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霍格沃兹上位指南 > 第368章 阿兹卡班大规模越狱事件

第368章 阿兹卡班大规模越狱事件

        “好了,她走了。”赫拉低声说,他垂下头,眼睛眯起来,仔细地盯着上面的报道,他刚刚并没有仔细阅读,上面的小字部分写了很多。

        魔法部昨天夜间宣布阿兹卡班发生大规模越狱事件。

        部长康奈利·福吉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证实十名重犯于昨晚脱逃,他已向麻瓜首相通报了逃犯的危险性。

        “非常遗憾,我们陷入了与两年半前杀人犯小天狼星·布莱克脱逃时相同的处境,”福吉昨夜说,“但请一定要相信魔法部,正如同两年前重新抓捕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一样,魔法部正不遗余力地追缉逃犯,并请公众保持警惕,切勿接近这些要犯。”

        “看起来还真是糟糕透了。”赫拉叹了口气,他望了望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他们两个人正在密切交谈,两人面容都异常严峻。不止是他们二人,还有斯普劳特教授,她把《预言家日报》靠在番茄酱的瓶子上,专心致志地读着第一版,勺子举在空中,连勺里的蛋黄滴到了腿上都没发觉。

        赫拉回头和弗利维望了望,“恐怕我们有的忙了。”

        “不,是你有的忙了,我一直都很忙。”弗利维教授耸耸肩膀,无奈地说道,他还要负责给小巫师们上课,眼下这些事情只能交到其他的凤凰社成员身上了,比如赫拉,比如赫拉,比如赫拉......

        好吧,赫拉清楚邓布利多一定会把这个事情交给他的,无论是因为贝拉特里克斯,还是因为他卧底的身份——等等,赫拉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了邓布利多的卧底了?

        怎么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当赫拉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上了邓布利多的贼船,而且看邓布利多的‘遗愿’(保护霍格沃茨),俨然有让赫拉继承衣钵的打算。

        当然,这里纯粹是赫拉自作多情罢了,邓布利多可没说过要让赫拉当校长。

        “希望报纸上不会把我扯上关系,我和贝拉特里克斯他们真的没什么关系。大概也就是母子的关系吧。”当然,后半句赫拉压根没敢说出来。

        他一直都认为贝拉特里克斯是他的母亲,尽管她并不承认这一点,直到赫拉回到霍格沃茨教书之前都从未怀疑过这件事情,他相信这或许是一种保护——莱斯特兰奇哑炮支脉的族弟总比贝拉特里克斯的儿子要好得多,起码不会被立刻处死了......

        但罗道夫斯之前在阿兹卡班说过的话,让赫拉有些疑惑,理论上来说,他应当是自己的父亲,可看样子好像并不是那个样子。再加上自己会蛇语这一点,赫拉现在更相信另一个可怕的说法:他是伏地魔和贝拉特里克斯的孩子。

        只有这才能解释一切,而且还可以很合理地解释为什么在伏地魔权势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没有声张赫拉的身份——因为伏地魔求的是长生不老和强大的力量,他不会需要接班人,他不需要再有一个人出来抢走他的权力。

        但这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赫拉一时说不上来,但他总有种感觉:他好像遗漏了什么......

        “赫拉,你看看这个。”弗利维冷着脸把报纸递给赫拉,刚刚他出神了好一会,弗利维教授已经把那后面的都看完了。

        魔法部职员死于非命

        圣芒戈医院昨晚保证对魔法部职员布罗德里克·博德之死作出全面调查。四十九岁的博德先生被一盆植物勒死在病床上,治疗师抢救无效。博德先生数周前在一次工作事故中受伤。

        出事时分管博德先生病房的治疗师梅莲姆·斯特劳带薪停职,未接受采访。但医院发言人称:“圣芒戈对博德先生之死深表遗憾,惨剧发生前他正在日渐康复。

        “我们对病房中的装饰物有严格规定,但斯特劳治疗师在圣诞节的忙碌中,忽视了博德先生床头植物的危险性质。随着博德先生语言和行动能力的恢复,她鼓励他亲自照料那盆植物,却没看出它不是无害的蟹爪兰,而是一枝魔鬼网。康复中的博德先生一碰到它,马上就被勒死了。

        圣芒戈医院还不能解释这盆植物怎么会出现在病房里,希望知情者提供线索。”

        “你也能看出来什么,对吧?”弗利维压低了声音。

        赫拉点点头,“恐怕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意外。”

        “唔......这不是很明显吗?”弗利维皱了皱眉头。“好吧,但我想很快你就有的忙了。”他看到麦格教授朝着赫拉挥手,示意让他过去。

        “好吧好吧,我先过去。”赫拉拿起一块三明治塞进嘴巴里,朝着麦格教授和邓布利多的位置走了过去。

        “恐怕我们没办法继续当做无事发生了,起码不能再让魔法部坐以待毙,他们只会搞出更大的乱子,这次是食死徒越狱,下一次是什么呢?神秘人带领他的党羽攻占魔法部?”麦格教授显得十分差异,她手指拍在报纸上,一本正经地和邓布利多讨论。

        邓布利多的眉头皱的又紧又深,“恐怕不是我们看到的这么简单,你们有必要看看这个。”邓布利多把报纸反倒最后一版,给他们看“魔法部职员死于非命”的报道。

        “这有什么联系吗?”赫拉疑惑地问,他才刚刚过来,不知道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之前聊了什么。

        麦格教授紧绷着脸,嘴唇紧紧地挨在一起,她轻轻地摇晃脑袋。

        赫拉摊了摊手,无奈地说道:“暂时看不出什么联系,起码我是这样的。”他只能这么说,因为暂时他真的看不出任何的联系,目前掌握的信息还是太少了——邓布利多一定知道更多,但他是否会告诉他们,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真的是一场意外,某个黑心商贩把魔鬼网当作是蟹爪兰卖了出去,毕竟中间的差价可是足足有好几倍呢——魔鬼网在浓密的森林中是很常见的魔法植物。

        “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的。”过了片刻,邓布利多很是沉重地说着,他的眉头从未舒展开过,这不禁让赫拉有些担忧。

        “赫拉,没有我的指令,你最近不要离开霍格沃茨城堡,明白吗?”邓布利多很是严肃认真地说,好像下一个要遭到‘迫害’的人就是赫拉一样,事实上,伏地魔还挺信任赫拉的,不是吗?

        起码只要赫拉开口,伏地魔基本都能答应下来,比如克利切——那个曾经为他喝光了一盆魔药的小可怜。

        不过,估计伏地魔早早就把它忘记了——谁会记得一个以为已经死掉的小精灵呢?

        赫拉担忧地点点头,心中不免有些愁苦。

        明明他们大家都还迫切地需要邓布利多掌控局面,可邓布利多却已经准备起了后事,这不得不说真是一个滑稽的笑话。

        赫拉叹了口气,也没在意,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三两口吃完了早饭,就回到了办公室。

        但没待一会,赫拉就有点闲不住了,如果邓布利多没说这话,他大概也不会动心思想要溜达一阵,但邓布利多的话一进入他的耳朵,身下的这双脚反倒是压抑不住地想要在外面逛逛。

        这大概就是人类的逆反心理吧,反正赫拉是这样,邓布利多的话像是在他的心里挠痒痒一样。

        “不离开霍格沃茨,不离开霍格沃茨,那我去海格的小木屋溜达一圈不算过分吧?”赫拉在扶手椅上自问自答,“不过分,肯定不过分,所有人都清楚我和海格是好朋友,我去看看他完全没问题,对吧?”

        “对,就是这样,这样也没有离开霍格沃茨。”赫拉拍了下手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他要去海格的小木屋里转一圈!

        海格在他的小木屋门口坐着,就在菜地前面,他望着荒废了许久的菜地重重地叹了好几口气,他的脸上又多了一个新的伤口,这使得他看起来更加落寞了。

        不知怎地,他看起来好像难过得很,哪怕赫拉走到他身边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海格,怎么了?”赫拉朝他打了个招呼,海格的模样看起来有点打不大对劲。

        “哦,上午好,赫拉。”海格想笑,但只是疼得咧了一下嘴。

        “你没事吧?”赫拉有些狐疑地望着海格脸上的新伤口,“你这又是怎么弄的?禁林中出什么事了吗?”

        “很好。很好,”海格假装快活地说道,还挥了挥手,但这甚至差点打到了赫拉的脑袋,“就是忙,你知道的,还是那些事儿——备课——两只火蜥蜴的鳞烂了——好吧——我留用察看了——”他嘟囔道。

        “我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赫拉瘪了瘪嘴,拍了拍海格的肩膀,让他往旁边挪一挪,海格给他让出了好大的一个位置。

        “是啊。”海格说,“说实话,这是意料中的事情呢。你怎么能够猜到的?”

        “任谁都不会认为贸然让学生接触一个他们根本看不见的神奇动物会得到一个很好的评价,而且这还是在魔法部高达四星的危险魔法生物,任谁都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事情的。”赫拉很是坦诚地说道,几乎没有顾及海格的感情。

        事实上,海格有时候神经是有点太大条了,这是个臭毛病,这在某些时候会害了他的。

        眼下就是一个好机会——让海格知道他的粗心大意的毛病究竟有多么的严重,好在乌姆里奇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针对海格,毕竟她也只不过是停了海格的课而已,格拉普兰教授决对会比海格更加出色的。

        在这个时局的情况下,一点点的粗心大意都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海格还意识不到他自己的问题,这终究是一种隐患:如果下次被食死徒抓住了马脚,可就不是丢掉工作这么简单了。

        “唉,你可能不理解。”海格叹了口气,显得很是沮丧,这份工作在他看来基本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仅仅次于邓布利多交给他的别的指令。

        但不得不说,邓布利多显然是十分了解海格的性格,所以几乎从来没有透露过太多的重要信息给他,这就避免了海格一时说漏了嘴——比如1991年在猪头酒吧把通过三头犬路威的方法告诉了奇洛和伏地魔。

        “算了,”海格长叹一声,“得再去给火蜥蜴抹点辣椒粉,不然它们的尾巴也要掉了。再见,赫拉......再见了......”

        海格沉重地走开了,出了菜园,走进潮湿的场地。

        赫拉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自己是出来散心的啊!怎么把心情搞得更加糟糕了?

        最近几天的坏消息属实有点多得过分,这让海格被留用察看的消息变得并不那么被教职员工放在心上,因为他只是丢了一份工作,可外面通缉犯还逍遥法外,很有可能正在做着邪恶的事情——哦,这基本不用怀疑。

        不过,这似乎还是距离霍格沃茨的学生太遥,他们还寄托希望在魔法部的身上,他们相信魔法部会把他们绳之以法的,尽管这仍然是他们热议的重点。于是,他们相当一部分的注意力就放在了海格的身上。

        这消息几天就在学校里传开了,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感到难过,有些人,比如德拉科·马尔福一众的斯莱特林们,他们显得很高兴。至于不知名的魔法部职员在圣戈芒蹊跷身亡,似乎完全没有人放在心上,除了邓布利多和他的亲信们。

        现在走廊里,几乎只有一个话题:十名在逃的食死徒。这个消息通过少数阅读报纸的人渗透到了校园里。

        一时间,霍格沃茨内谣言四起,是什么逃犯们藏在尖叫棚屋里,可能会像小天狼星那样闯进霍格沃茨......

        魔法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听说这些食死徒,他们的名字几乎和伏地魔一样恐怖,他们在伏地魔恐怖统治下所犯的罪行众所周知。

        而这,也让赫拉再一次体会到了令人不自在的目光——只是因为他的姓氏。

        有些人认为,是赫拉·莱斯特兰奇帮助食死徒们逃离了阿兹卡班。

        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赫拉甚至在看到报纸之前都完全不知道这个事情的一点消息,无论是邓布利多还是伏地魔,都没有告诉过他哪怕一点点讯息。

  https://www.2100xs.com/book/3402/16905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