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物业书记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初识燕云鹤(下)

第四章 初识燕云鹤(下)

        司机小李上前一步为宋雪海打开了房门。“宋叔叔,您请进!”。

        房间内即可传来那银铃般的声音:“小李,你把车钥匙交给车场管理员吧,告诉他,把车泊在后院VIP专区,你就可以走了,回头我转告你们经理,他会好好地谢你的。”

        宋雪海进入房间,房间内就两个人,一个是身穿深蓝色职业装的女宾,一个是身穿棕色职业装的女服务员。甭多想,那这位长相不俗的女宾就是那位美女老总燕云鹤了!

        就在这分分秒秒的一瞬间,宋雪海心想,燕云鹤,这名字真好听,就凭这好听的名字,就会迷倒男人一大片。再看人家那洁白漂亮的脸蛋,柳叶弯眉之下一双又黑又亮的丹凤眼,高而笔直的鼻子,樱桃小觜,是那么协调美艳,那身高,即使不穿高跟鞋也有一米六五以上,那身材又是那般适度的苗条,再瘦就不够丰满,再眫就有点可惜了。那深蓝色的职业装依然遮掩不住她那高耸凸起的LF,修长笔挺的双腿,笔直的裤缝更加彰显出她那一丝不苟的修为。宋雪海倒吸一口冷气,是什么样的父母养就了这般美丽的女儿呀!

        在他宋雪海眼里,燕云鹤这等尤物已是堪比影星的,档次犹如赵雅芝、张曼玉、巩俐和自己同姓美女的宋英英一般。

        “您来啦,认识您很荣幸,久仰您的大名,我就是燕云鹤,康丽云鹤物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没想到您宋书记还这么年轻帅气,坐吧,请坐。”说话的同时,美女老总已经站起身来走向宋雪海,主动伸出她那纤细的右手同宋雪海轻轻地握在一起。

        “您老喝饮料、咖啡、还是喝茶水?”美女老总继续笑容可掬地说。

        宋雪海只顾端详美女老总的美貌,一时间竟有点没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回答说:“哦,哦,我喝茶水或白开水就行。”

        燕云鹤一边坐下一边说:“您是我请来的贵客,哪能让您喝白开水。服务员!上最好的茶水来,再上一些干果来。我喝惯了咖啡不加糖。要不要您也来一杯。饿不饿,要不要上几样小点心,这里有几样自制的小点心是不错的,无糖的也有。”

        宋雪海穿着外套就坐下了:“哦,哦,我不习惯喝咖啡,也不饿,就上点茶水吧。”

        “别客气,不饿也可少吃一点吗,我有点饿了,一小时前我还在机场,送走了一个大学的同学。您看,这是我们在机场时的合影,她当年可是我们大学的校花呀。”说话间,她将手机递给了宋雪海。

        宋雪海接过手机一看,那手机照片上只有两个人,远景就是机场的停机坪,其中一个是燕云鹤,她身穿一件浅咖啡色的风衣,头上戴着点缀有小花的发罩,脖胫间还系有雪白蓝花的沙巾,一切都是那样的青春妩媚。原来,燕云鹤穿上风衣也是这样的洒脱漂亮。再看她身边的那位被燕云鹤称作校花的美女,头上是一顶棕红色的贝雷帽,帽上别着银白色的银鹰徽章,一张漂亮的爪子脸朝气十足,棕红色的加长款风衣,8粒金黄色的衣扣格外醒目,难道她的同学是一名空姐?

        “漂亮吧!人家可是南空的一姐呀,月薪不菲,她现在是一名空姐训练基地的培训师,昨天,她带队来到都江市专程来看我。好了,不说她了,我们说点正事吧!哦,对了,忘了要小点。服务员,再加三样小点双人份,全部无糖的。宋书记可别拘束呀,虽然我们刚刚认识,但你的大名我早就知道不少了。把外套脱去吧,室内比较热。我们一边喝、一边吃、一边说事好不好!”

        “我客随主便!”宋雪海说着,脱去外套挂在了衣架上,很显然内衣装束要比外套好了一些,人的精神立刻振作了起来。

        燕云鹤喝上一小口咖啡,用湿巾纸抹了一下口边的残液。

        “三天前,在市物业管理协会组织召开的全市物业管理系统年度工作总结会议上,张国亮会长推荐我们物业公司接手金岸小区的物业管理工作,对此,我持排斥的态度。原因非常简单。首先,我们康丽云鹤公司已经有了四个物业项目,从人员上讲已经满负荷,也不少这么一个小区;从营运需求上讲,总公司还没有资金积累与拓展业务的规划计划;再说,那金岸小区,管理面积多达60万平方米,全部为多层住宅,从运营角度上讲,物业收费仅为每月平方米3角钱,本身就是超低档的小区,业主中间郊区村民和务工人员占多数,素质低,底子差,年度经营亏损,遗留问题成堆,搞不好是会影响整个物业公司形象的。我的顾虑张会长早就心中有数,他见我不想接手,就反复给我作工作,说了很多‘既是挑战更是契机’的话,这些话听起来一点没错,但确实不能当饭吃,在百般无奈的情形下,我就向他提条件,可他什么条件也没有答应,就反复地敲打着问我,你是不是党员?是不是全市第一个成立的物业管理公司?是不是全市物业管理系统树立的一面旗帜?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省级一级物业管理企业?你能看着这样的小区不管吗?我在被他逼迫得无处退却的情形之下,请求他的指点。他说,我只能给你推荐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宋书记。我记得他当时对我说,这个人是出了名的能人,急难险重任务他最有办法,曾经是解放军独立营的教导员,啃硬骨头老有一套了,想当年就是他把一个连年亏损的单位起死回生的,这人绝对没有错,兵卒易找,一将难求,如果他能帮你,你就接手吧。所以,要不要接管金岸小区,我得先请到您这位能人才好作决定。如果您不帮我,我宁愿放弃,随他张会长去唠叨、去报怨。我燕云鹤并不在乎别人谁说什么!好了,宋书记,我就说这么多,情况您也了解了,您老是什么态度?”

        燕云鹤说完这些话,把目光投向宋雪海,右手端起咖啡杯,又喝下一小口。

        “不急回答,你慢慢考虑,你喝茶,或是吃点干果和小点什么的,随便些。”

        宋雪海一直静静地听燕云鹤把话说完,茶水丝毫未动。这会儿好像明白了许多,右手端起茶水杯一下子喝去半杯。然后,缓缓抬头看向燕云鹤。

        “哦,事情原来是这样。我这个人有点特别,越是有挑战的事情越是想试试。我决定出山帮你了。那你能否说说怎么一个帮法吗?”

        “我已经考虑好了,决定聘请你为金岸小区物业管理公司的书记。原因有三,第一,你本来就是党总支部书记,大家都这样称呼你,习惯了就不要改了。第二,应当说你手下没有几个兵,有个领导职务找人帮忙会更方便一些,大家会对你更尊重。第三,我管理的范围是内部,而你则要面向整个金岸小区,没有领导职务业主们会不买账。在此,我还要说明的是,在我所管辖的各物业管理公司中,你是唯一的一个书记,职级和小区公司经理相同,我亲自给你当经理搞管理配合于你,为你开展工作当坚强后盾,由你专心负责遗留问题的处理怎么样。为了你能参加经理会议,我还打算请你兼任公司副经理,公司配备一台公务用车归你调遣,至于其它员工,我打算选派精兵强将齐上阵,力争打个漂亮仗。不过,目前,金岸小区还不能赢利,经营亏损期间全靠总公司补贴,老员工工资不减,新员工工资仅为1500元,你每月工资暂定为3000元,有加班费,节假日按国家政策执行,还有过节费、服装费、电话费、旅游费等,其它方面也会随着公司收入逐渐地提高得到改善,你觉得怎样。”

        燕云鹤的礼节性称谓终于换成“你”了,这让宋雪海听觉感到舒服了许多。

        “你们物业公司还有这么多福利呀,3000元的月工资够高了,还有车坐,待遇真的不错了。你给我月工资2000元就不少,降点如何。”

        “你可是我请都不请到的能人呀,你如果到了开发公司,月工资有可能是10000元,年薪还有可能是二三十万甚至更多,我听说,有个开发公司出年薪80万元去挖你们单位的领导干部。所以,这区区3000元月工资不算多,比起你那贡献来,这已经是很少了。呵呵,那就一言为定。我会让公司法律顾问尽快起草一份聘用合同给你。没有试用期,也没有终止期。你干着顺心就来上班,如果你觉得与我合作不愉快、不顺心,或有什么收入更高的机会,你就随时跟我说,全凭你的个人意愿,来去自由。”

        “好吧,燕总,但愿我们能合作愉快。”

        “期盼与您合作愉快!你喜欢中餐还是西餐,喝白酒、啤酒、还是红酒。”

        “我喜欢中餐,少来一点红酒吧。”

        “服务员,点菜,按我之前点好的中餐菜单上,再来两瓶法国干红……。”

        不一会儿功夫酒菜全部上齐,各色的菜肴虽然没有一大桌,但两个人就餐是足够丰盛了。

        两个人一边吃着、喝着、说着,菜肴也渐渐下去多半,时间老人飞快地走过一小时。

        “我们换个轻松点的话题吧,随便的说说话。我想问你几个个人问题怎么样?宋书记可要有问必答呀,之后,同样的问题我也说说我自己。”

        “燕总的主意不错,我期待着双方沟通!”

        “嫂夫人漂亮吗?你们之间幸福吗?你对男本性怎么看?你对女本性又是怎么看?最后一个问题是,你对我本人怎么看?同样的问题,我也会如实告诉你。”

        宋雪海心想,这燕云鹤还真是与众不同,这刚刚认识还不到两小时,就问我这么多问题,目的何在?意义又何在?莫非这与日后的工作有关系吗?好在,她也会将同样的问题解答给我,我不是一直期待着了解她吗?那就好好回答给对方吧。搞不好这就是智慧交锋的开始,那我这个老政工也不能示弱呀。小样,看看我这老政工,是如何给你这美女老总挖下陷阱的。总之,他想好了,要想知道对方的“底”,就得牺牲一些个人的隐私。

        宋雪海思考了一会儿说:“我与现在的老婆是初婚,她相貌端庄,婚后关系一直很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21岁正在读大三。我对男本性的了解就是示强、较劲、不服软、爱吹牛、好女人。我对女本性的了解就是扮靓、隐忍、顺从、逛街、爱子女。至于怎么看你,漂亮胜过校花,手段不输男人,情趣不减当年,在家一手遮天,丈夫关爱有加。我说完了。”

        燕云鹤一边听着,粉红的脸颊迫使她把头低了下去。她拍着双掌说道:“宋书记,你真是好口才,好见识。之前,我是做了一些功课的,我用一天时间去房管局打听你,你猜他们都怎样评价你?他们说,你是笔杆子一流,口才一流的男人,我今天算是见识了。能说出上述这些话,绝非简单之事。同样的问题,我绝对说不过你,不过也是非常经典的那些东西,你听听可好!如果能够解闷,那让我求之不得。”

        “喜听高见,乐闻其详!”

        “我和老公都是初婚,我们是帅哥配美女,关系一直很好,有一个儿子19岁正在读大一,非常优秀的像他爹,长得漂亮更像我。我对男本性的了解就是看男人喝酒、吃肉、打赌、吹牛、泡妞。我对女本性的了解就是看女人:扮装、照镜、逛街、妻管、唠叨。对你的看法吗,不一定准确,但说说无妨:笔下能生花,嘴上有口德,女人不敢近,男人绕你去,贤妻老相伴。我也说完了,感觉如何?”

        宋雪海听完,同样报以掌声说:“口才不错,毫不逊色,语出经典,甘拜下风。”

        “过奖过奖。说真的,这就是一个小游戏、小插曲,通过这些我们之间的了解就多了许多,友谊是不是很快就拉近了。有时我就在想,如果我们之间老是隔着一些东西,那工作起来就没法干,心扉这东西,不是说打开就能打开的,要创造时机和办法。总之,我感到,我们今天的认识很值得,很高兴,很有意义,你觉得对不对?”

        直到这时,宋雪海才明白,这是燕云鹤设下的一个迷局。鲜明的本意是通过聊天了解对方,彼此打开心扉更有利于工作配合。人家早就心中有数,把那一身的管理本领,小小地在餐桌上用了一回,并取得极好的效果,让人佩服,让人受用。

        “燕总你是真有智慧,难怪有那么多的部下仰慕于你,佩服佩服。”

        “班门弄斧了。请宋书记不要介意。管理与公关手段本身就是千变万化的,我经历尚浅,还希望宋书记多多指点才是。”

        “哪里,哪里,我对管理与公关术没有半点研究,也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哪能呀,你太谦虚了。宋书记是否吃好喝好呀?”

        “谢谢燕总,谢谢你的热情款待。”

        “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给嫂子准备了一份见面礼,你带上,我也喝了酒,我只能让车场管理员找个代驾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回!”

        “你不用客气,车已经停在酒店门前了,礼品就放在车上,我不能亲自开车送你已经非常抱歉了,我只能送你下楼到门前,回去一定代问嫂子好!”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酒店的停车场。

        这时,车场管理员迎了上来。“您好燕总,是要送这位贵宾吗?”

        “嗯,师傅你慢点,一定替我把客人送到家,我先谢谢你了。”

        代驾司机替宋雪海打开车门,待宋雪海踏入车后又替他关好了车门,然后缓缓地启动车辆。站在旁边的燕云鹤一直注视着宋雪海缓缓地离开了停车场,才放心地回到酒店休息大厅。

        事后,宋雪海才辗转地知道,这是美女燕总精心安排的一个“初次见面”。她把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做了精细的设计,让宋雪海及其家人记忆深刻。

        原来,燕云鹤安排轿车停在后院VIP专区,只是为了方便礼品装车而已,并不是她要夜宿国宾大酒店;她燕云鹤为别人置办礼品,从来就不会随意地或没有价值回报的,她这次为宋雪海选择的,是他宋雪海从来没有食用过的两桶橄榄油和他从未使用过的全自动电高压锅。这可是十足的名特优新产品。对此,他不想在意都不可能;尤其是那礼品包内还放有一张卡片,是燕总亲笔写给宋雪海老婆的,那是几行非常漂亮的钢笔字:“嫂子,我是康丽云鹤物业管理公司的总经理燕云鹤,宋书记已经决定应聘我公司,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他,由于他要上班,会给你增加生活负担,我表示抱歉和感谢,一点小小的见面礼请收下。落款是燕云鹤敬上。”对此,宋雪海一直难以忘却。当她老婆看到礼品和卡片时,连连叫绝,之后,她不只一次地对宋雪海说,可不能辜负了人家燕总,要好好干,干出个样来报答人家姑娘。

        还有,她燕云鹤之所以安排司机小李去机场送人和接宋雪海会面,就是为了给宋雪海物色一名称心如意的司机,好让司机小李先经过自己的考察,再去认识宋雪海及其所在的小区;还有她让宋雪海看那手机照片,就是想告诉他一个事实,校花也不一定是第一美女,她才是比校花还要漂亮的那个第一美女,而且她的漂亮是连空姐,即使是南空一姐都得让路,她的漂亮是比空姐培训师还要高贵的无价之宝;她还要向宋雪海传递一个信息,在她所经手的事件安排中,事事时时处处都彰显着她的管理艺术和公关本领,让人无法挑剔,无法反问且找不到一丝人为作弄甚至是弄巧成拙的痕迹与漏洞。

        他宋雪海就在初识燕云鹤的两个小时里,就领教到这么多。他现在开始相信司机小李说的话是真的了。这燕总可真的不是一般人,简直就是个女神。由此事开始,她燕云鹤的形象以及她所精通的管理与公关技能,在宋雪海心中突然就高大了起来,这美女老总可真的不简单,看似平常的事件,其结果会大大出乎所料,其成效会加倍地显现。

        如果这等会算计的美女奇葩去算计一个人,相信那个人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晓得。

        可爱更可怕的管理与公关技能,可爱更为神秘的美女燕总!

        当天晚上,宋雪海与老婆双双穿着睡衣躺在床上。

        “雪海,真没想到,你这个老政工才刚刚内退,就有人找上门来。我原本打算让你没事了就去跳跳舞蹈,锻炼一下身体,或者去钓钓鱼也行,还可以参加个太极拳学习班的,或是让你报个老年书法班什么的。嘚,这会儿你又有事干了。”

        “说的是呀,我原本也在想,我才刚刚48岁呀,干工作是正当年呀,这个时候内退真是浪费光阴。你说怪不怪,自从我内退之后,好像那荷尔蒙即刻少了许多,全身就松弛下来,提不起精神,又好像自己真的老了那样。可是,一旦有了事干,虽然是个聘任的物业公司书记,那精神也好了许多呀。”

        “是吗?难怪你精神头不错!话了多了不少。”

        “唉,彩洁,我看你心情也不错呀!”

        “那是自然,我们可是一体的呀,你心情好了,我也会心情好的。”

        “这都得感谢老朋友呀,还不是我那老领导、老上级有眼光,还是他们了解我的能力,我刚刚被宣布了内退,就被他们盯上了。”

        “你是说张局长张国亮吧,也难怪,他现在是市物业管理协会的会长吧!他要是招兵买马第一就会想到你。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感谢张局是应该的,但你一定不要辜负了那位燕总,我就觉得这燕总太懂事了,太会办事了,你一定要好好干!”

        “放心吧,什么时间我也会对得起人家的尊重和关心。”

        “那就好。唉,那燕总长相漂亮嘛?”

        “你猜呢?你能描述一番更好。”

        “我隐约感到,这燕总一定会像她名字一样长相不凡,家世也不简单。身材高高的,体型瘦瘦的,脸蛋漂亮得像明星演员,我是不是说对了?”

        “谢谢你的想像力,你说的对,她果然没有辱没了她的名字。”

        “你这么一说,我真的想见一见这位美女老总。不过,我可提醒你,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你可别矫情,那可是我们老总,什么时间成你妹妹了?”

        “我一定找个机会认识她,先认了她做妹妹,之后,你休想再打我妹妹的主意!”

        “你就放心吧,你老公本身就不是那样的人,坐怀不乱我还是能做得到的。不过,要是和你这样的老婆躺在一起,那可就另当别论了。”宋雪海说着,把老婆搂在了怀里。

        “你想干什么?别冲动!”

        “你说呢?我们是不是……”

        位于都江市西外环的庄园别墅区3号小院,两盏铁杆院灯通亮。虽然冬季,院内花草依然翠绿。坐北向南是一橦三层的独立别墅,青铁颜色的墙体典雅而威严,再往远处看去是联体别墅区。

        别墅二层起居室有30平方米大小,入室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巨大的木制画壁,画壁上是高两米宽三米的一家三口合影的巨大照片。女主人头上戴着花罩,一对银白色长坠耳环,脖胫上围着银白色软巾,全身由红色长款夹棉大衣外套包裹着,米黄色的软皮高腰皮靴,手持蓝色女式坤包,青春靓丽妩媚,她正是燕云鹤。靠近她旁边的男士高她半头,足有1.85米的身高,身穿白色西装,棕色的高腰皮鞋,左手无名指上戴着钻戒,右臂挎着燕云鹤,英俊潇洒。站在他们前面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男孩,蓝黄相间的一身运动装,白色的运动鞋,一看便知是个学生。绕过画壁南侧是一个大功率柜机空调,空调东侧是一个高而大的鱼缸,热带鱼儿慢慢地飞翔,鱼缸东侧是一个宽屏的电视,电视后面是米黄色的电视墙,北面是卧室入口,再往西侧是一组软皮沙发和茶几等物,西北角则是饮水机。靠近门口左则是一个高大的衣柜。此刻,几身服装已挂在那里,最为显眼的则是一身笔挺的陆军军装,肩章上显示着军人的军衔为双杠四星的大校,姓名胸牌上写着XX军区郝俊喜,资历胸章上有四个条格,显示着军人的级别为师旅级。

        卧室内淡淡的暖阳灯光传递着柔情,宽大的双人床上躺着燕云鹤和照片上那个男士。

        “俊喜哥,就要过年了,公婆那边你可要上点心呀,你看要不要带燕生回去玩几天?”

        “是呀,再等几天吧,我还有20天探亲假呢,我计划回去住上几天,燕生是一定要带回去的,你能不能跟我一同回去呀?你也有两年多不见公婆了吧!”

        “是呀,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呢。我们公司正准备接管一个新的小区物业管理项目,要做的事情很多,我得亲自担任经理,恐怕是没有时间陪你回去了。”

        “真是有点遗憾,好不容易我有时间陪你了,你又有事了,那你可要保证除夕晚上一定得赶回老家来,除夕初一我们一家人必须得团聚。”

        “好,我答应你。其实,我真的想陪你多呆些时日回去看看的,尤其是自公婆住上新楼房后,我还没有回去过呢。再说,现在条件比前几年好了许多,自驾车高速直达也就4个小时而已。我很期待,终于能够与公婆一起过年了,真的好幸福好期盼。”

        “是呀,娶了你才是我最大的幸福,你看这住的、吃的、用的,我从来就没有花过一分钱,说来,我也是个正师级军队干部,还是名副其实的大师长,每月工资8000多元,可是,你从不向我要过一分钱,连个钻戒也没有给你买过,好老婆,你觉得委屈不?”

        “要说我不觉得委屈,那才不是真心话。但是我依然觉得幸福。虽然你不向我上交一分钱,但是你对我的爱是没有条件的,是全身心的,这一点我能感觉得到。其实,你也不容易,虽然工资收入不低,但是你的负担依然很重,你是两个家庭中的顶梁柱,你又是兄弟中的老大,你要当个好儿子、当个好哥哥、当个好伯伯、当个好舅舅,平时少不了对老的小的接济,恐怕公婆住的那栋新楼房,又是你全款负担的吧,每年还要给弟弟家和妹妹家每人一万元,侄子和外甥上学,又是你资助的对不对?我要是再伸手要工资,你能拿出多少?你可否知道,我每次想到这些,心里的感觉是什么?”

        “是呀?我真的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就是觉得非常的骄傲和自豪。我一直是这样想的,只要你在他们面前有面子,我就在他们面前有面子,只有你当好了儿子、哥哥、伯伯、舅舅,我才能当好儿媳、嫂子、大娘和舅妈。我觉得你这钱花得值呀,要是那天你负担不起了,有了困难,你就跟我说,咱家有钱。你老婆可能挣钱了。但是,我有一个担心,就是你不能惯坏了他们毛病,使他们成为新生代的寄生虫。所以,你要量力而行,适可而止。还是那句话,帮他们解除贫穷的同时,要尽可能的帮他们走上致富道路。”

        “好老婆,我知道了。其实,这几年我也没有全部贡献给他们,再说,那栋房产的名字还是我的呢,算上装修和家具,我也就花了18万元,县城的房子还是比较便宜的。还有一个情况,你也许还不知道,我这几年的理财成果还是不错的,至少也赢利20万元。另外,我还是有一些积蓄的,虽然不多,但也有近10万元的机动资金,以防老人急用。说说吧,你这个后勤部司令员,跟咱们家燕生攒下多少钱?好让你俊喜哥惊喜一下吧!”

        “这可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可以估算的。反正这几年我们住在娘家、吃在娘家、用的水、电、暖、上网、保姆费、燕生学习费等,都是爸妈的,你说他们就我一个女儿,是多是少还不都是咱们的,另外,咱们自己购买的房子,都是早几年买下的,投资也不算大,而且这几年的出租收入非常可观,成本已经全部收回。我虽然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但是,我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所以,我们一直生活在上阶层之中,好了不说了,但是,我保证所有收入来源都是合法的。你也不能有非法收入知道不?!”

        “好老婆,我知道了。夜已经很深了,我们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