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36.微博画风&连锁反应&表字

36.微博画风&连锁反应&表字

        作为主演,    钟玉皎的好评度当然是最高的,    尤其骑马斗狼的那一段,    虽然没有放完全,但是已经有影评人从给的一个眼神镜头称赞“明明都三十五岁,    居然可以把十六岁的少女孤身面对险境时,    那股惧意与蛮劲,    表现出来。”

        张风豪也宝刀未老,    有人在转发评论里说:“姬宇在田间垦地的朴实农民样,见到漂亮农妇就盯着人家看。镜头一转,    天胜皇帝坐在皇位上,    眼神也高深莫测了。豪叔不愧是豪叔。”

        沙洲和刘琦回作为日常被diss演技的小鲜肉代表,    这次视频里几幕镜头,    也有板有眼的,    路人于是也没怎么嘲讽。只有黑子在上蹿下跳带节奏,    但是那不占转发评论的重心,很快就被刷过去了。

        陶清风的广积王子,由于有几秒钟“眼含热泪”和背景悲情音乐的渲染,    加上他的脸实在好看,    很多不认识他的路人倒是给了好评。粉丝们更是兴奋得不得了,    一个劲地说每一帧都截下来舔屏。当然,    粉丝主流里还是充斥着他为什么改名的发问声。陶清风这才想起来,要请严澹帮忙转发一下,    宣传片微博。

        严澹问:“你转发要说什么?”

        陶清风摇头:“平时都是苏寻帮我发。”

        苏寻转发微博的风格走的还是陶清风以前路线里的“真性情”,    苏寻大量使用表情符号,    可耻地卖萌。严澹看得直皱眉头,嘴角微抽:“问候一句粉丝好,要发那么多兔子头?”

        下面那些顶着各种“清清媳妇”后缀名的少女们也保持一致,大量兔子头排队,一眼望过去,严澹觉得像是来到了某种邪教仪式现场。

        陶清风其实从前也无法理解这种思路,但是他于娱乐圈这一块是外行,不太懂苏寻给他说的什么“人设”,就任由苏寻去操作,也不干涉。但是现在想法和严澹一致:“转发微博,当然是要说一点有价值的东西。至于表情,用不着发那么多吧。”

        陶清风说:“我也觉得,这一次转发,就发一首,称赞香昌的诗吧。”

        严澹按照陶清风的想法,稍微编辑了一下需要转发的微博,给《归宁皇后》的宣传片的评价。严澹写好了后给陶清风看了看,陶清风觉得很对胃口,请严澹发出去了。

        @陶清风v:尝闻倾国与倾城,巾帼敢当关大计。幸会。@归宁皇后电影官微v:青颜未老襟抱开,凌云万丈有凤来。大型文化电影《归宁皇后》第一支宣传视频“凤来篇”首曝……

        另一条是星辉娱乐公司发表的《更改艺人陶清姓名公告声明》,陶清风告诉严澹,直接转发就好,不用再说什么。

        严澹放下手机,丝毫不知道这两条转发引起了怎样的讨论。尤其是第一条《归宁皇后》宣传片,严澹写的那句诗是后世诗人对归宁皇后的称赞,用在这里颇为古雅,兼有应景。而且“幸会”二字,既能理解成陶清风遇到了这个剧组、这个影片,感到的荣幸,也能带入角色,符合广积王子刚遇到大嫂时,那种真心的叹服和欣赏。

        无论是粉丝,路人或是制作方,都觉得这条转发,十分顺眼。

        严澹问陶清风:“你是不是还要发个关于改名的原创微博?想好怎么发了吗?”

        陶清风觉得,前面既然已经转发了星辉娱乐关于改名字的正式公告,那他自己发的微博,就用不着再重复解释改名字来龙去脉——何况在他心里,这根本不是改名字,这只是找回自己的名字而已。

        于是陶清风对严澹说:“写《虞山快雪亭》里那几句吧。”

        《虞山快雪亭》,就是“振清风,照明月,濯清流,揖西山。”这几句的原文出处,两辈子都听到同一句话来称赞注解他的名字,陶清风觉得非常有纪念意义。

        严澹笑了笑,“好,那你要不要配个图?”

        陶清风今天第一次看到严澹笑,又不由自主失神愣了愣,连忙移开了目光。

        陶清风心想,之前发微博时,偶尔苏寻也会捧着手机过来,给陶清风照一张大头照作为配图内容。可是陶清风现在并不想拍自己的脸,且不说他受伤后脸色不好看,而且他觉得既然主要内容是这句话,那么拍一点更和内容相和的应景之物,不是更好吗?

        于是他问严澹:“严老师,你家有没有《大兴辞雕》这本书?”

        《大兴辞雕》收录了《虞山快雪亭》一文,也收录了广积王子的《六言》,其中就有一篇是《问政》。陶清风想照一张这本书的照片放在微博上,来作为补充,如果他的粉丝们有兴趣,能去找来看,就更好了。

        严澹一听就明白他要做什么,起身去书柜里翻出了《大兴辞雕》,严澹那个高达天花板的几十个玻璃柜的书柜,里面还有一层。

        严澹把书放在陶清风面前,陶清风发现这本书的样式比较老旧,出版公司写着华中古籍书局,严澹还把《虞山快雪亭》和《问政》那两篇翻开了也照了相,居然是竖版繁体字。陶清风问严澹这是什么时候的书,严澹给他看版权页:三十年前的版本。

        “严老师家里还有这么早的书?”

        “长辈给的。”严澹轻描淡写,“反正我这里装得下,他们就都捐过来了。”

        严澹编辑着微博,说:“要不要把《虞山快雪亭》和《问政》,凑一下?”陶清风心中感动,严澹连这个都想到了,把自己要演的角色广积王子,和改名字,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虽然严澹和他一样都是圈外人,也并不熟悉娱乐圈的操作。但是陶清风心想,先不管那些了,把内容来源解释清楚,至于什么人设,形象,反正不偏离太多丽莎上次给他讲的那个什么路线就行了。

        苏寻说,粉丝们看到他的自拍和卖萌会很高兴。陶清风心想,从前自己觉得,不适合娱乐圈,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当演绎别人的戏子,也无法融入这个圈子的规则。

        可是,陶清风看着自己改后的微博名字,想到了老大爷对“角色”的缅怀,和警官教育的“公共道德楷模”,心想,自己并不该以为,这个行业只是很狭隘的戏子演绎别人的故事。演员作为明星,也有义务去表现出积极的人生一面。如果能潜移默化影响到观众或粉丝,那也算是一桩教化的功德了。

        陶清风不知不觉间,开始不太抵触演员职业这条路了。

        严澹编好后的微博给陶清风看了看,陶清风心想这比苏寻每次给他看的,可顺眼多了。

        @陶清风v:山水之间,振清风,照明月,濯清流,揖西山。宜有以过人者,君子之名也。进于礼者,已从名出。[图片][图片][图片]。

        三张图片,一张是《大兴辞雕》的封面,剩下两张分别是《虞山快雪亭》和《六言·问政》的片段。

        严澹给陶清风编的这段话,前面从“山水之间”直到“以过人者”是《虞山快雪亭》的内容,也是陶清风名字的注解。由“君子之名”直到“己从名出”是广积王子《六言》里《问政》一篇,大意便是:君子的姓名按照礼数来交代,便是一种仁义的美德。这种仁义的美德是自身出发的,自身的名字便是自己立身之物。

        这两篇结合在一起,既解释了陶清风名字的出处,又引用广积王子的《六言·问政》文论,来阐述告知别人姓名,是一件有礼貌之事。把陶清风的个人形象,和所要饰演的广积王子角色有机结合在一起。

        虽然在严澹眼里,只是把两篇里的片段简单拼了一下,一个是散赋,一个是文论,并不是相通的体例,凑在一起还是稍微违和。将就一下吧。但是在外人眼里,可就不简单了。

        陶清风和严澹都没去管微博发出去后的议论,他们完成任务后就放下手机,严澹去准备晚餐了,陶清风站在厨房门边跟他聊天——并不知道陶清风微博的这个画风,究竟引发了怎样的波澜。

        抢前排的小陶瓷们没有发兔子头,而是发了一串“??????[跪][跪][跪]。”热评里后缀为“陶哥哥的小兔子”的粉丝发的是:[嚎啕大哭]怎么办我看不懂哥哥在说什么,哥哥求说人话[狗头]。瞬间几百只小陶瓷点赞这条。

        这也暴露了陶清风的粉丝群体画像,年龄层次基本是在小学初中之间的少女。以前的陶清发点自拍,发些小兔子亲亲之类的表情,她们就觉得很开心,也在评论里互相小兔子亲来亲去。但这既把粉丝圈死,也把路人度限制死。身体原主人陶清的原创微博,转发评论从来不过万,因为都是这种粉丝福利向,也没太多内容营养,引发不起什么讨论的东西。

        虽然这些小姑娘们真的很可爱,也很善良。她们真心喜爱原来的陶清,一是长相,二是美化了的“率真”的人设。对真实基本一无所知——往往也是最幸福的时候。

        不过,这种转评赞的有效率,对于给陶清买了几十万僵尸粉的公司来说,对比的效果太打脸了,一个明星号粉丝二十万,每次转发评论就两三千。其中大部分还是水军自动转发的,有效活粉言之有物的转评赞,真正一个个数起来,可能最多就几百。但是如果粉丝数目不买到二十万,就更尴尬了。微博上很多自媒体或者野人当红博主,都不止这点粉丝数。从这个效果来看,从前的陶清的确是十八线,“红”肯定不红,“小红”那也是被嘲出圈的“尬红”。

        这次原创微博,一开始下面弥漫的,是粉丝哭唧唧看不懂的气氛。这两篇文章没有选入初高中语文课本,这是她们最本能的反应。随即大粉们开始活动过来,看不下去组织控评,刷#广积王子#话题,清一色说:“哥哥好厉害”。直到此时,微博还没有出圈,直到星辉娱乐公司例行转发艺人微博,并配上解说:

        @星辉娱乐公司v:陶哥哥的新名字是不是很好听,你们觉得呢?[兔子可爱][兔子可爱]@陶清风v:山水之间,振清风,照明月……

        关注星辉娱乐公司的各路媒体们,这才注意到陶清风这次画风不太一样的微博,其中有几个和星辉娱乐公司合作的营销号,也转发了陶清风的这条微博。

        @视野看见v:陶哥哥的新名字哦,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星辉娱乐公司v:陶哥哥的新名字……

        @番石榴快娱迅v:仿佛回到了被古诗词默写支配的语文课。[狗头][狗头][狗头]@视野看见v: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星辉娱乐……

        《归宁皇后》官方微博,也准备转发陶清风改名字这一条,因为陶清风这一条里,提到了和广积王子有关的《六言》。官博的原创内容,一般是导演熊子安来写,然后交给助理发。不过剧组相关人员的微博宣传转发,助理能酌情处理的,都不会去麻烦熊子安。但是今天看到陶清风这一条,助理觉得不太能把握得住,就去请示了熊子安。

        熊子安做过很多功课,眼前一亮。他顺手看了看转发和评论区,默默为陶清风心酸一把:果然没人捧,粉丝控的什么评啊,起码把他这条微博的内容解释一下,或者说一下他微博里诗文的引用,他改名字、与角色联系的意义啊。看来公司也没人给他组织官方后援会,没有工作人员引导,就凭这些小学初中少女们,看不懂,一头雾水……

        其实小学初中生里也有成绩很好,看很多课外书,追星学习两不误的,但是一来,迫于中高考的压力,能平衡时间且都做到优秀的人毕竟是少数。二来那些人也不见得粉陶清。三来就算她们粉了陶清,估计也没时间混成粉头,并不能第一时间抢热评……

        那些按下不表,且说熊子安以《归宁皇后》官方微博的账号,写了这样一段转发:

        @归宁皇后电影官方微博v:正是“君子之礼”与“君子之仁”,才成就了广积王子与传扬千古的《六言》,清风明月的君子,什么时候再写一篇好看的书法?[图片]@陶清风v:山水之间……

        转发里配的图片,正是熊子安照下来的,那天在片场陶清风写的奏章格式《怀仁》的独家剧照图。

        发了之后,熊子安考虑得比较多,他担心路人以为那张书法是替写的,剧组是在演情景剧而已。熊子安就登录了自己实名认证的导演微博,也转发了陶清风改名字的那条微博,进一步指出:

        @熊子安v:一个自己会填大兴奏章格式、会背《通鉴》与《本纪》、会写繁体毛笔字,有灵气的好演员。简直广积王子本王子了。@陶清风v:山水之间……

        熊子安操作的这两条微博发出去之后,引起了爆炸式的连锁反应。

        首先,张风豪几乎是秒转了熊子安导演号的微博。

        @张风豪v:第一次见到以扬体写隶书的合作演员,皇弟委实有才。@熊子安v:一个自己会……@陶清风v:山水之间……

        张风豪的活粉们,由于年龄都比较大了,槽转评赞之类的流量数据,不太吃得消。但是他们活跃起来写小论文,却是涉猎最广,知识层面最丰富的。

        立刻有会书法的粉丝兴致勃勃地围观起来,一开始语气还很不客气。

        “扬体是小篆,用扬体写隶书是什么鬼?”

        结果不一会儿他又自己回复自己:

        “哦槽,真的是扬体的间架结构,真的写成了隶书。要写隶书为什么不去练虞体?”

        结果有学历史的博主在下面回复:

        “因为虞经北和虞经东,年代比广积王子晚啊。大兴前朝出名的书法家最负盛名的,只有扬子。但是大兴改文字制为隶体。所以开国时期的广积王子,以扬体的篆书结构来写隶书,还真的一点没毛病。”

        当然,张风豪的大部队粉丝除了给渊博的博主点赞外,更多的则是对张风豪更新了微博的惊讶:

        “抓住活的叔。叔,你这样夸人,多嫂和妞妞知道吗?”

        “深吸一口叔气,你们别说了,叔待会儿要跪搓衣板去了。”

        “叔!活的叔!不是广告叔!也不是任务叔!感谢陶清风弟弟!”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些大龄粉丝一边管张风豪叫“叔”,一边管陶清风叫“弟弟”,丝毫不给“扮演别人兄长”的偶像一点面子。

        看到张风豪转发之后,学聪明了的沙洲也来凑热闹转发了。

        @沙洲v:感谢清风,受益匪浅。陶清风v:山水之间……

        沙洲自从那次让四个助理查大兴朝奏章格式,查了三天,其中一个助理才在论坛求助贴里找到了指路,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天胜皇帝的孙子济阳王点注的《皇考御批经札》,好歹完成了任务。然而当沙洲看到那整篇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全竖排繁体字的厚厚一本书时,终于在心底放下了没用的自负,崩溃地接受了“陶清风有本事,自己搞不来”的事实。

        可惜从那天之后,陶清风就没在片场了,他的下一条通告要等到下周。沙洲还真为见不到他有些遗憾。虽然他和陶清风不熟,但娱乐圈也要装作交情不错的样子。刘敢辜和广积王子在电影里没有什么对手戏,沙洲就略亲切地称呼一下他的名,来展示这种友好讯息。

        没想到引起了拉郎配的一场小风波,那也是后话了。当是时,陶清风完全不知道,业内因为他这一条微博,和那些为他说话的声音,风评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当然,在那些改变的效果出来之前,陶清风的黑子这回上蹿下跳得不亦乐乎。不仅在陶清风的账号下,还在归宁皇后官微,几个转发演员的微博下面乱蹦。不停地刷着当初的黑历史,癫狂地嘲笑他的文盲经历,并且非常唾弃他现在这般“矫揉造作”。

        黑子这回依然口无遮拦,到处污染视线。

        “陶猪不仅要上树,还要上到月亮去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陶猪以为摆拍本书,抄几句诗,就能洗掉骨子里的猪倌味?”

        “陶猪为了练那个字,到底拱了多久的地?”

        平时苏寻管着微博,会第一时间删掉黑评。但是现在陶清风和严澹根本就没看微博,两人在厨房,严澹正准备晚餐。陶清风也以为发完微博,完成任务之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黑子肆无忌惮地刷着评。陶清风的粉丝当然忍不了,火冒三丈和黑子对掐起来。有些黑子嘴尤其脏,把这些花季少女直接气哭了,回击得更加猛烈。微博评论里顿时硝烟滚滚,乌烟瘴气。

        当然这些事,陶清风都不知道,他站在厨房门边,看严澹炒黄瓜虾仁。

        “油烟有点呛,要不你先在客厅坐坐?”严澹把抽油烟机调到最大功率。

        “不呛。”陶清风心想,这比当年在大楚,他从小自己在灶间生火做饭,要好多了。不但没有多少柴火灰味,闻到的也只是油在锅里的香气。现代的“机器”真是好东西。

        刚才严澹从冰箱里取菜的时候,陶清风看到冰箱里食材零零总总,虽不算多,但吃一两顿也有绰余。这和他对严澹的印象很不一样:君子远庖厨——虽然陶清风从小要照顾母亲,并不存在这种选择——严澹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那双手,执笔写字,或者按照现代人的工作方式——十指如飞在电脑键盘上打字,都很合适,却不像是该做家务的手。

        可是偏偏,他炒菜的味道,闻起来又特别香。

        严澹从厨房的窗台上,横挂空中的一根竹竿上,取下了仅剩的一小块三线腊肉。转头对陶清风说:“终于可以吃完了。每年都要挂很久,也不好看,但长辈们的心意又不好辜负。”

        陶清风笑道:“没有不好看啊。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严澹也跟着笑起来,这句诗说的是:古代在厨房里挂着猪獾肉,本意是劳动者讽刺富人不劳而获。陶清风纯粹取其字面意思应个景,相当于一种文人式的冷幽默了。

        严澹炒了黄瓜虾仁、蒜苗腊肉、白灼苤蓝,煮了个土豆洋葱汤,蒸了一小包卤鸡爪,一边端上餐桌时,对陶清风说:

        “将……”

        陶清风已经截住了他没出口的话:“严老师,你别再说‘将就一下’了。”

        严澹又笑,说:“好。那就——请多吃?”

        陶清风刚坐到椅子上想拿起筷子,忽然意识到,他两只手根本不能动。他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两三天,是不是都要麻烦严澹喂他吃饭,这怎么好意思。

        更令他不安的是:在医院里严澹提出要请他来住两天,释放了照顾他的好意。这一点陶清风察觉到了,可他为什么脑子不多转一下,去思考这些细节,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来恍惚呢?为什么他面对严澹,总是如此不过脑子,偶尔的思考也只是浮于表面呢?

        他这样想的时候,严澹坐在桌子对面,已经非常自然地舀了一口虾仁,递到他嘴边。

        陶清风:“谢谢严老师。”

        严澹说:“你叫我别说将就,你也别谢来谢去了。这几天我要是做每件事你都要谢一声,口都会干的。”

        陶清风:……

        虾仁肉质滑嫩,黄瓜片清香鲜美,苤蓝淋着蒜汁,土豆汤散发着葱香,还有松软可口的白米饭。虽然严澹依然一副“这都是普通家常菜随便吃点得了”的表情,但陶清风心中的感动却非常深。

        两辈子,除了母亲,没有别人给他做过饭菜,也没有别人照顾过他。陶清风低着头,装作咀嚼饭菜,掩盖了眼眶里一瞬的湿润。等他再抬起头来,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小时候,谢国珉来家里玩,那一次我母亲做的就是黄瓜炒虾仁。没想到他现在变成这号德性了。”

        陶清风见严澹提起话头,应该是旁敲侧击一下和对方的纠葛,但又没直接问,陶清风哪有听不懂的呢,可是他又不能和盘托出。

        “谢国珉的德性不好。”陶清风斟酌着,慢慢说:“严老师,你可能觉得我挺不懂事的。”

        严澹摇头:“我只是觉得,一想到你和谢国珉的事,就觉得像是在听另一个人的故事。”

        陶清风深深叹了口气:“我大概是,失忆后性情大变,想到从前的事,自己也觉得,像是别人的故事了。”

        可是严澹觉得陶清风没说实话,失忆后性情大变,是有可能的。但是失忆之后的知识体系……照陶清风的讲述,他一个从小辍学驻唱,跟着庄宇徽混,长大了也找不到方向才去招惹谢国珉的家伙,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读书学习这么多知识呢?如果他有那个心性,又怎么会从小辍学呢?

        严澹轻声道:“小陶,你连对我,也不能说实话吗?”

        看着陶清风一脸纠结的样子,严澹又心软了,叹口道:“算了,不说了,吃饭。”

        陶清风刚才那一瞬间,看到严澹脸色沉下来,他心虚又愧疚,只能沉默地一口一口吃着,严澹喂给他的饭菜。

        严澹一边吃,一边咀嚼“不懂事”三个字,其实严澹还是没法想象出“不懂事”的陶清风的画风。他总是觉得,陶清风少年时期,应该一直在读书,就算没有进公立学校,也是每天很规律地读书,才能养出来谦谦君子的气质。这种气质除非从小接触礼教知识,和长期饱读诗书,是培养不出来的。

        搞不好是被谢国珉拐骗了,严澹忽然又后悔兴起这个话头,他不想去了解陶清风怎么和谢国珉纠葛的来龙去脉了,哪怕律师同学能问出细节来,他也不想多听了。

        “等后天鞠律师来了,你可以多跟她说,对案情会有帮助。”严澹道,“你是明天去做笔录和收行李?后天空闲,不用去剧组吧。可以安排和律师见面吧。”

        陶清风点头:“这个安排,再合适不过了。”

        饭毕刷完碗以后,严澹开了电视给陶清风看。陶清风心里把手机叫做小方盒子,把电视和电脑叫做大方盒子。方盒子屏幕上都会有真人影像活动,刚醒来的那两天,瞥见沈阿姨看电视,还把他吓了一大跳,以为这些人被法术变小了,被人关在那个盒子里演戏。

        虽然现在陶清风知道了这也不过是个现代的“机器”,但是骨子里的不适应感还是没有消失。这落在严澹眼里,就有些纳闷——

        看个新闻而已,小陶怎么表情有点,紧张呢?

        难道是因为新闻里正好在播报国际新闻,别的国家哪里战乱,哪里又打仗,哪里又发生天灾**,吓到他了吗?

        当然,国际新闻里的战乱,也的确让陶清风略不安,那些看上去爆破威力巨大的火器。瞬间轰平一栋楼。联系着记忆里对于现代军事力量和武器的认知印象,他心有余悸地想:从前大楚戍边的骁将,面对的虽然也是真实残酷的刀枪剑雨,但要是敌手有了那种力量,任凭武功盖世,也无法扭转乾坤了。

        文治武功……这个时代的武器应用都发展到如此可怕的层面,文治是不是也该有相应的进步?可是像严澹这种现代社会的国学精英,掌握的知识体系,似乎和千年前的他,区别也不大——可能区别就是,大楚朝之后的朝代历史,大禺朝和大彣朝,自己一无所知,他们能融会贯通吧。

        即便如此,感觉传统文化的进步程度,和武器应用、和便捷机器、和医疗能力,还是无法媲美。

        不过,老祖宗的东西,又能怎么发展呢?四书十三经,一代一代的大儒们,不过是解注、批注、加注,注上添注,注疏变得越来越厚,源头的东西,一直没有变过。

        罢了,陶清风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用不着操心学科发展不平衡之事。他还稍显得安慰:如果现代社会在国学历史领域,没有太超越他个人的水平,那么等解约后,他也不用担心没饭吃了。

        严澹坐在沙发上和陶清风一起看新闻,不时对新闻内容发表一两句看法。严澹显然很熟悉国家大事和时事政策,句句都到点子上。但是陶清风就比较茫然了——他顶多知道这个时代的国家领导人叫什么名字,也没有看新闻的习惯。沈阿姨在家里,每天晚上只看电视连续剧。

        严澹说:“小时候,父亲逼着我们每天看新闻。那时候我们每天要看一个半小时的新闻——先是a省新闻,然后是国家新闻,还有宁阳市新闻。”

        陶清风见严澹主动说起了他的父亲,问:“令尊……”

        但是陶清风忽然发现严澹忽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新闻,代表们开会的镜头,过了那么一会儿,才回头问:“你刚才,说什么?”

        陶清风刚才看到那些代表挨个的镜头里,有一位的名牌,姓严。

        陶清风不由得猜测:“刚才电视上画面,那位严老先生,是你父亲吗?”

        严澹不好意思:“小时候他就非要我们看……习惯了。搞得我现在看到新闻都条件反射去等他的画面……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

        陶清风知道这些电视新闻上都是现代社会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严家的背景果然不可小觑。但从严澹的气质看出:并不是给人压迫感的那种势头,而是像磐石一样,很沉厚可靠之感。

        陶清风没有具体问严澹父亲究竟是什么身份,严澹也没多提此事。但不知为什么,就是让陶清风想起来,当年的燕公府……钟鸣鼎食之家。不禁有些暗慨。

        看完新闻后,严澹拿过陶清风的手机,替他瞧瞧微博后续情况,一眼就看到了掐得昏天黑地的战场,不禁扶额头疼。

        陶清风倒是没觉得什么,之前苏寻给他打理微博时就说过,有很多黑子,要把评论删掉。不过陶清风不想让严澹费力气,也实在对黑子的嘲讽感觉很陌生,就说:“随便他们。懒得管。管不过来。”

        严澹把手机递到他眼前,把微博账号下面的战况翻给他看了看,那里是硝烟最汹涌的地方:“你先看看再决定。”

        陶清风一看那微博,小陶瓷们可怜兮兮地和黑子对掐,他的心就软了。但陶清风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对掐的内容,陶清风觉得很无语:黑子持续在骂从前身体原主人陶清是个文盲。粉丝则努力要证明陶清风自从水天影视城的剪彩仪式后,变得勤奋好学。两边都觉得自己很有道理,一个说服不了一个。

        陶清风心想,人的想法是最难改变的,为什么无论是粉,还是黑,都那么执着要改变对方的观点呢?喜好不同,各自不见,不就好了?大概黑子骂的是从前身体的主人,他无法感同身受地难过吧。毕竟今天因为身体原主人的破事,让他收拾了那么大的烂摊子。陶清风在心里,都忍不住想教育一下从前的陶清。

        严澹看到一条黑子评论说:陶清风为了槽文化人设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可惜露馅了,看的是盗版书。证据就是上面字体凹凸,这是铅印,铅是有污染的。现在的书都是胶印,开铅印厂的是盗版小作坊……

        严澹反而不淡定了:“信口开河!”

        陶清风不太分得清现代的“机器印刷”,反正大楚当时只有雕版和活字。但是既然是严澹的书,当然不会是盗版。

        可是黑子评论居然有很多人附和他,还说这个人是理中客,铅印的确污染云云。陶清风下次还是买本正版书再来装逼吧。小陶瓷们在这条评论下面都不太敢吭气,大概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严澹依然有些不平,拿出自己的手机噼里啪啦打了一通,然后舒了口气。

        陶清风好奇:“严老师,你在写什么?”

        严澹说:“我在自己的微博上,给那个人解释一下。”

        陶清风本来想对严澹说没必要,但是想到哭唧唧的小陶瓷们,又沉默了。便凑过去看严澹的微博。

        严澹的微博没有用实名认证,就是一个普通日常的小号,微博名字叫做——陶清风一看,几乎屏住了呼吸——“万里云霆”。

        陶清风声音有些颤:“严老师,怎么用这个作微博名?”

        严澹笑道:“喜欢这句诗啊。万里云霆——”

        “——驱号令,”陶清风心头狠狠一抖,“乘白出霄焕文章……”

        ——万里云霆驱号令,乘白出霄焕文章。描述太白破晓、驱开云层,熠熠生光的文曲星,照耀了文坛的辞章佳作。

        “白”并不是颜色,而指的是“太白星”,也是文曲星。

        这句诗固然有名,但更要命的是,这句诗,是燕澹生的字出处。

        燕澹生,字焕白。

        燕焕白。

        陶清风从未叫过他的表字,但不妨碍他知道出处。燕家三公子自幼被夸文曲星,对得起这个表字。

        陶清风扶着太阳穴,头又剧烈地疼起来,他不得不装作是手臂的疼痛袭来,靠在沙发上,闭上了双眼。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巧合?

        燕澹生,严澹,名字相似是第一重巧合。模样有点像,是第二重巧合。万里云霆驱号令这句表字出处被严澹用作微博名,是第三重巧合。

        不,陶清风摇摇头,是自己过于在意,小题大作了。巧合只是巧合而已。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11507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