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每次做梦都在拯救偏执大佬 > 15.我睡的这么香怎么可能打鼾

15.我睡的这么香怎么可能打鼾

        田甜突然回忆起小的时候,大概是三四年级的暑假,爷爷带着她去悼念了一位友人。

        好像...

        名字就叫做林鹰。她还小,只见到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神色凛然,一身正气。

        没等她继续抽丝剥茧的去想当时爷爷都说了些什么,林鹰突然走到院子的正中央,满脸不耐和愠色,声音也是出奇的低哑。

        “他妈昨晚是谁打鼾,吵得老子一夜没睡好,识相的的就自己站出来,别等老子一个一个问。”

        说完,林鹰就从裤兜里拿出了一把折叠匕首,在手中把玩着。

        脸上依旧是一片阴沉,目光不带一丝温度的环视着所有人。

        打鼾?

        田甜自动的摘掉自己。

        她睡得辣么香甜,怎么可能打鼾!!

        她看向一边同样是愁眉苦脸的张高,鄙夷道:“张高,不会是你吧,是你就快点承认,别躲在后头不像个男人。”

        张高一听,瞬间怒了。

        气的直接指着田甜的鼻子道:“你还说我?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在你来之前我们这里可是没人打鼾,就算打鼾也不可能响的和地震似的,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给我把这事儿给解决了,有你好看的!”

        田甜懵了,难不成真是自己?

        不能啊,她要是打鼾,楚暮然怎么不告诉她一声呢?

        肯定是张高想把自己的罪赖她身上!

        妈的,这小龟孙...

        “行了,这事你们自己私下解决,别耽误正事。”

        刘妈烦躁的摆了摆手,“林鹰,你待会跟着张高去趟下口镇,替我带封信。”

        “行。”

        林鹰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接过刘妈递来的信封,随手塞在了自己的裤兜里,然后对着张高努努嘴:“车在哪儿?走不走啊,磨蹭什么?”

        一听要走,田甜赶紧跑回屋里,把楚暮然给带上,不管怎么样,她是断然不可能放着楚暮然一个人在这儿的,昨天楚暮然可怜兮兮的小表情她现在都记忆犹新着,要是让他一个人在这儿呆着,指不定多害怕。

        “不是吧,你去收债你带个娃做什么?”

        张高要奔溃了。

        一辆车,一尊凶神恶煞的黑脸壮汉,一尊杀人不眨眼的冷脸硬汉。

        林鹰筹建田甜把楚暮然抱上车,眉心也是拧在一起,但他没说什么,反倒是往旁边挪了挪,让了个座出来。

        “关你屁事,老子想带就带,你管得着吗你,龟孙子给老子滚一边去。”

        田甜一想到张高把打鼾这事该自己头上,她心里就憋火。

        张高气的脸通红,尤其是车上还有其他的小弟,平时他在小弟面前都是呼风唤雨、使唤这个使唤那个的,哪这么憋屈的被人指着骂过。

        可看着田甜那倒竖着的浓眉,还有瞪圆的眼睛,一张能吃了他似的嘴...

        心里还是怕得很。

        “我可是你组长,你再这么不尊重我,我回头就去找刘妈收拾你!车上的兄弟都能作证,你以下犯上!罪不可恕!”

        田甜啧啧出声,讥讽道:“哟,还会告状呢,瞧给你能耐的,我说你脑子进水了你不信,要不要你爹我给你拧成麻花挤一挤啊?!”

        拧...拧成麻花?

        张高面色煞白的看了看田甜的大粗手掌,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死鸭子嘴硬道:“我才不和你一般见识!”

        说完就扭过头去。

        田甜见张高这怂样,心底暗笑了几声。

        人饭子,罪恶滔天,利欲熏心,你们才是真正的不可饶恕!比起那些丢失了孩子的家庭的苦不堪言,就算是把你们头给拧下来都难以平息民愤。

        田甜的眼里闪过一丝锋芒。

        而这道锋芒展露的光,与她粗犷的外表实在是不相符。

        明明是一闪而过的睿智,却清晰的被身边的林鹰给捕捉到,他静静的看了一眼田甜鲁粗的面容,眼眸里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垂了垂眼睑,就这样不想事的阖上了双眼,睡了过去。

        刘妈的秘密基地离下口镇开车差不多要三十分钟左右,一路颠簸。

        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上没睡好的缘故,楚暮然也是昏昏沉沉的,趴在田甜的胸口睡得香甜。

        嘶——

        难不成真是自己打鼾了???

        到了下口镇的村口,张高率先走了下来,然后熟络的招呼着车上的小弟们,看了眼刘妈给的纸上的信息,便挥了挥手道:“跟着我走,今天要是能搞定这户人家,晚上哥请你们吃顿好的。”

        田甜抱着楚暮然,一路跟张高来到了一处小平房。

        张高显然是做这事做的是炉火纯青了,直接上手重重的拍打着那摇摇欲坠的木门,喊道:“王贵!开门!”

        下口镇的村民百分之八十都姓王。

        像刘能这种非王姓,多半是来了没几年的外来户。

        没过多久,一名皮肤黑黄的男子便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一脸讨好的给张高开门,低头哈腰的请着众人进屋,“各位爷,你们快请进,我刚刚在后院子里头忙着摆弄几颗菜,这不就来的迟了些,见谅啊,见谅...”

        “嗯。”

        张高倒是会装模做样,直接就进去给自己倒了杯茶喝,然后像个大爷似的坐在正中央,手中的小刀戳戳这里,戳戳那里,好像自己特别牛13似的,看得田甜直翻白眼。

        垃圾站的大垃圾袋都没他能装。

        “刘能?”

        突然,这名男子看到了一旁默不作声的田甜,有些不可思议的喊道。

        田甜定睛一看。

        这不是那天的黄脸小老弟吗?

        “小老弟,是你啊!”

        田甜上下打量着王贵,几天不见,皮肤又黑了不少,拖鞋上也满是泥泞,泥土气息显然是比上次浓厚了不少,田甜笑意深了几分,一把揽着王贵,对张高说道:“这是我之前一起卖猪肉的小老弟,老熟人了。”

        张高狐疑的瞥了一眼过去,见二人的表情也不像是假的,心中暗暗思忖着。

        一般在交易之前,他们都会对买家做个了解,比方说是否可信,家住哪儿,干什么的,亲戚邻里都是谁,熟不熟等等...

        既然这王贵和刘能认识,看上去好像还挺熟的。

        之前他们打听,这王贵其实是老婆死了,孩子也没一个,所以干脆返乡回来找找生路。

        他们对这种返乡回来的买家,一般不会轻易的交易。

        “行,王贵啊,那我们也就开门见山了,货呢有的是,你先说说,你要什么货,要什么成色的,什么档位的。”

  https://www.2100xs.com/book/39131/7000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