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霍格沃兹上位指南 > 第319章 第一天就要听两节乌姆里奇的课?杀了我算了!

第319章 第一天就要听两节乌姆里奇的课?杀了我算了!

        第二天一大早,赫拉去礼堂吃早饭的时候,拉文克劳的一群四年级学生正鱼贯穿过门厅。他们成群结队的,默契地凑成一堆,好像在躲避什么。赫拉踮起脚查看情况,赫敏和她的两个废物男人正在礼堂门口,他们似乎被拉文克劳的同学孤立了——又或者说他们被霍格沃茨的全体学生孤立了。

        很显然,他们相信了魔法部的鬼话,他们认为哈利疯了,而且就是他杀死了塞德里克,尽管不知道他是怎么骗过莱斯特兰奇教授和邓布利多教授的。但很显然,他们一定是受到了哈利·波特的蛊惑。

        这不禁让赫拉有些泄气,昨天晚上分院帽还发出警告,让各个学院团结一致,可转眼一夜过去,似乎已经分崩离析。

        赫拉叹了口气,朝着主宾席走去。格拉普兰教授正和天文学教授辛尼斯塔教授在聊天,海格再一次缺席而格外引人注意,不过清楚内情的赫拉知道,海格最快怕是也要圣诞节前后才能回来,慢点话......那可就说不准了,三年五载也是有可能的。

        被施了魔法的天花板似乎也在预示着海格的进展并不顺利:灰蒙蒙的,一片愁云惨淡。

        “早上好,赫拉,回到城堡里还习惯吗?”麦格教授探过头来,她也是凤凰社的一员,但是碍于她的身份,并没有多少时间参与到凤凰社的行动中去,毕竟她不仅仅是霍格沃茨的变形术教师,还是国际变形术协会名誉会长——当然,他们原本想让邓布利多担任的,但被他婉言拒绝了。于是他们找到了麦格教授。

        赫拉揉了揉脖子,“还算不错吧,如果碍眼的家伙可以少一些的话。”

        麦格教授和弗立维教授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赫拉指的是谁。无可争议,绝对是癞蛤蟆女士乌姆里奇了。

        “邓布利多又交给我一个任务,让我辅助癞蛤——乌姆里奇,这简直就是在折磨我。”赫拉唉声叹气道。“我情愿去帮海格种菜,哪怕是替他繁育炸尾螺也可以。”

        “哈哈,海格的炸尾螺在放暑假前已经全部死光了。”弗立维教授笑着说道,但他被麦格教授瞪了一眼,很快收住了笑声。

        “对了,我想今年的魁地奇比赛一定会很精彩的,安吉丽娜你们认识吗?就是那个喜欢扎长长的麻花马尾辫的女生,她之前是学院队的追球手,但你们都知道,”麦格教授简直是开学的第一天就开始想念魁地奇,甚至一聊起来就没玩,“伍德已经毕业了,所以我选她做魁地奇球队的队长,我想今年一定是格兰芬多队大放异彩的一年,去年没有魁地奇比赛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我们现在还需要一个新的守门员......”

        赫拉和弗立维教授相视一苦笑,麦格教授不愧是魁地奇的狂热爱好者。这一点,赫拉很早之前就知道,大概是她破格录取哈利担任找球手吧。

        突然,嗖嗖嗖,咔啦卡拉咔啦,几百只猫头鹰从高处的窗口飞了进来。它们落到了礼堂各处,把信件和包裹带给它们的主人,同时也把水珠洒在吃早饭的人头上——包括说个没完的麦格教授。

        显然外面正在下着大雨,而一只猫头鹰也落到了他的桌前,是他预定的《唱唱反调》,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为他送来了一期,他还以为需要好一段时间呢。

        “你喜欢看这个?”麦格教授和弗立维一脸诧异地望着赫拉拆开的包裹,里面是一本厚厚的《唱唱反调》最新一期,封面上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图画,勉强可以在角落辨认出福吉的身影。

        赫拉无所谓地耸耸肩,“我觉得这是一本蛮有趣的杂志,所以就订了。”

        “比起这个,我情愿相信算术占卜学。”麦格教授吐槽了一句,坐回到她的位置上享受早餐。

        弗立维教授朝着他眨眨眼睛,悄声说道:“麦格教授最讨厌占卜学了,但我想她对算术占卜学可能没那么讨厌。”

        赫拉冲着他也眨眨眼,没有回应,他翻开杂志,一边喝着牛排骨汤一边翻看着摊开的杂志。

        “我先下去派发课程表,今年的五年级的学生要准备参加o.w.l.s.了,他们的课程压力会很大,我简直不能想象他们如何通过黑魔法防御术这门课程。”麦格教授嘟囔着从主宾席上走下去,她的手里拿着一摞厚厚的课程表。“希望他们可以用点心,我可不希望明年看见有那个小巫师哭着鼻子来到学校。”

        “他们需要重视考试。”弗立维教授摇头晃脑地说,他险些从椅子上掉下去。

        赫拉黑着脸低声说道:“但考试也不能代表全部,你说对吧?”

        “当然不是,这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s的成绩,会直接决定巫师能应聘到什么样的工作。”弗立维教授说。

        赫拉的脸色更黑了,他很想赞同弗立维教授的话,曾经他也一度是这么认为的,但眼下,赫拉自己不也是坐在霍格沃茨的主宾席上吗?

        如果不是那几个该死的家伙毁掉了赫拉的复习资料,藏起了他的报名表,赫拉相信他才不会再o.w.l.s.中取得那么差的成绩,甚至完全没有继续进修的机会。这导致他在霍格沃茨的后两年格外的‘悠闲’,同时也害得他不得不比其他学生更早一步进入社会。

        如果不是赫拉还算聪明,学了几手门钥匙的把戏,怕是连希腊的偷渡生意都做不了,毕业即失业——本身莱斯特兰奇的姓氏就令他在英国巫师界举步维艰,更别说他连s的证书都没有,哪怕是他想在博金博克店找份兼职都难得很。

        用博金先生的话说是这样的:“什么?你甚至没有s?别傻了,孩子,我不会让你在我这里的。”

        麦格教授很快就回来了,她特意给赫拉复制了一份课程表,从一年级到七年级全部都囊括了。毕竟赫拉需要盯紧乌姆里奇,只是麦格教授眼角那压抑不住的笑意是什么情况?

        赫拉额头蹦起几条青筋,他也不至于那么倒霉吧?

        赫拉不理会麦格教授,他把《唱唱反调》放到一旁的椅子上,低头翻看着课表。还好,癞蛤蟆女士没有出现在礼堂上用餐,主宾席上多出了一个位置——当然,这里空了许多位置,比如斯内普教授,他经常熬制魔药忘记用餐;比如邓布利多,他总是忙忙碌碌的,根本没有时间下楼来和大家一起吃早餐;比如占卜学的西比尔教授,她怕是还搂着她的雪莉酒在办公室打鼾;

        五年级真是倒霉的一届学生,他们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要连续上两节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更比说还有魔法史、占卜课以及两节魔药课,这可都是出了名的头疼科目。

        “我想我今天还不算忙,只要去旁听两节课就足够了。”赫拉把课程表塞进口袋里,轻快地拿起一块鸡肉三明治咬了起来。

        弗立维教授羡慕地瞥了他一眼,“真是羡慕你,我今天足足要上4节魔咒课。”

        “我想这对你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不是吗?”赫拉笑着说,“毕竟你可是魔咒大师。”

        “那当然了。”弗立维教授挺了挺胸膛,但很快就泄气了,“可我没办法控制那帮小巫师,我必须要全神贯注,以免他们念错了咒语。”

        赫拉点点头,魔咒是一项非常严谨的学问,稍有差池,就会导致非常可怕的结果。弗立维教授曾经在上课时念错了一个音节,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胸口上正站着一头牛,险些把弗立维教授的肋骨全踩断——他不得不在校医院睡一晚,并且连续喝下五大瓶的魔药。

        这可是霍格沃茨内非常了不起的一个笑话,并且常常被弗立维教授自嘲拿来作为负面教材,可每年课上的意外依旧不少。

        “我要准备去上课了,第一节就是一年级的小巫师,希望他们没有像斐尼甘先生一样的惊人天赋。”弗立维教授叹了口气,从椅子上跳下起,他显得很惆怅。

        斐尼甘这个名字,赫拉印象非常深刻,任何魔咒到了他的手里最后都会变成朴实无华的爆炸,他几乎每节实练课都会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哪怕是魔药课。

        赫拉用过早餐之后,就坐在城堡外的台阶上欣赏雨景......

        好吧,其实他就是没什么事情做了,伏地魔给他的任务摸不清楚头脑,邓布利多的安排监视乌姆里奇的任务又没有合适的机会,他压根就没看见乌姆里奇,她甚至错过了她在霍格沃茨的第一顿早餐。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因此,三三两两挤在院子里的人们看上去轮廓有点儿模糊,赫拉把手放在口袋里反复地摸索着邓布利多给他的那根魔杖。

        邓布利多再三强调不要被力量蒙蔽,赫拉就越是好奇,这根魔杖究竟有什么魔力,为什么会让邓布利多如此在意?而他又为什么选择交给自己?

        想不明白这一切的赫拉决定去找斯内普商量商量,但当他推开地下教室的门时,他明显意识到他来得不是时候。

        斯内普正在上课,而他正守在一个坩埚前为全班的同学展示熬制魔药的细节,门推开的瞬间,斯内普的手明显晃动了一下,但好在他稳住了,并没有加入过多的配料。

        “赫拉,我正在上课。”斯内普低吼道。

        “抱歉,抱歉。”赫拉连忙道歉,他并不是有意闯进课堂的,他的目光扫过斯内普,刚好看见黑板上写着的几个单词:缓和剂。

        “那你最好离开我的课堂。”斯内普冷冷道,他险些毁掉了一锅魔药,这是多么暴殄天物的浪费啊?

        “你们在熬制缓和剂?”

        “显然我们的莱斯特兰奇先生视力不大好。”

        “下课可以给我来一瓶吗?我感觉我需要平息和舒缓烦躁焦虑。”

        斯内普沉默了大概十秒钟,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暴躁地把赫拉赶出教室时,他竟然点头了,尽管他周围的气场更冷了。

        “那么,波特,你们熬制的魔药将在下课后给赫拉服用,”斯内普的脸上露出怪笑,“他的生命就掌握在你们的手中了。注意:如果放配料的时候马马虎虎,就会使服药者陷入一种死沉的、有时甚至是不可逆转的昏睡,所以你们需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行为。”

        听见斯内普的话,哈利等人绝望的眼神投向赫拉,他们并不想毒死他,但他们的魔药就说不准了......

        “咳咳,西弗勒斯——”

        “闭嘴,这是我的课堂。”斯内普挥动黑袍双手抱在胸前,阴冷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赫拉。

        “好吧......好吧......”赫拉找了个教室后排的座位坐下,他感觉他此刻就需要一份缓和剂了,甚至都不用等到乌姆里奇的课上。

        缓和剂绝对是五年级课程中最难、最费手脚的一种,必须按照严格的顺序和份量将配料加紧坩埚,必须将混合剂搅拌到规定的次数,不能多也不能少,先是顺时针,然后是逆时针......反正就是十分繁琐,哈利只是扫了一眼就感觉脑袋发胀,更别说和他一组的罗恩了。

        赫拉坐在教室后排微微伸着头打量哈利熬制的进程,他可不怀疑斯内普话语的真实性。但教室里显然进入了正规,起码他们的坩埚都在燃烧着。

        斯内普走了过来,他伏身在桌前,低声问道:“你做什么来了?”

        “我只是想到要去监视乌姆里奇那个家伙就有点头疼,想来找你那点药剂,顺便咨询你点事情。”赫拉干巴巴地说,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临时起意想要两瓶魔药吧?

        斯内普知道一定会气死的。

        “她不是个简单的家伙。”斯内普迟疑了下低声说道。

        赫拉看着教室里弥漫着各种颜色的蒸汽,他有些担心,“西弗勒斯,你不担心你的学生们吗?他们明显出了岔子啊!”

        “我从没指望这帮家伙可以一次成功熬制出缓和剂。”斯内普讥讽道,眼神中充斥着身为魔药大师的威严。

        “你——成吧,反正这是你的课堂。”

  https://www.2100xs.com/book/3402/1678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