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金莲道种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玄阴山

第五章 玄阴山

        元清是以为青云又想屠戮生灵,以凡人阴魂喂养之,当下对青云说道:“师叔莫不是要用凡间生灵温养魔旗?此事却是行不得,今日毁了千里方圆,也不知你我惹了多大因果,若真使魔旗恢复,便是千万万生灵也不够,到时旗幡还未复,恐你我便已因果缠身,化做灰灰了。”

        “你却是想岔,这等自损根基之事我怎会去做,千里生灵之因果我倒是无惧,日后多积些外功便能抵还,用凡间生灵喂养,便不是何那蚩尤一般了,早晚也是个凄惨下场。”青云一听,知道他是想错了,笑道

        随后又道:“以元神魂魄喂养法宝,最是违逆造化,伤天和、损福缘,凡行此事者,天地必将灾劫。但事无不可行,你以罪孽深重之人喂养之,不但不损福缘,更积累外功,吾就知一地封印无数阴魂,且个个身前都是罪孽深重之辈,你若能收取之。”

        “何处”元清大奇。

        “你可知万年前幽冥之乱?”青云问道

        “不知,还望师叔告知。”

        青云道:“你修行日短,不知道也正常。万年前三教封神,天下修士死伤甚重,那地府深处的幽冥教主乘天下仙道衰颓,率众夺取阴司,杀上阳间,攻打天庭。当时封神刚过,各教教主遵鸿钧之命上了三十三天,佛教未显,截教死伤殆尽,阐教十二金仙又在九曲黄河阵中被削了顶上三花,胸中五气,不得不重修。三教内只剩下一个云之中与人教玄都法师,这两人虽是道德真仙,修为高妙,但哪有比得上那幽冥教主降生于混沌,听道于紫霄,当时三界几乎易主,后来人、阐、佛三教尽皆赐下镇教灵宝,天庭玉帝王母联合道门诸仙与佛门众位古佛,方才将那幽冥教主击败。那教主败走,其诸多教众却是被三教修士收了大半,将其全部封印与这下界玄阴山下。”

        “幽冥教众既被抓了,为何不尽数打杀,将之封印作甚?”元清纳闷,问道。

        “你却有所不知,那幽冥教众俱是幽冥血河中所孕育,秉天地之戾气而生,实乃天地间最为妖异与阴秽之物,且生命力强大,即便是剩下一丝一缕阴魂元神,加以时日也能复原,当时三教修士出尽了手段也杀之不绝,最好还三教一百零八位金仙联手,布下一阵奇阵,更是请出玉虚至宝镇压,以图慢慢将之磨灭,时至今日已有七八千年矣。”青云道

        “已有七八千年之久,至今日可还有阴魂留下?”

        青云回道:“那方奇阵我那古册中也有收录,虽是不全,但亦可从中推测一二。而我早先也去查探过数次,想来即便在过个一二千年,那些阴魂魔物恐依然灭之不尽。如今你那始魔旗能显化灵印,想来也有所恢复,若是能成,你祭炼魔旗,我借你魔旗炼制阴煞灵珠,数日之内定能圆满。”

        元清思付一阵道:“真如师叔所言,依始魔旗之能,倒是可以去试上一试,不知师叔要何时动手。”

        青云也有些急切,道:“左右无事,此地距离那玄阴山也就十数万里,也是不远,不如此时动身如何?”

        元清本是个急性子,心中自是毫无异议。

        两人至洞府外,青云架起遁光,携带元清冲天而起,向那玄阴山而去。十数万里对于凡人而言自是遥远的紧,但对于青云这等天仙高手而言,也只不过是赶段脚程而已,两人行了约莫半日光景,青云突然停下,道:“道了,便是此处。”

        两人降云头,元清见得下方山脉连绵不下万里,山势陡峭,奇峰并起,多云雾缭绕。山中老藤缠树,古木参天,亦有瀑布飞溅,亦有泉水叮咚,猿鸣鹤啼,飞禽走兽乐于其间。

        最显眼处当属山脉正中一座奇峰。说它奇都不是其山色有多秀美,相反此山在万里锦绣中是万绿丛中一点黑,散发阵阵死气。其高愈千丈,宽有百里,山体漆黑如墨,阳光不耀,其上怪石嶙峋,狰狞恐怖,山中无草、无木、无花、无飞禽走兽,山外百里内亦不见活物。

        “观此山之势,果然不愧玄阴之名”。元清见得山势不由一声轻呼,道:“师叔,此山阴气凝而不散、煞气郁结,通体死气缭绕,方圆百里内无半点生机,着实扎眼的紧。且周遭又无厉害阵法禁止守护,数千年来恐怕有不少人会如你我这般行事,如今此地可真还有冤魂厉魄”?

        此山在这万里锦绣山河中实在是突兀与怪异,如深渊巨兽盘踞于此,不时透出阵阵凶煞戾气,与周遭山势格格不入,不说成仙得道的有道高人,就是一般初出茅庐的修士也能感受到此山之异。

        而且周遭又无任何阵法禁止封困,对妖魔两道修士而言不亚于是座没设防的宝藏,数千年下来,不说凶魂厉鬼,恐怕就是个鬼影也没了。

        青云道:“你随我下去一看便知”。

        二人降至地面,青云挥出一道玄光将两人裹住,大喝一声“遁”,瞬间没入地下。一入地下,元清就感到磅礴精气铺面而来,全身四亿八千万毛孔瞬间张开,无数天地元气疯狂涌入,元清骇然“了不得,这一小会的功夫足抵得上我平时打坐调息一个时辰,要不是我及时止息,恐怕不出半刻就会爆体而亡了,这外面明明是百里死地,可这地底为何有这般海量精气,此地莫不是生死并存?”元清见青云凝气秉息,神情严肃也不好开口询问,只得压下心中惊疑。

        越是接近玄阴山地底,元气就是越是浑厚。元清见得青云神情越发严肃,二人所驾遁光最后竟有崩溃之势,显然是此地元气太过浓厚,遁术受到极大压制。要不是青云境界高深,法力雄厚,将大部分天地元气挡在遁光外,单凭元清自己,恐怕早就被这海量天地元气压成肉泥了。

        约莫一刻钟后,二人行至一处光亮处,元清视之乃是一块七彩屏障,长宽皆不知几许,其上七彩光晕流转,美轮美奂,亦不能见其有何物。二人遂离屏障七尺左右停下。

        “原来在这地下设了禁止。”元清见状心中暗道。

        两人停下后,青云取出四面三寸长短的小旗幡,往头顶一抛,喝道:“乾坤四极,四象护体。”四面小旗幡瞬间长至三尺长短,其上四象现行,护守二人前后左右四方,将狂暴灵气隔绝在外。这一套宝贝看的元清眼馋不已。而后青云对元清道:“前方已被阐教金仙设下禁止,要进去还得靠你的始魔旗。”

        “按师叔所说,此地镇压修罗厉鬼本是凶煞滔天才是,怎的如今反而生气无限,灵气迫人。”听的青云说要破开禁止继续前行,元清这才将心中疑惑道出。

        “这就是为何数千年来无人来此收集阴魂之故”青云寻得古籍秘录,却是对此早就下过一番功夫,向元清解释道:“此地天地元气磅礴乃是有阐教高人以玉虚宫灯为阵眼,在玄阴山底布下乾坤无极生化大阵,将山中所镇压凶魂全部化成死气、煞气,再经乾坤无极生化大阵将死气、煞气化为生气,由死还生,故令此地元气浓郁至斯。”

        元清倒吸一口冷气,虽不知这乾坤无极生化大阵是何等级别的阵势,单这玉虚宫灯之名就已让他惊骇了。他这太玄门虽然没落,但以前好歹也曾是个大户,对这三界有名的至宝也是有收录的,元清从前任元神中就知此灯乃是阐教至宝,玉清弥罗宫圣物,实乃是三界数得着的厉害宝贝,乾坤无极生化大阵要以此物做阵眼,可想而知是个怎样了得的阵法,有这两样神物在此,难怪无人来此收取凶魂。

        元清暗思,自己若无始魔旗在手,估计这会也会掉头走人了。当然,他是不敢对玉虚宫灯抱有想法的,宝贝虽好但也得有命用不是,敢在此盗取阐教的玉虚宫灯,别说他元清,就是他太玄门祖师再生,估计也是连个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转念想到乾坤无极生化大阵能有死转生,元清心中惊讶之余更是不解,问道:““此地凶魂化死气、煞气,死气、煞气而又转为生气,我们来此还能用何物修补始魔旗,凝练灵珠?”此阵能将死气转为生气自是厉害无匹,但将此地凶魂全部从新化为天地灵气,自己来这又有何用。

        “昔年三教修士为镇压这些凶魂厉鬼,不仅派出一百零八位金仙在此布下这乾坤无极生化大阵,更请出阐教至宝玉虚宫灯作为主阵之物,以玉虚宫灯之力,将此处凶魂全部打散为纯粹死、煞气,再由乾坤无极生化大阵从新转化为天地灵气滋养这一番大地。

        大阵化死气转生气也是颇好时日,数千年来正中虽不可能还有凶魂,但死气、煞气却必定还有,否则这地面也不会方圆百里毫无生机。你我却是可以凭借始魔旗先天能渗透阵法禁止,倒转阵法运行轨迹之功破入阵中,只要不碰触阵中禁止,也无甚凶险,自无性命之碍,当时定能抢夺其中死气、煞气修复魔旗凝练阴煞灵珠。”

        青云道人对此处觊觎已久,自得到古籍记载后,便来过此地多次,已经是对此中情况了如指掌了。

        元清听的青云这般说词,也是心动不已。想那天元子修为比天师道两师兄妹高深,最后反被逼的自燃元神,修为损尽而一命呜呼。为何?皆因法宝不利耳。

        今日抢的几件法宝除了银月环不知威力如何,其他的尽皆一般,连同为散修的青云都看不上。自己要是凭此去找天师道两师兄妹的麻烦,估计下场还不如天元子。若是能借此地修复始魔旗,不奢望能再现此旗的昔日巅峰风采,就是能恢复一成的威能也是撞大运了。不说从此笑傲三界,纵横无敌云云,用以打杀天师道两师兄妹,消除躯壳执念肯定是足够了。

        到时借此安身立命,好歹也有些活命的本钱了,再不像现在这般,为炼制把品质不高的飞剑还得帮人做苦力。而且有玉虚宫灯在其中镇压,数千年下来任你再厉害的凶魂厉鬼恐怕都已被打散了个干净,自己凭借始魔旗先天之力遁入阵中,只要小心行事不触动阵中禁止,倒还好真无性命之忧。

        一念至此,元清却是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动,恨不得立即入阵,好让魔旗立马恢复,当下便问青云道:“事不宜迟,还请师叔教我如何破开此禁止,入得大阵,我怕这始魔旗损毁严重,破不开这一百零八位金仙联手设下的禁止。”

        “你莫担心,这禁止是一百零八位金仙所设不假,但数千年来日夜受海量元气狂暴冲刷,过犹不及,如今这禁止定有薄弱之处,须知禁止虽依灵气而设,灵气过剩亦能毁坏禁止,你只要以元神沟通魔旗,借助始魔旗之力以神念感知禁止,定能察觉其薄弱之处。我再用以阵破阵之法攻其一点,使其更为薄弱,你我二人再将元神依附与魔旗上,催动魔旗渗入其中”青云将四象幡向前,逼开前方灵气,以手指禁止,对元清说道。

        元清点头会意,将始魔旗立于身前,默念灵诀调动始魔旗之力,始魔旗顿时无风而起,幡面散发出道道如波纹般红色涟漪,而后元清放开元神,神念虽红色涟漪向前方屏障荡去。

        一碰道屏障,红色涟漪立即粘黏其上,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元清的感知也随之扩散。随着神念越散越开,元清逐渐“看清”前方屏障好似一个巨大的罩子,其上光晕流转,色彩斑斓,将这地下染成了一个七彩世界,奎丽多姿。然而,纵使元清使尽全力也感知不到这块屏障到底有多大,正在元清焦躁之时,整块屏障突然往里一缩,随后又是往外一张,无数天地灵气顿时疯狂往外喷涌。

        灵气喷薄,如狂风海浪汹涌,元清刹那间发现身前左侧三丈外一处灵气更为郁积,喷涌之势尤为凶猛,且此处屏障此时比他处更显薄弱。元清顿时大喜,暗道此处定是禁止弱处,当即收回元神,向青云说明。

        青云听罢哈哈大笑,道:“天助我也,今日正逢乾坤无极生化大阵还转灵气,也是此方禁止威力最弱之时,待我在此布下五行聚灵阵,引动外界灵气对其内外夹击,定能使此屏障更为薄弱,你且先将元神遁入始魔旗中,并在一旁等候,待禁止中灵气喷发完毕后,你我便以元神操控魔旗破入阵中。”

        元清闻言,便退至一旁,静观青云施为。只见青云取出五块玉牌,分按五方,放置身前。玉牌长不过一寸,宽不过半寸,通体洁白无瑕,温润而晶莹,散发出阵阵清香。元清在一旁又是一番眼馋,暗道果然是年岁活得越久,身价就越是丰厚。从这清香中就能得知这五块白玉定是玉矿中玉芯所成无疑。这玉芯乃唯有品质极高的超级大矿才能生成。而且是万年才长一寸,这五块玉牌皆是浑然一体,并无后天炼制之痕迹,可想此物有多难得。

        “五方五灵,听我号令,聚!”青云此时已然发动了阵势,其念动引灵诀,调动周遭狂暴灵气向屏障薄弱处汇聚。四周灵气顿时变得更加紊乱,五块玉牌飞速运转,将四周灵气疯狂扯入其中。片刻间,玉牌上方就形成了一道水桶粗细的灵气柱子,随玉牌而转,且愈转愈大。青云大喝一声“去,”灵气柱子便朝屏障薄弱处轰击而去。

        灵气柱子去势凶猛,但撞在屏障上却无半点声响。只是撞击之处光晕越发眴烂,七彩之色如转灯儿般交替闪烁,连元清此时也瞧不清此处禁止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了。

        青云双腿跌加,两手结印,向前虚指,不断调动周遭灵气朝屏障上冲击。青云这一做就是两个时辰,元清在一旁等焦躁,正在他烦乱之时,突然听的一声“咔咔”之声,元清举目望去,却见是青云身前五块玉牌因承受不住灵气运转已然有裂痕裂开。

        见此情形元清心中都有一丝肉痛,玉芯玉牌破裂,其功用自是大打折扣。可青云却是不管不顾,对玉牌破裂之声犹如未闻。手中法诀连连变换,猛然加力,玉牌顿时愈转愈急,“咔咔”之声不觉于耳,终于“砰”的一声,五块玉牌因承受不住灵力爆成粉碎。同时,此时所聚之灵气也比之前多了三倍,青云大喝一声“去。”前方屏障此时终于产生反应,在灵气撞击之时晃了一晃,撞击之处更是陡然间涌出更多灵气。

        “此处禁止威能已被消至最低,其中灵气尚在冲击,暂时还无法自动修复,你我以元神操控魔旗遁入进去。”玉牌破碎,自然再无法以阵破阵之法对屏障进行冲击。青云现在是手段用尽,不管屏障禁止还剩多少威能也要放马一试了。

        元清明白,始魔旗受损严重,此时却是无法连同肉身将两人一起带入进去,以元神御旗入阵,成功的几率反倒还大些。便赶紧将始魔旗操控之法告诉青云,待青云牢记后,二人各自默运元神,出得窍来。

        “师叔,我们速将元神附于旗上,你我合力施法定能奏效。”元清在一旁等候多时,一颗心猿此时是比猴子还急,元神一出立马招呼青云。

        周遭四象旗幡流转,天地元气随禁止喷发更显磅礴与剧烈,灵气翻滚间仿若海潮滚荡。始魔旗发出血色红晕,如螺旋般旋转,向着禁止冲去。

        始魔旗一碰触禁止,二人便感觉如入泥沼,魔旗化作一道血色钻头,向里艰难前行。禁制在魔旗冲击下虽更显薄弱,但二人操控始魔旗始终是不能完全破入,差上临门一脚。

        “始魔旗破损严重,现在还无法破此禁止,等你我元神枯竭时恐有损命之忧,所幸要破此禁止只差一点,不若我们暂且退去,先去外面收集些阴魂元神,待魔旗威能有所增加后再来一试。”青云见始终不得进,怕元神之力衰退后被始魔旗反噬,见得禁止威能也不剩多少,便建议元清先去提升始魔旗威力再来行事。

        “如今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收集到足够阴魂元神尚且难说,何况今日正遇大阵还转灵气,此处禁止又被师叔以灵阵消弱,天时地利俱全,若就此退去恐失此良机,到时师叔身上可还有万年玉芯?”

        元清也知道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就此退走一时半会哪能收集足够的阴魂元神,就是能收集到,也得为此结下偌大的因果,以元清此时之能恐怕还承担不了。而且始魔旗早已伤及根本,此时更有加重之势,若得不到元神阴魂及时喂养,恐怕自己就得第一个被反噬。

        “万年玉芯自是没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你我元神之力衰退,被始魔旗反噬那就悔之晚矣!况且,禁制威能现已试出,也不用急于一时,我们可先去提升魔旗威能,再不济也能取凡间抓些凡夫俗子,等日后你我修为大成再积累大功德抵消因果。”魔旗灵印被元清融合,两人元神虽同附于旗上,但还是元清执掌,青云辅之。青云见元清还在拼命驱动始魔旗,心中大急,像他这种积年老怪可是深知进退之道。

        元清听的青云说去凡间抓凡人喂养魔旗提升威能,心中更是大急,这道不是因他心地善良悲天悯人,只是他已被肉身前任因果执念纠缠怕了,不想沾惹因果业力罢了,再则好歹是受过现代文明的教育,这般视人命于草芥他可做不到。

        元清暗思,自己元神中执念已日益严重,再不为天元老鬼报仇,消了自身执念,估计过不了多久执念便化为心魔,以自己现在之能恐怕还是个凄惨下场,倒不如此时博上一搏,反正能到这神魔世界走一遭也是赚了。心中念头急转,徒然一发狠,运起散功法门,驱动魔旗灵印消解一成元神本源喂入魔旗中。

        “你疯了!”青云见状大惊,其元神一阵剧烈波动,差点脱出魔旗掌控,赶忙稳住心神,控制法力。

        “舍得、舍得,不舍哪能得,魔旗修复不了我也无安身立命之基,倒不如博上一搏。”元清此时元神虚弱至极,要不是太玄珠帮他压制着,其元神执念这会已然发作了,当下一边继续驱动魔旗一边对青云道。

        始魔旗要突破禁止阻拦本就只差临门一脚,现在得了元清一成元神本源喂养却是正好达到了临界点。只见魔旗红芒徒然一盛,旋转速度加快一倍,屏障禁止终于抵挡不住,好似水泡破灭一般发出“啵”的一声,让始魔旗钻开了一个口子。

        二人如闻天籁,顿时大喜,操控始魔旗向其中猛然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