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66.飞升了(二更)

66.飞升了(二更)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就像他对“粉丝”循序渐进的理解——一开始他连那些人为什么喜欢陶清都不明白,在苏寻每次给他看微博上的转评赞后,他如今已经学会打开微博,看看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情了。

        当然,明星加v的账号是苏寻在打理,    陶清风自己手机自动登录的,是个小号,估计是从前的陶清注册的,    关注对象都很有特色。陶清风不会看关注,    他以为每天打开界面刷出来的那些消息,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

        但是这件事,既然不能告诉苏寻,他去问谁,    关于酒吧的地址?严澹吗?不行,既然身体原主人觉得此事相关连苏寻都不能说,自然更没立场告知严澹了。

        不然,使出万能的那招——打出租车,让司机随便带他去个小一点的酒吧?

        这个办法不错,    陶清风想得很轻松,    还在以古代酒楼的思维去定位酒吧:左右不过是吃饭喝酒的地方,哪怕现代人喜欢在里面蹦蹦跳跳,    自己看够,    就可以离开了,    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他这样想,    就大错特错了。

        出租车司机把陶清风送到了离公寓十来公里的一家中等大小“迪情酒吧”门口。

        陶清风进门时,他依然包裹得很严实,别人看不见脸。不过酒吧也没有必须露脸的规定。他穿着得体干净,就不会受到阻碍。但是在陶清风后面有个高大男人,却因为皮鞋上的泥水太脏,被侍应生拦下来了。那个男人只好去擦鞋。

        陶清风已经走到迪厅里面,并没有回过头。即便回头,也看不见隔着重重人影后,那个高大的,正在狂擦皮鞋的男人,低头眼中闪过一抹狠厉的焦急。

        陶清风走进酒吧的第一感觉就是:怎么那么黑?

        其实也不完全是黑色,酒吧的灯光颜色又深又暗,很多地方照不明,只有迪厅中央的五彩灯旋转扫过。

        靠窗的一边是点酒的吧台,剩下三边隐藏在暗淡光线里的,四六人不等的卡座。中央是大型舞池,有一个小型舞台,上面摆着一架钢琴,一个年轻男孩子正在弹奏。

        虽然光线暗淡了些,但陶清风也大致能看得见人,人脸基本是黑的,唯有站在舞厅边缘被一圈闪烁的光线照到的人,和亮晃晃舞台上表演的钢琴手,露出的面庞才是清晰的。

        陶清风当然不希望暴露自己长相,哪怕他戴着围巾和帽子遮大半个脸,还是小心地绕过灯光照射区域,来到了酒吧吧台。

        他本来想直接找个卡座坐着,但观察发现那些人都是先去吧台点了饮料之后再回卡座去的,便也谨慎地照葫芦画瓢。

        他在吧台边站好,侍应生将酒水单递给他。酒水名是中英文混杂的,陶清风看不懂那些夷文。剩下的一半中文字,用龙飞凤舞的艺术花体写得扭曲如蛇,陶清风辨认了好一会儿,才把它们对应上。然而就算那些字都认识了,陶清风依然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酒?

        血腥玛丽?鸡尾?龙舌兰?伏特加?

        落在酒吧侍应生眼里,就是个不常来酒吧的生客模样,他殷勤地给陶清风介绍了最贵的一种酒。

        可是陶清风却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是个冤大头,且不说那些酒旁边都有明晃晃的价格。数字陶清风还是看得懂的。陶清风在弄清楚那种卡片上的储蓄金额去向,想起自己从前片酬都去哪里之前,花钱都比较谨慎,不作无畏的浪费。

        陶清风于是指着血腥玛丽,问吧台侍应生是什么,这名字看着真够猎奇吓人,但却并不贵。

        侍应生便也笑笑给他调了一杯,告诉他:绿的是芹菜,红的是番茄汁。

        陶清风不由得失笑,这就是一杯蔬菜汁啊,居然叫这么个诡异的名字。

        吧台边上还坐着几批人,聊得欢快,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陶清风想尝尝这杯血腥玛丽,但是那就必须摘下围巾。他嫌吧台边光线太明亮了,人也太多,不方便。便付了钱,端着饮料找个暗处卡座,坐下来慢慢喝,观察酒吧里的情况。

        陶清风这无心的举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帮了他自己大忙。在他刚端着酒杯离开吧台,没入了周围暗淡的阴影中,另一面恰好走来了,刚才蹲在门口擦皮鞋的男人。

        那个男人在吧台点了一杯最便宜的香槟酒,边喝边四下张望,视线竭力想扫开周围雾蒙蒙的黑暗。然而他始终什么都没看到,又怕自己去找时,陶清风顺着酒吧一侧离开。只好等在了吧台边监视着:反正陶清风要离开,总要经过酒吧大门的吧台前面的。他只需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就好。

        且不说陶清风浑然不知道有人正在跟踪自己,他坐在卡座上的时候还很放松。因为这里很黑,即便有人坐在他对面,也看不清脸。然后陶清风喝了一口血腥玛丽。

        果然是芹菜番茄汁的味道……好像还有一点点酒味,刚才看吧台那里调酒师都是好几种液体混合调的,现代人的酒水花样真多。

        陶清风边喝边观察酒吧,视线定格在舞台中央的钢琴上面。演奏者是个清秀的少年,年龄约有十六七岁——身体原主人,陶清从前也是这样吗?陶清当时的年龄应该会更小。酒吧里驻唱都喜欢让小孩子来担任吗?

        陶清风觉得,如果他能和那个弹钢琴的少年聊聊天,或许可以了解一点身体原主人从前的想法吧?

        可是舞台中央太显眼,陶清风又不愿自己走过去,他耐心地等了一会儿——顺便观察了一波,周围那些人都在蹦跳些什么。

        好像并不是他见过的任何一种祭祀舞蹈类型,也不属于梨园舞蹈体系。是千年后的人,自己发展出来的,基本动作就是扭着、摇摆着、晃着脑袋……虽然陶清风欣赏不来,但这个时代的东西,又不能以他的审美来作为标准评判。那些人脸上都是兴奋之色,有些人甚至在欢呼尖叫,那种快乐,就是意义了吧。

        一曲终了,弹钢琴的少年离开舞台,一堆跳拉丁舞的表演者上去跳了。陶清风心中一喜——那名少年下舞台的方向,正好对着自己这边的卡座。陶清风盯着那个身影,哪怕没入了卡座周围的黑暗中,但因为离得越来越近,所以没有跟丢。

        然而陶清风刚戴好围巾站起身,准备去拦那名少年时,此刻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了,只有十米左右。忽然旁边窜过来几个喷着酒气,手里端着杯盏的男人,围住了少年,喂他喝酒,还大声说着些:“小白陪哥哥喝两杯”“小白又长高了点啊”之类的话。还不老实地往他身上蹭。

        那位叫小白的弹钢琴驻唱少年,被几个男人围在中间,黑暗中是看不清脸上表情的——但是陶清风就是觉得,黑暗中,有一张,很无助的脸,恰好望向了自己的方向。

        陶清风觉得,说不定,身体原主人从前,也遭遇过这样无助的情况。他不该袖手旁观。

        陶清风心想,大楚那个时代,卖唱歌女被客人调|戏之事也有,但在正规的酒肆客栈,都很少遇见,也多半发生在荒村野店,人烟不密之处。怎么在这个地方,周围那么多人又蹦又跳的,应该不是聋子瞎子吧?这几人也能胆大包天说浑话?而且周围人似乎都觉得这种事很稀松平常。

        在大楚,竹枝馆那种地方,才可以狎倌吧。从他记忆里来看,现代是不允许开设勾栏的。酒吧按他的常识理解,也不是这样的地方,可是为什么周围的人都视若无睹呢?

        陶清风很困惑,他从记忆中看来,这个时代并没有封建皇朝专权的压迫,本以为是圣人口中的治世……但如今看来,有的地方风气还是很奇怪。

        不过他并没有时间去思考这种浅尝截止的曲解和困惑,因为陶清风已经站出去,走到他们身边,音调平静地说:

        “你们放开他。”

        今天是周一,陶清要参加新落成的水天影视城剪彩仪式。水天影视城是为了拍摄省级文化厅筹办的大型献礼片《归宁皇后》修建的。陶清在片中饰演男四号。

        陶清,小红炸子鸡。有许多小鲜肉的标签:年轻、帅、演技半吊子,能力被质疑、话题度高,黑红参半。胜在他是a省人,自愿放弃片酬,好歹搭上这种纯献礼性质的电影,在里面有十分钟的戏份。

        他上周五结束工作后就搭乘飞机回宁阳。宁阳是a省省会,陶清在这里有一套单身公寓,是他出道以前住的,恰好离新落成的水天影视城也近,就准备住个周末。和经纪人说好周一的早上,接他去剪彩仪式现场。

        和陶清一起回来的,有经纪人苏寻,助理许容容,还有星辉娱乐公司联系家政给他请的保姆,平时负责给陶清做饭、洗衣、保洁。

        可是苏寻从早上七点打陶清的电话到现在,拨通的手机一直没接。苏寻已经让助理去他家找了。

        助理许容容回忆:上周五晚上,陶哥下飞机后,没让她开车送回家,而是让她送到了宁阳市著名的“悦城大沙龙”,说他在那里有熟人,玩一会儿。这件事苏寻也是知情的。

        “悦城大沙龙”是陶清发家地,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酒吧里驻唱。酒吧老板后来发迹,成为悦城大沙龙高层之一,向星辉娱乐公司的一个朋友,以极低廉的价格推荐了陶清。陶清年纪小,长得又好看,嗓子也还算不错,对于娱乐公司来说,这样的廉价优质鲜肉,多一个也不碍事。于是星辉娱乐按照最低标准,和他签了艺人合约。

        上周五,经纪人苏寻凌晨时去了悦城大沙龙一趟,陶清和熟人在vip贵宾间里k歌喝酒。看到他来找,陶清就让苏寻送自己回家了。

        在那辆公司配的纯黑色的宾利上,苏寻在驾驶座上四平八稳地开车,看不到后座陶清的表情——却听到一句非常奇怪的话。

        “没意思,死球算了。”

        苏寻不是a省人,听不太懂那句醉醺醺的夹着方言的话,只是听到个“死”字,蓦然浑身汗毛一竖,感觉非常不详。但当他转过头,只看到陶清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那天晚上苏寻把陶清送回家,来开门的是保姆,陶清已经睡死过去。苏寻接下来周末两天没有找他,让他好好休整。

        但到了周一早晨,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经纪人苏寻内心又想起那句不知其意的方言,有些心慌,却也有一丝隐秘的解脱。助理又接连打电话告诉他,陶清家没人,保姆也不在。

        还有半个小时,剪彩仪式就开始了,这个仪式里需要陶清出面的环节,是在剪彩结束后,有个娱乐记者集体采访的时间。苏寻无奈地准备去找环节负责人。如果陶清无法到场,得提前给媒体朋友们道歉,毕竟省级献礼片到场的不止是纯娱乐新闻记者,还有党媒报刊文化版块的记者,都不能得罪。

        ——虽然陶清明里暗里,或多或少得罪了一些人。包括他自己的经纪人苏寻。好在苏寻是个尽责的经纪人,过去偶有的不愉快,并不会让他在本职上懈怠。

        就在这时,苏寻接到了保姆的电话,在嘈杂背景里,对方表述又不是特别清晰,好半天才让苏寻梳理清楚:

        陶清现在和她在一起。离现场不远,苏寻赶紧让他们打个出租赶紧过来,剪彩仪式要开始了。

        苏寻在剪彩鞭炮声和电流失真声中听得也不清楚,保姆好像还嘀咕了几句,“有点怪”是什么意思?

        十五分钟后,出租车到了。先从副座下来的中年妇女,眼中还闪烁着犹疑,看到经纪人总算松了口气。

        苏寻问:“沈阿姨,你们早上?去哪儿啦?容容那个丫头去陶哥家里……也没人……”一边问,瞥着车后门,陶清还没下车。

        沈阿姨回答:“小陶哥五点就起床了,要看桂花。我们就打车去南沙淀公园。”

        五点?看桂花?苏寻内心震惊:“陶哥起得真早。”

        沈阿姨道:“睡了两天两夜,当然起得早。从你周五晚上送他回来,他就一直在睡。我做了四顿饭,叫都叫不醒。”

        苏寻内心一惊,这是说在周五晚上,他从悦城大沙龙把陶清接送回家后,他就一直在睡?睡过周六周日两天?一觉睡到周一早上五点?

        在苏寻印象里,陶清并不是嗜睡的人。工作再是劳累,玩得沈再high。哪怕是他们明星要美容多睡觉,也不至于连睡两天吧?

        沈阿姨声音迟疑:“周末的时候,我做好饭,敲小陶哥房间门,他没声音,房门又是里面锁的。我怎么也叫不醒,当时还有一点担心……”

        但是沈阿姨也不敢一直敲门,怕把他惹火,陶清发起火来,在她腰上踢的那两脚还隐隐作痛,如果不是公司及时赔偿,加之在这里当保姆薪酬高,她早就不想伺候这位暴躁小明星了。

        沈阿姨重新回忆了一遍早上的事,简略跟苏寻说了,心中依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今天早晨五点,沈阿姨在保姆住的侧卧里醒来,在床上叩牙齿(养生),忽然听到主卧室那边开门声。

        小陶哥终于起床了,起得真早。经纪人苏先生交代过周一的行程,九点半有个剪彩仪式,照理说,没必要起这么早的。但沈阿姨也赶紧下床准备早餐,要是准备得迟了,还指不定又怎么被骂呢。

        但是当她打开门,看见陶清那副样子,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陶清还是穿着睡衣,但却是一副摇摇欲坠,好像要倒下去的虚弱模样。沈大娘心想这倒霉孩子,两天不吃饭,低血糖了吧。但又不敢上去扶他,陶清很讨厌别人碰他。沈阿姨拉开一张扶手座椅摆在陶清旁边。

        沈大娘在陶清家工作一年,第一次听到一声:

        “谢谢,您,您……沈大娘吧。”

        她的嘴张开成了o型,也为此,给陶清煎了一个无比圆的鸡蛋。

        虽然称呼有点怪,平时都叫她大妈,不过,她心大,懒得纠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陶清歪靠在椅子上,表情非常复杂,脸上出了很多汗,眼神迷茫困顿。在沈大娘把早餐端上来给他吃这段时间,他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下一秒要昏过去,又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他看着沈大娘,声音很轻:“年岁几何,帝飨何人,受寿何久?”

        沈大娘哆嗦一句:“说,说人话?”

        他怔了下,好像陷入了某种冥思,半响轻道:“无,无事了。在下……背,背,台词。”

        说出这几个字时,他的表情格外扭曲。

        沈大娘不懂,只是觉得,陶清那时候的眼神,就像是她刚才调鸡蛋,蛋清蛋黄被打浑的模样。

        然后,沈大娘收到了在陶清家工作一年来,第一个礼貌的笑容,和一句好像走投无路的孩子才会说出的恳求语气,纵然内容有点奇怪——

        “……可否,一观,桂花。”

        沈大娘只知道最近的南沙淀有个公园,公园里有桂花树,随即就被陶清一副溺水人的样子拖去了。

        这一路上也特别怪,陶清一直在到处看。不是在看她,就是在看附近的环境。五点多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天色也没大亮。但还是有寥寥的出租车。

        沈大娘印象深刻的是,当她拦下出租车,车驶过来时,陶清竟然后退两步,险些倒退跌倒,死死地盯着汽车。像是一头虚弱的绵羊,偏偏不认输地盯着狮子。

        沈大娘本来就对陶清不亲自开车感到奇怪,也对他看个桂花要拉着自己带路觉得费解。但是看到陶清好像在害怕汽车,才醒悟般想:小陶哥这是又受了什么刺激,对汽车有什么阴影吗?

        当明星的,也是不容易。沈阿姨想着:说到底,他才二十一岁,却已经在娱乐圈里打滚了那么久。平时脾气暴躁也情有可原吧。她有个儿子和陶清同岁,在外打工。哪怕是陶清偶尔脾气暴躁,她也很善良地包容了。

        “汽车……”陶清自言自语,终于还是坐进了汽车里。

        一路上一句话不说,陶清在汽车里全神贯注看着窗外风景。到地方了该付钱。沈大娘是不必出这些花销的,陶清呆愣了片刻,在身上摸出了钱包。手脚笨拙地打开,把一大把钱抓出来,迟疑地往司机那边一塞。

        于是陶清风猜测:“你是谢东来大人的儿子吗?”陶清风实在想不起法人在现代社会约定俗成的叫法——董事长,只好管人家叫大人。不过,谢国珉有“太子爷”这种不三不四的称呼,虽然这称呼略违和,但他也懒得放在心上。还有人叫他家老爷子太上皇呢,他已经很习惯了。故而也没有在意陶清风违和的叫法。

        谢国珉倨傲十足地点点头,心想这下该颤抖了吧?

        陶清风心里大失所望——一个法人的儿子,算什么“太子爷”。真正的太子,总领东宫一切职务,还要担任朝中要职——据陶清风这几天看社会通识书籍的知识:有的法人也并不直接管理事务,只是作为东家,然后雇佣职业经理人给他们打理。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14125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