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霍格沃兹上位指南 > 第292章 身份暴露!该死的称呼!

第292章 身份暴露!该死的称呼!

        哈利的身体格外的僵硬,他握着门把手的小臂在微微颤抖,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身后的人,绝不是邓布利多!!!

        哈利敢确信!

        邓布利多从来都是直呼‘伏地魔’的名字的,哈利至今都记得邓布利多在他一年级的时候是如何教导他的。

        “就叫伏地魔,对事物永远使用正确的称呼。对一个名称的恐惧,会强化对这个事物本身的恐惧。”

        可今天哈利见到的‘邓布利多’,他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说出过一次伏地魔的名字,甚至提到他的时候还用‘黑魔王’指代。

        该死的,邓布利多教授怎么可能......

        “哈利!”看着哈利走到门口,赫拉叫住了他,这一声直接令哈利一个激灵,险些摔倒在地上。

        “教......教授,还有什么事情吗?”哈利僵硬地转回身子,随后他看着‘邓布利多’缓缓从口袋中掏出魔杖。

        哈利紧张地闭上了眼睛,脑子里胡思乱想了起来,他怎么了?是要对我动手了吗?邓布利多教授在哪里?还有谁能够阻挡他?

        赫拉掏出魔杖,在自己的脸上戳了戳,过长的胡须弄得他的脸上痒痒的,他想用魔杖抓抓痒。

        “哈利,请不要把纳威父母的事告诉其他人,这应当由他来告诉大家,等他愿意说的时候。”赫拉把魔杖随手放在书桌上,朝着哈利提醒了一句。

        哈利的身体颤抖着,他只感觉自己的后背都被冷汗浸透。听到‘邓布利多’的话,他长舒了一口气,“好的,教授。”

        哈利说着,转身快步离开了办公室,赫拉甚至都来不及祝他在第三个项目中取得‘好运’。

        ......

        ......

        “什么!邓布利多被人顶替了?”赫敏悄声问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哈利已经把他在冥想盆里看到的一切,以及后来在‘邓布利多’身上看到的、听到的几乎所有东西,全都告诉了罗恩和赫敏。他们那天夜里在公共休息室里待到很晚,反复讨论这些事情,说到最后他们三个的脑袋都晕了。

        罗恩凝视着公共休息室里的炉火。哈利似乎可以看见罗恩在微微发抖,尽管夜里还很温暖。

        “我们还可以信任谁?”罗恩问,“就连邓布利多教授也被人顶替了,难道......对火焰杯做手脚的他?”

        “我不知道。”哈利说。

        赫敏有十分钟没有说话,她手捧额头坐在那里,眼睛望着膝盖。看起来她比赫拉更需要一个冥想盆,她脑袋中大概已经被思想塞得太满了,要是能抽出一些就好了。

        “赫拉。”赫敏喃喃道。

        “你怎么现在操心起他来了?”罗恩不敢相信地问。

        “不,我不是操心他,”赫敏对着膝盖说,“我只是第一时间想到的、还可以信赖的人......赫拉。但他现在并不在霍格沃茨,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

        “你的意思是赫拉袭击的邓布利多,随后伪装成了他,对不对?”罗恩猛拍了下手掌,说道。

        赫敏和哈利齐齐朝他抛过去一个白眼。

        “很显然不是这样的。”赫敏冷静地分析道,“我们都知道,赫拉对邓布利多是忠诚的,而显然假冒邓布利多那个人故意支开了赫拉......不好!赫拉有危险!”

        “嗯???”哈利和罗恩对视了一眼,他们有些跟不上赫敏的思路了。

        “假冒邓布利多的人一定知道谁对他是忠诚的,他为了不露出马脚,一定会把熟悉邓布利多的人支开,让他们去做危险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赫拉是从哪天开始失踪的?”赫敏的语速很快,不过哈利还是勉强可以跟得上,至于罗恩?

        他已经彻底傻掉了。

        “就在我们发现克劳奇先生的第二天,之后再就没有见过他了。”哈利如实地说。

        “那么......”赫敏站起身,在公共休息室的炉火前来回踱步,“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家伙很有可能是在那一天在伪装成邓布利多的,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赫拉支开,他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最好去告诉教授们。”

        “赫敏,你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罗恩慢吞吞地说,“哈利,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太敏感!?”赫敏抬起头尖锐地说,“一个黑巫师潜藏在霍格沃茨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人遭受到攻击,这个时刻,你竟然说我敏感?”

        “赫敏,或许是我精神太紧张,听错了。”哈利慢慢地说,他并不相信在他心目中那位‘无敌’的老人会有倒下的那一天。更别说被人顶替了。

        “那你们就睡觉去吧,我要去找教授!”赫敏说,她看了看表,咬咬牙还是顺着墙壁上的洞钻出了公共休息室。

        哈利和罗恩相视苦笑了一声,罗恩去叫住赫敏,哈利则是快步上楼回到寝室去拿他的隐形衣。他回到寝室的时候,看着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的纳威叹了口气,但还是迅速地离开了。

        赫敏以及她的两个废物男人走在走廊上,只有墙壁上羸弱的火把为他们提供光线,所以他们走得很慢。

        他们完全不知道应该去找谁说这件事情,或许麦格教授会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她一向是邓布利多的忠实拥趸。

        于是,他们三人决定前往麦格教授的办公室——那是一间位于二楼走廊边上的小书房。

        “谁在哪里?”

        是邓布利多的声音,三个小巫师盯着隐形衣紧张地望向走廊尽头,‘邓布利多’正穿着紫色的长袍,他看起来并不如同往日那般稳重,因为在他的手上还有一大瓶的魔药——正咕咕地冒着泡。

        “难道是哈利他们?”赫拉喃喃道,他并没有带上活点地图,被邓布利多拿走还没有还给他,而哈利的隐形衣作为死亡三圣器之一,它的强大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起码他们不发出声响的话,还是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的。

        并不想和哈利他们有过多的牵扯,赫拉快步朝着大理石楼梯走去,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斯内普特意熬制的复方汤剂,之前熬制的已经喝完了,但斯内普并不能离开他的坩埚,所以赫拉不得不亲自下来取汤剂。

        “是复方汤剂!”赫敏悄声说,她的眉头紧紧锁在一起,她透过魔药的颜色、气味可以判断得出来,‘邓布利多’手中拿的绝对是复方汤剂。

        “这怎么可能?”罗恩呆若木鸡。

        “但很显然,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赫敏很快地说,她等‘邓布利多’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的瞬间,立刻沿着楼梯朝下奔去。哈利和罗恩不得不小跑地跟在赫敏的身后。

        “格兰杰小姐!”

        赫敏脚下一滑,停住了,斯内普从正从楼下探出头来。就在他招手让和赫敏过去的时候,他的瞳孔缩了缩。

        “看看我抓到了谁,夜游的小巫师。”斯内普阴冷油腻的语调在走廊想起。“你在这里做什么?格兰杰小姐,还有你的两个‘好朋友’呢?我可不相信你会独自在夜游。”

        “我要见麦格教授,”赫敏说,一边顺着走廊继续朝下跑,她已经到了三楼了,距离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很近了。斯内普一把抓住了她,她不得不停下脚步,刚想解释瞬间脑海中涌出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霍格沃茨中谁有能力熬制复方汤剂?

        或者说谁熬制复方汤剂最不容易被发现?

        毫无疑问,就是斯内普,西弗勒斯·斯内普,他们的魔药课教授。

        而且他好像还和卡卡洛夫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赫敏的脸色白了白,“我必须见到麦格教授,在见到她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真是一派胡言!”斯内普说,两只黑眼睛闪闪发亮,“你在想什么?一个夜游的小巫师,而且还是格兰芬多的优等生,我想麦格教授指导这个事情一定会很‘惊喜’的。”

        赫敏闭上了嘴巴,她知道在见到麦格教授之前她最好什么都别说,天知道斯内普是不是真的值得信任。

        “很好。”斯内普说,他薄薄的嘴唇扭曲着,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哈利和罗恩躲在隐形衣里,他们瞠目地望着斯内普带走了赫敏。

        “我们该怎么办?”罗恩叹了口气说道。

        哈利咬咬牙,“我们去校长室,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我知道校长室的口令。”

        “但这显然是不安全的吧。”罗恩咽了咽唾沫,他并不认为哈利的决策是明智的,如果那个家伙是黑巫师,那哈利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躲得远远的。

        “罗恩!”哈利喊道,“邓布利多教授被莫名的人顶替了,霍格沃茨已经不安全了,我还能躲到哪里去呢?有隐形衣在,他不会发现我们的。”

        “......”罗恩的脸色苍白,他身形晃了晃,“好吧,哈利,但是我们只是看一眼,远远的看一眼,这不是我们该插手的事情了,教授们......”

        “我知道。”哈利对罗恩说。

        ......

        ......

        当赫拉拿着复方汤剂回到办公室后,并没有着急上床去睡觉,他又喝了一大口的复方汤剂,确保自己短时间不会恢复原状,这才站起身,对着挂在墙壁上正在熟睡的画像轻声说道:

        “菲尼亚斯,菲尼亚斯,醒醒。”

        “哦,阿不思,这么晚了,即使你是校长也无权打扰我们的休息。”菲尼亚斯在画像里伸了个懒腰,“你可千万不要劝我去说服康纳利,你了解他的,他一向刚愎自用。”

        “我并不是这个打算。”赫拉苦笑了一声,看样子福吉恶名远扬啊,哪怕是霍格沃茨的画像都知道。

        “那可真是太好了,你最好快些说,不然我就去到别的画框里了,这个时间,我应该睡觉了。”菲尼亚斯打了个哈欠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他抱着肩膀斜靠在画像的边缘。

        赫拉挑挑眉,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是邓布利多,“事实上,我正在想给赫拉颁发一个奖金,奖励他对霍格沃茨做出的......特殊的贡献。”

        “阿不思,你疯了吧?”菲尼亚斯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我还以为你始终对斯莱特林抱有成见呢,你竟然会对莱斯特兰奇家族的孩子这么友善?”

        “呃,他一直都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孩子,不是吗?”赫拉眨了眨眼睛。

        “好了,你的这副模样真是恶心。别在做这个表情了,我可不是十几岁的小巫师了。”菲尼亚斯嫌弃地挥了挥手,“你想给他就给他好了,反正你才是霍格沃茨的校长。”

        “我只是担心自己遗忘了,希望你可以在某个时间提醒我一下。”赫拉终于暴露了他的目的,尽管他很想在自己‘顶替’霍格沃茨校长的时候给自己颁发一个奖金,但眼下邓布利多还没有抓住小巴蒂,显然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好吧好吧。”菲尼亚斯嘟囔了句,又闭上了眼睛,“最好不要再打扰我睡觉了。”

        赫拉苦笑一声,他默默点点头。他这么做自然不是为了那点金加隆,他只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罢了。

        他通过菲尼亚斯透露出他渴望钱财的意图,而不想要任何的权力、特权。为得就是让邓布利多认为他只爱慕金加隆,根本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放下心中的顾虑。

        毕竟一个有弱点的人根本值不得放心在心上。

        邓布利多是个聪明人,赫拉同样也不傻,他自然知道如何在老狐狸面前隐藏好自己。

        只要邓布利多还在世一天,赫拉都不敢真的暴露出自己,天知道伏地魔和哈利中哪一个才会是预言中存活下的一个人。两头下注显然是最明智的选择。

        赫拉坐在椅子上,手指尖抓着自己的长头发末梢,仔细地思索着自己下一步的行动,突然传来一阵声响,他抬眼望去,房门打开了,尽管那里并没有人影。

        赫拉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时间,同样还是看不见的人,还能有谁?

        总不会是小巴蒂吧?

        “哈利?”

  https://www.2100xs.com/book/3402/16786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