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38.故梦

38.故梦

        当天晚上严澹做的那个梦一栋有特色的楼开始。

        梦到一栋藏书楼:楼高三层,    灰瓦红墙,    廊柱邃密,    檐角高昂。

        他站在这座藏书楼外,得以透过廊柱和敞开的窗户,    看到里面一排排高大书架上,    分门别类堆放着小山似的经史子集。

        严澹从小到大去过很多地方,    兴趣使然、出差需要或是偶尔经过。祖国有名的古迹建筑基本都参观过。所以在梦中一眼就能认出:这是大楚遗留下的唯一一座皇宫,    英华宫殿风格的建筑。

        英华宫殿坐落在如今华国的首都,现在已经变成一处热闹的旅游景点。为了避免对古建筑的破坏,    占地面积巨大的英华宫殿并未完全开放。当年严澹去参观时,    只走过三分之一的地方。并没有能进入这间藏书楼。

        但是在梦里,    四周没有游客,    没有警备人员,    严澹便不受阻拦第从藏书阁正面进入。一路上,    他的目光依次看过码得整整齐齐的,宽面厚本古书,不时翻开一本,    发现里面都是竖版繁体、活字排版甚至石刻的印制内容。

        严澹大约走了一炷香,    才走到了这栋藏书阁的中间,    目测这里的藏书愈十万册。

        寂静、带着细碎灰尘味道的地方,    周围空无一人。严澹却忽然看到,陶清风背对着他,    倚靠在书架边。

        从背影看,    陶清风身穿大楚官服。青色的直式袍裾,    能更清晰地衬出他的瘦削腰身,甚至肩胛骨的凸出都能看到轮廓。

        严澹不禁心想:他是多么瘦啊。

        严澹走到旁边时,才发现陶清风以半倚靠在书架边的姿势,竟然睡着了。

        他的头靠在书架相连中间那段梁柱,从背面看去,身体一侧,贴着书架放满书的那几栏,两只脚还站得笔直。

        不转到正面,谁又看得出来,他居然闭上了眼睛,以站立的姿势睡着了呢?

        严澹在梦里,确凿无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陶清风已经在这里看了三天的书了。

        吏部在考察了第一次栓选后,礼部郎中兼文华殿学士崔明启大人,真心瞧得上陶清风的才华,把进出文华殿的腰牌,借给他使用三天,算是让他有机会熟悉六部办公区域,接下来办事也不会找错地方。

        陶清风花了半天时间,把该去的地方去过一遍之后,就待在了文华殿的藏书楼里,如饥似渴阅读大兴朝编纂后,战火中遗失了所有刻本,唯有英华宫殿藏书楼里保存下来的唯一一套《七阁全书》。

        《七阁全书》有一千四百多册,算是对大兴朝之前的所有官刻图书或者所辑佚书的汇编。种类浩繁。经史子集的细类有六十多种。这是大兴朝耗费二十年之久的浩大工程,成书完备后,又找来上千人誊抄,但最后在战火流传下来齐全的,仅仅剩下了一整套。被大楚国库收编,放置在藏书楼内,只有六部正式官员才有资格查阅。平时由国子监负责管理。

        寻常人根本就没有途径阅读这套丛书。这也是陶清风宁愿不睡觉,也想尽可能抓紧时间来看书的原因。他从少年时,就从老师口中了解过《七阁全书》的价值,许多善本、孤本、秘本、禁毁本、还有碑铭、绣像、石刻、手抄、残本等有代表性价值的刊刻辑录,是在别处根本无法得见的。

        陶清风进来时,怀里揣着几个馍。藏书楼里有井水和恭房。他进来之后就没有出去过了。到最后竟然站着睡着。

        严澹在梦里,没有去拍陶清风的肩,而是转到他面前,细细端详着。那安然闭目的眉眼,长睫毛凝定,似乎轻轻一碰,就会破坏这种静谧的美感。

        看了一会儿,严澹还是觉得,他应该叫醒陶清风,这个姿势站久了,会很不舒服吧。

        然而在严澹轻轻伸手搭过去——他无法分辨那是出于本意,还是梦中不受控制的举动——陶清风并没有醒,严澹那只手也并非去“拍击”的动作,而是“回揽”。

        纵然那一刻严澹觉得很奇怪,自己伸出手的那只袖子,怎么是古装广袖,看上去像价值不菲的丝质,领口还有银丝滚边。

        但梦中无暇去关注逻辑上的疑惑,他一切觉得是那样理所当然——仿佛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轻轻碰着陶清风的肩往回一揽,陶清风意料之中的没醒,还因长时间劳累饥饿和站姿僵硬,骤然倒在了严澹的怀里。

        刻意地,被严澹稳稳接住了。

        然后严澹,听到了他自己嘴里发出来的声音,很轻,却显然是股更清亮,更年轻的声音,带着一点餍足的笑意——

        “抱到了。啧,好硌。”

        一点点促狭的语气中,有着十足的,陶清风不会醒过来的自信。

        严澹的一只手,揽在陶清风的肩上。这尚且是个很纯正的扶姿。但是另一只手,却锢在了陶清风的腰间,那截凹下去的区域。一只手,竟然能把腰身环住大半,环得很紧,造成了他所谓的“好硌”的手感。

        虽然硌手,却并不想放开。严澹在梦里,还以这个姿势,揽着他持续了几分钟不动。

        但是这个姿势毕竟不太好移动,如果要把人横抱过来,似乎又太张扬。

        当然,梦里这些事,严澹一时间都不能分辨,到底是他在梦里主动产生了这些意识,还是自己只是个旁观者,被动的,在梦中之人的视角里,经历这些事。

        唯一没有疑义的,是在抱住陶清风时,内心涌动的喜悦和餍足,是从心底真实流露出的。

        严澹看着自己从广袖里伸出来的手,一双白玉般的,十指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手心手背都很光滑,并没有劳作或舞刀弄枪留下的茧印,但是右手指节和腕根,却有长期书写而形成的老茧。

        但他揽起陶清风的腰时,觉得自己力气很大——当然也有一个原因,是陶清风太瘦了。

        横亘在陶清风腰间的白色的手,剑一般笔直,仿佛是拦腰截断,一段风流体态。

        陶清风好像终于有点,将醒未醒的意识了。

        梦中的严澹,将自己的头轻轻侧到陶清风耳边,盯着那白玉柔软的耳垂看了看,终究移开了视线,低声对他道了句,对方在昏迷中,并不能听清的话:

        “下次吧。你总会知道。”

        然后严澹疾步往藏书阁反方向走远,争取在陶清风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前,将自己的衣袍背影,掩盖在拐角……

        然后再从角落,以“不经意间刚好逛到这里来”的闲庭信步式的,云淡风轻,什么都没发生过过的表情,款款走来。

        严澹在梦里,听见自己,故作惊喜,趋步过去,道一声:“广川兄。”

        陶清风揉亮了眼睛,看清楚自己身处何方后,那一瞬的茫然随即被温柔的微笑覆盖。

        陶清风拱手道:“燕兄。”

        严澹那一瞬间有些疑惑,这一次陶清风的音调清晰,听得很清楚,喊的是“燕”而不是“严”。

        但在梦里的严澹,并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去问出违和处。他体内似乎苏醒了另一个自己,和陶清风说话是那样自然。

        “真巧。”严澹故意如此说道。“竟能在这里碰到广川兄。”

        但自己知道,这并非一场偶遇。礼部崔郎中借了陶清风三天腰牌,对方一定会在这里,看《七阁全书》。

        他想要见陶清风,就来了。

        然而陶清风显然以为是偶遇,毕竟出借腰牌的崔郎中让陶清风低调。

        陶清风的表情就稍微有些紧张:“还请燕兄保密。是崔大人借我的腰牌。”

        燕澹生也是礼部的备选生员,上司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吧。

        殊不知是谁给谁面子,燕澹生向崔郎中问陶清风的事情,对方事无巨细地,把交代陶清风的事宜,对陶清风未来仕途的想法,以及出借腰牌这种秘密之事,都竹筒倒豆子地说了。

        毕竟,那是燕公府的嫡子啊。殿试又有那样亮眼的表现。别看现在还在吏部等栓选,进了礼部过三五年,就能升迁得比他们这些熬二十年资历的平民出身的臣子更快。

        崔郎中心想,在自己有生之年,郎中还要升员外郎,员外郎还要升侍郎,跨到侍郎这一步,应该是没希望了。在自己致仕前,这个聪明多才、又有背景的燕澹生,很有可能,最后会成为他的上司。

        至于陶清风……运气好,做三十年的官,不出什么大错,能比自己稍微强一点点,做到三品侍郎的位置吧。毕竟一甲只有三个。自己当年不过是二甲赐进士出身……

        这些考虑,在场两人皆一无所知,燕澹生笑着对陶清风说:“你担心什么,我不也溜进来了?”

        陶清风一愣,意识到燕澹生也需要别人的腰牌才能进入文华殿,旋即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燕兄……自然无妨。”

        燕公,燕将军,燕中郎将,燕家那么些个生力军,给燕澹生玩的腰牌估计都有一摞。他就算不敢找父亲借,随便找个哥哥或叔伯,都会借给他的。

        燕澹生进出这些地方,或许从小就习惯了,跟钻自家后院似的。

        陶清风心想:燕澹生,当然是与自己不同的。他暗暗敛了敛眉。

        然而在梦里,严澹却并没有放任陶清风脸上一闪而逝的低落之色,他故意叹了口气,以近乎抱怨的语气道:

        “走到这里真远,有些饿了。广川兄,赏个脸,一起去吃东西吧。”

        其实饿得几乎走不动路的,正是陶清风。听对方这样一说,立刻感到胃里强烈对食物的渴望。

        燕澹生正是知道,才提议去吃东西。

        然而陶清风又以为,是碰巧。虽然这种凑巧,十分符合他的心意。

        找东西填饱肚子。和燕澹生偶遇,都是令他很高兴的事。

        陶清风觉得,真是奇妙,他每次见到燕澹生,都有理由开心。殊不知很多开心的理由,其实都不止是巧合。

        严澹还想继续走下去,瞧瞧和陶清风去吃了什么东西,然后,他听到一阵急促的“叮铃铃”声,就从梦里,被闹钟拉扯醒过来了。

        严澹醒来后,并没有一般的,对梦中情景记得不太清楚,愈来愈模糊的常态,而是所有细节都清晰地历历在目,在脑海里也纤毫毕现。

        那种感觉真实到令他诧异。其中还能回忆得起细节的,就包括陶清风身上的,大楚的服制。

        大楚的男子行过冠礼后,以簪子盘住头顶的发,穿过头顶的冠纽。但又不像后来的大彣朝一般,把全部的头发都盘起来。大楚朝的男子,是“半散发”式的梁冠。

        陶清风披着长发,头顶贯一根古朴的木簪,玉纽后还飘着两条绶带。

        他身上穿的,是大楚的低级文官服制。大楚尚青,官员服饰以青为主色,低级文官衣袍是雪青色,一概以鸟类图案来指代品级。陶清风身上绣的是黄鹂,这是七品、八品的文官图案。

        严澹思考,想必是看了《归宁皇后》预告片后,对小陶古装印象深刻。而历代朝中,最有君子气质的朝服,是大楚朝的缘故吧。

        大概可以建议小陶以后,接一点大楚背景的古装剧去演,扮相会很美观。

        自己在梦里,杜撰着,和陶清风成为了古代的人,制造了一场藏书楼的偶遇。还特别有逻辑,把梦里没有表现出来的细节,都想得非常清楚——比如,把陶清风梦成了一个家世清贫、却刻苦上进的学子,殿试钦点了探花,被分进吏部等待栓选,礼部的弘文局尤其看好他,陶清风也特别喜欢那些书……

        至于自己,严澹则把自己梦成了一个钟鸣鼎食的国公府家的公子,和陶清风同榜同科,也在吏部等待栓选,自己更想去的是礼部的司仪部,可以接见很多外国使节,还可以教大臣们御前行止规范,多么有趣……

        而在梦里,自己和陶清风的关系,梦成了时常相见,也彼此欣赏,却始终离朋友差那么一点的距离。陶清风似是不敢与自己相从稠密,而自己,也小心翼翼地,顾虑着他的自尊心……

        所以自己叫他“广川兄”,他却始终没叫自己的表字,只称呼自己为“燕兄”。

        等等,严澹心想,为什么自己的姓变成了“燕”?

        姓燕?大楚?严澹觉得,莫名有点熟悉之感,却一时没往那方面想去,在脑海里像线头一样一闪而过。

        另一点让他觉得真实到有些惭愧的是,梦里揽住陶清风的手感。因为他之前的确把陶清风抱起来过两次,知道他的重量、柔软度和……腰线的轮廓。

        因为这个原因,严澹把这个梦,当做了自己被现实影响后的想象。是因为自己昨天在浴室里把小陶抱回床上去,才会做这样的梦?

        梦里趁着陶清风睡在书架边,还揽着腰把人抱得怪紧的,这到底是什么诉求啊?即便已经从梦里醒来,想到那景象还是稍微有些脸红心跳。

        随即他又被自己吓了一跳,不可思议地想:自己终于,终于会“脸红心跳”了?对着某个人?真实地产生了,“心跳”这种反应?

        他定了定神,暗地对自己说,不要那么早定论,说不定只是一种应激……一种生理性方面,动物神经都会有的……

        虽然严澹心知肚明,哪怕是生理反应,对自己来说,也非常……罕见了。

        难道自己对小陶……严澹定了定神,不会的,应该是想多了。是因为抱着小陶时,身体产生了某种温暖的记忆,俶尔对某人升起一种短暂的好感,会在夕阳或者薄蔼中像是柳絮般,短暂暧昧一星半点的东西。然而那种东西,很快地,又像烟花闪过就熄灭了。虽然是很美妙的经验,但也非常短暂。人的一辈子里,会有许多次这种风一般抓不住,又确实存在过的奇妙感受。

        严澹披衣下床洗漱,进客厅时,陶清风已经起身了。

        陶清风今天可以自己从床上坐起。但还是做不了早餐,就坐在客厅里,看那本《崇安三十六年间大事要录》,共有一百八十卷,分为三册。

        陶清风是想去看燕澹生更详细,包括他成了国子监祭酒的记载,却看到了很让他困惑惊疑的东西。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1150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