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113.见家长

113.见家长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陶清,    小红炸子鸡。有许多小鲜肉的标签:年轻、帅、演技半吊子,能力被质疑、话题度高,黑红参半。胜在他是a省人,自愿放弃片酬,好歹搭上这种纯献礼性质的电影,在里面有十分钟的戏份。

        他上周五结束工作后就搭乘飞机回宁阳。宁阳是a省省会,陶清在这里有一套单身公寓,    是他出道以前住的,恰好离新落成的水天影视城也近,就准备住个周末。和经纪人说好周一的早上,接他去剪彩仪式现场。

        和陶清一起回来的,有经纪人苏寻,助理许容容,    还有星辉娱乐公司联系家政给他请的保姆,    平时负责给陶清做饭、洗衣、保洁。

        可是苏寻从早上七点打陶清的电话到现在,    拨通的手机一直没接。苏寻已经让助理去他家找了。

        助理许容容回忆:上周五晚上,    陶哥下飞机后,    没让她开车送回家,而是让她送到了宁阳市著名的“悦城大沙龙”,    说他在那里有熟人,玩一会儿。这件事苏寻也是知情的。

        “悦城大沙龙”是陶清发家地,    他小学没毕业,    就辍学在酒吧里驻唱。酒吧老板后来发迹,    成为悦城大沙龙高层之一,向星辉娱乐公司的一个朋友,以极低廉的价格推荐了陶清。陶清年纪小,长得又好看,嗓子也还算不错,对于娱乐公司来说,这样的廉价优质鲜肉,多一个也不碍事。于是星辉娱乐按照最低标准,和他签了艺人合约。

        上周五,经纪人苏寻凌晨时去了悦城大沙龙一趟,陶清和熟人在vip贵宾间里k歌喝酒。看到他来找,陶清就让苏寻送自己回家了。

        在那辆公司配的纯黑色的宾利上,苏寻在驾驶座上四平八稳地开车,看不到后座陶清的表情——却听到一句非常奇怪的话。

        “没意思,死球算了。”

        苏寻不是a省人,听不太懂那句醉醺醺的夹着方言的话,只是听到个“死”字,蓦然浑身汗毛一竖,感觉非常不详。但当他转过头,只看到陶清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那天晚上苏寻把陶清送回家,来开门的是保姆,陶清已经睡死过去。苏寻接下来周末两天没有找他,让他好好休整。

        但到了周一早晨,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经纪人苏寻内心又想起那句不知其意的方言,有些心慌,却也有一丝隐秘的解脱。助理又接连打电话告诉他,陶清家没人,保姆也不在。

        还有半个小时,剪彩仪式就开始了,这个仪式里需要陶清出面的环节,是在剪彩结束后,有个娱乐记者集体采访的时间。苏寻无奈地准备去找环节负责人。如果陶清无法到场,得提前给媒体朋友们道歉,毕竟省级献礼片到场的不止是纯娱乐新闻记者,还有党媒报刊文化版块的记者,都不能得罪。

        ——虽然陶清明里暗里,或多或少得罪了一些人。包括他自己的经纪人苏寻。好在苏寻是个尽责的经纪人,过去偶有的不愉快,并不会让他在本职上懈怠。

        就在这时,苏寻接到了保姆的电话,在嘈杂背景里,对方表述又不是特别清晰,好半天才让苏寻梳理清楚:

        陶清现在和她在一起。离现场不远,苏寻赶紧让他们打个出租赶紧过来,剪彩仪式要开始了。

        苏寻在剪彩鞭炮声和电流失真声中听得也不清楚,保姆好像还嘀咕了几句,“有点怪”是什么意思?

        十五分钟后,出租车到了。先从副座下来的中年妇女,眼中还闪烁着犹疑,看到经纪人总算松了口气。

        苏寻问:“沈阿姨,你们早上?去哪儿啦?容容那个丫头去陶哥家里……也没人……”一边问,瞥着车后门,陶清还没下车。

        沈阿姨回答:“小陶哥五点就起床了,要看桂花。我们就打车去南沙淀公园。”

        五点?看桂花?苏寻内心震惊:“陶哥起得真早。”

        沈阿姨道:“睡了两天两夜,当然起得早。从你周五晚上送他回来,他就一直在睡。我做了四顿饭,叫都叫不醒。”

        苏寻内心一惊,这是说在周五晚上,他从悦城大沙龙把陶清接送回家后,他就一直在睡?睡过周六周日两天?一觉睡到周一早上五点?

        在苏寻印象里,陶清并不是嗜睡的人。工作再是劳累,玩得沈再high。哪怕是他们明星要美容多睡觉,也不至于连睡两天吧?

        沈阿姨声音迟疑:“周末的时候,我做好饭,敲小陶哥房间门,他没声音,房门又是里面锁的。我怎么也叫不醒,当时还有一点担心……”

        但是沈阿姨也不敢一直敲门,怕把他惹火,陶清发起火来,在她腰上踢的那两脚还隐隐作痛,如果不是公司及时赔偿,加之在这里当保姆薪酬高,她早就不想伺候这位暴躁小明星了。

        沈阿姨重新回忆了一遍早上的事,简略跟苏寻说了,心中依然觉得很不可思议。

        今天早晨五点,沈阿姨在保姆住的侧卧里醒来,在床上叩牙齿(养生),忽然听到主卧室那边开门声。

        小陶哥终于起床了,起得真早。经纪人苏先生交代过周一的行程,九点半有个剪彩仪式,照理说,没必要起这么早的。但沈阿姨也赶紧下床准备早餐,要是准备得迟了,还指不定又怎么被骂呢。

        但是当她打开门,看见陶清那副样子,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陶清还是穿着睡衣,但却是一副摇摇欲坠,好像要倒下去的虚弱模样。沈大娘心想这倒霉孩子,两天不吃饭,低血糖了吧。但又不敢上去扶他,陶清很讨厌别人碰他。沈阿姨拉开一张扶手座椅摆在陶清旁边。

        沈大娘在陶清家工作一年,第一次听到一声:

        “谢谢,您,您……沈大娘吧。”

        她的嘴张开成了o型,也为此,给陶清煎了一个无比圆的鸡蛋。

        虽然称呼有点怪,平时都叫她大妈,不过,她心大,懒得纠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陶清歪靠在椅子上,表情非常复杂,脸上出了很多汗,眼神迷茫困顿。在沈大娘把早餐端上来给他吃这段时间,他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下一秒要昏过去,又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他看着沈大娘,声音很轻:“年岁几何,帝飨何人,受寿何久?”

        沈大娘哆嗦一句:“说,说人话?”

        他怔了下,好像陷入了某种冥思,半响轻道:“无,无事了。在下……背,背,台词。”

        说出这几个字时,他的表情格外扭曲。

        沈大娘不懂,只是觉得,陶清那时候的眼神,就像是她刚才调鸡蛋,蛋清蛋黄被打浑的模样。

        然后,沈大娘收到了在陶清家工作一年来,第一个礼貌的笑容,和一句好像走投无路的孩子才会说出的恳求语气,纵然内容有点奇怪——

        “……可否,一观,桂花。”

        沈大娘只知道最近的南沙淀有个公园,公园里有桂花树,随即就被陶清一副溺水人的样子拖去了。

        这一路上也特别怪,陶清一直在到处看。不是在看她,就是在看附近的环境。五点多街上没有多少行人,天色也没大亮。但还是有寥寥的出租车。

        沈大娘印象深刻的是,当她拦下出租车,车驶过来时,陶清竟然后退两步,险些倒退跌倒,死死地盯着汽车。像是一头虚弱的绵羊,偏偏不认输地盯着狮子。

        沈大娘本来就对陶清不亲自开车感到奇怪,也对他看个桂花要拉着自己带路觉得费解。但是看到陶清好像在害怕汽车,才醒悟般想:小陶哥这是又受了什么刺激,对汽车有什么阴影吗?

        当明星的,也是不容易。沈阿姨想着:说到底,他才二十一岁,却已经在娱乐圈里打滚了那么久。平时脾气暴躁也情有可原吧。她有个儿子和陶清同岁,在外打工。哪怕是陶清偶尔脾气暴躁,她也很善良地包容了。

        “汽车……”陶清自言自语,终于还是坐进了汽车里。

        一路上一句话不说,陶清在汽车里全神贯注看着窗外风景。到地方了该付钱。沈大娘是不必出这些花销的,陶清呆愣了片刻,在身上摸出了钱包。手脚笨拙地打开,把一大把钱抓出来,迟疑地往司机那边一塞。

        想到自己所在佑光一朝,寒门学子的入仕途径还十分艰难:名宿大儒们要么炙手可热,门庭若市;不是普通读书人家能够肖想的;要么便躲入深山避世,更难寻觅。

        陶清风很幸运,在他家乡,偏僻的南山里,就住着一位退隐致仕的大儒徐棠翁,恰好看中他的资质,破例收为关门弟子教导,陶清风才能一举中甲。

        徐棠翁很高兴,他知道陶清风身世伶仃,朝廷里更无人关照,能够钦点探花,便以为朝野风气有所改进。于是徐棠翁接受了当地县丞推荐出山。佑光皇帝得到消息,派人邀请徐老入京讲学。

        徐老桃李成蹊,从前的学生不少都在京师当了大官,只不过以前老师隐世,不好来往。他们听到消息,闻风而动,逐渐拧成一股势力。在京师左近有了名气,称为‘徐门’,开始偶尔照拂一下“同门”。

        只不过这些优待陶清风都没享受到,在徐派门生逐渐声名鹊起的那三年,他正因为母孝丁忧,待在南山乡下,每天荷锄曝书,却还是逃不过被新帝清洗的命运。

        同一个老师所教的学生,往往在上位者眼里,都被划归到一个政治阵营里。

        陶清风心想,如果在那个时候,天下各地都有朝廷下令开设的书院,书院里坐镇的又不止一两位大儒,学子们想必就不会被划分成哪一派的门生,受到政治上的连坐了。崇安皇帝这举动无疑很贤明。

        那位兄弟说:“书院名称是礼部国子监祭酒拟定,并没有明文记载为何叫陶馆。据我个人推测,应是取轲子的‘郁陶思君尔’,郁是‘忧’,陶是‘乐’的意思。陶馆之名,想来是让寒门学子们,能‘快乐’地读书吧。”

        他说罢,眉眼弯弯一笑。

        陶清风又是一阵恍惚,这位兄弟笑起来,和燕澹生更像了。大概长得好看的人,笑起来都有共通之处吧。

        虽然是个陌生人,陶清风心中的亲切感又增添了几分,这个时代的普通人不像能懂得这么多偏僻知识,看来是很幸运地遇到了解的人。

        现在陶清风大脑半晕,又很放松,看对方文质彬彬的书卷气质,也没多想,就以为是个学过古代史专业的学生——他还不知道现代社会,二十七八岁的人除了读硕士读博士的,一般都已经进入社会工作。毕竟陶清风那个时代,学子们为了科举,读二三十年的书,花甲中举之事也时有发生。

        陶清风还在想刚才对方说的国子监祭酒起名字的用意,本来想回去再看看《大楚史》,但国子监祭酒是从四品衔位,简略的《大楚史》不一定会记录这种级别官员的名字。

        陶清风忽然想到,既然这位兄台了解,说不定可以问问?

        “那您觉得,当时的国子监祭酒是何人?”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也更偏僻了,陶清风心想,所以他贴心地加了‘您觉得’作为台阶,万一对方不知道也没关系。

        但陶清风其实也没细想,自己包裹得这么明显,连脸都不露,寻常人是很容易生疑的。但对方也好脾气地回答着,没有反过来打听他,甚至带了一点理所当然的指导语气——

        “你可以看《崇安三十六年间大事要录》,那里面有记载,燕澹当了二十年的国子监祭酒,从崇安十九年至三十九年。陶馆书院的名字,自然是他取的。”

        陶清风一怔:二十年的国子监祭酒?燕澹生当初的志向,不是想当礼部尚书吗?不是觉得国子监那种地方没挑战吗?

        倒是陶清风自己,人臣的终极理想就是国子监祭酒,去管理天下学儒们。

        这本《崇安三十六年间大事要录》听上去比《大楚史》记载崇安年间的事,更为详细,也不知是谁编的,回头找来看看。

        一边想着,陶清风有些敬佩第看着那个男子:“冒昧一问,您术业专攻?”

        对面男子愕然一愣,道:“你……你不是……华大的学生?”

        陶清风:“?”

        那男子旋即道:“我还以为……咳咳,没事了。我,是搞古代史的。”

        如果陶清风足够熟悉现代人的说话方式,以他的聪明应该就会发现,对方并没有说“学古代史”,而是说“搞古代史”,这里面微妙的差别,在于后者省略的语境,已经不是单纯的学习知识,而是跨入了搞研究的行列。

        陶清风在意的是,刚才那个男人为什么把他认成华大的学生。学生他懂,华大又是什么?当时苏寻给自己说粉丝的时候,好像提什么华大历史博主对他在剪彩仪式的发言表示认同云云。陶清风听得半懂不懂的。现在又听到这个词了……

        可是陶清风问了这么多问题,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了。以前进学的规矩,虽提倡勤学好问,但得到帮助后,也要给出思考反馈。最好互促进步。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3280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