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114.海岛度假

114.海岛度假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可是陶清那样的理解,    显然是放大了广积王子的上位者情怀。

        宣发方真是的,    明明把剧本都提前给他们看了,    为什么还是给陶清灌输那个方向广积王子的人设。不知道是宣发部门里的谁和陶清接洽的,搞不好是极端历史粉,    什么‘遗穗荡尽,    天寒岁暮’,    她都不知道出处,    一查居然是墓志铭上的玩意,这都叮嘱陶清背出来了,    宣发方里有人搞事情啊。

        第一版剧本都写好了。难道要大改吗?把《玉黍离》,《六言》的内容加进去,    整个电影的结构,线索,大都要重来……如果广积王子要走救苦救民的寡淡路线,和天胜皇帝撞了,    就要给他编写新的剧情。写什么呢?

        编剧只好抑制住内心奔腾的草泥马,认命地重新去翻材料。愁得头发抓下来一大把。

        《玉黍离》后记,    广积王子赤脚踏进庄稼地,    发现稻穗下面的土是红的,掘开有死尸。

        能过审吗?而且这种风格,    适合偶像派演吗?陶清那种演技,    效果出来会很尬吧。

        但,    要是不走偶像路线,    搞不好一点水花都没有。不止粉丝兴趣缺缺,投资方也有人会不高兴吧,就算是省厅更看重社会效益,私人投资的钱砸下去,也希望听到个水花响……不然为什么要找陶清这种没演技的小鲜肉参加?第一版剧情,她自以为平衡点找得还是挺好。

        但是无论编剧怎么说服自己保留深情忠犬备胎三角恋的广积王子设定,脑海里始终摆脱不去陶清那句“以我浅薄的见解,很有压力……”?她觉得内心某个早已冰封的角落在触动,甚至会融化出疼痛的,被抛弃了很久的东西……

        编剧一宿没睡,吐血咬牙改了个二稿大纲,发给主创团队讨论。

        这版大纲里,广积王子没有三角恋了,凸显了他在天胜皇帝身边左右手的作用。天胜皇帝麾下不缺文臣武将,所以广积王子的作用是——提醒他实施仁政。

        这个比田间掘尸好演,希望陶清演得住,在天胜身边当一个善良的花瓶。

        这版大纲出乎意料,比第一版更得省厅认可,并且压下了私人投资方的反对意见,让编剧细化。

        编剧看到细化方案要求里那句“尽量贴合历史”,两眼一翻,颤巍巍喷出一口老血。

        这段故事的历史和演义相差实在太多了,她要找外援……

        苏寻在陶清房间找到了手机,三四个未接电话,都是自己打的。但此刻苏寻已经不计较这事,他心花怒放地捧着智能机翻微博。陶清的微博是他在打理,肉眼可见那条转发出圈的省媒体发的采访视频,给陶清涨了不少粉。

        “陶哥,你去不去微博上面亲自翻牌?”

        苏寻美滋滋,看那些褒奖评论里,最让苏寻感到开心的,是华大历史系出身的博主,点评了陶清对广积王子的理解,从来高贵的学院派这回用了“认真”两个字来评价。这对于“沉默就是学院派最大的宽容”的一贯吐槽路线来说,委实难得。

        转发里补充:“最可贵的还是态度,慎重代表心怀敬畏,哪怕他的演技糟糕,起码表现出了对历史人物起码的尊重。看来剧组还是有诚意,希望成片不要毁。”

        而陶清微博下面,已经簇拥了许多小陶瓷们暖心又可爱的评论。往常遇到这种高兴事,陶清会亲自翻牌回复几个。所以苏寻照例问他,转过头才发现陶清好像不太对劲。

        陶清风坐在房间宽躺椅上,闭着双眼,显得很疲惫的模样。苏寻连忙关切道:“陶哥?你怎么了?”

        陶清风声音虚弱,道:“有点累。”所以苏寻说的什么微博,他没有听清,只听到一点“粉丝”,但也没有精力去回应。

        说这话的时候他双目放空,望向天花板,好像脑中正在承载什么过载了。但是哪怕这种时刻,他对苏寻讲话时,还是有条不紊,温柔又沉稳的声线——

        “苏……苏兄弟,我想休息一下。请你让沈大娘做好饭后,再叫我吧。”

        对苏寻的称呼从苏先生变成了苏兄弟,虽然有些意外,但苏寻听着愈发顺耳了。总比以前强。陶哥提前适应角色,变成了个多有礼貌的家伙。

        苏寻想:不知道制作方宣发是谁和陶清个人接洽,效果非常好。能让陶哥这种人乖乖背那些文论和诗作,改天一定要带着礼物,去《归宁皇后》剧组慰问。

        苏寻连忙点头:“好的陶哥,你累了先休息。”贴心地关上房门。并不知道当他关门的瞬间,房间里陷入黑暗。台灯自动感光亮起,陶清风失神般凝视着那团暖黄色光晕,眼瞳被光线一激,露出了茫然。

        陶清风独自在房中继续思考,那最让他头痛的,合同问题。

        陶清风记忆里合同条款,还有很多看不懂的东西。

        粉丝,指数,上浮率……

        刚才苏寻刚才拿着手机,乐滋滋告诉自己涨粉了,好歹让陶清风对“粉丝”有了一点感性认识。

        是喜爱着这个身体原主的那些人吗?虽然从记忆里来看,这个原主,实在……反正,陶清风自己,喜欢不起来。

        怎能那样对别人呢……

        哪怕他的模样,和自己前世,颇为相似。只是这个时代的男性都剪短了头发,平头寸脸的。陶清风看着镜中,短发俊朗的男子,不禁一丝恍惚,仅仅是头发,就能改变那么多气质吗?

        说到底,世上什么人都有,凭借这脸,收获一批粉丝好像也无可厚非——“从前大楚朝廷里被称为“玉面郎君”的自己,登第游街时,就感受到自己这张脸对妇孺的杀伤力,用“掷果盈车”来形容,已经是最轻的了。

        不过,虽然脸庞相似,气质却很不同。

        他刚醒来的时候,感受到身体里还残留着的暴戾、愤怒和不甘,也从镜中看到眼神中的狠厉。

        现在平静下来,自己逐渐接管了这些意识后,这副皮囊的气质,又渐渐往他的前世的谦谦君子靠拢去了。

        如果这个时代的人,知道他来自古旧的时空,自己会不会有麻烦?

        上一世在险恶政治生态中游走的经历告诉他:想要活下去,必须小心。

        要是能多看些记忆就好了。起码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从何处来,家庭关系如何……然而,记忆碎片里,统统没有。

        陶清风扫开纷乱的思绪,先静下心来,想想山中旧宅,荷锄月归,一床的书,和月色中的桂香。

        回想着白天被记者问到,对广积王子有什么理解。他当时浑浑噩噩,只按照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而完全没有去考虑,适合这个身体原主人性格的回应。他彼时头痛欲裂,也没力气伪装了。

        静下心来仔细琢磨身体原主的记忆碎片,陶清风深深叹了口气,那种粗鲁且张扬的性格,他伪装不好。从今天苏寻和沈大娘惊讶的反应来看就了然。

        但自己难道还能像身体原主一样对他们发火爆脾气吗?做不到,他也不愿。

        还好他们看上去暂时接受了‘为了角色’的说法,焉知日后会不会起疑心。

        必须尽快在被人发现之前,努力适应这个身体,了解这个时代,巩固性格变化的理由。

        说到这个身体,底子倒是意外好,身体很柔韧,结实,还有腹肌。他以前伏案的一些书生毛病,也不见了。

        只是——优伶需要扮演角色,他连原主都没法演得像,怎么演得好其他角色呢?

        可是如果演技不好,赚不到多少钱,凑不够一亿。提前解约遥遥无期,就离他的隐士梦想更远了。

        这是陶清风一直头疼的缘故。

        他需要,缓释精神的东西——陶清风走到窗边,玻璃瓶里,一丛桂枝。绿意中一点点浮动的黄蕊,传来沁人心脾的幽香,飘在窗台上。他忽然就安心了。

        陶清风把桌屉拉开,里面一篇墨迹未干的短赋,只开了个头。他摸出桌屉深处的毛笔和砚台,续出行行墨迹……

        ——扬子居,一床书。南山桂花,袭人裾袂。广川居士,竹网蜘蛛……忆昔荷锄修药圃,垂髫散秩曝农书。余惟憨书生,孤身无所赍。※

        他想念大楚。

        再说,广积王子在历史上的人设就很模糊,诗作和文论里几句忧国忧民,谁知道是不是应制写的?最重要的是——和天胜皇帝撞了。所以编剧本来打算,仅从他的年龄和成长环境,突出一个纯善又深情的人设塑造。还可以加个单箭头香昌皇后的三角噱头。在省厅的a省影视公司和其他私人影视公司各自诉求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可是陶清那样的理解,显然是放大了广积王子的上位者情怀。

        宣发方真是的,明明把剧本都提前给他们看了,为什么还是给陶清灌输那个方向广积王子的人设。不知道是宣发部门里的谁和陶清接洽的,搞不好是极端历史粉,什么‘遗穗荡尽,天寒岁暮’,她都不知道出处,一查居然是墓志铭上的玩意,这都叮嘱陶清背出来了,宣发方里有人搞事情啊。

        第一版剧本都写好了。难道要大改吗?把《玉黍离》,《六言》的内容加进去,整个电影的结构,线索,大都要重来……如果广积王子要走救苦救民的寡淡路线,和天胜皇帝撞了,就要给他编写新的剧情。写什么呢?

        编剧只好抑制住内心奔腾的草泥马,认命地重新去翻材料。愁得头发抓下来一大把。

        《玉黍离》后记,广积王子赤脚踏进庄稼地,发现稻穗下面的土是红的,掘开有死尸。

        能过审吗?而且这种风格,适合偶像派演吗?陶清那种演技,效果出来会很尬吧。

        但,要是不走偶像路线,搞不好一点水花都没有。不止粉丝兴趣缺缺,投资方也有人会不高兴吧,就算是省厅更看重社会效益,私人投资的钱砸下去,也希望听到个水花响……不然为什么要找陶清这种没演技的小鲜肉参加?第一版剧情,她自以为平衡点找得还是挺好。

        但是无论编剧怎么说服自己保留深情忠犬备胎三角恋的广积王子设定,脑海里始终摆脱不去陶清那句“以我浅薄的见解,很有压力……”?她觉得内心某个早已冰封的角落在触动,甚至会融化出疼痛的,被抛弃了很久的东西……

        编剧一宿没睡,吐血咬牙改了个二稿大纲,发给主创团队讨论。

        这版大纲里,广积王子没有三角恋了,凸显了他在天胜皇帝身边左右手的作用。天胜皇帝麾下不缺文臣武将,所以广积王子的作用是——提醒他实施仁政。

        这个比田间掘尸好演,希望陶清演得住,在天胜身边当一个善良的花瓶。

        这版大纲出乎意料,比第一版更得省厅认可,并且压下了私人投资方的反对意见,让编剧细化。

        编剧看到细化方案要求里那句“尽量贴合历史”,两眼一翻,颤巍巍喷出一口老血。

        这段故事的历史和演义相差实在太多了,她要找外援……

        苏寻在陶清房间找到了手机,三四个未接电话,都是自己打的。但此刻苏寻已经不计较这事,他心花怒放地捧着智能机翻微博。陶清的微博是他在打理,肉眼可见那条转发出圈的省媒体发的采访视频,给陶清涨了不少粉。

        “陶哥,你去不去微博上面亲自翻牌?”

        苏寻美滋滋,看那些褒奖评论里,最让苏寻感到开心的,是华大历史系出身的博主,点评了陶清对广积王子的理解,从来高贵的学院派这回用了“认真”两个字来评价。这对于“沉默就是学院派最大的宽容”的一贯吐槽路线来说,委实难得。

        转发里补充:“最可贵的还是态度,慎重代表心怀敬畏,哪怕他的演技糟糕,起码表现出了对历史人物起码的尊重。看来剧组还是有诚意,希望成片不要毁。”

        而陶清微博下面,已经簇拥了许多小陶瓷们暖心又可爱的评论。往常遇到这种高兴事,陶清会亲自翻牌回复几个。所以苏寻照例问他,转过头才发现陶清好像不太对劲。

        陶清风坐在房间宽躺椅上,闭着双眼,显得很疲惫的模样。苏寻连忙关切道:“陶哥?你怎么了?”

        陶清风声音虚弱,道:“有点累。”所以苏寻说的什么微博,他没有听清,只听到一点“粉丝”,但也没有精力去回应。

        说这话的时候他双目放空,望向天花板,好像脑中正在承载什么过载了。但是哪怕这种时刻,他对苏寻讲话时,还是有条不紊,温柔又沉稳的声线——

        “苏……苏兄弟,我想休息一下。请你让沈大娘做好饭后,再叫我吧。”

        对苏寻的称呼从苏先生变成了苏兄弟,虽然有些意外,但苏寻听着愈发顺耳了。总比以前强。陶哥提前适应角色,变成了个多有礼貌的家伙。

        苏寻想:不知道制作方宣发是谁和陶清个人接洽,效果非常好。能让陶哥这种人乖乖背那些文论和诗作,改天一定要带着礼物,去《归宁皇后》剧组慰问。

        苏寻连忙点头:“好的陶哥,你累了先休息。”贴心地关上房门。并不知道当他关门的瞬间,房间里陷入黑暗。台灯自动感光亮起,陶清风失神般凝视着那团暖黄色光晕,眼瞳被光线一激,露出了茫然。

        陶清风独自在房中继续思考,那最让他头痛的,合同问题。

        陶清风记忆里合同条款,还有很多看不懂的东西。

        粉丝,指数,上浮率……

        刚才苏寻刚才拿着手机,乐滋滋告诉自己涨粉了,好歹让陶清风对“粉丝”有了一点感性认识。

        是喜爱着这个身体原主的那些人吗?虽然从记忆里来看,这个原主,实在……反正,陶清风自己,喜欢不起来。

        怎能那样对别人呢……

        哪怕他的模样,和自己前世,颇为相似。只是这个时代的男性都剪短了头发,平头寸脸的。陶清风看着镜中,短发俊朗的男子,不禁一丝恍惚,仅仅是头发,就能改变那么多气质吗?

        说到底,世上什么人都有,凭借这脸,收获一批粉丝好像也无可厚非——“从前大楚朝廷里被称为“玉面郎君”的自己,登第游街时,就感受到自己这张脸对妇孺的杀伤力,用“掷果盈车”来形容,已经是最轻的了。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3301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