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双鱼玉佩之谜 > 二十九、密室遗踪

二十九、密室遗踪

        在钱满盈说这句话的之前,我也早有预感,这移动的铁路灯带来的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随后,路灯漂浮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阵的奇怪声响,如同溢出的电流、又如同细孔中喷水的呲呲声,但那些声音都没有这个声音奇怪。我望向那片发出声音的空中,发现一堆路灯和几辆汽车竟然都飘了起来,聚在了一块,慢慢的化成了一团团银光闪闪的液体,路灯上的灯泡、玻璃和电缆以及汽车里的座椅、方向盘和其他不是铁的小东西从银团中缓缓的飘然而下,如同银色的云里下着七色的雨。

        片刻后,那一团团的银色液体,就像见到猎物的鹰隼一般,一个一个的飞速盘旋后又急速俯冲而下,重新汇到了一起,在它们飞翔的时候,一阵阵子弹划过长空的嗖嗖声传了过来,不绝于耳。

        我更紧张了,向着那个方向跑去。而当我走到一半时,那个在我梦中出现多次,并且数次置我于死地的巨型铁鼠轰隆一声的从山下跳了上来,正好落在了我的面前,而它落地的地方,青砖碎了一片。我这是在做梦?但明显不是,这就是现实!没想到它在现实中是这么的霸气侧漏,以至于让我吓的差点屎尿横流了!

        我立刻调转方向,扭头就跑,没想到后面哐啷一声,好像又过来了什么东西,和那只铁鼠打了起来。我边跑边扭头看,居然又来了一个铁人!他一身银光闪闪的铠甲,也如铁鼠般满身蛇鳞,肘部也有长满倒刺的刀刃,但是他的肩膀和膝盖上却都有着厚实的小盾牌。

        我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偷偷的看着他们打架:铁鼠想先发制人,一记重拳就往铁人的脸上打去,而这铁人并不出拳还击或是抬手格挡,而是微微一偏头,躲过拳风,缓缓抬起手,当巨鼠的拳头力气用尽时,他也正好把它的拳头抓了个正着。然后他又来了一个转身,趁着铁鼠重心前移之时,顺势将铁鼠向后用力一拉,趁着铁鼠将倒之时,他接着又转身向铁鼠身后狠击一掌。只见那铁鼠趔趄着向前跑了两步,然后咣当一声撞到了墙上,等它拔出尖锐的鼻子时,墙上已然出现了一个与它面容相仿的凹陷了。

        铁鼠恼羞成怒,先是利箭一般的胡子向前一歪,瞄准了铁人就射了出去,随后闷头使出铁头功,向铁人撞去,而这边先是向下一蹲躲过了飞过来的铁胡子,又借力高高跳起一个翻身,不仅躲过了那边的铁头功,还双腿一曲一伸,将双脚直击铁鼠背部,再次将其打倒在地。

        此时,铁人改变了刚才避其锋芒借力使力的策略。袭击铁鼠背部以后一下飞了起来,一个俯冲又向铁鼠的脑袋踢了上去,这时铁鼠刚刚想要爬起来,这一踹将让它的鼻子牢牢地钉在了地上。这铁鼠的鼻子上向后生长的鳞甲,如果扎进了敌人体内,那拔出来势必要带出点血肉的,而这次却扎进了转头里,成了累赘了,只要它轻轻一拔脑袋,鳞片就会深深的嵌进四周的墙砖里,勾住了。所以这铁鼠拔了老半天鼻子也拔出分毫来。

        这边的铁人趁机停在了它的旁边,一个飞踢把它踢下了山去,地上的青砖也被它脸上的鳞甲高高的带起,随后跟着它滚下了山。铁人向我看了一眼,继续下山和铁鼠打斗去了。我也看了一眼铁人,但是他带着面具,我认不出来他。

        这时,钱满盈跑了过来,告诉我赶紧去蔡信的石碑上看看,没准第十个字上也有个开关。可是到了那里无论我们在石碑上找的多么仔细,都找不到一个微小孔洞。

        这时楼上的两位美女也下来了,路欣雨看都没有看石碑一眼,摘下书包就直接爬到了石碑的上面,抓住了蔡信伸出的右手,轻轻的把他的大拇指按了下去。

        哗啦一声,蔡信身后的地面上,两块与旁边毫无差异的大青石升了上来,然后缓缓转开,露出了一个隐藏的洞口,这个洞口很窄,只容一人通过。洞口里是一个楼梯,不知这将会通向哪里。

        “快下去”路欣雨对我说。

        这次不知是我的胆子大了,还是怕刚掉去的巨型铁鼠又爬上来,没有任何反对就第一个走进了这漆黑的洞里。

        当初也容不得我多想,只觉的进去就好了,根本没想这门是怎么开的。到了后来才知道,其实这最后一道密码的意思是把“10”变成“0”,而不是把“10”那的开关变成“0”。这个伸出大拇指的手势,就是表示“10”的手势,路欣雨把这拇指的按了下去,就成了拳头,这就变成了表示“0”的手势了。这个姿势能够完成,必须保证前面的密码正确,也就是北面的五个石碑里的机关必须全部正确开启,否则这里再怎么按都是按不下去的。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密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设置这样的密码?反正关于这个设密的人我就两字:缺德。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一个一个的进入了这个密道,开始向着未知的地下洞穴前行了。

        这个洞口很有意思,刚开始很窄,我们只能侧身而过,他们的书包都没办法背上,但是越往里越宽,到后来,这路宽的就是把钱满盈的那辆车放进来开都估计没问题,但是他的车否还存在,就不得而知了,也许就在刚才,那房车的一部分还站到了我的面前,霸气侧漏的让我差点屎尿横流呢!

        也不知道那个青藤跃龙盆他们是否还带着,看他们背那么大的书包,应该不用我担心这个吧,他们应该早就知道这个老鼠要来了,否则钱满盈看见满天的车化作了铁水怎么一点也不紧张呢?

        想着想着前面就出现了一道亮光,隐约间还听见了叽叽喳喳的鸟叫声,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隐藏在地下的世外桃源吗?

        正当我们快要到达这个世外桃源的时候,我眼前突然一亮,一阵眩晕猛地袭来,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又一次的站到了学校公主楼的楼顶上了!

        “在银杏大道上。”钱满盈的声音又在心间响起。“我现在正在用心灵传输给你们通话,那个……其实这里不止你有超能力,我们几个都有!而且……而且都比你出现的早。”

        “怎么回事?”这是我的声音。

        “你让路欣雨告诉你吧,我现在要赶紧找你们去,没时间和你解释。”钱满盈的声音。

        我看了看路欣雨,想着通过心灵传输的方式问她“怎么回事?”但是我心中默念了好几遍都在脑海里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也听不到别人的声音。

        “别试了!都断线啦,张嘴说话!”路欣雨一边拉着我走一边说。

        “断线?这都怎么回事啊?”我张嘴问。

        浩宇在一旁说:“胖子跑步的时候是不能用超能力的,这么远的距离他应该得闭着眼挠着头才能把咱们用脑电波连接起来。”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问的是超能力是怎么回事?”

        “是双鱼玉佩,”路欣雨说,“双鱼玉佩会在人类中寻找几个比较适合的载体,分散储存自己的能量,这个能量在不同人身上就会有不同的表现,那些成为载体的人也就会有不同的超能力,而且随着载体对能量的适应,相应的超能力还会得到进化。比如胖子,他的超能力本来是读心术,后来慢慢的就进化成了今天这样的心灵传输。”我们走到了一间屋子前,路欣雨停下说话,打开了门,一间满是屏幕和操纵平台的小屋子展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里面的东西星罗棋布但都布置紧凑。突然,我在墙上发现了几件蓝色的紧身衣,感觉很眼熟,就突然想到了那个和铁鼠作战的蓝衣少女,就问路欣雨:

        “那唐韵依是不是可以快速移动,像闪电一样!”

        “对呀,对呀,我给我自己起的外号就是美丽闪电小飞仙!”唐韵依在旁边一边摆出花仙子的样子一边说,样子可爱极了。

        “那你知道我的超能力是什么吗?”路欣雨问我。

        我却只能摇摇头说:“不知道。”

        路欣雨一听就撅起了嘴,生气的说:“就知道你不关心我。”

        “谁让你老藏着了,我怎么能知道!快说,你的超能力是什么?”

        “就不告诉你!”路欣雨说完就生气的打开了电源,整个机器开始运转了起来,屏幕亮起,这个学校的每个摄像头都在这里逐一呈现。

        “那浩川的呢?”我问路欣雨。

        “自己问去。”路欣雨生气的说。

        我看她生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就看看唐韵依想让她帮我说两句好话,唐韵依看到我在看她就立刻抬头看屏幕,假装什么也没看见。我又看看浩宇,浩宇疑惑的问:“你问浩川的超能力看我干吗?”我又看浩川,他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唐韵依,然后又指了指路欣雨,最后假装手里有杯酒仰头喝了下去,然后还装作很难喝的样子。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就摇摇头。他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我啊,肯定是你的克星!你不是能控制铁吗,你猜我能干嘛?”

        “你能控制吸铁石?”我惊喜的问。

        他一听气的瞪直了眼,又满脸鄙视的对我说:“你怎么这么笨啊?你小时候睡觉是在猪窝里睡的吧。”

        “我爸妈睡的主卧。他们不让我和他们一起睡。”我把猪窝听成主卧了,真是对不起亲我养我这么多年的爸妈啊。

        “你!气死我了,你的智商绝对有问题!而且耳朵也有问题。”浩川说。

        “你快告诉我吧,别买关子了!”我说。

        他挑了挑眉毛说:“那个只是我的能力之一,我还有个能力可以告诉你,就是不断的发明新机器!”

        “这个我知道,但那不能算超能力吧,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浩川伸手抓住了机器上的一个握杆,然后说:“好好看着!”

  https://www.2100xs.com/book/1784/24417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