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129.回家

129.回家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吃完之后,陶清风回家时,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他的生物钟是戌时(19-21点)之间入睡,    寅时(3-5点)起身,坐在车上时就困得不行,    回家倒头便睡。

        陶清风,    翻过身沉入梦乡。梦里又闻到了南山桂香,    满室书馨。

        梦到了从前的事情。

        梦到了同科同甲同分入礼部的,同僚。

        ——“陶清风?振清风,照明月,濯清流,    揖西山——名字好,人也好。只比不才的‘燕台心如梦,春水澹烟生’差那么一丁点。”

        他想起当年被人夸赞这个名字时,那人戏谑笑着,    还不忘自夸一句。明眸善睐,    聪明又骄傲的青年。

        大楚佑光三十年一甲榜眼,    燕澹生。

        陶清风在梦里迷迷糊糊地想——燕澹生,都道我俩一时瑜亮,    然而相识三年,出身悬殊过大,    难成友。即便如此……我仍希望你能够逃过血腥的政变清洗,    平安终老。以你的能力和家世,    应该不难做到。

        我们都怀有文传鸿胪的心愿——刻书传世,水井处皆唱。只是我已经不可能实现了,希望你,留下绮罗珠玉,锦绣文章……

        ————————————————————-

        艺人改名字是很麻烦的事。在这个大家竞相曝光,刷存在感的娱乐圈中,改了名字,搞不好大半路人不认识了,以前积攒的人气和资源就打了水漂。当然,娱乐圈里信奉名字风水迷信的艺人也有,改了也不是多奇怪的事。

        陶清的名字改动是个例外,公司高层几乎没有多少障碍地同意了新名字,据说是丽莎在会议上大力说服高层:路人大部分能从新名字联想到原来陶清那个人。一来是因为相似,二来是更符合他日后想要转变的风格。丽莎在会议上当场就划给了陶清两个后续资源,都是古装。得了她的力保,高层也同意了。在拍完《归宁皇后》后,陶清风又会有事情忙活了。

        总公司要请个大师测算改名吉日,再对外公布,且容后禀。

        第三天,《归宁皇后》的二稿剧本,终于送到了陶清风手上。上面还注明“修订中,不代表最终效果”。

        二十万字的一沓a4纸,有拇指厚度。陶清风拿到的三个小时之内,就从头到尾泛读完毕。

        这个时代的文字是横着写的,从左边翻页,字形也不少变了。但大致也都能猜出来。横着读几页,还惊喜地发现能读得更快。

        读的快一个重要原因是,有很多形状不同的墨点(标点),隔断了句子。看了一会儿,能大致猜出不同形状的墨点各是什么意义。

        这个时代的墨也印得很干净,大楚时候只有雕版印刷,常常沾不均匀。这个时代的字可以排列得这样密集,却没有被墨污花。

        大概,又是‘机器’的奇迹吧。

        不过,针对内容,读完之后,陶清风止不住升起了很多疑惑。

        搜索记忆里,这个献礼片了弘扬a省文化的说辞,还有那天在剪彩仪式上,亲身经历的媒体的报道,都让不了解娱乐圈的陶清风有个初步印象:这部片子应该主要按历史来拍摄。

        可是……这里面的剧情,不按照《天胜本纪稿》,也不按照《通史古鉴稿》的正史,而是取材自《说五王全传》这种不入流的演义小说,怎么上得了台面呢?

        这个时代,连《说五王全传》这种市井混书,也被后世的人当作正史了?

        还是说,这个比大楚先进得多的时代,能够勘证出《本纪稿》、《古鉴稿》是假的,而《说五王全传》这种大楚一朝不入流的书籍,才是真正的历史?

        不可能啊,大兴史的原始材料,他当年在弘文局看了许多,自己也提供了几页断篇进去。

        陶清风想去找书。

        他不会用电脑,记忆里原主人也不曾在网上搜索过书籍,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种方便的途经。

        今天没工作,苏寻没来,沈大娘也收洗好餐具后,进小卧室睡午觉。受圣人礼教那么多年,陶清风没法去敲女性睡觉时房间的门。

        想到苏寻捧着手机指给他看那些未接电话,记忆里也有几幕,是身体原主人在使用这个小方盒子。陶清风咬牙拿起来,想试着操作一下,能不能“打电话”问苏寻。

        屏幕发出的亮光又把他惊了一下,九宫格数字密码让陶清风直皱眉头。

        怎么按……?

        他拼命按着头,想要从那里面榨出来什么似的,慢慢的,脑中似乎有隐约雾气散开,几个数字从意识深处浮现——

        他连忙按下那几个位置,手机密码锁解开了。

        这个小盒子里,包含着这个时代最尖端、最核心的东西。勤学好问的陶探花,立志要学好它。

        而且,刚才拼命想出的数字,也让陶清风意识到,如果再给他一些时间,放大执念去深挖迷雾深处的记忆,说不定就能看到更多东西,进一步了解身体原主人。

        或许因为他接受一部分记忆时,要细看细想的太多,导致头痛欲裂。才无法看清更多东西。等他休息些时日,再去试图啃这脑海中迷雾般的“天书”。

        再是难,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圣人的教诲铭记在心,就不仓皇了。

        就算解锁了,这手机上眼花缭乱的东西,还是让他双眼直发愣。好一会儿,才根据文字来辨认:联系人——

        联系人的界面下面是个“a”,陶清风不认得这个符号,也不会下拉菜单。

        a下面是个名字:阿兰。

        这是谁?搜索了一下记忆,找不到,他不敢贸然点,也不会返回主界面,拿着手机像个烫手的玩意。只好叹了口气,又放在一边。

        陶清风决定亲自出门去找书。他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手机,钥匙,钱包。这个时代必带的东西。哪怕手机不会用,还是带在身上,实在不行,就请人帮他用。反正他已经会解锁了。

        他在餐桌上给保姆留了张纸条,毛笔写的,竖排,繁体字。

        寻书,晚归,勿等。

        不提沈大娘起床后看到那张纸,嘴巴又成了个无比圆的o型;只说陶清风离开了公寓。这尚是他第一次在无人陪伴的情况下出屋,内心有些紧张,主要是怕迷路,找不回来。

        于是他走得很慢,一直在记路。一边观察这个时代的街景。

        再是光怪陆离的景象,起码是一衣带水,同样文字语言的族群。虽然世殊时异,但共有的文化记忆,在心理上还是让陶清风有了安慰。

        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还好没变”的东西,不止是桂花。

        街中川流不息的车辆,在陶清刚醒来的时候,造成过很深的阴影,若不是记忆里知道这叫汽车的代步工具,他定会以为是神话降临的怪物。

        而现在,他不但认识了这种代步工具,甚至有了两次乘坐“出租车”的经验,虽然都是沈大娘带他坐的,只需要告知目的地,就能很快到达,实在非常便捷。

        陶清风慢慢在街上走了一会儿,琢磨着,找谁问一下,哪里能看书买书,然后乘坐那个叫“出租车”的东西,送他过去。

        可是,也不能冒冒失失的,随便拦着个人就问。因为他这身打扮——

        黑风衣,低檐帽,墨镜,围巾。

        这是第一天出门时,在沈大娘疑惑的“小陶哥你怎么不武装好”的指导中,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

        千万不能露脸在大街上走,明星会被围观的。

        设身处地想一下也能理解,当年一甲登第游街,自己尚且只是在街上转一圈,后来出门时,就接二连三地被人指认出,带来不少麻烦。

        这个时代,手机和各种屏幕上,明星清晰的模样每天都在出没,认识自己的人,会更多吧。

        所以陶清风包裹得严严实实。这是秋天,戴帽子围巾的人并不多,他这副打扮,依然引起了一些人的关注,还好并没有人来打扰。

        他本来就是在疑惑今天看的那版《归宁皇后》的剧本里,大量的《说五王演义》内容,覆盖了《通鉴》和《本纪》的正史,才想出门找书勘证一下的。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归宁皇后》的编剧,更没想到她和严澹有交情,正在隔壁卡座聊天。

        陶清风姑且听着,默默思索。

        《天胜本纪稿》中,刘敢辜回京三次记载,每一次都不止二十个字,《通鉴稿》上还有一段讲述他驻守边关的功绩。可以写的东西,不是挺多的吗?

        陶清风蓦然恍悟,难道这个时代,《通鉴》和《本纪》都遗失了一部分?

        可惜刚才在图书馆,自己只顾着看《大楚史》和《大兴史》,没有去看《天胜本纪稿》和《大兴通鉴稿》——不对,如果弘文局的同僚们顺利编撰完,就应该叫做《天胜本纪》和《大兴通鉴》了。

        “谁告诉你,刘敢辜的记载二十个字都不到的?”严澹悠悠道:“《历代通鉴语录体记传史考》里……”

        陶清风听到这里心下一喜,还是严澹有水平,看来从前的记载并没有遗失,应该只是这个编剧不知道而已。这本书听上去集各代通鉴之大成,价值很高吧。

        严澹的话被孟小丹有分寸地打断了——

        “师兄,‘语录体’三个字,你懂的。这不是记传,没有年表,而且不按人物归类,每年流水账地你一句我一句式的记下来的文体,从来没有目录。”

        严澹丝毫没有体谅,反而道:“所以呢?”

        孟小丹痛苦地扶住额头:“五百多卷啊!”

        严澹摇头道:“你的基本功,还给系里了。”

        孟小丹道:“所以,这就是今天师兄你出现在这里的意义了。”

        严澹轻笑一声:“孟大编剧,求人的态度,是不是该更有诚意一点?”

        孟小丹赶紧道:“快,快说个可以贿赂得动严大教授的数字!”

        严澹笑着说:“也没什么,《归宁皇后》顾问团里,有几位a省退隐良久的学界大师。剧组应该给了你联系方式。”

        孟小丹满口答应:“联系方式剧组发给我了。不过我也知道自己斤两,不会主动去凑没趣的。虽然我入不了人家的眼,但是如果听了你的名,他们估计是乐意和你探讨学术问题的。”

        严澹摇头道:“区区薄名哪值得一提,也不敢忝称和老先生们探讨学术,能交流一二就满意了。”

        孟小丹答应把联系方式给严澹后,露出了期待的眼神。

        严澹无奈看她:“我得回家,才能查到具体页码发给你……”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37361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