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6.适应当现代人(加更)

6.适应当现代人(加更)

        墨迹半干,陶清风的心情调整过来。他一边听着厨房那边沈大娘和苏寻的窃窃私语,虽然听不真切,也大概能猜到他们在议论什么——

        身体原主有限的记忆里,苏寻、沈大娘的关系比较简单,他能看得懂,也觉得理应去弥补一下。

        白天的几句谢谢和对不起,还不够。

        虽然这并不是他造的孽,而是身体原主太混账。动不动心情不好就打骂。但既然碰上,这些事就不能放之任之。

        从记忆里可以理解到经纪人这种职业,算是演员的副手,安排了很多重要或琐屑的工作。苏寻做得很好,甚至承担了许多并不应该的磨难和压力,是个好孩子,不该那样对他。

        原主记忆里,许多似懂非懂的画面……还需要一个熟悉的人,旁敲侧击问问,或许能有答案。

        陶清风觉得,有必要和经纪人好好聊聊,头疼也暂时缓解了。他推门走进了客厅。

        陶清风在找酒。

        这个时代的酒,居然有这么多种。他在客厅玻璃橱柜前,看了一会儿。拿出一瓶葡萄酒。

        他又拿起酒瓶边一个螺丝栓子,记忆里这是打开酒瓶的工具,搁在上面,却半天戳不进去。

        陶清风便转头递给对从厨房里走出来的苏寻:“小苏,麻烦一下。”

        苏寻又是一抖,从苏先生,到苏兄弟,再到小苏,鬼知道他今天一天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反正,陶哥一时心血来潮也罢,只要他保持这种礼貌的作风,不再随便动手就好。苏寻赶忙接过来,旋开软木塞,倒进大肚玻璃杯。

        “再倒两杯。”陶清风道:“葡萄美酒夜光杯。你和沈大娘,陪在下一饮。”

        苏寻倒红酒的手一抖,差点洒出来。终于控制住惊骇,倒好了酒,摆好了菜,每人面前一个红酒玻璃杯。苏寻和沈大娘都心情复杂,如果不是陶清风一直盯着他们看,一定会交换一个惊骇的眼神。

        不过经过早上那些铺垫,他们现在已经能接受得多了。

        陶清风斟酌了一下,举杯对他们道:“小苏,沈大娘,在下……咳,先在这里,给你们陪个不是。”

        身体原主动不动就拿他们出气,手下也没个轻重,往哪里招呼也不考虑一下。一个倒霉孩子,一个倒霉老辈。想到此节,陶清风看向他们的目光中,就充满同情。

        苏寻的筷子都拿不稳了,赶忙颤巍巍去碰陶清风的杯子,简直不知陶哥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他要演广积王子提前进入角色,怎么还对以前那些不愉快检讨起来,“陶哥,真不用说这种话,见外了,没事的。”

        苏寻把那些数到手软的赔偿钱款,和医药费做比较后,每次都能顺利满血复活。尽管心理伤害无法逆转,但在娱乐圈混,还是丢掉无谓的东西比较好。虽然听到现在这声郑重的道歉,快要眼泪流出来。

        沈大娘也碰了杯,她恢复了心直口快的脾气,想得简单,她也得过公司的赔偿,但还是很受用这种道歉。她有个和陶清年龄相仿的儿子在外打工,常常不自觉的包容。

        陶清风自然也能看到原主记忆里,总公司给予经纪人和保姆数额不小的赔偿。

        搞不好储蓄卡片上所剩无几的钱币,花销的一部分就在这里,陶清风无奈地想,不仅为了道义,也为了止损。

        “以前,脾气暴,那样不好。”陶清风字斟句酌,道:“以后,家里,还要赖沈大娘操心。工作那边,也要拜托小苏了。”

        儒门圣人教诲未敢或忘,首先把身边事情处理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先修身齐家,然后治国平天下。

        否则他也不会在圣眷风光正好,即将选拔进礼部当校书郎时,回乡丁忧三年。如果自己待在皇都。是不是就不会一无所知,从而在血腥政变中选对阵营,免去身首异处的命运?

        即便如此,重来一次,他也会选择回到乡下守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人活一世,不能不报。

        只是没想到会落得那样的结局……罢了,连他都不放过的新朝廷,又能是一番什么气象——不站队的纯臣,本该正是上位者心头好。那位陛下,苛刻到怎样的地步?

        不过,燕澹生那种人,能留得下来吧。

        从回忆里回神过来,陶清风发现沈大娘和苏寻眼眶都有些红,便主动再给他们添杯。他们定定看了会,酒到杯干。区区几杯,竟然微有熏意,也不知是不是心头块垒终于消了。

        “陶哥,你这回,想清楚了啊。”苏寻欲言又止。

        陶清风要的正是这种效果,试探:“以前……得罪人,挺多的吧?”

        苏寻借着酒兴一拍桌子:“多!”

        说罢偷偷看陶清风表情,还好没生气,苏寻暗喜,这样都不生气,陶哥现在真好说话,真希望一直如此。

        陶清风内心一沉,搜寻记忆里看上去比较严重的部分,最后定格在签约的星辉娱乐总公司,老总办公室里。记忆里的画面,老总把一亿合同,砸到陶清头上,纸片纷扬如雪花……但那幕场景中,苏寻不在场,原身体主人也一句话都没说。

        记忆碎片看上去比较新,是新签的合同吗,从前呢……

        陶清风问:“小苏,我签的合同……”

        “咳咳,陶哥。”苏寻连忙摆手:“你直接和总公司签的,我只是事务经纪人,你不是签给我的,合同按规定也不能听的,当然,”他压低声音挤眉弄眼,“你如果愿意告诉我也行。”

        陶清风摇摇头,他并不知道在现在圈子里,稍微关系亲密一些的事务经纪人和演员,共享合同内容几乎是明目张胆的,所谓的规定不过是一纸空文。

        陶清风只是单纯觉得,既然是规定不能说,那就不说了,便对苏寻摆了摆手。

        陶清风又搜寻了一番记忆,这一年来,印象比较深刻的部分——脸上纹着刺青的两个男人,一个叫龙哥,一个叫虎哥。阴暗的房间里,他们坐在一块坏了霓虹灯管,闪烁刺眼的“悦城大沙龙”招牌下,这个身体原主人应该是趴在地上?鼻尖有泥土的味道……后面的事,又看不清了。

        陶清风继续试探问:“那个叫悦城大沙龙的地方……”

        苏寻立刻头摇得拨浪鼓:“陶哥,你不是不准我打听那里的事吗?怎么了?改主意了?那里不是你老家吗?有什么要说道说道的?”

        陶清风自己都搞不清,便缓缓摇了摇头,继续搜寻着记忆,终于找到个苏寻在场的,好像也蛮严重的事件。

        一个气势汹汹的女上司,受了课程培训班老师的告状,正在横鼻子竖眼睛数落陶清。

        “逃了八节课了!公司安排的表演课,请的都是影视学院退休的老师,你怎么逃了?没文化更该好好学——谁会瞧不起你,最瞧不起你的是你自己!”

        苏寻则在一旁又是递烟又是劝:“丽莎姐消气,陶哥不是故意的,对吧?”一边对陶清使眼色。

        陶清风记忆中,丽莎的脸忽然放大,是原来的陶清走过去?说了什么?丽莎呸了一口,冷冷道:“那你有本事就做来看。”转头走了。

        身体原主人说的话,记忆里听不到看不到,真不方便。

        “小苏,丽姑娘那边……”

        苏寻茫然看他:“丽姑娘?”

        “就是……”陶清风不知道哪两个字,按照发音,道:“丽莎?”

        苏寻使劲忍住没笑“丽姑娘”这种令人智息的称呼,心想陶哥也太入戏了吧,见陶清主动提起这个话题,苏寻诚恳道:“陶哥,你还是给丽莎姐道个歉吧,她这项目策划经理,已经好几个月没推资源了。说句不好听的,这叫公报私仇。”

        陶清风眉头一拧,虽然听不太懂什么策划经理,但大概理解又是个要收拾的烂摊子,又听苏寻说:“不过有个好消息,刚接到公司的安排,丽莎姐明天就过来。这回网上声势大,她要来和你聊聊。对了,陶哥,还没问你,《归宁皇后》制作团队里,教你的是哪位?是不是宣传部门的?丽莎姐想请他吃个饭,我们一起去,方便介绍吧?”

        陶清风听得很困惑,记忆里并没有和剧组什么人对接过,可是此刻他的头已经不那么昏了,才意识到说不定是早上,超出这个原主记忆中能应对的回答,才让他们误会,是有人教了自己。

        陶清风没空再把回忆择捡一遍,只好照实道:“没有,我倒是希望有人来教。”

        那点浅近的东西的确不该显摆。陶清风默默在心里检讨。除了墓志铭里两句稍微独到一点;余下的:《六言》是井水传唱篇章,大楚人人都会。另外一句也不过是诗家之言。至于最权威的,大楚弘文局里编撰的《天胜本纪稿》和《通史古鉴稿》关于广积王的描述,他担心背错字,便没有引用。更没有在择录先贤篇章基础上,提出自己的破题。觉得十分惭愧。

        如果苏寻知道陶清风内心的想法,脸上表情不知会有多精彩。虽然现在他已经脸色纷呈了。

        “没人教?”苏寻颤道:“陶哥,自己看的书?”

        “稗官野史。”陶清风脸有些红:“以后少看。”

        都是陶探花的真心大实话。

        “不不不,请继续保持,”苏寻激动:“腹有诗书,那什么,反正,就很好,演古代人可以,提前适应。”

        陶清风嘴角微抽,他就是古代人,去演古代人,需要适应的地方并不多。

        他需要适应当现代人。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1007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