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物业书记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员工定亲宴(下)

第二十九章 员工定亲宴(下)

        一辆宝石蓝宝马车飞奔在都江市西外环公路上。

        “燕总,我们下一站去哪?”李小龙问。

        “先送宋书记回家!然后,我回众诚公司。你再取走马自达6。”燕云鹤说。

        “怎么,燕总今晚不回家了吗?”

        “嗯!”

        “燕总是要加班吗?这倒是不多见!”李小龙问。

        “不是加班!是看书、上网和写讲稿!”

        “写讲稿?燕总又要写什么大作了?”宋雪海问。

        “明天下午,有个物业经理培训班,张会长点名要我讲一课!主要的是管理知识。后天,我还要参加一个管理知识大课堂,我也要登台讲课!索性我就来个一稿两用!”

        “那我可等着拜读了!”

        “还有我。”李小龙说。

        “真有你们的,你们是不是想看我笑话?我可是没有宋书记的文笔好!”

        “不,我可是认真的期盼拜读呀,虽然说我在文笔上略有优势,但是我缺少的是工作实践呀!为了提高自己的实际工作能力,我得虚心向燕总请教。”

        “诶,我都忘记了问宋书记,你周末两天都是怎样安排的?”

        “休息,看电视,上网,读报,洗衣服,陪老婆上街买菜,改善伙食,噢,有时也去公园打打太极,跳跳舞蹈,也就这些!”

        “听起来,业余生活倒也丰富,但就是少了点文化修养的味道,时间长了恐怕就会落伍的。宋书记就没想走出来参加个什么活动!”

        “活动什么?”

        “比如,去河东大讲堂。听听那里的专家讲课,有礼仪课、公关课、人际关系学、国学、教育学、伦理学、论语、孟子、孔子、管理学、历史学什么的?我就觉得‘开卷有益’比不上‘聆听经典’来得快!你说呢?”

        “听起来还是蛮丰盛的。怎么,燕总经常参加这类活动吗?”

        “对呀!我周末两天时间,几乎一半时间是这样度过的。我希望宋书记也能参加进来!不是有这么句话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听名师讲课就是请名师指路呀!”

        “那得花去你不少听课费吧!一般工薪阶层能否承担得起?”

        “门票、资料费是少不了的,有时还会吃份快餐、喝杯茶水什么的,个别时候也会有人赠送几张门票,或出资赠送别人几张门票,细算下来每月也就500至1000元吧,一件衣服的价钱而已,挺合适的。”

        “那燕总一定有不小的收获了!”

        “当然,听课要比看书来得快些,而且多数都是精华中的精华,不会虚度时间的。”

        “看来,我真是OUT了。那就请燕总将听课信息及时告诉我。有时间我一定去!”

        “你猜,在哪里我会经常见到谁?”

        “谁呀?”

        “张国亮会长,刘一鸣秘书长,夏怀仁教授,还有丁荫然的老公李来贺处长,孟小青的老公姜二柱处长!当然,还有几位物业公司的老总,这些你没有想到吧!”

        “我还真有点想不到,原来,你们周末是这样度过的呀!”

        “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周末生活安排。时尚一点的讲,就叫‘周末知识充电’吧。你想没想过,当你站在讲台上讲课,下面的员工都悄悄地说你‘太过时、太老土’。还有,当听课员工都知道的事情,而你却偏偏不知道。那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那自然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或许还是非常狼狈的样子。我明白燕总的意思了。”

        “我还想问你宋书记,算上今天晚上,我已经是第三次当众为难于你了。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和意见!”

        “这个,你让我怎么说!看法和意见肯定是有的,可我就是不太明白,你真实的意图是什么?难道一二把手之间就是这样相互配合的吗?因为我觉得,你必定是有目的和原因的!”

        “你说的没错,目的和原因当然有,而且动机光明磊落,理由充分恰当,工作非常必要!”

        “这又怎样讲呀?”

        “小李,你能告诉我,单位‘一二把手’是什么关系吗?是平级关系还是上下级关系!他们又是怎样配合工作的?你怎样理解的就怎样说。”

        “按照我的理解,单位‘一二把手’应当是正副职之间的关系,是上下级关系,又好像不是。工作配合当然是下级服从上级,而且是绝对支持、绝对服从和带头执行了。”

        “谢谢你小李,你说得已经非常清楚了,而且你代表着绝大多数人的认识态度。你理解得还算‘深邃’。有句话就是这样说的‘深邃是深邃者的追求,敷衍是敷衍者的借口’。其实,对‘一二把手’的关系和‘支持配合’又有了新的颠覆以往的解读。”

        “噢,什么新的颠覆以往的解读?我乐闻其祥。”宋雪海问。

        “宋书记,你觉得小李说的对不对?如果你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我们绝大多数的人们,都同小李一样,错误地理解了一二把手的关系,错误地运用着‘工作相互配合’的习惯做法,都在这两个问题上犯了不可饶恕的理解性错误。有位社会管理学者曾断言,错误解读‘一二把手关系’和错误执行‘相互配合’危害极大,是领导者得以独断专行、决策失误多、职务犯罪频发的根本原因。这也是我最近在河东大讲堂的重点收获。”

        “听来真是振聋发聩,那正确的一二把手关系和正确的相互配合解读是什么?简单地说吧,单位‘一二把手’关系,说的是平级中的两大‘主帅’的AB角关系,既不是人们所说的正副职之间、更不是人们理解的上下级之间的关系。而是一种双足鼎立、相互制衡、相互可否可定,既讲事实、原则,又能保持己见,既有谦让风格,又能团结一心,更像是主配角之间,既是独立的又是统一的特殊关系。所谓正确的配合,根本目的是为了防止决策失误的。如同钢轨与列车那样,钢轨有防止列车脱轨的作用。对待正确的决策给予坚定支持,对待错误的决策给予坚定反对,这才是相互配合的意义和价值所在。如不其然,凡是一把手做出的决策,都要求绝对的支持与服从,那相互配合就是虚设的,是没有任何意义价值的。正确处理一二把手关系与规范运用相互配合要求,就是要坚定维护集体领导、会议决定的原则。它要求我们,在决策前广听异议,决策中集中智慧,决策后模范执行,而绝不允许一边倒、一言堂、一人独断专行现象的存在。毕竟,‘一人主事、一人拍板’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这一点,我必须向你宋书记解释清楚了,否则你就会误解我的做法。”

        “燕总此番论述,真是精辟呀,如此说来,你的一切做法,都是动机端正和非常必要的。我表示理解与支持!”

        “说来,这也是我的一贯做法。在一般人看来,一二把手之间的配合主要相互支持。‘一把手’说什么,‘二把手’就只能说是、说好,半点意见都不能提。事实上,这样的配合是只有害处没有益处的。一旦‘一把手’决策错误了,将不可避免陷入深渊。而我认为,真正的好搭档,必须做到事先提醒,想方设法地告诫对方决策的危害和问题是什么。就像,你那个卫生整治方案被我修改一样,就像你提出上调物业管理费被我暂时压下那样,就像你处理砸车事件,我提醒你那样不可能把问题彻底解决一样,好像我燕云鹤故意跟你作对,总是在提出反对意见。但是,结果总是最好的。所以,我不希望你‘当个和事佬’,而是事事处处能给我的决策挑出毛病来,让我考虑问题更周密、更科学、更全面、更可行才对!你希望当个‘持剑钟馗’。所以,我们两个之间必须有个君子协定。凡是对方说一的时候,自己必须回应于二,但都得说出些道理来。而且,我们两个只能在会议上有意见,内心绝对是‘一心为大局’。当然,我们都要学会艺术性的处理问题,要注意维护对方的威信和权威。”

        “我总算理解了燕总真实意图。我一定遵守这个君子协定。当好这个必须的‘持剑钟馗’反对派。”

        “呵呵,那我只能提前谢谢你这位忠实的‘持剑钟馗’反对派了。另外,我还想把这个管理制约机制推广到各子公司去,为各子公司配置督导专员一名,着手解决他们存在的腐败问题。你意下如何?”

        “此举甚好,建议总公司要慎重选拔人员,搞好岗前培训,科学搭配班子!”

        “你这话我喜欢听,好吧!遇到问题,我会主动向宋书记请教,我看好你宋书记。正好,你就要到家了。晚安宋书记,明天见!”

        深夜临近。部队招待所贵宾间顶灯已熄,床头灯光传递着温柔。身穿睡衣的孙晓建与张冬梅相互依偎。一天来的劳累疲惫与兴奋回忆交织在一起。

        “梅子,今天的定亲宴,你还满意吗?”

        “嗯!”

        “那是不是感到特别累?”

        “不,不是累,是兴奋!”

        “诶,那我问你,那即兴表演的歌舞,可是你临场发挥出来的?”

        “先不说这个,诶,我表演的歌舞究竟怎样,你得如实告诉我。”

        “要让我评价,一个字‘美’,二个字‘真美’,三个字‘美极了’。”

        “那,我这个媳妇没有给你丢脸喽!”

        “当然,不但没有丢脸,你还给我挣足了脸面,谢谢你,好老婆!”

        “那你是否真的相信,那歌舞是我临场发挥出来的?”

        “我当然相信这是你临场发挥的。可是,你的歌舞太完美了,就不能不让我怀疑了!怎么样,现在可以告诉我实情了吧!”

        “好吧,其实,这是宋书记一手安排的。那天,也就是昨天上午,宋书记把我叫去问情况。当他知道我的父母,对我们现在的工作不满意和你父母对我这个儿媳心存疑虑时,他就说,这也不难办,于是,他就当场写下了这个歌词交给我,让我复印后再去找他一次。当我再次找他时,他就告诉我,这个歌词怎么用。是他为我选了《化蝶》这个歌舞,他还说网络视频有很多,让我找个独人舞下载后好好的学,而且当场就在他的电脑上下载到我的手机上。之后,我又在招待所里偷偷练了半天。后来的情况你都知道了。你说,这宋书记是不是太神了,他怎么这么能写,仅几分钟时间而已,他又是这么会算计,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爸爸会问燕总什么,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事一定会发生。我背诵歌词时还一直在怀疑,这能用上吗?直到我等候在招待所雅间门口听到他那段歌词朗诵,才确信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那我当时提醒你,进行即兴的歌舞表演可不是他安排的!”

        “这并不重要,即使你不提出来,我也会主动献上歌舞的。我正好想问你,‘抢孩子留宿’这个主意,也是他宋书记提出来的对不对?”

        “是的。这宋书记真的有过人之处。他就是我要跟你说的那个幕后神人。那天,也是他把我叫去,说咱们的事情得好好地利用一下圆圆。他说,双方老人不可能屈尊于你和我,或许不给我们台阶下,怕在自己子女面前丢了尊严和面子,但是,他们一定不会为难于孩子,甚至会觉得孩子是无辜的可怜的,一定会向孩子表示出无限的热情和关爱。是他当场教会了我如何设计这次‘抢孩子’行动,没想到这个办法还真好使。他还说,只要你父母认可了孩子,觉得是老天爷送给他们的礼物,一切保守思想问题都会化解。这不,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是的。他也是跟我这样说过的,他告诉我一定要把孩子利用好了,让孩子务必抓住爷爷奶奶和姑姑的心,要孩子的嘴学甜点,性格学温柔点,要听话要乖。所以,我才在圆圆身上狠下了一番功夫。你还别说,这圆圆自小就懂事、听话,而且我觉得,孩子好像生来就跟你们老孙家有缘,你好像就是她的生父一样,她怎么对你就没有一点陌生感?好奇怪呀!总之,终于有了个很好的结果。诶,我们还真的要谢谢这位神人宋书记。”

        “是呀,如果没有这位神人宋书记的幕后帮助,就没有我们的顺利结合,那还不知道有多少个枝节故事等着我们呢。诶,你说燕总和宋书记两个是不是有矛盾了?如果是那样,我们得想法帮帮他们和解了才对。”

        “你说他们两个有矛盾,可有凭证?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可不能瞎猜乱说!”

        “我给你说三件事吧!第一,我听说咱们公司节前倒休这件事,燕总就根本没有告诉宋书记,你说这么大的事儿,即使两个主官不商量,那起码得事后沟通一下吧!第二,我还听说他们在会场上经常表示出意见不一致,多数时候,宋书记的意见会被燕总否定,人家宋书记好呆也是个正科级大哥,你作妹妹的总不能说不行就不行,你说他宋书记能没有意见,他们之间能没有隔阂。第三,就在今天喝茶时,我明显地感到了燕总的强势无理和宋书记的软弱可欺,要是两个人没有矛盾,又何苦在这种公开场合相互斗嘴、斗智、斗勇、斗狠。”

        “说完了。让我告诉你吧!他们两个都在演戏,他们两个好得就像一个人。第一,让公司员工春节倒休本来就是人家宋书记提议的,这事我就在现场,而且他也是为了我们更好地准备婚事,他怎么会不知道倒休一事?!第二,人家宋书记经过了多少事呀,他在会场上如何应对燕总,他早就轻车熟路了,方案被修改、意见被否定、主意被驳回,那也是他有意为之,那是他不想抢了燕总的风头,故意向燕总送出的‘甜窝窝’,我更相信这一点,两人关系绝对不会出问题的,肯定是你想多了。第三,今天定亲宴上这件事,说白了就是你情我愿的这档子事,她燕总本来就争强好胜习惯了,在这种场合想占个上风也正常,他宋书记也不是好惹的,心里有数肚子里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吗?所以,也不一定是有矛盾有隔阂的表现,那或许是燕总真心的有意尊崇宋书记呢。放心吧,如果他们之间真有矛盾,我们岂能坐视不管,我会第一个站在宋书记身边。”

        “得,我怎么啥时候也说不过你呀!难怪宋书记说我,斗心眼、斗计谋我永远都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和你的态度一样,真有事了,我会第一个冲上前去,始终站在宋书记这边。诶,你说我们俩是不是疯了,放着人家总公司美女老总不去追随,偏要跟着一个下属公司的二把手书记瞎起哄,一旦,事情揭穿,那我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肯定会死得好惨!嘿嘿!”

        “嘿嘿,你还笑得出来!?可是,你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不过,说来我也感到奇怪,你说人家燕总好呆也是你和我的过往恩人吧,可是宋书记他才与我们接触几天呀,可在我的认亲天秤上,就是觉得燕总离我们很远,而宋书记跟我们很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同感,同感,可我一时也解释不清这是怎么回事。你说,会不会跟我们都曾经当过兵有关系,或许跟我们同处于一个社会阶层有关系,或许跟领导的不同领导方式有关系。得,不想了,想起这事我都有点头疼了。关灯睡觉,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你的老公吧!”

        “你,你又要来召惹我。我身子有点不舒服,怕是那个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