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韩三公子之异界成神秘史 > 第113章 择门而进韩三晋级,宝物大殿厮…

第113章 择门而进韩三晋级,宝物大殿厮…

        纪莽拂袖转身,只是在转身的时候,那一抹眼神显得格外的冰寒。

        步涛也是纠结之后才选择搏一把。

        他和纪莽都是为屠夫效力没错,但是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纪莽本就已经对可以找到出去的办法丧失了信心,这次来探索洞府也是别有目的。

        但是步涛不是,在与刚刚老者的打斗中,他惊叹于韩天辰的果断和机智,

        就像韩天辰所说,如果因为别的因素致使此次机会失去,可能是唯一的机会,那真是得不偿失。

        所以,为了出去,为了那仅有一丝机会,他必须搏它一搏。

        当然,最后哪怕没有找到出去办法,也有余地来弥补屠夫给他们的任务。

        折子溪和韩天辰倒是惊讶于步涛的选择,没曾想他竟然会支持分开走。

        “既然如此,那各位就选选要走的门吧。”

        步涛出口道。

        韩天辰附耳给折子溪悄悄了说了句什么,便不再说话。

        折子溪闻言皱皱眉,轻轻点头。

        纪莽的余光将这一幕看得真切,心里不禁有了打算。

        韩天辰等四人站在了中央,四周的九道大门一模一样。

        “那我先选?!”

        韩天辰貌似谦让。

        “请便。”

        纪莽伸手做出请的手势,竟是同意了。

        韩天辰倒也不矫情,得到众人许可之后,便只身站了出来。

        环顾一圈。

        便径直朝着正对自己的中间那扇门走去。

        一步,

        两步,

        三步,

        ……

        距离门还有半丈不到。

        突然,

        纪莽嘴角微掀,一抹得逞的笑容出现。

        “唰”

        一道身影快若闪电,直奔韩天辰即将进去的门而去。

        是纪莽!

        “你!”

        韩天辰惊慌叫道,试图拦他停下。

        “别进这个,你停下!”

        但是纪莽无动于衷,来到门前,一股大力将门炸个粉碎,便直接没入其中不见了。

        看到纪莽的身影完全消失后,

        韩天辰背对俩人的脸上露出了讥笑。

        “这……要不韩小哥再重新选一个?”

        步涛万万没想到纪莽这厮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诡诈到如此的地步。

        韩天辰扭身哭丧着一张脸,示意无事。

        折子溪火冒三丈,骂道:“真是个混蛋,不知羞的畜-生,步涛,你挑选一个进吧,难道你也要抢韩小子的?”

        步涛闻言心里顿觉不忿,但是也明白对方确实有这样的顾虑,便张了张口又闭住了,不再解释什么。

        随意找了一个门便直接进去了。

        场中只留下韩天辰和折子溪。

        “嘿,折老哥这戏演的不错啊?!平时看你挺正儿八经的一个人,想不到也是如此的腹黑”

        本是夸奖的话从韩天辰嘴里出来就变了味道。

        折子溪翻了个白眼,

        “对待这种人,需要顾及别的?”

        韩天辰心中一片爽快,但是瞬间又愁眉不展。

        “折老哥,虽然以我的猜测那纪老鬼进的门是死门,但是也不一定会嫩死他,我们也要多加小心。”

        折子溪点点头,认可道:“对,这厮人品不好,但是实力却是不容小觑,刚刚他都没有出全力,我能感觉得到。”

        韩天辰倒是不已为怵,这纪莽绝对没有胆量直接动手,只能是耍些阴谋诡计。

        “好了,不用太过担心,折大哥听我的,进那道门就好。”韩天辰说完,便给其指向了其中一道。

        折子溪不疑有他,直接破门而入,也瞬间消失。

        这就是信任啊,韩天辰也不禁有点微微感动,这老哥就不怕自己把他害死?虽然他自己也不敢笃定哪道门就绝对安全。

        深呼一口气。

        韩天辰也挑了一道自己思索良久才选择好的门进去。

        门被打开,

        韩天辰手握青墨,慢慢进去,

        却发现有一层薄薄的薄膜需要穿透,

        回头再次望了一眼洞室,便也迈步跨了进去。

        ------

        “这是什么鬼地方!”

        纪莽不由得抱怨。

        趁着韩天辰不备,自己抢先一步迈入了中间这道门,

        进门之后便有些后悔,但是回头之时发现哪还有什么门?

        一眼望去,满眼混沌,就像充斥着雾霾的天空一样。

        “毒影重重”

        “荼毒四方”

        随手打出两个灵技,却发现犹如泥牛沉海,被这混沌直接包裹,不声不响。

        “该死的”

        让纪莽心神具裂的竟然是这混沌之气,不停的在腐蚀着自己周身的灵力和体内的灵气!

        这不禁让纪莽后悔的牙根疼,早知道便让韩三进来此地,自己随便选一个就好了。

        它万万想不到,此门就是韩天辰给他特意“准备”的。

        体内的灵力被疯狂的腐蚀,

        纵然纪莽是虚境后期的强者,那也禁不住这样的消耗。

        咬了咬牙,心念微动。

        “大衍塔”

        一座银色的宝塔出现在纪莽的手中。

        银色的宝塔一共七层,通身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拼了!先保住命要紧!”

        纪莽略施灵力,宝塔直接在前方悬浮,而且慢慢变大。

        此塔的最大功用便是隔绝空间,作防御之用。

        “这是我保命的家伙,想不到会用在这里,真是该死!”

        纪莽的心在滴血,这是他真正的底牌之一,每次使用之后,大衍塔的功用便弱一分,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分外的珍惜。

        等到大衍塔如同人一般大时,纪莽便直接进到塔里,控制着塔继续往前走……

        ------

        “咔嚓!咔嚓”

        树干粗细的闪电随机的砸向地面。

        步涛看着前方的路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自己能扛得住几下这样的摧残。

        步涛从怀中掏出一颗珍贵的丹药,直接扔到嘴里。

        “万古丹”

        此丹服用之后,身体坚韧提高不止一个档次,而且斗气储量提高不止一倍,是体修梦寐以求的神丹!

        丹药这些在秘境甚是珍贵,因为用一颗就会少一颗,可想而知,步涛此时估计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拼了,大不了一死!”

        步涛咬牙切齿一跺脚,便迎着雷电冲了上去。

        “咔,咔嚓”

        一边努力的闪躲着,一边加快速度朝着远处跑去。

        一阵阵的烤肉味飘来……

        ------

        再看折子溪这边。

        当他穿过薄膜之后,放眼望去对面就是一座山丘。

        而山丘上遍布着各种魔兽,

        折子溪眼神微微一凝,便认了出来究竟有哪些魔兽。

        一抹微笑挂在了脸上,

        “果然,韩小子给我选的没什么大危险”。

        终究在这秘境之中生活了如此久,这些个魔兽大部分都认识。

        白云紫蝶蜴,四阶。

        坤地大炎鼠,五阶低等。

        ……

        长虹剑握在手,直接就是冲!

        马上就是混体境的折子溪也有他的打算。

        前方如此数量的魔兽,虽然境界均比他低,但是也是一项艰难的考验,倒是期待这次能够放开手脚好好酣战一番,最好能突破一下混体境。

        听到动静的众魔兽,犹如发疯一般,直直的朝着折子溪冲来,

        瞬间便将他淹没在兽海……

        其实这里很容易通过,只要取巧小心一点就可以安全的抵达对面,但是折子溪太耿直了,如果韩天辰知道的话,估计能笑一天……

        ------

        一间空荡荡的房间。

        韩天辰目瞪口呆,总觉着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什么也没有?

        韩天辰不禁有些失望。

        五百平米左右大的房间,四周墙壁包括屋顶地面,什么都没有。

        韩天辰意兴阑珊的走了进去。

        刚刚进去,

        “唰”

        房屋中出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一样的欣长,一样的碧眼棕瞳,一样的衣服,什么都一样。

        但是仔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他和第一间洞室的那个老头有点相似,并非血肉,而是灵力组成。

        “呵,有点意思了。”

        韩天辰打量着对面的“自己。”

        好奇心满满。

        但是那个“自己”却不给他时间观察。

        “迅捷步伐”

        “寸荡五重”

        “疾风术”

        很是耳熟的声音出现在自己的耳朵里,但是却是那个“自己”发出的。

        很是别扭,韩天辰感到很是诡异,难道我要自己杀“自己”?

        拳风已至,容不得他再去思考。

        举拳便迎。

        “嘭”

        韩天辰被一拳击飞,嗯,真*韩天辰被一拳击飞。

        “你玩儿真的?”

        韩天辰放下心中的疑惑,摩拳擦掌,便准备和这个“韩天辰”好好过两招。

        “咚”

        又被击飞了。

        “五气连波”

        “泉涌术”

        “天雷空破”

        “韩天辰”娴熟的运用着各种灵技,配合着“自身”的体修实力,打的真正的韩天辰毫无还手之力。

        “咳咳”

        躺在地上的韩天辰不禁骂道:“这个畜-生啊,下手真狠。”

        骂完之后察觉到了后悔,

        “呸呸,这个风流倜傥的家伙打得好啊!哎呦呦,下手真狠。”

        对面的“韩天辰”就像一个超级熟悉战斗的高手,各种技能搭配,各种对战机的把握,简直是炉火纯青。

        “嘭”

        “咚”

        “哎呦”

        这种感觉让韩天辰很是抓狂,对方就像一个成年人,戏耍自己这样一个“儿童”一般,

        也亏得韩天辰的体魄够结实,否则还不定会被揍成什么样子。

        “打不过打不过”

        韩天辰默念一句,

        “啊”

        咕噜噜的滚出了房间,

        当韩天辰出去这个房间的时候,那个“韩天辰”竟然诡异的消失了。

        “欸?”

        韩天辰这下明白了,原来只要出了这片区域,那“对手”便消失,那……这地方不就是天生用来磨练境界和打斗技巧的吗?

        盘膝坐下,调整呼吸,让整个人恢复着,也在心里复盘此次的战斗,虽然过于一边倒。

        对面的“自己”其实就像是影子,一个完美的模板,出手果断而且手段层出不穷。

        ……

        “呼”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

        韩天辰又一次的踏入了房间。

        果然。

        “韩天辰”又出现了,和上次一样,面色冷峻,潇洒自如,这让韩天辰都微微有些嫉妒了。

        “冰冻术”

        “烈焰焚烧”

        对面的那个“自己”竟然将法术用的如此出神入化,仿佛每次都能洞悉韩天辰的意图,冰冻术本是限制性技能,他却用火使之融化,让韩天辰功亏一篑。

        “水漫金山”

        “土墙术”

        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虽然韩天辰一直在努力的对“自己”造成伤害,但是天不随人愿,此次的攻势都被瓦解。

        “疾风·金刃斩!”

        对面的“韩天辰”淡定的施法。

        “卧-槽。组合灵技!”

        韩天辰一脸懵逼,风灵力和金灵力的组合技,这怎么可能打得过?

        金色尖锐伴随着风灵力的速度加持,瞬间便刮伤了韩天辰的身体,让他不得不退到房间外躲避。

        “呼呼,这也太难缠了,这是哪个人才设计的关卡,虽然对我的修行有很大的益处,但是这也太无敌了,我得想想办法。”

        韩天辰喃喃自语。

        ……

        整整一天,韩天辰还没有摸到过“自己”的衣角,只是不停的挨揍,但是随着尝试的次数越多,自己挨揍的频率也变的越低。

        重新走进房间的韩天辰稍微想明白了一点,对面的“自己”虽然对于灵技和武技的运用很是娴熟,但是他毕竟不是“真人”,在随机应变方便肯定会差很多,而且自己要多多摸清楚“他”的机制,也好自己慢慢研究出来下手的方向。

        渐渐的,韩天辰虽然没能够给“自己”带来伤害,但是对方想要揍趴下自己,那也得比较长的时间了。

        ……

        五天过去了。

        房间中的韩天辰和“自己”打的有来有回,

        彼此都有损伤,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韩天辰的以伤换伤。

        仔细一看,韩天辰晋级了!

        气境圆满!

        实境四段!

        呵,这个陪练也是够狠的,满打满算六天就让韩天辰突破两个境界,可想而知揍的有多狠。

        “木技·火烧遍野”

        韩天辰随口便是组合技,这种类型的技能他已经很熟捻。

        “狂风怒吼!”

        言出法随,韩天辰又给加了把劲儿!

        木灵力增幅火元素,而风灵力则加速火的蔓延和速度!

        “冰封万里”

        “水泄千里”

        对面的“韩天辰”也在有条不紊的防守。

        却不料,韩天辰竟然微微一笑,似是讥讽的样子。

        “沙尘暴·扶摇万里!”

        一股疾风从烈焰下方吹起,直接将火焰吹离了地面,攀爬过对面的水流和冰封,直至“韩天辰”。

        炙热淹没了“韩天辰”。

        搞定!

        聪慧如我,就是这么简单!

        韩天辰不禁有点得瑟,

        “韩天辰”化作点点灵力,最后飘散在空中,而房间也一阵震荡。

        剧烈的摇晃使得房间好像不堪重负一般,猛烈的爆炸开来,

        而神奇的是,房间竟然也都是灵力构成!

        韩天辰不禁暗暗乍舌,这是谁人的手笔,如此的奢侈,这得多少灵力啊!

        灵力爆散之后,出现在韩天辰面前的是一个阁楼,两层高。

        古朴的外观看不出什么,而最诡异的是,阁楼竟然没有窗户。

        韩天辰咬咬牙,

        事到如今,唯有前进一途。

        吱呀

        沉重的门被缓缓推开,韩天辰便一步迈入了漆黑之中……

        ------

        洞府中的某处,是一个高大的祭台。

        祭台底下蹲坐着三人。

        折子溪,

        步涛,

        纪莽,

        折子溪看样子并无大碍,只是身上的鲜血分外显眼,这都是硬闯魔兽群带来的血迹。

        而步涛全身的漆黑,想来也是经过“闪电的洗礼”,让他至今还未恢复完全。

        纪莽,脸色阴沉,全身的伤痕不断,至今还在往外潺潺流着血液,说来也是最属他倒霉,遇到腐蚀之气之后,虽然大衍塔保他平安,但是那灵气竟然霸道如斯,把大衍塔都腐蚀殆尽,最后终于堪堪逃了出来,却不料前方还有两位体王在等着他。

        虽然气修对敌体修有足够优势,但是禁不住那俩是“变态中的变态”,战斗经验简直可怖,最后纪莽咬牙切齿把自己身上的保命存货都用上之后,才留的了自己的一条命。

        这韩天辰阴我!纪莽终于想到了关节,他猜测到我会抢他的门,所以故意选了一条死门给我,该死的!

        纪莽心中的憎恨犹如火上浇了油,蹭蹭蹭的往上窜。

        “韩小哥应该无事吧?这都三天了,怎么还不出来。”

        步涛略有担心的问道。

        纪莽一听此话,便开口说道:“呵呵,韩天辰那么机智,怎么可能有事,这天下还有他算计不了的事情?!”

        折子溪不免心里偷笑,看来这纪莽匹夫猜测到了什么。

        “纪莽,你说话注意点,现在我们是一个团队,别忘了,如果没有韩天辰,我们都不一定能够找到出去的办法!”

        折子溪还是出言反驳,从他心里来说他不曾太过担心韩天辰的安危,从三人的状态来看,韩天辰选门是有道理的,那安慰自不用说,就看那小子能得多少好处了。

        步涛张张嘴也没说话,两边他都不适合迎合,只能继续等待着。

        ------

        漆黑的阁楼给人感觉十分的阴森,

        韩天辰试图用火灵力照明的时候,却顿时惊慌失措。

        阁楼的一层,灵力竟然失效了!

        伸手不见五指,自己的灵力还失效了,这可真是会开玩笑!

        韩天辰能明显的感觉到,簌簌的冷汗顺着额头向下滑落,

        全身的白毛汗根根竖起。

        “我得找楼梯,上二楼,对,上二楼。”

        韩天辰一刻都不像在一层呆着,因为这种恐惧太让人崩溃,

        谁也不知道他的背后是否有一双眼睛看着他,

        或者正前方正匍匐着什么样子的怪兽,

        韩天辰索性闭眼,伸出手掌摸索着,

        除了眼睛之外的感知器官都被他疯狂调动着,生怕让自己完全陷入被动。

        伸脚走出一步,

        两步,

        三步,

        停下。

        三五秒之后,却突然传来差点让韩天辰魂飞魄散的声音。

        “咚”

        “咚”

        “咚”

        这里还有别人?这是韩天辰的第一个想法,因为自己早已经迈出几步,但是稍后却传来了脚步声,简直细思极恐。

        无尽的黑暗笼罩着韩天辰,

        “你……你是谁?”

        韩天辰的声音带着一点颤抖。

        没有回应。

        三五秒之后,一个声音响起,吓的韩天辰一哆嗦。

        “你……你是谁?”

        略显粗犷和空洞的声音传来。

        反应过来之后的韩天辰终于按耐住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原来脚步和声音都是回音!

        “呼呼”

        深呼了一口气,韩天辰继续摸索,

        终于,

        找到了去往二楼的楼梯把柄,

        顺着楼梯走了上去。

        有光!

        韩天辰睁开眼睛之后,简直要喜极而泣。

        二楼灯火通明,但是也空空荡荡,只在房屋中间放置着一个锦盒,

        而二楼的墙上却有灵力写着的一排字,

        “未知,所以恐惧,而恐惧,则是恐惧恐惧本身。”

        韩天辰却觉着甚是有理,

        缓步走到锦盒面前,打开,

        看着盒子里的东西,韩天辰笑了……

        ------

        祭台旁边的三人等的百无聊赖。

        倏然,

        一抹身影出现,碧眼棕瞳,不是韩天辰还能是谁。

        “哈哈哈,各位久等了!对不住了啊!”

        韩天辰露出诚挚的笑容,断然没有坑过纪莽惭愧的觉悟。

        折子溪看着他,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步涛则是站起身来,

        “韩小哥,你真是让我们担心死了,哥哥们不该让你一人单独啊,不过怎么说呢,回来就好,安全回来就好!”

        倒也不知道步涛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纪莽看到韩天辰的一瞬间,一股杀意顿现,

        但是一瞬之后,脸上又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韩老弟,福大命大啊!果然,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轮计谋和机智,那谁能和韩老弟比啊,就是纪大哥我死了,你也不能死不是?”

        韩天辰仿佛没有听到纪莽话中的潜台词,惭愧说道,

        “各位哥哥的担心真是让我不好意思了,我呢,就是运气好,哈哈,运气好,哪有什么机智,你们可别捧杀我了呀。”

        “好了好了,事情还没办完呢,有这功夫不如商量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

        折子溪剑眉拧着,不耐烦的催促道。

        他看到韩天辰和纪莽的虚伪嘴脸就不爽,干嘛呢,既然互相看不顺眼,直接干一架不就完了?还装的亲亲热热,烦不烦。

        韩天辰尴尬的讪笑两声,折老哥说话自己还是要听滴。

        而纪莽则是扭头眯了折子溪一眼,倒也没说什么便住了嘴。

        “这是一座祭台,通过我们这几天的观察,这应该是一座小型的灵力传送阵,但是就是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

        步涛站出来给韩天辰解释。

        韩天辰听闻此话,抬头看着这个灵力氤氲的祭台,心里便有了几分计较。

        “那各位哥哥怎么看?”

        韩天辰依旧“天真”的问着。

        又是一样的选择题,是要一起传送呢,还是一个一个传送。

        纪莽嘴角抽了抽,脑中浮现出了前几天的惨状,不禁打了个哆嗦。

        “一起!这次说什么都得一起!”

        纪莽直接说的斩钉截铁。

        韩天辰知道这次肯定是要一起的,便也不再反驳什么。

        但是折子溪怎么能够如他心愿,

        “我觉着还是分开的好,要不,继续……”

        “不可能,必须一起,不用表决,我纪莽这回就做主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纪莽终于露出了血腥的一面,这次他可不想再节外生枝,否则这次就不是受伤的问题了,命也得搭进去。

        韩天辰拽了拽折子溪的袖口,出言赞成:“这次便听纪莽老哥的,我们一起。”

        纪莽虽然诧异韩天辰这次的妥协,唯恐又中了什么诡计,但是想想自己的境界,也微微安心,在绝对力量的面前,什么阴谋都是一张纸。

        四人决定好之后也不再迟疑,都跳上了祭台,

        身处在灵气的氤氲中,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丝空间的拉扯力,看来,是传送阵不假了。

        纪莽也不多言,大手一挥,

        浓烈的灵力加持到了祭台的底部,

        “唰!”

        一瞬间耀眼的光斑亮起,

        四人同时消失了。

        ------

        罪恶城城主府大厅。

        “哼,屠夫,我那孙儿但凡有个闪失,我和你不死不休!”

        丑婆婆当着众人的面急声喝斥。

        在首位端坐着的屠连城面色变的阴沉,犹如可以滴下水来。

        桃花眼郑元亮咯咯一笑,

        “婆婆,看您说的哪里话,屠夫大人也并未指派韩天辰去探索洞府呀,况且,有折子溪和步涛,还有虚境后期的纪莽,想来也会平安无事的,您想想,韩天辰出事,屠夫大人能得着什么好处不是?”

        桃花眼浅薄的嘴唇略显刁钻,说的话也是圆滑无比。

        丑婆婆不屑的撇撇嘴,微微一笑。

        “以后,我与你主子屠夫说话的时候,你最好能够闭上你的臭嘴,否则,我不介意当着屠夫的面把你……桀桀桀桀桀。”

        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啪啪啪的打啊!

        郑元亮再也咯咯咯咯咯的笑不出来了,只留下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说不怕是假的,婆婆这人做事从来随心,可不会计较那么多。

        屠夫心中恨极,但是却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得出来打圆场。

        “婆婆莫要心急嘛,也莫要和这些下人一般见识,消消气哈。”

        转头望着郑元亮,呵斥道:“以后我与婆婆说话闭上你的嘴,否则被婆婆一巴掌拍烂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桃花眼郑元亮脸色都有点扭曲了,但是又不得不低着头请罪:“请屠夫大人恕罪,请婆婆恕罪,是小人逾越了。”

        低头的郑元亮眼中布满血丝,却是诡异一笑,也不知道此笑是何种意味。

        屠夫深沉的眼眸下尽是冰寒。

        “纪莽得任务应该快完成了吧,我还赐予了他那一件宝物,想来,是万无一失的。”

        ------

        四人被传送的时间不过一瞬,但是却仿佛过了千万年,这种被时间和空间撕裂的感觉,真的不要太“爽”。

        “呕……”

        到达传送目的地的韩天辰竟然直接就吐了,显得萎靡不振。

        而其他三人要好得多,虽然面色俱是苍白,但是也不至于像他那样失态。

        “哇”

        纪莽忍不住惊叹一声。

        而步涛和折子溪也屏住呼吸,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

        金灿灿,明晃晃。

        一座大殿,金碧辉煌,奢侈至极。

        大殿正前方,小型展台鳞次栉比,各种神兵,灵器悬浮在空中,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最前方一个巨型展台,上面漂浮着一幅画,流光四溢,莫测非凡。

        而大殿的两侧,金甲卫士伫立两旁,一共十二位,纹丝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大殿的砌砖,雕饰,各类装饰,竟然都是用着极其奢侈的灵矿石,灵矿石,气修修炼的法宝,和灵石的功用大致相同,但是同体积的矿石里面灵力的储存是灵石的百倍!简直就是无敌。

        步涛和纪莽眼中的贪欲犹如炙热的岩浆爆发,根本掩盖不住,

        自古财帛动人心,人为财死可不是闹着玩的。

        折子溪欣赏归欣赏,但是眼中的欲-望却是一丁点没有,倒不是说他不动心,而是此人的目的比较单纯,比出去这个鬼秘境而言,这些宝物就显得不是很重要了。

        韩天辰吐完之后也抬头被震撼到了。

        傻子也都知道,这是来到洞府的宝库了,各种诱人的宝物和资源,恐怕就是屠夫来了也会表现的很不堪吧。

        韩天辰暗暗观察着众人的反应,不由得微微蹙眉,

        现在的气氛很诡异,自古以来,为了修炼资源的争斗最是激烈,胜者为王,越来越强,这是更古不变的道理。

        “那个,各位老哥,此事?”

        韩天辰不得不打破僵局,总得商量个规矩出来不是?

        众人缓缓清醒,也都打着各自的算盘。

        “四人均分,这有什么商量的。”

        折子溪直接开口道,想法略微有点简单。

        “呵呵,折子溪,你站着说话不腰疼,那要是什么都可以均分,还要境界干嘛?嗯?”

        纪莽明显不同意,四人之中他的修为最高,果然想以境界来划分多寡。

        步涛嘴唇紧紧抿着,看着四周的琳琅满目,终究抵抗不住诱惑,

        “我同意纪莽的提议,韩小弟境界不足,拿一些资源也无甚用处,不如先让我们来分,等他境界高了之后,再做打算,各位以为如何?”

        瞧瞧人家步涛多会说话,占了便宜还卖个好,给你画个大饼先。

        来到大殿之前的微妙平衡瞬间打破,之前还有折子溪和步涛掣肘纪莽,

        但是现在的话,步涛又和纪莽捆绑在一起,局面对于韩天辰来说,很是不堪。

        “你,你们,简直就是无耻之尤!”

        折子溪怒骂出口,就差长虹在手直接砍出去了。

        纪莽现在是有恃无恐,己方的实力完全碾压,那资源分配不是由自己说了算?

        谁料,

        韩天辰施施然的走了出来,摆摆手,微笑满面。

        “各位大哥不必因为此事大动干戈,小弟自知境界低微,就不与你们一起分宝物了,这样吧,你们三人均分如何?”

        三人都诧异的看着韩天辰,想不到他的推出竟然如此的干脆。

        事情的矛盾诡异的又到了三人的身上,

        步涛首先发言:“我同意,那就我们三人均分。”

        折子溪微微点头,心想着分完之后自己再于韩天辰分,也算让他不白来一趟。

        可是,

        纪莽却不是这样想的,自己实力最为高绝,为何要与其他两人均分,那境界划分又有何意义。

        “不行,我们四人我的境界最高,怎能平分?我,最少要五成!”

        纪莽低沉的声音传来,不容反驳。

        步涛的脸色罕见的阴郁下来,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怎么可能退让。

        “纪莽,你别贪得无厌,差不多就行了。”

        说完,步涛轻移几步,竟是朝着折子溪靠过去。

        韩天辰眼底闪过一丝的笑意,也不言语,继续看着。

        纪莽没想到步涛竟然不同意,斜着眼睛盯着他,

        “步涛,你说我贪心?!我们三人之中我实力最强,为何我要与你们均分?”

        纪莽已经快要气急败坏,恨不得把银牙咬碎。

        折子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轻佻的看着纪莽,

        “真是无稽之谈,你实力最强没错,但是你也不能张口便是五成!怕是你不要忘了,如果我和步涛联手的话……”

        步涛听闻此话竟是也毫不退让的点点头。

        纪莽心中犹如海啸扑岸,愤怒的气息震荡不已。

        滚滚的灵力在周身沸腾,不言不和就要出手的样子。

        气氛凝固。

        韩天辰哈哈一笑。

        “各位老哥没必要如此,不如,听小子一言,既然是三人均分,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强先弱后的规矩,每次挑选,就让纪老哥先挑嘛,这多简单,是不是啊?”

        三人听后倒是觉得有道理,毕竟这样僵持下去和谁都没有好处。

        纪莽微微有些意动,便也收敛了一些灵力,但不言语。

        折子溪朝着纪莽翻了翻白眼,随意说道:“我同意。”

        步涛也神色缓和下来,微微点头,算是应允。

        “哼”

        纪莽一声冷哼,却也不再反驳。

        大家商议好了之后,接下来便是挑选的阶段。

        纪莽将目光投向了殿内的珍宝,首先望到的便是居中最大展台的那幅画。

        “唰”

        一声急速驶过,

        就在纪莽的手将要握住这副画的时候。

        “嘭”

        一声闷响,

        纪莽被画外的一圈保护膜反弹出去,

        淡淡的一层保护膜只是像水面一样,轻轻激起了几圈波纹,便又恢复了平静。

        “该死的,这是什么东西!”

        纪莽勉强稳定落地,直接怒吼出声,

        珍宝距离自己如此之近,但是就是拿不到手里,心里很是憋屈。

        “来者是客,请稍安勿躁。”

        一声浑厚的声音从大殿的四面八方传来,久久回荡。

        四人同时寻着声音的出处,但是并未见到其他人。

        “阁下是谁?藏头露尾是为何?”

        纪莽压下心中的火气,高声质问道。

        “哈哈哈,你们来我的青天殿,竟然问我是谁?可笑,可笑!”

        声音再度传来,却是多了一些的讥讽。

        听到此话的四人都恍然大悟,这说话的便是柳青天?!

        惊异,惶恐,不安,戒备。

        这些情绪纷纷出现在众人的脸上,如临大敌。

        “各位不要惊慌,我是柳青天,但是也不是柳青天,这只是我残留的一丝灵魂印记,坚持不了多久,一会儿便消散。”

        众人缓缓出了口气,但是依旧不能完全放松下来。

        “想要宝物,可以,但是在我青天大殿拿宝物得按照我得规矩来,各位以为如何?”

        纪莽夺宝心切,直接回道:“那就请说出你的规矩。”

        “此些宝物最后只当属于一人,你等可明白?“

        声音刚落,

        剧烈的喘息声便传来,

        这句话的意思便是四人最后只能存活一人,才可以拿到所有宝物,这是要他们自相残杀啊。

        场中的气氛又一次变得诡秘,这次是真的要你死我活了,只要他们想要宝物。

        “真狠啊,这个柳青天,这简直就是考验人性里最深处的东西啊,卧-槽。”

        韩天辰的心不禁一颤,看来,这场厮杀在所难免了。

        “柳前辈!小辈自知武力低微,可不可以放弃,离开这里啊?”

        韩天辰高声问道,他可不想最后和折老哥来个你死我活。

        “呵呵,小友的想法行不通的,但是老夫也没有要求必须杀死对方才算呐,只要对方倒地,无力再战即可。”

        此话一出,这才让众人的压力小了一点。

        不然,最后的下场绝对是折步联手对付纪莽,否则,纪莽必然是存活到最后的。

        纪莽诡异的眼神盯着对面的折子溪和步涛,在他看来,这次的胜负手就在于自己能不能够揍趴下这二人了。

        静谧的大殿落针可闻。

        “毒厄世界”

        纪莽的话音刚落,对面的折子溪便已经手持长虹刺了过来,

        而步涛也几乎同时就动,

        凤头斧在手,撕裂着空气直接横扫过来。

        “荼毒黄泉”

        “厄运钟摆”

        “万毒针”

        ……

        灵技层出不穷,这纪莽明显在之前并未使出全力,现在才是最佳战斗状态。

        大殿被惨绿色瞬间覆盖,

        时不时的有金属碰撞的亮光闪烁,

        “哼,让你们瞧瞧我的厉害,蛇蝎幡,出来吧!”

        一张血红色的幡出现在众人面前,幡纹是毒蛇和毒蝎这种毒物。

        “巨毒魂魄”

        血红色的幡更加妖冶,一丝丝淡红色的气体从幡内飘了出来,向着折步二人袭来。

        通过空气的蔓延,

        毒素已经渗入到二人的皮肤之中,

        看来,折子溪和步涛也得拼命了!

        【作者题外话】:一章一万,各位看个爽,有票票就投一投,谢谢。

  https://www.2100xs.com/book/4347/2090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