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太古战神归来 > 第十三章:被袭

第十三章:被袭

        帝昊将一根魂丝种入噬魂蛊内,噬魂蛊已陷入沉睡,鼓动师傅去灭杀朱执事,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居然说什么对这样的小蝼蚁出手,丢不起人!哼,不需你帮忙,我一样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意识回归肉身,开始温养丹田内的灵气。精神力习惯性地沉入丹田里,随着意念一动,空中游离的灵气,顺着百会穴进入体内,涌向丹田,丹田渐渐地有了充实感。



        



        丹田中慢慢地注满了灵气,试着用精神力,汇集灵气,压缩成丝。惊喜的感到灵气在向一起聚拢,虽然缓慢,的确能调动灵气了。



        



        近半年的努力,终见成效。帝昊兴奋地集中精神力,按照修炼魂丝的经验,开始修炼气丝。



        两个时辰后,帝昊满头大汗的长吁一口气,终于练成了第一缕气丝,丹田的空间也略有扩大。



        



        心中的兴奋难以言喻,这是自从被赵方断言此生无法修炼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似乎看到了自己重返仙界,叱咤风云,手刃强敌的景象。



        



        三年了,一千多个日夜呀,压在自己心头的一块巨石,终于撬动了,帝昊有信心按照魂修的方法,开辟气海,再踏修炼路,开创属于自己的神话。



        



        恢复精神力后,天色已晚,突然想起黄帝内经中介绍,血气能滋养神魂,那就说明血液与魂力之间有相容的可能性。



        帝昊的猜测没错,修为高深的大能,为何能滴血重生,血液中含有真魂是必然的,只是修为低下的修士,没有勘破其中的玄奥罢了。



        



        点上油灯,用剑在左手中指上一划,鲜血滴入丹砂中,觉拌均匀,精神力调动一缕魂丝,注入丹砂中,、。



        忽然,心中一阵慌乱,嗯?怎么回事?刚解决掉朱执事驱使的噬魂蛊,怎么又有危险降临的示警?



        



        除了朱执事坚定不移的要灭杀自己外,在这楼外楼分部内,自己没有得罪其他大人物呀?怎么会再次出现预警现象?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并非危险预警,有时心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时,也会有错觉产生。



        朱执事神魂反噬自顾不暇,哪来那么多危险,即便有危险,怎么这么巧,赶在一夜间同时发生?也许是与自己相关的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吧。



        



        不再理会,压下心中的慌乱。现在正是制作纸符的关键时刻,不想被其他事打觉。



        否则,马上推算一下,也能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可这一耽搁,刚制好的符液就废了,唉,等制作完符篆再好好推算吧。



        



        提起符笔再次刻画三级符篆五阳捉鬼符,有过第一次制作的经验,这次制作起来轻车熟路,半盏茶的功夫,圆满完成。



        



        看着手中颜色明显与纸符不同的符篆,心中忐忑不已,也不知是否成功,威力如何?调动一丝魂力,正准备注入符中,试验是否成功时,



        



        “嘭!”



        



        一声爆响,房间的门被巨力撞飞,落到室内墙边。一位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闯入进来,右手的长刀一指帝昊,大喝道:



        



        “小子!纳命来!”



        



        刀光一闪,直扑帝昊的面门。室内空间本就狭小,瞬间,刀锋已到眼前。



        帝昊心中一惊,本能的一闪,与黑衣人身体交错,捏着符纸的手下意识的一用力,大量的魂力注入符篆中。



        



        顿时,符纸上的符文亮起,转眼间,光芒耀眼,照的室内如同白昼。帝昊这才注意到眼前的黑衣人,此人岁数不大,修为在练气六阶,千百个念头在心中转过,对了,此人应该是叫王强的少年。



        



        怒喝一声:



        “王强,胆敢深夜行刺,不怕楼外楼的处罚吗?”



        



        黑衣人被眼前突发的亮光惊骇住,忘记向帝昊挥出第二刀,惊疑的目光死死盯着半空中刺眼的符篆,心中惶恐不安。



        



        此时,听到帝昊的喝声,精神一震,双眸闪烁凶狠的光芒,一摆手中钢刀,低吼一声:



        “原来只想废你修为,既然被你认出,小子,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帝昊手里没有武器,平日劈柴用的短剑都挂在门口的墙上。再想取时,已是不及,只见黑衣人摆刀欲要扑来,急忙大喝一声



        



        “看法宝!”



        



        一扬手,将符篆打向黑衣人的脑袋。



        



        一道白光直扑黑衣人面门,黑衣人早对符篆深深忌惮,一见白光扑来,“哎呀!”一声惊叫,转身就逃。



        



        飞向黑衣人的那道白光,犹如具有生命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亮弧,追着黑衣人的背影远去。



        



        帝昊呆若木鸡的看着消失的符篆,一动不动。半晌,赞叹一声



        



        “好法宝!”



        



        转身倒在床上睡去。刚才注入的魂力太多,说是睡去,其实是晕过去了。



        



        临近第二天晌午,帝昊才悠悠醒来,睁开眼睛,吓了一跳。



        



        一位锦衣中年人站在窗前,双眼焦急的盯着自己。帝昊看不出对方修为深浅,此人的体内法力波动渊深如海,气机隐晦。



        



        “你醒了,把你昨晚打出的法宝收回来吧!”



        



        帝昊瞬间明白了,这老梆子应该就是王执事,看来昨晚蒙面人确是王强无疑。



        没想到呀,捉鬼符,现在改捉人了。逃得再快也没用,还是被符篆击中。



        心里兴奋,真想仰天大笑几声。却一脸茫然的问道:



        



        “大叔,你找错人了?我昨晚一直在睡觉,这才刚醒。你刚才说法宝,什么法宝?法宝长什么样?”



        



        提到法宝,帝昊一改茫然的样子,满脸好奇的盯着中年人。



        



        中年人心里万马奔腾,脸上依然微笑道:



        



        “小兄弟,给我一个面子!昨晚的事情,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还是把法宝收回来吧。“



        



        “大叔呀!你真的走错房间找错人了,你在我这里随便搜,搜出的法宝都归你。我也想开开眼界,看看法宝长啥样?”



        



        中年人一看帝昊的样子,就知道,再说下去,也是浪费口舌,这小子就是滚刀肉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到底收不收?”



        



        帝昊心中冷笑,逼迫不行,来硬的吗?瞎了你的狗眼,不看看本帝是谁?对呀,是谁?好像我也不清楚呀,这记忆,也不知啥时候能恢复啊。



        



        一脸认真的道:



        



        “大叔,昨晚发生什么事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呀,你再逼问我也没用,你法力高强,我说什么都没用,要不,你杀了我吧。”



        



        王执事心中这个恨呀,我杀你能解决问题吗?这不是拿话挤兑我吗?恨不得掐死这个讨厌的小子。转念一想,难道是这小子睡梦中,法宝自动护主?疑惑的问道:



        “你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帝昊不解的问道:



        



        “大叔,难道昨晚有什么事发生吗?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法宝什么的,我是真不知道呀。”



        



        王执事见帝昊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不再疑惑,当下把昨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看着帝昊,希望他能收回符篆。



        



        帝昊一脸惊恐地问道:



        



        “大叔,你是说昨晚有人行刺我?结果被一张符篆控制了神魂,至今昏迷不醒?大叔认识行刺的人,来求我收回符篆救他一命?”



        



        王执事心中纠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耍傻小子呢?可现在有求于人,不便过于计较,讪笑道:



        



        “是啊,就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受别人鼓动,来行刺小友,小友看在我的面子上,收回符篆,有何条件尽管提。”



        



        “受别人鼓动就来杀我,没杀了我,自己却差点死了,这人是不有点二?别人让他杀谁就杀谁,那天让他死,是不也去死?谁家的败家孩子,他爹也够不着调的,子不教父之过嘛,奥,对不住,瞧我这嘴,没把门的,想什么就说什么,忘记你就是他爹啊,真是好爹!”



        



        王执事的脸色青红变换,怒气几次上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可恶的小子。但是他不敢呀,说不定主事的精神力就在暗中监视着呢。



        



        “小友,你骂的对,是我教导不严,你看那符篆..."



        



        帝昊叹息一声,一脸无奈的看着王执事道:



        



        ”那张符篆,是我的一位世伯送我玩的,平时我也无法激发,否则,也不会送给我玩。



        至于昨晚它怎么激发的,我也不知道。想帮你也帮不上呀,你还是找攒缀你儿子那家伙算账去吧,至少等你儿子死后,你也算替他报仇了。“



        



        王执事脸上怒火升腾,双眼凌厉,盯着帝昊问道:



        



        “你真的见死不救?可别后悔!”



        



        帝昊小脸一扬,淡淡道:



        



        “更正一下,不是不救,是不会救。明白吗?”



        



        王执事的胸膛快炸了,尼玛,不会救,不还是不救吗?知道今天即便自己跪下肯求,这小子也不会救的。



        



        “你以后走路看点脚下,别平地一个跟头摔死。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等着,这事没完!”



        



        一甩衣袖,迈步离开。



        



        帝昊望着离去的中年人背影,双眼微眯,嘀咕道



        



        “小爷我啥酒也不吃!有种你别跑!”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08/11165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