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霍格沃兹上位指南 > 第284章 嘴硬的哈利并不想接受塞德里克!

第284章 嘴硬的哈利并不想接受塞德里克!

        海格的头发这次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不再试着把头发弄整洁了,它们现在变成了一堆缠在一起的电线。

        从整洁的极限走到了混乱的极限。

        赫拉很难说哪个更加糟糕,但他都不认可海格如此的发型。

        “你好,海格。”赫拉说。

        海格抬起头来。

        “好。”他用非常沙哑的声音说。

        “喝点茶吧。”邓布利多说着,轻轻关上了房门,掏出魔杖轻轻摆弄着,空中立刻出现了一只旋转的茶盘和一盘蛋糕。邓布利多用魔法使茶盘落在桌上,赫拉坐了下来,静默了片刻,邓布利多说道:“海格,我想你还是有不少好朋友的,我好像已经听到了你其他朋友的脚步声。”

        果不其然,就在邓布利多话音刚落,门外突然响起了巨大的敲门声,赫拉被吓了一跳,不过海格还是那副消沉的模样。

        “海格,够了!我们知道你在里面!没有人会在乎你妈妈是个巨人,海格!斯基特那个讨厌的女人,你不能让她得逞!海格,快出来吧,你不是在——”

        赫拉可以听出来那是赫敏的声音,只是她的话同样没有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因为邓布利多起身为她打开了门。

        不只是赫敏,还有哈利和罗恩,赫拉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起身让他们进来。哈利刚一进门,牙牙立刻抛弃了赫拉,扑倒了哈利的身上,它好像对耳朵有着难以言明的偏爱,它直接扑上去想要舔哈利的耳朵。

        邓布利多继续摆弄着魔杖,大家都做了下来,静默了片刻,邓布利多说道:“海格,你有没有听见赫拉还有格兰杰小姐喊的那些话?”

        赫拉留意到赫敏的脸微微有些发红,邓布利多朝她笑了笑,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说:“从他们刚才想破门而入的架势看,他们似乎还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我们当然还愿意同你交朋友!”哈利望着朋友,说:“你难道认为斯基特那头母牛——对不起,教授。”他赶紧说道,转眼望向邓布利多。

        “我一时耳聋,没听见你在说什么,哈利。”邓布利多说,他玩弄着两个大拇指,眼睛瞪着天花板。

        不过赫拉悄悄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斯基特那个女人确实像是一头母牛,这好像给了哈利勇气,让他可以继续说下去。

        “嗯,好吧。”哈利局促不安地说,“我的意思是——海格,你怎么认为我们会在乎那个——女人——写的东西呢?”

        两颗滚圆的泪珠从海格乌黑的眼睛里流出来,慢慢渗进了他纠结的胡子里。

        “海格,事实上我想,你的身份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赫拉说道,“因为你很难隐藏你的身份,我敢说有不少人都早早猜到了你是个——”

        “海格!”邓布利多猛然出声,粗暴地打断了赫拉的话,在场所有人都相信赫拉的话只会让海格的情绪更加糟糕,偏偏这在赫拉看来是合乎情理的。“这恰好证明了我刚才的话,我给你看了无数个家长写来的信,他们当年在这里上过学,对你印象很深。他们十分坚决地对我说,如果我把你开除,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并不是每个人,”海格沙哑地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我留下来。”

        “说实在的,我认为那并不可能,毕竟你并不是金加隆,没办法获得所有人的喜爱。况且也有人不喜欢金加隆的,是吧,哈利?”赫拉说,他对此倒是很看得开,他从来没有试图征求过旁人的喜爱——他只需要必要的信任就足够了。

        “说的非常对,海格,如果你想等到全世界人的支持,恐怕就要在这个小屋里待很长时间了。”邓布利多说,这时他的目光从半月型镜片后面严厉地射过来,“自从我担任这个学校的校长以来,每星期至少有一只猫头鹰送信来,对我管理学校的方式提出批评。你说我应该这么般呢?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拒绝跟任何人说话?”

        “事实上,邓布利多教授还被弹劾过一次,不是吗?”赫拉毫不留情地吐槽着邓布利多,这也换来了他默默地点头,他浅蓝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无奈。

        “可你——你不是混血巨人啊!”海格嘶哑着说。

        “海格,你看看我有什么样的亲戚吧!”哈利突然生气地说,“看看德思礼一家!”

        若不是哈利突然出声,赫拉简直快忘记了还有他们三个小巫师在,不过看样子他说到一个很有用的点子上,因为邓布利多接过话茬开始讲了起来。

        “绝妙的观点!”邓布利多说,“我的亲弟弟阿不福思,因为对一只山羊滥用魔法而被起诉,这件事在报纸上登得铺天盖地,可是阿不福思躲起来没有呢?没有,根本没有!他把头抬得高高的,照样我行我素!当然了,我不能肯定他认识字,所以他也许并不是胆子大......”

        赫拉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事实上他早就想问了,阿不福思是不是根本不认识字?因为猪头酒吧直到现在都没有一份像样的菜单。

        “回来教课吧,海格。”赫敏轻声说道,“求求你回来吧,我们真的很想念你。”

        赫拉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海格强忍住更咽,又有许多眼泪顺着面颊滚落,心里知道自己把海格倒卖到希腊去的计划看样子是彻底泡汤了,他已经被邓布利多和哈利等人说动了。

        邓布利多站了起来。“我不接受你的辞职报告,海格,我希望你下周一就回来上课。”他说,“你八点半到礼堂和我一起吃早饭,不许找理由推脱,祝你们大家下午好。”

        邓布利多向门口走去,只停下来弯腰挠了挠牙牙的耳朵,就离开了小屋。当房门在他身后关上后,海格便把脸埋在垃圾箱盖一般大的手掌里,伤心地哭泣起来。赫敏不停地拍着她的胳膊,赫拉也不时地安慰着他。

        “海格啊,你要是真的不想回到霍格沃茨也没关系,你放心,我们作为最好的朋友,我肯定会为你找到一份工作的。”

        哈利意外地瞪了一眼赫拉,似乎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都给海格找好了后路,他很想堵住赫拉的嘴巴,如果海格真的犹豫了怎么办?

        但是好在海格终于抬起了头,两只眼睛通红,他说到:“真是了不起的人啊!邓布利多......了不起的人......”

        他刚刚只顾着哭了,完全没有留意赫拉说了什么......

        “是啊,他很了不起。”罗恩十分不合时宜地说道,“我可以吃一块蛋糕吗,海格?”

        “尽管吃吧。”赫拉嫌弃地瞥了一眼罗恩,他直接替海格回答了这个无聊的问题。

        海格用手背擦了擦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唉,当然,他说的都对——你们说的都对......我太傻了......我这么做,我的爸爸一定会为我感到脸红......”眼泪又流出来了,他用力地把他们擦去,又说道:“我还没有给你们看过我老爸的照片呢,是吗?在这里......”

        海格站起来走到衣橱前,拉开一只抽屉,取出一张照片,上面有一个矮个子的巫师,眼睛和海格的一样,也是乌黑的,眯成一条缝。

        只是赫拉才不会认为这会是海格的亲生父亲,他情愿相信是他的巨人母亲把他扔在了郊外,然后这个好心的男巫收养海格。

        因为如同照片上保存的画面一样,海格的父亲正坐在海格的肩膀上笑得郑欢,参照旁边的一颗苹果树来看,海格足有七八英尺搞,但他的脸很年轻、饱满、光滑,没有胡子——他看上去最多也就十一岁。

        但他的父亲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小矮人一般,实在很难相信他会和一个女巨人结合生下海格——即使是巫师也无法逾越这么大的差距。

        “这是我进入霍格沃茨后不久照的,”海格嘶哑地说,同样这也让赫拉意识到他并不应当在这个时候说出自己真心的想法。“爸爸高兴坏了......他还以为我成不了一名巫师呢,你们知道,因为我妈妈......唉,不提也罢。当然,我在魔法方面一直不大开窍......但他至少没有看见我呗开除。他死了,明白吗?就在我上二年级的时候......”

        “放宽心些,这对他老人家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起码在他离开的时候,你还是一直令他骄傲的好孩子......”赫拉拍了拍海格的后背,试图安慰他,

        “谢谢你,若是被他看见我被霍格沃茨开除的话,他一定会非常难过的。”海格更咽着说,尽管旁人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回路,“爸爸死后,邓布利多一直护着我。给我找了个份猎场看守的工作......他很信任别人。总是给人第二次机会......这正是他和其他校长不同的地方,明白吗?某人只要有才能,邓布利多就接受他来霍格沃茨。他知道一个人即使出身不好,也是会有出息的......唉......”

        海格长篇大论总结下来还是在吹捧邓布利多,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地感谢邓布利多教授,这也让赫拉几乎断绝了把海格拐卖到希腊去的打算。

        他们一直待到傍晚,才离开海格的小木屋。走在草地里,朝着城堡的方向的路上,赫拉轻轻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他稍微放慢步伐,以便他们可以获得一个说悄悄话的机会。

        “你有线索了吗?那只金蛋。”

        “还没有.......”哈利说,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距离第二个项目的时间已经愈来愈近了,而他竟然还浪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海格的身上。

        “你打开你的金蛋时,它会发出惨叫吗?”赫拉压低了声音,小心地扫视着场地,确保不会有人听见他们的谈话。

        “是啊。”哈利说。

        赫拉这才放下了心,他就担心每位勇士中藏匿的线索不一样,尽管项目的内容是一样的。既然都是尖叫声那就好办了,只要他提示一下放进水里就足够了。

        “我想或许我应该去洗个澡。”哈利眨了眨眼睛,他只感觉这一幕有些眼熟,他猛地想起来就在前几天,塞德里克也是这么告诉他的。

        “唔......是的,洗个澡,然后——嗯——带着金蛋——然后——嗯——在热水里仔细琢磨......”赫拉基本可以确定哈利已经知道了第二个项目的内容,索性也就不再为他担心了,想必小巴蒂会为哈利铺平道路的。

        他们在门厅分别,赫拉转身回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去,他只需要静静地等待第二个项目的捷报传来就足够了。至于哈利究竟如何在水下生存一个小时,那就是小巴蒂的任务了。

        哪怕他让哈利用飞来咒召唤来一套麻瓜的潜水设备那也完全不是不可以的,毕竟规则就是用来钻漏洞的,第一个项目中哈利不是也召唤了他的火弩箭吗?

        事实上,和赫拉分别之后,哈利简直想给自己一个巴掌,他为什么要用塞德里克告诉他的谜语回答赫拉?

        分明赫拉就是想给他提示吧!

        他竟然硬生生拒绝了,这可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用塞德里克的办法吗?哈利的心中闪过这些想法,这令他十分苦恼。

        哈利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屈服了,他放下心中的傲气,考虑一下听从塞德里克的建议是否管用,再不试着探索一下金蛋的秘密,他就完全没有时间准备第二个项目了。

        那只捉摸不透的金蛋已经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沉重地压在哈利的心头。

        哈利完全不清楚他这个澡要洗多长的时间,才能够解开金蛋的奥秘,不过谁让他有隐形衣呢,他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守夜巡逻的费尔奇或是其他教授抓到就好了,他自然是可以想洗多长时间就洗多长时间。

        他甚至还是接受了塞德里克的恩惠,使用了级长的盥洗室。很少有人能够进入级长的盥洗室,所以他受到打扰的可能性也就小得多。

        哈利十分地懊恼,如果他去年的时候有好好地藏起来活点地图,不让它被赫拉没收掉就好了,那么他晚上出来会更加地保险。

  https://www.2100xs.com/book/3402/16786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