药液的玉盏递向唐皇。

        唐皇舒了一口气,接过玉盏,将药猛然一口喝完后,将玉盏重重拍在腾龙金丝楠木桌案上。

        忽然,唐皇眸光一瞥,看到了李太乙,这才收敛了愠色。

        “你先下去吧。”

        唐皇随手挥退了李公公。

        “是!”

        很快,李公公端着玉盏离去,一瞬间,太极殿内只剩李太乙和唐皇了。

        “儿臣拜见父皇!”

        李太乙上前几步,躬身道。

        “免礼。”

        “不错,看来你母妃说的没错,你确实变了。”

        唐皇摆了摆手道,看似漫不经心,但目光却牢牢盯住了李太乙,若有深意。

        李太乙闻言,顿时一怔,眼中陡然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光芒,不过很快,就恭声道:“是父皇和母妃教导有方。”

        “嗯,你能浪子回头,这是令朕最欣慰的。”

        “朕已经吩咐下去,从明儿开始,你的吃穿用度全部恢复到之前。”

        唐皇瞥了眼李太乙的恭敬神色,微微点了点头。

        要是以前,玄哥儿听到取消了对自己的惩罚,必定喜形于色,但是现在,波澜不惊,没有任何变化。

        “或许是真的长大了吧!”

        看着李太乙的改变,唐皇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多谢父皇!”

        李太乙洪声道。

        李太乙自是不知唐皇心中所想。

        虽然唐皇说吃穿用度恢复到之前,但他还没有太大的概念,因为在他前世末世之时,他的吃穿……,简直堪称地狱,就算是被剥夺权力的皇子吃食,也比他之前好上太多太多了。

        简直是天堂!

        “对了,朕唤你前来,还有一事。”

        而就在此时,唐皇声音如雷,传入了李太乙耳中:

        “突厥议和之事,春雨宴上,朕并没有轻易做出决断,不过这件事情牵制到了大唐和突厥两大帝国,非同小可。”

        “朕现在问你,关于议和一事,你觉得后面如何处理?”

        话音一落,李太乙立即感觉一道雪亮的目光,洞彻心肺,落到了自己身上,李太乙心中一震,李太乙明白过来——

        父皇这是在考验自己。

        同时也是一次机会!

        父皇从不会拿政事考察自己。

        大皇兄,二皇兄都是经过了这样的考验,之后才得到父皇的重用。

        答对了,父皇对自己的看法就会大为改观,对于自己以后的计划也会大有禆益,但如果答错了,那一切又重归于零。

        父皇只会以为,春雨宴上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心血来潮,又或者,以后要花上更多的,数倍的力气,才能重新赢得父皇的青睐。

        “回父皇,儿臣以为,如果突厥诚心求和,我们不妨答应,这样两国百姓也可少受刀兵之苦,减少国力的损耗。而且,也能顺水推舟,向天下昭告我大唐的气度恢弘!”

        出乎预料,李太乙思考了片刻,说出来的话,却和春雨宴时截然相反,就唐皇都大为意外。

        “那如果突厥人并非诚心和谈呢?”

        很快,唐皇再次道。

        “如果不是——,那说明突厥人狼子野心,图谋极大!”

        李太乙低着头,说到这里,眼中迸射出一抹令人心惊的寒芒,他永远不会忘记,就是这些胡人,一手摧毁了中土神洲璀璨的文明,铸就了那黑暗的末世。

        “和谈之事自然不必再提,另外,还需要向北部增派军力,严加提防,就连那突厥大王子也不如所幸杀掉,杀一儆百,以除后患!”

        李太乙沉声道,说到最后,隐隐流露杀机。

        如果不是现在身份敏感,那突厥大王子又是以使节身份来唐的,他现在就想动手杀掉他。

        对方对说一口流利的唐语,而且对大唐的风土人情极为了解,这样的人,日后执掌突厥,对于大唐绝对是个极大的危胁。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突厥人始终是我等大敌!儿臣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彻底击败他们!甚至将他们纳入我们大唐的治下!”

        李太乙掷地有声道。

        此话一出,霎那间,太极殿内针落可闻,就连唐皇的眼中也微微波动了一下。

        李太乙的表现,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在这个不成器的三子身上,这一刻,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战意!

        那一刹那,唐皇心中突然感慨不已。

        曾几何时,他也想过直击北部,夺回疆土。

        从小随先皇南征北战,那曾经也一直是他的梦想,然而一次次的边陲出征历练,没有人比他对突厥的实力更清楚。

        这么多年的交锋,被突厥压了这么多年,他心中的壮志早已不比当年。

        说到底——

        步兵终究难以压制骑兵啊!

        “父皇若是担忧大唐兵种难抗夷狄骑兵,儿臣倒有办法解决。”

        仿佛知道唐皇心中所虑,就在此时,李太乙的声音不高不低,忽然传了过来。

        “哦,什么办法?”

        唐皇大为讶异。

        玄儿从小对政治军事都不感兴趣,怎么能解决?

        忽的,唐皇想到了李太乙在朝堂揪出贪墨重案以及春雨宴上指出要点之事,顿时看了过去。

        虽然两件事看起来都是李太乙无心为之,但唐皇却隐隐觉得,是故意为之。

        而且此时,见李太乙神色认真的模样,一时之间,似乎因为被突厥压了这么多年,心中憋屈,唐皇竟然有些期待。

        “说!”

        “车弩!”

        李太乙的声音掷地有声。

        “车弩是什么?”

        唐皇眼中透着疑惑问道。

        “骑兵能以神射手对抗,但神射手没有五年经验,难以成型,而车弩却能代替,在战车上置弩,用以发箭,其牙一发,诸箭齐起,是为鲁班之巧设。”

        李太乙道。

        “哦?”

        听到李太乙的话,唐皇眉头皱起,似乎在思忖什么。

        李太乙说的这种东西,他从未听闻,弩他知道,但车弩这种东西却并无印象。

        “你从哪里知道这种东西?”

        唐皇开口问道,并没有立即表明态度。

        “父皇,车弩这种武器,其实大唐早就有了,工部那里也早有研制,只是还不太成熟,没有大规模应用于军中而已,儿臣以前在宫中‘嬉戏’,偶然看到过这种图纸,所以知道。”

        李太乙恭声道。

  https://www.2100xs.com/book/14482/319109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