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太古战神归来 > 第二卷:魔劫爆发 第三九九章:两败俱伤

第二卷:魔劫爆发 第三九九章:两败俱伤

        帝昊也不理会这些人的威胁,依然仔细寻找着。

        现了,一个细微的小孔,如果用现在计量单位说,那个小孔在微米与纳米之间。

        也难怪帝昊的阴阳眼都这么难找,他隐藏在诸多的金属结构间隙中间,很难分辨。

        心中惊叹炼制此遁之人的技艺神乎其神,不知是哪位大师炼制的。

        挥手一拂,空间上空顿时出现青光盾断面放大影像。

        探手将刚才叫嚣最凶的那个青年抓到身前,指着空中断面上的那个空洞问道:

        “你不是要个交代吗?看好那个空洞,那是暗器射孔。这个交代你可满意?”

        青年脖子被掐住,全身法力被禁锢,脸色涨的通红,眼中含着满满的惊悚,不住地点头。&1t;i>&1t;/i>

        每点一下,嘴角有一丝鲜血溢出。

        看的众人毛骨悚然,这人是蕴道期吗?怎么如此恐怖?

        我们这些人在他眼中就是一群弱鸡,不,是鸡仔。

        只有火漫天眼中闪烁着亮光,浑身散着浓烈的战意。

        帝昊泠冷的道:

        “那么,你该给我一个交代了。告诉我,这面盾牌是出自何人之手?”

        那人眼中现出绝望,心中哀嚎:

        “修真界的练器大师身份何等尊贵,那是我一个小小黄榜弟子有资格接触的。别说黄榜,就是那些玄榜高手也没资格接触到啊。我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和这魔头过不去,想死也别选这个办法呀。这被拎在空中质问,那感觉比死了还难受。”&1t;i>&1t;/i>

        帝昊知道他不会知道,冷哼一声:

        “能耐不大,你脾气不小。再有下次,滚回玄黄修真界,这里不欢迎你!”

        挥手将那吓得半死的青年扔到一边。

        环视众人一圈,那些刚才叫嚣的人,纷纷低下头颅,害怕被帝昊看见自己。

        “我把大家叫来,是想叫大家看看,这种暗杀人族天才的手法会是哪个势力惯用的?

        还有,能炼制出如此精密的暗器,修真界哪些大师能做到,谁最有可能?

        也许这些人是你们得罪不起的,你们也不愿给门派带来麻烦。

        这样,待我给穆秋雨取出暗器,你们看完后,可以回到自己的势力去,想起什么,传音告诉我即可。”&1t;i>&1t;/i>

        这敏感的问题,帝昊知道他们顾虑重重,逼迫也没用。

        扔掉盾牌,来到穆秋雨身前,探手冲着穆秋雨前胸摇摇一抓。

        一根比牛毛还细的三寸银色针状物出现在掌心,众人纷纷围观,肉眼极难现。

        用精神力探查,现针上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这是一枚道器。

        此物介乎于密宝和灵宝之间,是一种特殊的武器。

        修真界的道宝都是从万界传进来的,数量极少,此宝价值不比通灵法宝低。

        众人目光火热的盯着帝昊手中的银针,却没人说话。

        半晌,阴九柔将此物的来历和用法说了一遍,帝昊收起银针,与众人离开比试场地。&1t;i>&1t;/i>

        冰龙解除对两人的封印,两人恢复正常。

        穆秋雨怒视血如虹,沉声喝道:

        “你竟敢用道器暗害我,我要宰了你!”

        就待他欲拼命时,耳边响起帝昊的声音:

        “你杀了他也没用,却正好中了幕后黑手的诡计。此事他并不知情。”

        穆秋雨知道是帝昊提醒他不要冲动,转身冲帝昊抱歉道谢。然后冷冷的看着血如虹,

        “你是认输滚出去,还是让我将你杀了?”

        血如虹也被帝昊展示的画面和穆秋雨体内的东西惊呆了。

        虽然他不知道帝昊从穆秋雨体内取出了什么东西,但从众人的脸色中猜到此物定不一般。&1t;i>&1t;/i>

        此时的穆秋雨已经红了眼,在比试下去想全身而退很难。

        二话不说,捡起青光盾的碎片,快走出场地。

        穆秋雨一肚子气没处撒,继续挑战同为血月圣地排名第五的血染。

        血染走进场地,刚才生的事情,他也在现场。

        冲着穆秋雨一抱拳“穆兄弟,如虹并不知盾牌里有此暗器。

        盾牌也是师叔从拍卖会上得来,当时似乎价格还不高,毕竟是下品宝器。

        从种种迹象看来,是有人要挑起人族势力之间的纷争。

        回到圣地后,我会将此事禀明圣主,他老人家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穆秋雨轻哼一声“但愿如此,出手吧!”&1t;i>&1t;/i>

        血染浑身升起浓郁的血气,慢慢化为一个血色大茧将血染包裹在内。

        大茧渐渐收缩变小,穆秋雨脸色一厉,眉心再次飞出一道银光,已没有第一次凌厉,向血茧射来。

        银光击在血茧上,血茧凹起,小剑现出身形,逐渐向里穿透。

        气坑越来越深,却始终不能刺破血茧。

        剑身开始抖动,紧接着血茧一震,开始强力反弹,将小剑弹得飞返回。

        那度比射出时还快,穆秋雨脸色一变,双手不断打出法诀,将小剑度减慢,收回识海。

        双眼微眯的看着眼前大茧,却没有办法破除,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的变化。

        帝昊已从穆秋雨两次使用剑意中,看到了神剑门的剑典影子,只是被他们进行了改进,核心还是神剑门的剑典。&1t;i>&1t;/i>

        这样,天剑宗的剑魔传承的说法就是无稽之谈,欲盖弥彰。

        而血染修炼的血气战法,确实是脱胎自己前世所创的战气斗法,不过也有自己的特点。

        少了原来的那份霸道和刚猛,多了韧性和揉劲。

        这倒是不错的创意,刚柔并进,威力大升。

        有时间自己好好研究一下,有着上世的记忆,对于血染的功法武技一目了然。

        甚至可以猜测出这些后辈如何将战气斗法改成血气战法的。

        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百息后,血色巨茧突然回缩,化为一件狰狞的暗红色战甲覆盖全身。

        这甲类似于帝昊的五色战甲,全方位的防御,连血染的双眼都包裹在内。&1t;i>&1t;/i>

        斗法时,只能使用精神力。

        对自己这些后辈们的才智还是满意的,至于背叛自己的意志,另行开辟修行法门,帝昊并不在意。

        别说自己离开血月圣地这么久,就是活着,不肖子孙比比皆是,又能如何?

        这时,血染沉声道:

        “穆兄弟,用你那上品宝剑刺来吧,如果刺破我的防御,血染此战认输。”

        穆秋雨脸色出现前所未有的凝重,血染敢说这话,就有底气。

        心中倒吸一口冷气,能抗住上品宝器的铠甲有,那都是玄榜高手的装备。

        黄榜妖孽有件品灵甲,就已经了不得了。

        像血染这样将自身血&1t;i>&1t;/i>

        气炼化为能抗住上品宝器攻击的宝甲,在修真界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帝昊也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五色甲经历了多少次的蜕变,也才达到中品宝器的程度,这家伙是如何做到的?

        帝昊将阴阳眼开启到极致,目光深入宝甲内层,现里面的血气中含有大量的血道道韵符纹。

        这些符纹大约有七十几个,快要形成法则符纹了,一旦凝聚出法则符纹,此甲的威能还会上升。

        原来是采用了这种方法,如果自己在身体和五色甲之间凝结出各种大道符纹呢?

        又受到了一些启。

        穆秋雨翻手取出上品宝剑,将剑意加注剑身。

        顿时,剑身亮起,散着锋锐和凌冽的剑气。&1t;i>&1t;/i>

        尖端暴涨出半尺长的剑芒,伸缩不定。

        剑身周围的空间出现细小的裂缝,这些裂缝都是被剑气割裂的,高级剑意的恐怖一览无余。

        血染瞳孔收缩,心中后悔。

        他没想到对方会把剑意加注剑身,以现在那把宝剑散出的威能看,自己这战甲恐怕承受不住。

        事已至此,也不能退缩,弱了圣地的名头。

        脸上闪过一丝狠色,张嘴喷出一道血雾。

        雾气还未飘散,就被血甲吸收,血甲的威能又提升一成,低吼一声:

        “来吧!”

        穆秋雨挥剑斩下,口中暴喝

        “剑斩长空!”

        &1t;i>&1t;/i>

        一道丈许长的银芒瞬间劈到血染的肩上,血甲表面道韵符纹流转,将剑光的锐气和锋芒吸走。

        消弱剑锋的切割,随着双方的僵持,剑锋的光芒在变淡,血甲上开始有血色符纹崩碎。

        两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拼到这种地步,谁也不会轻易放手。

        血染苍白的脸色涌上一抹潮红,张嘴再次喷出一口血雾,血甲迅吸收后,威能再次提升,隐隐有抗住剑刃锋芒切割的趋势。

        表面流动的血道道韵符纹不再崩碎,快的消磨着剑刃的锋锐。

        穆秋雨眼中掠过一丝狠色,顿时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水从脸颊滚落。

        剑身上一道流光似水划过,剑刃锋芒顿涨,细小密集的剑气锋芒毕露,撕裂着一个个血道符纹。

        血染面现痛苦之色,穆秋雨已经失去再战之力,这场比试无论谁赢谁输,双方都无再战之力。

        这是众人的看法,帝昊却惋惜两人的修为,为了一个排名赛,两人废了自己的武道,不值得啊。

        不到十息,血染甲上的符纹全部被斩碎,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摇摇晃晃。

        剑刃磨灭七十几个血道符纹,所剩余力不多,依然切开血甲,深深嵌入血染的肩部肉体里。

        鲜血顺着甲身淌下,被血甲吸收。

        穆秋雨收回宝剑,转身向外走去,神色落寞。

        这场比试的输赢已不重要,他的剑意崩碎,今生再与剑无缘。

        血染体内血色大道的道韵符文全部崩碎,遭到大道反噬,受了严重的道伤。

        此伤很难治愈,如不治愈,此生无法在修道。

        两个武道奇才就要淡出人们的视线,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

        帝昊叹息一声“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

        对命运大道的理解又上了一层,隐隐感觉到天外正张开一张大网,在等着他。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08/173003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