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娱乐圈探花[古穿今] > 137.获奖

137.获奖

        看到这个,    说明宝宝购买没到比例喔⊙?⊙!这样看不懂喔!  司机想不起名字,想说“文盲小明星”(源于陶清在某次节目中的尴尬表现,被嘲出了圈,    大部分路人从此对他都是该印象),    又赶紧刹住嘴,毕竟不是什么好话。

        说错“虎落平阳”这样的成语也罢了,    要是有点娱乐精神还能有搞笑效果,    但是陶清偏偏涨红了脸,    很不甘心的样子,    搞得节目组都要努力圆效果。哪怕后期制作美化出来,    都能感受到镜头里令人窒息的尴尬气息,    路人的嘲讽便毫不留情了。

        陶清那时候已经和沈阿姨下车了,没听到他迟疑的那半句。

        沈阿姨以前在陶清面前是不敢多说话的,但是今早那句谢谢,    和陶清友好的表现,    让她能恢复一点心直口快的脾气,    道:“小陶哥,    你小费给太多了。”

        谁知道陶清竟然把钱包剩下的钱,一张一张拿出来,好像在学认般,盯了片刻,又一张一张整理回去。最后道:“谢谢,    记得了。”

        沈阿姨觉得,    今天的谢谢,    实在太多了。难道陶清是这种,一年了连个好脸都不给,一次来个大放送的风格吗?

        公园里只能看到几个晨练的老头老太,格外清静。连广场舞大军都还没到。

        陶清走到公园中间的桂花树下,在浓郁的桂花香味中,怔怔地静观片刻,伸手撷下最外面的一段斜枝。

        心直口快的沈阿姨:“小陶哥,乱摘花要被罚款的。还好他们没上班……”

        陶清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赧红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喃喃道:“抱歉。”手上的桂花枝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

        沈阿姨道:“其实你可以叫苏先生去花店买嘛。”

        陶清默默按着太阳穴,想着,苏先生……?花店……?

        好像,有记忆。

        沈阿姨提了建议后,陶清却摇头道:“不买,只欲一观桂花……别有根芽处,花枝还似旧……”

        沈阿姨听不懂,只是觉得,小陶哥,今天真奇怪。

        但对于他来说,还似旧,就够了。

        这世间,终究有没变的东西。

        ——————-

        在南沙淀公园门口等出租车时,眼见快八点半了。沈阿姨抽空悄悄给经纪人苏寻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他们一直在找陶清。九点半的剪彩仪式采访,快入场了。

        但当沈阿姨招呼陶清上出租车时,看到他手中多了一个袋子,原来是找公园门口地摊贩,买了一套劣质的文房四宝,和那支不慎折下的桂花一起,请沈阿姨带回家。

        笔墨纸砚?沈阿姨只要一想起陶清以前坐在书房里,抓耳挠腮,扭来扳去的样子——一篇公司要的三百字的宣传祝福语录,只能是明星自己的笔迹,不能让别人代写,也不能照抄,必须有明星自己的风格。

        那天恰好苏寻有事,手机关着机。陶清纠结了几个小时,才写出来。

        记得那一天,沈阿姨从早餐开始伺候,到了中午,陶清还没写好,桌上那堆狗爬不如的字,看的人痛苦,写的人更痛苦,险些把他刚做好造型的立毛给薅秃了。

        所以,今天的陶清,让沈阿姨内心升起不小的疑惑。但是小陶哥回过神来,在出租车上还主动安慰她:“在下……要演……新角,自己也有点不习惯。”

        陶清说这话时,脸上表情,尤其痛苦。

        但是沈阿姨坐在副驾上看不到他的阴影里的脸。听到这样的解释,才稍微松了口气。

        陶清坐在出租车上,看不到副驾上保姆眼中频频闪过的担忧和疑惑。他闭上双目,一只手搭在额头上。

        他不叫陶清,纵然名字很像。

        他叫做,陶清风,是大楚佑光三十年的一甲探花,官封礼部校书郎。

        却不甚被政变牵连,身首异处。

        他睁眼醒来,发现自己进了一具陌生的身体。开始接受那些记忆,到现在仍然没有完全看完。关于这个奇怪世界的一切,种种浩繁,在睁眼的那一刻,就潮水般疯狂地压下来。那么多规律,细节,条则……

        可惜的是,读取的记忆画面,断断续续的。很多画面都一闪而过,前后关联断层,像是进入了白色迷雾中。

        在那白色迷雾中,他模糊看到一个身影,一言不发,失魂落魄地走过他的身边。

        白雾里一并涌出许多断续的碎片记忆。

        陶清,男,二十一岁,星辉娱乐公司签约艺人,十四岁辍学,此后去酒吧驻唱,酒吧老板后来发财,入股星辉娱乐,推荐陶清出道。

        虽然如何辍学。如何驻唱。如何出道这些事情,并没有特别清晰的来龙去脉,只是片段式的闪现,不过,这些画面,也让他大致能把身体原主人的情况摸个七七八八。

        而且时间越近的记忆,读取得就越清晰。

        苏寻是半年前来的经纪人,沈阿姨是一年前请来的保姆。他们的画面是这些碎片记忆里关系最完整的。

        没有家人的记忆碎片……并不知道是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白雾里,还是这身体主人从前就没有,罢了,先放一放。

        没有朋友的记忆碎片……和很多人喝酒吃饭唱歌过,但是内心深处那种刻骨孤独感一直持续着,也罢了,先放一放。

        而且,记忆中的画面,是从原主身体视角,去看到别人的表情或动作。至于这具身体主人自己独处时做的事,他的心声和想法,也统统没有。

        即便如此,那些记忆量也足够他好好消化,占据精力的,最主要其实并不是碎片断层的人际关系,而是每个画面,所透出的这个时代的细节。

        匪夷所思的机器,暴露张扬的穿着,简化直白的语言……

        自己重活一世,竟然来到了,大楚的千年之后吗?

        他一直在看,一直在记。

        从早晨出门去看桂花,借机多看看这个时代。他的脑袋一直维持着过载的半昏厥状态。他的大脑真的快撑不住了。

        哪怕是进入国子监的第一天,在十五个库房的书堆里沉迷了三天三夜,他的大脑也没那么烫。

        现在占据他大部分精力,让他无力委顿在出租车后座,闻着手边摘的那支桂花香才能冷静下来,是记忆碎片里,和星辉娱乐公司签的那张十年艺人合约——更准确地说,是合约右下角,一亿的违约金。

        自从他弄清楚钱币数量后,那串金额简直像一道雷劈在脑门上。

        更绝望的是他按照记忆里,找到陶清身体原主人的财产储蓄,一张薄薄卡片,这张卡片包含的钱币数——两万。

        他学习过格物算学,觉得这仿佛大海的一滴水。

        合同上现代语言的专业条款,虽然看新的字体半懂非懂,也大概明白那上面的进项栏——工资、分成、红利,应该不止这个数字。

        又是一个记忆里找不到的断层碎片,钱币去了哪里?这具身体原主人,断层的谜团真多。陶清风的大脑梳理记忆头痛欲裂。

        至于自己……

        大楚佑光一甲探花,礼部从七品校书郎,好不容易上天垂怜,让他得以死而复生,来到这个全新的世间重活一次。怎能去当优伶?

        虽然,这个时代的优伶,一掷千金,富贵逼人。大街小巷,或是那些人不离手的屏端,都是艺人的形象。

        白雾记忆中的一些画面,也告诉着他,这个时代的艺人,不但没有低人一等,反而是最让人向往的身份之一。因为可以带来大把的钞票,和传播四海的名气。

        但是,无论是名,或是利,对于他这个并无过错,却斩首午门的纯臣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上一辈子……

        山中十年耕读,箪食瓢饮,一床书,心如止水。

        御赐一甲登第,红袍游街,琼林玉宴。

        在吏部等待铨选,三年后通过了苛刻的选拔,等到了从七品的礼部校书郎职位。

        走马上任前夕,又因母孝回乡丁忧三年。

        再回到帝都,就被迫卷入了那场血腥政变。

        干干净净的一介纯臣。两袖清风,至死未变。

        醒来后,只觉前生如梦。

        或许他本来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只是入梦经历了一场千年前的生活?

        庄周蝶梦,是耶非耶?

        他只知道,记忆里这个世界的基本情况来看,大楚,已经过去数千年了。经史子集,不知有没有佑光一朝踪迹?

        他只想沉溺在书堆故卷中,搜集大楚一朝雪泥鸿爪。

        从记忆里得知,他今天要去一个叫水天影视城的地方,接受所谓的“采访”。会有很多晃眼巨痛的灯,还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面前有一堆挤挤挨挨的人,他们手上会拿着奇怪的“机器”。被这个时代的人称为“记者”。

        虽然很陌生,但这并不是揣错圣心,就下场凄惨的苛刻政治生态环境。

        他御前写应制诗都自如的心理素质,其实不会太慌张。

        他不怕,只是不适应。

        想离开,找个地方隐居。

        然而,那串刺眼的一亿赔偿金告诉他,如果赚不到这些钱币。他便需要继续当优伶十年,按照合约,上演技班、歌唱班的课程,每年拍摄一两部电视剧,参加什么真人秀节目……

        陶清风的头巨痛。

        不过他一直忍着,努力适应,就从这具身体的名字开始。

        刘琦回撇撇嘴,她之前表演时,带了偶像剧里一些习惯。比如第一次出场时像小鸟似的围着归宁皇后叽叽喳喳撒娇——被熊子安毫不留情地批了。不过几场狠狠打磨下来,她现在基本上心静了,不会刻意犯那种蠢了。

        这一条拍摄的时候,刘琦回便拿捏着神态变化,以小姑娘式的好奇地望向广积王子。陶清风心中想,依照广积王子的多礼,不该视若无睹的。

        那么该以怎样的眼神去看小姑娘呢?陶清风不由得想到了当年游街时被注目的情景,头稍微侧过,温柔得体的眼神,看了节义郡主一眼。

        刘琦回毫无反应——或者说等她反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钟玉皎和熊子安几乎同步地说,“接住啊。”

        那个接住指的是接戏,陶清风加了一个眼神过来,刘琦回应该怎么接,取决于她对剧本人物的理解。

        刘琦回思考着:“导演,钟老师,陶老师,我再来一次。”她其实并不是很清楚,该怎样去接这个眼神。

        熊子安提醒她:“郗鹿,从小在宣府长大,没见过多少读书的男子。”

        钟玉皎依然吝啬言语:“衣服是旧的。”

        刘琦回大致理解熊子安导演的说明,郗鹿从小见的都是宣府民族里的粗犷男子,头一次见广积王子这样文质彬彬的俊美少年,应该表现得应该青涩些,可是具体该如何表现,她还要再想。但她又听不懂钟玉皎的提醒了,其实钟玉皎是想让她意识到,伪装进城穿的衣服很破旧,在面对英俊男子注视时,郡主内心应该有一种害羞并惭愧的情绪。如果钟玉皎来处理这一段,她想着可能要悄悄把手往后背,遮住袖子上的破洞。

        陶清风第一次被人叫做老师,感觉还不坏。他深受三人行有我师焉的影响,觉得应该分享一些经验。当年探花及第、御马游街,街上人山人海,少不了很多待字闺中的少女——不看小姑娘时,她们可劲儿地盯着陶清风看。当陶清风去认真注意谁时,她们马上就害羞低头,移开视线了。

        所以陶清风对刘琦回说:“演害羞,就低头。”

        刘琦回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对,该如此。”只有陶清风的提醒,是她马上能实施的具体操作。她从心底感谢他。

  https://www.2100xs.com/book/26216/13925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