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山水一程 > 第121章

第121章

        谁知,他冷冷的盯了我半晌,竟是不声不响的同意了,看到他点头的那一刹那,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反应过来后连忙道了个谢,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个巴掌打后脑勺上,那一掌真的是没留手,只把我打的头晕目眩,

        抬起头来的八息内都是看不到东西的,我狠狠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勉强看清他的影子。等再过一会,我眼前总算是清晰起来,我龇牙咧嘴的摸了摸脑袋,才怒骂道:“你是不是有病啊!”他没注意我的怒火,不清不淡的解释着

        原因:“‘长者赐,不敢辞!’这话可曾听过?你礼记没过关啊!”我冷笑两声,强忍着没骂过去:“你怎么成我长辈了?”

        他一脸疑惑:“我教你术法,你不肯唤我师父,我想想便也认了,怎么?我这个挂名的师父连个长辈的名称在你这里都讨不到?”我听了,心里也觉得不大好意思,纠结了良久,只能说了那么一句比较委婉的承认:“也是!

        我与你之间相差的年岁算也算不出,叫你声爷爷我也不亏!”他笑了笑,眉梢带出几分得意:“你这话说的没错!要认真算起来,我确实比你年长许多……话说,你为何不肯叫我师父啊?”我瞥了他一眼,最后还是道:“我有

        好几个师父了,虽然都没明说,也没有斟茶拜师,但我与他们之间确有师徒之实的,如此的话,拜你为师反而不妥。”

        他认真的看了我一眼,然而不过三息,便又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凉凉的说:“既然如此,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何不干脆也拜我为师?”我斜了他一眼:“你确定?我看你没有打算认真教的样子,又何必给自己添

        上一份业报,对你修为似乎毫无益处吧?”他笑笑,眼角透出一丝玩味:“你怎么知晓我没打算认真教?兴许只要你开口唤我一声师父,我便会认真教了呢?”我扯扯嘴,轻描淡写的便带过了这个话题:“话说这个也不是最主

        要的原因,只是教我的那几个人都是同属一派,我若是真的跟你学的话,指不定哪天就走火入魔了呢?”他意味不明的摇了摇头,在我看过去的时候,却若无其事的说起旁事。

        反正不论如何说,自此之后,他便真的开始教我了,他并不是特别认真的教,我虽然有心学,但耐不住对方每次只演示一遍后,便让我自己练习,十年检查一次,寺庙中不吃不喝也可以,所以我每天都处于冥思苦想的状态,

        比在寺庙里过的还要清苦些,但也不知是闲惯了还是如何,反正我在忙碌了二十来年后,竟有点喜欢上了这种忙碌的状态。而他呢?虽说不是特别认真,但他好像也没有留些什么压箱底的东西不肯教我,他有时向我演示的招式

        ,连他自己都略显吃力,但威力确实不错,此招一出方圆百里都不见活物,代价便是自此千八百年我都没再靠近这里,省的被这里的生灵嫌弃或者使绊子。

        因为还小的缘故,即便自幼就显得比同龄人要沉闷且心绪敏感些,所以很多东西都会比较内敛的展现出来,甚至有时候,即便对我再熟悉不过的南无,也不可能在我脸上找到丝毫痕迹。譬如,在很小的时候,爹娘似乎已经不

        在了吧?当时在那座寺庙里,枢哥哥他们每日耳提面命的叫我去看书,我要是实在不乐意,他们看在我年岁实在小的份上,便会让南无带我到外面玩会儿,其实我并不是特别想出去,我那时对未来有许多幻想,每一个梦里都有

        自己站在顶峰,神色飞扬的模样,可南无他们已经长大很久了,这些儿时才会幻想的梦在他们看来多么可笑,于是我就默默将这些东西窝在心里,从来没往外说过。

        可许多东西在我心里是慢慢成型了的,就比如我觉得每一个英雄都有一把武器,或让人觉得冷酷或是杀气腾腾,带着令人炙热难挡的血气;亦或是清冷如雪山上的一瓢冷泉,光是看着便让人觉得自内心的冷……等等等,但

        无论带给别人的感觉如何,那把剑都会有一个名字,或许不那么朗朗上口,也不是那么威风,但一定让人耳目一新,一听便觉得此剑非同一般。再有,每个英雄都会有些成名的招式,或是杀人不见血,或是招式一出,便大杀四

        方,鲜血溅满大地,那些招式往往也都有一个名字。可这些我都没有机会为他们取个名字。

        关于我的武器,我只有一把黑的锃亮的短刀,再有便是钧姐姐赠予我的一把削铁如泥的长剑。长剑在送于我之前便有了个名字,是钧姐姐取得,名为‘嘉生’,我觉得太过平淡,于剑意不符,便从来没唤过它的名字,再说黑

        刀……则是我不愿为之取名,毕竟这黑刀委实低调了些,用来当暗器使用,出其不备的时候用倒还不错,其余的,还是免了吧。

        于是想当然的,我在看到他使出那一大招后,没有过多的犹豫,便开始兴致勃勃的为那招开始想起名字来,看着他使出那招后气喘吁吁的神情,以及颤颤巍巍的身躯,我预感这招估计是那种用来同归于尽的时候才用的,不然

        就照他的状态来看,八成是用出这招后,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被余下的敌人轰成渣滓,第八层地府都不够他挥的,这之后便只能看天命了。

        我小心地觑了他一眼,一边问:“这一招你可取过名字了?”他似乎是灵力耗损的太过厉害,一时间有些懵,半晌我才看见他愣愣的摇头:“不知道。”我点点头,得到肯定答案之后,便愈兴致勃勃的在脑海里搜刮着各种

        名字。脑袋里转了好久,突然灵光一闪,忙兴致高昂的问道:“‘刀环’这个名字怎么样?”他呆了呆,迟钝的回答道:“挺好的,环与还近因,隐含还归之意,归去何处呢?前面既然带的是刀字,回的既然地狱,代表死亡与

        新生的奢靡之地啊!”我也是十分兴奋,就差抱着他手臂高呼:“千杯难逢知己,可喜可贺啊!”结果此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他一个巴掌糊了一脸:“你怎么每天啥正经事都不干,尽想这些有的没的,是不是想我揍你一

        顿?我跟你说,把我惹急了,我真的揍你!”

        我顿时抱头鼠窜的想逃到老树那边去,结果刚准备离开,便听见他不咸不淡的嗓音在背后响起:“这次给你的时间不限,但在阵破之前我希望你能学会,不求多熟练,也不要求你参透其中精髓,可以吗?”我一个跟斗差些没

        摔过去,转过头就想求饶,让他高抬贵手能放了我,可回头看到他眼神的一刹那,竟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愣愣的便点了点头。

        比起以往他嘴里所说的小把戏,我尚且需要一年多时间,也不能完全吃透,只能说是勉强能施展出来,可就算如此,我施展出来的与他相比,其中威力估计不足两成,更枉论这个已经被我取好名字的‘刀环’,连他使出来的

        时候,我都能明显看出他的力不从心来,我自然不必说,在这基础上,把时间再翻一倍,我也不可能真的能练出来,更别说这人与枢哥哥虽然本性天差地别,但在我的问题上却是如出一辙的严苛,几乎所有都是以高标准来要求

        我。之前在寺庙的时候也是如此,就打比方来讲,我在学‘水像术’的时候,我觉得这法术有趣,便日夜不停的将他学会了,然而给枢哥哥他看完之后,他冷冷的将我刚成的水像一碰,转眼间那道水像便‘噗’的一声落回水里

        ,溅的我一身水后,我脸上刚露出几分怒意,便被他一个冷眼扫过来:“这边是你的成果?……还得学。”我誓那是我第一次差点在枢哥哥面前爆脏话,幸好当时理智仍在,平息了呼吸之后,便不吭不响的回去了。

        而他与枢哥哥一样,或许还要严格些,于是我完全可以想到未来千百年的日子会有多糟糕。我叹了口气,看着他慢慢向我走来的身影,心中的幽怨暂且可以不表,我默默站起身,皱着眉头道:“我还想休息会呢!我都多久没

        闭眼睡个觉了?”他冷笑一声,嘲讽意味十足:“睡什么睡!起来修炼。”

        我撑了撑眼皮,刚想装作一副悲痛万分的模样,便又听见他说:“这名字还是你给取的呢!那你就给我担起责任来,把这招给我练通透了,可听到了?”我刚到嘴边的哀嚎便因此无疾而终。心中忍不住扼腕,当初若不是自己

        嘴皮子快些,儿时的遗憾又残留至今的缘故,我也不会图一时之快给取了这名字,以至于每回我不想练的时候,他就拿出这句话来提点我,弄得我叫苦不迭,却委实没什么理由来反驳。虽然就我看来,这两者并无任何联系,但

        多学些保命的手段,无论是谁都不会拒绝的,更何况是我这种短命的面相,更应该多学些。就算现在有枢哥哥他们在背后护着我,可这世上,谁也不能护谁一辈子。

        后来慢慢想通了些,在修炼一事上倒是上进不少,而那个镜中的神灵一般都窝在镜子中,我问他原因,他便说是蕴养神魂,可有一天,他又出来检查我是否偷懒的时候,我觉他的灵魂比起之前还要涣散不少,以前倒还算凝

        实,现在再看,反而像是马上就能散开来一般。于是那天我便多嘴问了句:“身体可是不适?”他那天竟是难得向地上啐了口痰,张嘴便骂了句脏话,我几乎以为我听错了,嗯了一声示意不解,他才猛咳一声,勉强笑了笑:“

        不是对着你的,你不必忧心。”然而这峡谷里,这张镜子基本上只能与我说话了,熟悉的个别,譬如姜姑娘、阿征他们都在修炼,而其他的便都是不熟的,这张镜子生性高傲,一般都不与他们说话,更不可能会与他们轻易置气

        。内心琢磨了良久,但面上却是一片泰然:“无事便好,但若是身体抱恙的话,我劝你还是好生歇息着吧,我这段日子勤奋着呢!保证不偷懒。”

        他怀疑的看了我两眼,匆匆忙忙的道了句:“好好练!”便一声不吭的就回去了。然后直到我在‘刀环’一招上有些许突破的时候,他都没再出现过。我碰到了瓶颈,也没人为我解惑,我倒是有心想像那棵老树去取取经,奈

        何那张镜子在教我之前便说好,教我的这些东西都是不传外人的,让我切不可与旁人说起功法。

        于是我只能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无聊了便边散步便思考着人生,我有时会想到花开花落,月圆月缺;我会把手伸到空中,接着一片又一片的雪花,看着他们慢慢化成水,再顺着指缝间慢慢流到地上。有几次是在这时顿悟的

        ,而有几次却是在练剑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才破瓶颈的。

        就这样,时光一点点溜走,我无知无觉的仅练这一招,心中却出奇的感到满足。有时一个人抬头望着天空的时候,偶尔会觉得此招简直就是为我而创的,就在我将‘刀环’练到一两成的时候,此时已经过去了不知多少个光景

        ,也许是两千多年,亦或是四五千年过去了,就在我躺在那里,难得拥有宁静的时候,周围的灵气突然有一瞬间的异动,再后来便又恢复了正常,正当我觉得刚刚那一刹那只是个幻觉的时候,突然间天崩地裂,灵气在一瞬间肆

        虐,如刀子一般刺穿了所有阵中的生灵,亦包括我。那一刹那间,我觉得我真的死了。

        (本章完)

  https://www.2100xs.com/book/1524/508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