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物业书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婚礼前奏(中)

第二十三章 婚礼前奏(中)

        第二天上午,是孙晓建张冬梅约好了要去民政局进行结婚登记的时间。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将户口本、身份证等放在车上,不露声色地首先来到物业公司上班,张冬梅照样象往常那样,将背包和衣服外套放于四楼的员工休息室。

        刚刚到岗,孙晓建便一脸“正规”的模样来到客服部营业厅。

        “大家先把手头工作放下,听我唠叨几句。占用大家10分钟时间,咱们开个简短的部务会吧。”

        4名员工把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位于室门内侧的孙晓建。

        “今天是农历腊月24,眼看就要过年了,各家各户都挺忙的,有的要打扫卫生,有的要置办年货,还有的要安排走亲戚,所以,本客服部决定从明天起开始倒休,我每天上午都在岗,下午休息,其余人员每天两人在岗两人休息,过会儿就把安排表报我。另外,轮岗休息期间出市区的人员,请打电话跟我说一声。关于今天的工作,我、张冬梅、郭秀梅继续昨日的工作,我和张冬梅还有几家家访的任务需要完成,郭秀梅继续整理欠费问题档案、单据,左英爱、贾晓霞正常收费。会就开到这里,大家工作吧。”

        “小张,你跟我出去家访。”

        “那我就去换衣服了。”张冬梅说完,红着小脸几个小碎步就跑出去了。

        “小郭,今天的客服工作你先盯一下,如果燕总和宋书记有事找我们,就跟我们打电话。”

        “好的,孙经理。祝你们家访工作顺利。”郭秀梅怪怪地说着话,说完还窃笑着故意朝左英爱和贾晓霞方向看去。

        “我们俩也祝你们家访工作顺利。”左英爱和贾晓霞几乎同时这样说。

        “好吧。就这样,散会。”孙晓建明显地有些不好意思地离开了。

        然后,孙晓建径直来到宋雪海办公室。

        “宋书记,我和张冬梅去办点事,向你请半天假。”

        “好的。是不是去登记结婚呀?如果是,我代表燕总和我,向你们表示祝贺。”

        “谢谢你。正是。那我们就去了。”孙晓建说完,急速地离开了。

        “路上慢点,安全第一。”宋雪海叮咛了一句。

        “放心吧。”孙晓建声音回荡在宋雪海的办公室里。

        稍后,一辆蓝色的海马丘比特飞奔在东华大街上。司机就是孙晓建,坐车的只有一个人,这人正是张冬梅。

        “孙经理,我们这是去哪儿家访呀?难道是去照相馆?咯咯”张冬梅说完笑了两声。

        “对,就是去照相馆家访!怎么不行吗?”孙晓建的回答明显带有不满情绪。

        “你就别来戏弄我了,你可知道,当我说出‘家访’二字时,连我自己都觉得臊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不想让大家知道咱们俩的事情,才去找‘借口’。”

        “对呀。我就想掩人耳目,没错吧。”

        “其实,咱们俩的事情,在公司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怎么,你是说他们都知道了。”

        “我觉得差不多吧。”

        “怎么会呀!除了宋书记,当然宋书记还会汇报给燕总,我可是没有跟任何说过呀?”

        “这事还用得着嘴说吗?一个眼神就够了。我敢说,就你今天说的这些假话,没有一个员工会相信。你就没有发现她们的表情有些奇怪吗?”

        “是呀,是有些奇怪。难道说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

        “那是当然!因为你整天躲在办公室,面对的是一个木头人程立明,外面的闲言碎语你全然听不到,还自以为咱们的事情没人知晓,你可是大错特错了。你可别忘了,情感传言,是第一‘八卦’新闻。所以,即使你流露出半点的蛛丝马迹,人们都会去放大它、疯传它。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特意地去掩饰什么。所以,我们两个‘相好’的这件事,全众城物业公司员工几乎是全知道了。要说有一个人不知道,有可能就是程立明。我还知道,真正的传播源应该是丁经理和燕总,而整个事情的幕后总指挥是宋书记。”

        “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你不用问,我也不会说。你就知道咱们的事情早已公开了就行。”

        “下车吧,照相馆到了。”孙晓建和张冬梅一起走进了照相馆。

        “师傅,我们要照结婚照,要快相,急等着用。”孙晓建说。

        “恭喜恭喜。好般配的一对呀。新娘可真漂亮,新郎可真帅。请你们先到柜台交一款吧。”一位摄影师模样的中年男士说。

        孙晓建走向柜台,面向收款服务员说:“我们要照结婚照,要快相,急等着用。”

        “10元。”

        孙晓建交了款之后,服务员将一张照相单交给了孙晓建。

        “请到影像室吧。”

        孙晓建拿着“照相单”和张冬梅一起,走进了影像室。

        “你们这边坐,靠近一点坐,头部再靠近点,再微笑一点!好了。再来一张,好了。请你们到外室等候,10分钟之内取照片。”

        拿上了照片,孙晓建与张冬梅一起走出照相馆,回到了车上。

        “这几天可辛苦你了。又要买家具、又要布置新房,还要天天接送我上下班,还不能让公司同事知道。看你脸都瘦了。”

        “怎么,心痛我了。那你就对我表现好点。”

        “怎么,你是觉得我表现差了吗?”

        “岂敢岂敢,你表现也不差呀。又是拆洗被褥,又是打扫卫生,还把女儿照顾得那样好,每次见面都要为我准备一桌子可口的饭菜,你也蛮辛苦的。谢谢你。”

        “这不是忙着大事吗!辛苦是辛苦,可我心里美着哪,高兴着哪。”

        “怎么,我不见你笑呀,你不高兴吗?”

        “高兴,就要登记结婚了,我当然高兴了。可不知为什么,就是笑不出来!”

        “你一定是累的。要不就是有心事。如果你有心事,不妨对我说说呗。”

        “心事,烦人的心事。我是要说的,但不是现在!”

        “那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说出来吧,没准,说出来了,你就会好受许多!”

        “还是不要说了。这样的心事,我想留在新婚之夜再说吧。”

        “我想现在听,我不想在新婚之夜听你唠叨。如果你能满足我的好奇心,我有交换条件!”

        “那要看是什么交换条件?”

        “就是,就是,我答应给你一个香吻行不行?”

        “香吻我当然要!而且来者不拒。但是这个不能当作交换条件。”

        “那今天晚上,我再给你做一顿美餐怎么样?”

        “今天晚上吃美餐那是必须的。结婚之日嘛,一定要美酒佳肴的。这也不能当交换条件。”

        “那你说吧,什么条件才行?”

        “你得答应我,婚后有无孩子都不得提出离婚。”

        “那好吧,有无孩子我都答应和你一起好好过。”

        “这就对了,只要你不违背这一条,我会把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给你。”

        “行。我们一言为定,只要你把所有心事和秘密告诉我,我也会那样满足你,我什么都答应你,行了吧!”

        “那咱就吃完了美餐再说事!”

        “好。好什么呀。圆圆可怎么办呀?”张冬梅一下子又犯难了。

        “这好办,山人自有妙计,你就等好吧。”

        说话间,蓝色海马丘比特已经来到都江市桥西区民政局办事大厅门口。

        “到了。请冬梅小姐下车吧。”

        “我孙晓建态度一直是明确积极的。我想再提醒一下张冬梅女士,走进这个办事大厅,在那张象征着跨进围城的结婚证上加盖了印章,你可就是我孙晓建的合法妻子了,请问这位张小姐,你可做好了一切准备?”孙晓建一脸严肃地问。

        “当然准备好了。”张冬梅也是严肃地回答。

        “我也准备好了。”孙晓建一改严肃之态,诙谐地坏笑着。

        “你就贫吧,看我婚后怎样治你。”

        “我等着。”

        “行了,别贫了,办正事去吧!”双双下车,朝办事大厅走去。

        进入桥西区民政局办事大厅,靠近最西边的是一个婚姻登记专用窗口。

        孙晓建从排队机上取来一张婚姻登记排队号。上面写着:你前面有3位宾客排队,请稍等。编号是:01056。于是,孙晓建拉着张冬梅的手说:“走吧,我们在宾客等候区坐吧。”

        “你先去柜台看看,如果需要填表,我们就提前填。”张冬梅说。

        “那我去看看。”孙晓建听话地跑到柜台去问。

        “登记结婚用不用填表呀?”

        “你是初婚登记吧。什么表也不用填。就带结婚照片两张、双方户口本和身份证原件、以及9元钱就行。你还没有排队吧,先去排队机那取个号吧,然后在那边等着叫号。”

        “哦。”一时间孙晓建傻傻的怔住了。

        他这才返回来坐在张冬梅旁边说:“什么表也不用填。”

        “我当然知道。就想让你跑跑腿,遭一次白眼,看你以后再敢对我耍贫嘴。”

        “准夫人教训的是。在下不敢了。”

        叮咚,请01055号宾客到婚姻登记窗口。

        “下一个就是我们了!”

        “你激动不?”

        “有那么一点!你呢?”

        “也有那么一点点!”

        叮咚,请01056号宾客到婚姻登记窗口。

        “叫号了,该我们登记了。”孙晓建拉着张冬梅走向登记窗口。

        “请提供两张结婚照片、双方的户口本、身份证原件以及9元钱证件费。”

        “零线不用找了,我们带来了喜糖,请收下吧。”张冬梅说。

        “请问一下张冬梅女士,你是再婚对不对?离婚证带来了吗?”

        “带来了。”张冬梅将离婚证递了过去。

        “孙晓建、张冬梅,你们是自愿结婚吗?”

        “是,是!”

        “恭喜你们结婚,这是你们的结婚证,请收好。”

        “走吧,我们回公司,向燕总和宋书记报喜去喽。”双双回到了车上。

        “别急,我得跟爸爸妈妈发个短信,报个喜讯。”张冬梅说。

        只见张冬梅取出手机编发了一条短信:爸妈:今天上午,我和孙晓建办理了结婚登记,典礼就定在春节前,圆圆今天已经放假,我期盼你们来都江参加女儿的婚礼。婿晓建、女冬梅敬上。然后,她又拿起孙晓建手机。

        “你说短信内容吧,我给公婆发短信。”

        “就按你的意思发。编好短信了念给我听一下。”

        “爸妈:儿子于今天上午同张冬梅办理了结婚登记,近日将举行婚礼,特敬告并邀请爸妈和小妹前来都江参加婚礼,盼望早日见到你们。越快越好,儿媳冬梅、儿子晓建敬上。”

        “晓建,你看这样行不。”

        “好极了,一个字也不改。”

        “就这么简单吗?那要不要把我们的合影照片发给他们一张!”

        “你的提议很好,发一个。你说爸妈收到短信,哪能受得了这般惊喜吗!你就等着他们打来电话吧!”

        果然不到半分钟时间,孙晓建手机和张冬梅的手机几乎同时嘟嘟地响起来。

        “你还是把车靠边停下吧。”

        “好吧,怎么跟父母解释,还是我们各自处理吧。”

        孙晓建靠边停稳汽车后,抓起手机下了车,在路边接听着手机。

        这边张冬梅坐在车里接着电话。

        “闺女呀,你和高东成的婚姻就这样结束了?”是张冬梅父亲的声音。隐约还能听到她母亲在旁边说着话。

        “结束了。我和他永远地结束了。”

        与此同时,孙晓建也正在接着电话。

        “建儿,怎么从来就没有听你说起过呀,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孙父说。

        “爸妈,你们高兴吗?”

        张冬梅这边。

        “那你和圆圆就不再想他了吗?”这是母亲的声音。

        “不想,他是那样的无情无意,又犯下那样可耻的罪行,以后咱谁都不能提他。圆圆已经伤死心了,准备不再姓高,而改姓孙了。”

        孙晓建这边。

        “当然高兴,太高兴了。今年咱家可是双喜临门呀。你妹妹研究生刚刚毕业了。”

        “妹妹有男朋友了吗?工作定了吗?”

        “好像触着一个,但关系还没有确定,工作正在找,也都没有定下来。”

        张冬梅这边。

        “那孙晓建可对咱家圆圆好?”张母问。

        “好着那。孙晓建跟咱圆圆可亲呢。”

        “那就好。只要能对你和圆圆好,我们就没有意见。”张母说。

        孙晓建这边。

        “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你们就等着迎接漂亮儿媳吧。”

        “她多大了,干什么工作的?人品怎么样?总之,我们都一无所知呀!”

        张冬梅这边。

        “有意见也晚了,我们已经登记了。现在女儿就想知道,你们什么时间能到都江。”

        “下午晚些时候吧,我们得准备一下呀。买好车票了给你发短信。”张父说。

        “好的,我们晚上见。我和圆圆早就想你们了。”说完张冬梅挂了手机。

        孙晓建这边。

        “你们来了见了面不就都知道了吗?”

        “这倒也是。我们今天下午坐高铁去。一会晓静把车次发给你。”

        “好的。我去车站接你们。先挂了。”说完,孙晓建坐入车内,启动汽车。

        “走,我们直接回公司。”稍后蓝色海马丘比特又飞奔在东华大街上……

        “宋书记,我们回来了。”孙晓建将一包糖块放在宋雪海办公桌上说。

        “走,你去叫上张冬梅,我们一起去见燕总!”

        燕云鹤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散落着糖块,旁边还放着一本结婚证和一张请柬。

        室内东侧三人沙发上坐着宋雪海,茶几上同样放着一把糖块和一张请柬。西侧三人沙发上坐着孙晓建和张冬梅。

        “燕总、宋书记,我们刚刚进行了结婚登记,特意带来一包糖块,向公司领导汇报!典礼日期还没有最后商定,还请领导拍板!”孙晓建说。

        “孩子情况还好吗?婚房准备好了没有?双方老人什么时间能到?”燕云鹤问。

        “冬梅女儿非常懂事,昨晚就向我们表示了祝贺,还改口叫我爸爸呢。目前正等着迎接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呢。双方的婚房已准备完毕,我父母和妹妹今天下午到达,冬梅父母可能晚上到达,住在同一个宾馆里。”孙晓建一脸喜色的回话说。

        燕云鹤看向张冬梅问:“新娘张冬梅可有什么话要说?”

        张冬梅低下头来说:“情况的确如此。”

        “看来,孙经理的功课做得不错!连张冬梅女儿的工作都做好了,如若真是那样,我向你们表示诚挚的祝贺。”

        “谢谢燕总。”

        “嗯,你们最应当感谢的是宋书记。他可是你们的大媒人。”燕云鹤说。

        “是的,我们同样非常感谢宋书记。”张冬梅抢先一步说。

        “既然是这样,我们索性就让宋书记好人当到底,典礼日期还是由宋书记定酌吧。”

        “作为在坐的长者,那我只能却之不恭了。典礼就定在腊月29吧,地点就定在众诚物业公司附近的龙腾大酒店,与公司春节聚餐合并,这样算下来,只有4天准备时间了,可行否?”

        “很好。就定这一天。酒席用餐费用公司全包,内部人员不收礼品、礼金,公司额外提供给你们2000元婚礼补贴,提供8辆中高档轿车接送亲戚朋友,再请个音响师、摄像师就行了,我来当婚礼司仪,宋书记为证婚人,这样安排,你们可否满意。”

        “谢谢燕总,这样安排也太好了,我们要好好地谢谢燕总。”

        “光是谢谢还不够,你们可要好好努力,希望你们在新年之内添丁增口。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燕云鹤说。

        宋雪海、孙晓建和张冬梅当然都知道“添丁增口”之含意。这本来是燕总的一番好意,她是提醒张冬梅要做好再当母亲的准备,提醒孙晓建做好新婚当年添子嗣的准备。但却正好戳在孙晓建的心窝痛处。虽然张冬梅并知道问题有多么严重,但她隐约的已经觉察到,这里面可能存在着未知的玄机,她低着头但却悄无声息地斜眼看着孙晓建的反映。此时,孙晓建已经意识到张冬梅正在用目光斜视着看他的表情,于是,他想顿时想结束如此尴尬。

        “没问题,我们一定会努力争取。”孙晓建说。

        “那就好。这样吧,眼看你们就要举行婚礼了,公司如果没有什么大事、急事,从今天起,你们可以上午半天工作下午半天休息,重点是把双方父母和孩子照顾好了,明天下午,我和宋书记前往宾馆看望一下你们双方的父母。宋书记,你看呢?”

        “燕总说的没错,双方父母的生活起居固然重要,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情感的交流与情况的沟通,有些事情必须讲究方式方法,尤其是孙经理工作可不能简单行事呀。”

        “谢谢燕总和宋书记的关心与帮助,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双方父母,讲究方式方法,谨慎处事。没别的事那我们就走了。”孙晓建说完,拉着张冬梅的手离开了。

        孙晓建回到了办公室,正好程立明没有在室内,于是,他给张冬梅发了一条短信:到我这来吧,程经理这会儿没在。

        张冬梅接到短信,用她那特有的小碎步跑进了孙晓建办公室。

        一进门便问:“刚才,宋书记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嘛,有时间我再给你细说。”

        “那咱们还要不要通知公司同事呀?”张冬梅问。

        “当然要通知。还得略有表示。正好我这还有两包糖块,我们每人一包发完了了事。你负责各部门员工,我负责各部门经理,记住了十一点半,我在小区门口等着你,咱们回家接上圆圆,然后去部队招待所吃午饭、看房间。”

        “知道啦!”张冬梅说完拿起一包糖块快步走了出去。

        孙晓建也紧跟着拿起另一包糖块,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