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双鱼玉佩之谜 > 一、浩宇归来

一、浩宇归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十年来,有一个美丽的女孩,我梦见过好几次。而且每次在梦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一样的,从来不会被改变。我一直想知道:她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会做这个梦?为什么这个梦会重复这么多次,而且每次都一样?终于有一天,我知道了这个梦的真相。

        那天早上,当那个梦又像以前出现并结束时,我的手机响了。对方是我的老同学唐韵依。

        “喂。”我接通了电话。

        “浩宇?”唐韵依问。

        “我不是浩宇,我是肖遥!”我说。

        “哦,真对不起,我脑子里想着你的名字结果嘴里说成浩宇了!”唐韵依说。

        “怎么了,唐韵依?找我有什么事吗?”我问。

        “你还记得浩宇吗?”唐韵依说。

        “找到他了?”我问。

        唐韵依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先来一趟学校吧,抓紧时间。”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感觉背后一股电流划过,整个人都精神百倍了起来。浩宇是我舍友浩川的同胞兄弟,有一段时间借住在我们宿舍。当初正值我罹患重病,他经常和韵依到医院来照顾我,而那时韵依是他的女朋友。病愈出院后,我们经历了很多事,也产生了很深厚的友谊。但是,奇怪的是,在我们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却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连浩川和唐韵依都不知道。后来和我一起上学的人各奔东西,浩宇也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细想一下,这已经是他失踪的第十个年头,不知道这回是不是他回来了?

        我也没多问,只想早点见到他,就“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急急忙忙的准备出发,衣服乱穿一气,踏出门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脚上还穿着人字拖,便急忙回来换。妻子在卧室中,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开始了河东狮吼,我也没在意,对于完全处在亢奋状态的我来说,妻子的话完全属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过堂风,我解释了几句换好鞋就走了。

        直到开车数公里到了学校门口的天桥下,从车里走出来的那一刻,我才从唐韵依惊诧的眼神中,发现自己笔挺的西服下,白色的大腿分外耀眼。妻子吼出的那句话这时才从耳朵爬进了脑里:

        “你这混蛋还没穿裤子呢!”

        我赶紧躲回了车里,随手拿了一块毛巾裹了起来,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浩宇的身影,便红着脸问她浩宇在哪。

        她看见我这囧样,嘲笑说:“我知道你和浩宇的关系好,但也不用这样吧。难道穿了裤子浩宇就认不出你了?”

        “别捣乱!浩宇在哪呢?”我问。

        还没等唐韵依回答,后面的那辆车里又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健壮的体魄堪比一头公牛。他径直走了过来,冷不丁的打了我肩膀一掌,接着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肖遥!你也来了!”

        “钱满盈!”我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说:“你这混球怎么也来了?十年不见还是这么浑的恶贯满盈啊!看见老同学就这么打招呼?打得我疼死了!”

        “活该!”他说着又出手要打,被我躲开了。他笑了两声,指着他的车说:“我车里有一条裤子,你先穿上。”

        “浩宇呢?”我接着问。

        唐韵依满脸嘲讽的样子走了过来,说:“一会儿你的老情人儿欣雨要来!先等会儿她,她来了我们再说浩宇的事。”

        我搜索了整个脑海也不记得有欣雨这个人,但又不好意思说,只好傻傻的笑了笑。

        钱满盈走了过来,递给我一条肥大的西裤,满脸疑惑的看了唐韵依一眼,对她说:“欣雨?你把她也叫来了!怎么和他解释?”

        “不用解释,东西已经到手了,所有事他慢慢都会记起来的”唐韵依看着我说。

        “什么东西?这么神奇!难道你们拿到了霍格华兹魔法学校里的记忆盆?”我说。

        “赶紧穿你的裤子!”唐韵依白了我一眼,很不满的说。

        我看了看那条裤子,一个裤腿就够我当裙子穿,这么肥大的裤子我怎么穿啊!但是这种情况下,再肥大也要穿,小沈阳的苏格兰风总比猛男出浴图要好的多。于是我硬着头皮穿了上去,把两边多出来的裤腰对折了一下,塞到了腰带里面。穿好了钻出车一看,哎呦!还真和穿了个裙子一样!

        我以为这样装束肯定会被众人笑话,但是四周扫了一眼后,却发现根本就没人理我,而是都在用惊叹的眼神看着另一个方向。

        有个老爷爷一边看还在一边摇着头,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陪着姑娘散步的小伙子眼神更为奇怪,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又看看那个方向,那种进退的两难的眼神,显示着他内心的一种矛盾:如果看那个方向他就感觉对不起身边的恋人,但不看又觉得对不起自己。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原来是一位穿着时髦的少妇,正向这里走来。她魔鬼般的身材,婀娜多姿的步态,娇媚的面孔,足以魅惑任何男性的心魂,也足以让任何女性惊叹不已。

        而当我看到她第一眼,就惊讶的目瞪口呆,因为,那个人居然和我梦中的那个女孩几乎一模一样!我心中暗想:难道,这又是一个梦?

        “她就是路欣雨。”唐韵依在旁边说。但是我完全沉浸于自己的思索中,根本没听见她的话,也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美丽的女子竟然就是唐韵依所说的那个“老情人”。

        她越走越近,最后停到了我的面前,微笑着伸出她的白皙修长的手,轻轻的把我垂下的下巴托了上去,说:

        “是哪不舒服吗?下巴都快脱臼了?”

        “没有,没有,只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我说

        “几年不见,嘴变甜了。”美女说。

        “我们之前认识?”我说出来就觉得后悔了。

        “就知道看美女,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唐韵依一边戳着我的头一边说。

        “真的不记得了吗?”美女说。

        “不记得。”没想到一看见美女,我就不会说谎话了。

        “没事,早晚会记起来的。”路欣雨看了一眼他们俩,接着说,“走吧,去行政楼前的三峡石下抓沙子去!”

        抓沙子?今天究竟是干什么来了?陪你们抓沙子玩过家家?一大堆疑问团在心里,让我摸索不透。想问问他们时,却都跑的一个人影也没了。

        行政楼前的景观石是在2012年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学校六十年校庆时安置上去的,两米左右高,黑色的,上面写了一个潦草的字,有人说是“楚”,也有人说是“梦”,也没人去深究它到底是什么字,因为学生们考虑的更多的,是这块石头后面的花园里,隐蔽的座位还多不多。尤其是处在热恋期的少男少女们,每次看见这块石头,脑子里都会闪现出这个问题。

        他们三个人刨开了那块景观石下的假树皮和细小石子,又把下面的土轻轻的抹到一边,我惊讶的看到,那块三峡石下面竟然隐藏着平滑如镜的银色金属板,而这板子下面,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秘密?

        唐韵依在板子上找到了一个缝隙,撬开了一小口,里面露出了细细的白沙。她抓起了一把,看着它从指间慢慢的流下。问我说:“你知道下面为什么是石英砂吗?”

        我看到这神奇的金属板下竟然只藏着这些普普通通的沙子,心里正在纳闷,又被这么一问我更是觉得莫名其妙,就心不在焉的回答说“又不是我放进来的我怎么知道?”

        “这是欣雨和双鱼玉佩在这里留下来的唯一纪念。”

        我看了看那位美女,给她开起了玩笑,说:“原来是你倒进来的。没看出来,你这孩子真有童趣,闲着没事还往这这里面倒沙子留纪念玩!对了,双鱼玉佩是什么?”

        路欣雨没理我,唐韵依却白了我一眼,生气的说:“你不知道情况能不能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她往一个塑料袋里装了点儿沙子,接着又说,“错了,你一说话我就觉得你还不如是个哑巴!”

        我被这句话噎得够呛,悻悻地看着她装沙子,一句话也不再说了。

        他们装满一塑料袋沙子后,就往学校的招待所走了。

        进到房间里,路欣雨从包里拿出了一个雕刻精美的白色石盆,放到了桌子上,我一下子被这个石盆上雕刻精美的图案深深的吸引了,上面雕的好像是一种藤蔓植物,里面还隐藏着两枚张着嘴的龙头,它们侧着脸在盆里各占一方,嘴巴顺时针朝着一个方向。那雕刻栩栩如生,好像只要有一阵微风吹过,那藤蔓就会发出哗哗的响声,里面的龙也会跃然而起。

        随后,路欣雨又把袋子里的白沙全部倒进了石盆里。沙子相互撞击,哗哗直响。当沙子装满到一定的位置,那两枚龙头的眼睛突然同时变成了黑色,烁烁发光,好像还死死的盯着我,就像男人们盯着路欣雨一样,当然,眼神不一样。

        突然,它们的嘴里又咕咕的喷出了水。而石盆内部雕刻的藤蔓,一遇水就从白色变成了绿色,这绿色又顺着藤蔓的方向上伸展,从主干的扩散到细枝,又从细枝扩散到了叶子上,随着水面的慢慢上升,变绿的藤蔓也越来越多。

        真不知道这石头是什么材料制作的,竟然能演绎出如此的画面,宛如生命之神慢慢的借助龙嘴中的圣水,把生命赋予了石盆里那本已栩栩如生的藤蔓,让它单调的轮廓又有了绿色的生机。

        然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石盆内壁颜色的变化却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更加精彩的。在所有白沙随着水流扩散开来的时候,它们猛然一聚,竟然从散乱的状态迅速地聚成了两条白龙,在石盆中沿着水流的方向游动着。

        随后,水面渐渐的漫过盆壁上的龙头,但是仍然在慢慢地上升。水里面的沙子也慢慢的越聚越紧。我忍不住伸出手,伸进水里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沙子变成了这样栩栩如生的两条龙。但是我的手指一接触水面,那两条龙竟然扬起了头,张开了嘴,同时向我的手指入水的地方游来。我吓得猛地缩回了手来,那两只淘气的小龙又摇头摆尾的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继续绕着石盆中心畅快的游曳了。

        慢慢的,水面到达了盆口,但是却没有水溢出来。原来这石盆的边缘有一圈裂隙,溢出的水都从这个裂隙中流走了,但是流到哪里,我却看不到。

        “这东西是从哪弄来的?”我问路欣雨。

        “这是浩川找到的,说是通过它能帮我们找到双鱼玉佩。”路欣雨说。

        “那他人呢?和浩宇在一起?”我问。

        “没有。难道?难道你不知道浩川进监狱的事情吗?”路欣雨说。

  https://www.2100xs.com/book/1784/6048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