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韩三公子之异界成神秘史 > 第114章 杀纪莽,解疑惑,桃花眼,吞噬…

第114章 杀纪莽,解疑惑,桃花眼,吞噬…

        折子溪和步涛的皮肤已经被毒素入侵,泛着绿色和血红色。

        得拼命了!

        步涛从怀里又掏出一颗珍贵的万古丹,直接扔到了嘴里。

        “啊!!!”

        一声怒吼,全身的肌肉隆起,爆炸性的力量在体内升腾。

        体王5段的步涛直接迈入了混体境,双斧的威势直逼纪莽。

        而折子溪则是一口精血直接吐到长虹剑上,

        剑光潋滟,锋芒四射。

        俩人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领,倒是和纪莽斗个旗鼓相当。

        “我看你俩都疯了,那我就成全你们!”

        纪莽阴恻的低吼。

        “青葵蛇,出来吧!”

        耀眼的鲜红色从毒蝎幡上亮起,一只青色身体,红色蛇头的毒蛇凌空出现!

        “如此至毒之物你也有,纪莽,你真是包藏祸心!”

        折子溪看到青葵蛇之后,忍不住破口大骂。

        “哈哈哈,宝物是我的!谁也别与我抢!”

        纪莽笑得癫狂,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呲”

        青葵蛇吐着蛇信,妖异的眼睛注视着折步二人。

        “唰”

        快若闪电,带有剧毒的蛇牙倏的朝着折子溪便咬了过去。

        折子溪反应也不算慢,挥剑便是一挑,

        长虹剑砍到蛇身之上碰撞出了耀眼的光芒,

        蛇鳞竟然如此坚韧,可比神兵利器。

        步涛举着双斧也狠狠的砍了下来,

        但是青葵蛇蛇身一扭,堪堪便躲过。

        果然气修要有优势的多,再加上蛇蝎幡的加持,纪莽占有一定的优势。

        大殿中激烈的打斗着,

        韩天辰只是在站圈外默默的看着,面无表情。

        “噗”

        折子溪吐出一口黑血,明显是中毒颇深。

        长时间的打斗,让折步两人都有些支持不住了,而纪莽那便却要好得多,只有灵力不枯竭,便一直会有战斗力。

        “认命吧,这里的所有都是我纪莽的,如果再不识好歹,休怪我不客气。”

        在惨绿色的灵力包裹下,纪莽显得那样的不可敌。

        折子溪咬紧牙关,还是不愿放弃,又强撑一口气,提剑而上。

        “找死!”

        纪莽也毫不留情,

        “青葵,给我咬死他!”

        一道青色的闪电瞬间和折子溪碰撞在一起,

        嘭

        折子溪被击飞十数丈,奄奄一息,不得动弹。

        而步涛这边更是凄惨,他的境界还没有折子溪高,虽然有万古丹的帮忙,但是也强撑不了多久,也被纪莽的灵技打翻在地,生死未知。

        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

        “哈哈哈哈哈,无知!”

        纪莽猖狂的笑了,又扭过头来看着韩天辰。

        “纪大哥,我这实力肯定就不争夺了,您请便!”

        韩天辰举起双手摆摆,一副怯懦的样子。

        纪莽杀意泛滥,但是迟迟犹豫,

        主要是忌惮罪恶城中的婆婆,他是决计打不过的。

        终是挪开了眼睛,看向了殿中那些稀释珍宝。

        “终于是老子的了!”

        纪莽心里满是激动,这么多的宝物绝对可以让自己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哗啦”

        大殿之中所有的展台,上边的那一层保护膜都破碎掉,化作点点灵力消散。

        唾手可得!

        数十件宝物唾手可得!

        纪莽再顾其他不得,直接前去收刮“战利品”。

        异变突起!

        就在折子溪和步涛趴在地上不甘的望着纪莽的时候。

        十二位黄金甲卫士动了。

        嘎吱嘎吱

        同时举起手中的黄金巨剑,狠狠的朝着纪莽劈来!

        情急之下,纪莽竟是不退反近,

        珍宝近在眼前,谁组织他都不行!

        “青葵蛇”拦住他们!

        纪莽怒吼出声,加快速度向前掠去。

        黄色巨剑的威能堪称恐怖,十二位金甲的配合天衣无缝。

        刚才还与折子溪斗得难解难分的青葵蛇竟然被一剑劈出了嘶吼。

        青色的蛇身脆裂斑斑,

        “锵,锵”

        青葵蛇碎裂成粉末,彻底消亡。

        纪莽目龇牙裂,万万没想到这黄金卫士的威能如此之大。

        “终极毒盾!”

        硕大的灵力盾将纪莽包裹的严严实实,终于挡住了黄金卫士的巨剑。

        “呼哈!”

        十二位黄金卫士口中同时出声。

        巨剑剑尖凝聚了一枚硕大的黄金球,十二柄巨剑的黄金球同时融合,

        直接向着纪莽激射而来,

        “真该死!”

        纪莽看到此球便知不妙,强烈的危险感淹没了自己的意识,

        “嘭”

        黄金球爆炸,能量巨大,大殿都在爆炸下颤了又颤,

        纪莽犹如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喋血不停。

        “呼噶”

        十二位黄金卫士口中又吟,

        一直吐血的纪莽来不急查看自己的伤势,他知道,这些卫士这是与自己不死不休了,

        “难道,我只能动用屠夫给我的宝物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纪莽心里滔天的怒火和压抑,真的想不通为何会如此。

        十二位黄金卫士齐齐凌空,巨剑平抬,

        剑身的金黄色光芒更甚。

        “不能再等了!”

        纪莽狠狠的下了决心,心念微动。

        “离魂轮!”

        步涛和折子溪看到纪莽手中的法宝之后,惊呼出声!

        韩天辰也是拧眉注视着,

        “这是屠夫的法宝之一,真没想到,他竟然会将其给你使用!”

        折子溪出声吼道。

        “离魂轮,此轮一出,乱人心智,剥离魂魄,这是屠夫的贴身法宝!”

        步涛也进一步解释了一下。

        “哈哈哈哈,我纪莽想不到此轮会用在这十几个畜-生身上,简直是气煞我也!”

        纪莽心里也在滴血,这真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此物一出,他的底牌便都暴露了,根本没有藏私的可能了,可以想象,现在的他有多愤怒。

        “离魂轮,出!”

        一声厉吼,此轮便飞速旋转出去,正好将十二位卫士笼罩,

        “不对!不对!”

        卫士虽然停止了动作,但是并未受到伤害,只是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这十二个家伙没有魂魄!那,那这离魂轮便只能坚持一阵时间!”

        纪莽简直要气吐了,不带这么玩儿人的,十二个卫士没有魂魄,所以离魂轮本质上来说对其效果不大。

        “快想办法!要不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步涛和折子溪也露出焦急之色,毕竟这黄金卫士并没有思想,只会一直追杀他们这些闯入者,直到结束。

        反观韩天辰。

        面无表情,只是专注的盯着黄金卫士,看了一会儿之后,

        脸上有一种原来如此的表情。

        嘎吱,嘎吱

        离魂轮开始轻微的颤抖,散射出的束缚灵咒有了丝丝的波动。

        折子溪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旁边观战的韩天辰身上,

        “韩小子,快想办法,我们还要寻找如何离开秘境的方法,别忘了!”

        韩天辰听到之后微微迟疑,便朝着折子溪点点头。

        “你们跟我来!”

        大吼一声,

        韩天辰直直的朝着大殿前方飞去!

        折子溪反应最快,纪莽紧紧跟着,步涛略微迟疑,也跟了上来。

        四道身影急射向那幅画,

        韩天辰一马当先,五指聚成拳头,

        “哈!”

        狠狠的砸向了那幅画。

        嘭,

        一声巨响,那副“珍宝”画卷碎裂崩坏,就像脆弱的薄薄的玻璃一般,瞬间粉末。

        “呜……”

        一声沉闷的响声,大殿最前端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大门,

        虚幻又神秘,而且在逐渐的变小。

        “快点,都跟上!迟了就走不了了!”

        韩天辰喊完之后,便一头扎了进去,

        折子溪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跟着韩天辰进去。

        纪莽看着这个越来越小的门,眼中阴冷闪过。

        “离魂轮,回来!”

        “唰”的一声,在控制黄金卫士的离魂轮直接收起,飞速的回到了纪莽的手中。

        步涛还有点疑惑,心想纪莽这是要宝不要命了吗?

        下一瞬间,就让他的心跌到谷底。

        “厄运麻痹”

        “厄运缠绕”

        “毒风滚滚”

        纪莽朝着步涛几招灵技打出,全部都是控制,最后一个毒风竟将步涛吹向了恢复行动力的黄金卫士。

        “纪莽,你个杂-种,你会不得好死的!”

        步涛神色剧变,怒气滔天。

        纪莽看着步涛垂死挣扎的姿态却是讥笑叫道:“留着你有什么用?不如用你换我的离魂轮,我这是帮你,帮你脱离这秘境苦海啊,桀桀桀桀桀。”

        说完之后也不耽搁,直接飞入了已经变得十分虚幻和窄小门里。

        只留下纪莽怒吼残音。

        “纪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

        三人踏入虚幻之门之后,

        四周的景色突变,却是来到了一间房屋里,

        准确的说,好像是一间卧室和书房一体。

        外间几排书架,墙壁上有着栩栩如生的画卷,精美的装饰品,

        而里间则是卧榻之处,有一张铺的整整齐齐的床,淡青色的帘幔无风自动。

        “步涛呢?”

        折子溪看着最后一个进来的纪莽,出声问道。

        纪莽脸色不变,回道:“不知。”

        韩天辰心念一动,却是恍然大悟。

        折子溪面色大变,质问道:“你是不是又耍阴招,将步涛留在了大殿中?!”

        纪莽阴狠一笑,低沉说着:“那样的废物留着也没用,我们有韩公子就够了,你说呢?!”

        韩天辰仿佛听不出纪莽的话外音,微微一笑,也不搭茬。

        折子溪剑眉紧皱,心中瞬间忐忑不安,

        是啊,现在就剩下自己和韩小子了,这纪莽再也没有牵制,这可如何是好。

        韩天辰看他折老哥这副模样,便知道了他的心中之想,则出口说道:“纪大哥也太看得起我了,这事情还未办完呢,结果如何真不好说,你说是吗纪大哥?”

        纪莽闻言倒是一笑,

        “韩老弟说得对,那我们就赶紧看看此处有何玄妙。”

        说完便四处观察起来。

        房间甚是干净,并没有因为时间长久而掉落的灰尘。

        三人瞬间便戒备起来。

        “贵客光临,有失远迎啊!哈哈哈。”

        突然三人眼前一道身影慢慢凝实,这次却不是灵力组成,而是实打实的肉体。

        面容皎白的一位年轻人。

        “哦,诸位,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名叫敖义,一个不问世事的可怜人。”

        韩天辰微微皱了皱眉,因为他在空气中闻到了一丝腥味,海腥味。

        叫做敖义的年轻人身上并未有灵力的波动,显得很是内敛。

        纪莽首先出声,

        “我等三人误入此地,请问,是否有办法出去?”

        敖义朝着三人看了看,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目光在韩天辰那里多停留了一秒钟。

        “诸位,此地并不简单,想来你们的目的,便是来这里寻找柳青天的线索吧?这里,就是他的寝室,这些书啊,画啊,工艺品啊,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如假包换!等你们瓜分差不多,也商量差不多了,就来最后一关找我吧,哈哈哈。”

        话音刚落,敖义便消失了,却见一把金黄的钥匙掉落在他消失的地方。

        “唰”

        纪莽已经将掉落在地上的钥匙捡了起来。

        “哦!忘了说了,第一个拿到钥匙的必须将其他人都干掉才可以进入最后一关啊,当然最后一关绝不会让你们失望了!哈哈哈哈,再见!”

        已经消失的敖义却又有声音传来。

        纪莽听到之后,嗜血光芒丝毫不掩饰的从眼中迸射而出,直直的看着折子溪和韩天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韩天辰摊了摊手,

        “纪莽大哥,非得这样吗?”

        折子溪已经手握长虹,红色剑身流转着弄弄的斗气。

        纪莽撕开嘴角低沉道:“这敖义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不怪我,是他逼我的。”

        韩天辰翻了翻白眼,随意说道:“他的话就得听啊?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离开?你看如何?”

        纪莽余光看到身边的这么多的宝物和功法,心中的贪念犹如潮水一般高涨,微微有些不耐烦。

        “这些东西等你们下去了和步涛那废物说吧!今日你们必须死!没有敖义,你们也得死!哈哈哈”

        浓厚的灵力已经在纪莽身边聚集,

        韩天辰撇撇嘴,惋惜道:“这可真是遗憾。”

        纪莽再不等待,

        “受死吧!离魂轮!出!”

        话音刚落,

        轰的一声。

        十二道闪闪金光的身影骤然落地。

        “黄金卫士?!”

        纪莽惊骇出声。

        “步涛?怎么可能?!你没死?!”

        更让纪莽无法相信的是,步涛竟然也一同的出现。

        韩天辰好整以暇的说道:“纪莽,你有什么话就去下面说吧。”

        十二位黄金卫士仿佛明白了韩天辰的意思,直接提剑便是围攻。

        纪莽本来就不是这十二位的对手,而且现在心境还有了跌宕,更是溃不成军。

        离魂轮也控制不了黄金卫士的行动了,直接被砍的喋血倒飞数丈。

        折子溪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张开大嘴看着韩天辰,仿佛有什么话更在了嗓子眼。

        “好了好了,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儿,我这样也是为了我们好,我总得知道纪莽这老匹夫到底是要做什么吧?”

        韩天辰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不是好奇这个,我是好奇你多会儿竟然可以控制这些卫士的!”

        折子溪受到最大的震撼便是在这里。

        “哦,你说这个啊,是我选了门进去之后的收获。”

        韩天辰也未多说。

        步涛一直仇视着看着场中快要支持不住的纪莽,恨的牙痒痒。

        “嘭”

        纪莽被一剑砍翻在地,满口吐着污血。

        “韩,韩老弟,救我。”

        勉强从口中挤出这几个字,却是求饶,再也没有刚刚的运筹帷幄。

        韩天辰置若罔闻,看向了步涛,

        “步涛,给你个机会你要不要?!”

        步涛闻言竟是一喜,阴狠的答道:“谢韩公子成全,步某的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了!”

        说完,

        抽出凤头斧,便直直的朝着纪莽走去。

        “步涛,别,别,念在我们都是屠夫的手下,放过我啊!”

        纪莽终于怕了,眼中俱是惊恐。

        步涛只是牵着嘴角,也不回应。

        “噗”

        一刀下去,还瞪着眼睛的纪莽,脑袋便咕噜噜的滚了好远。

        步涛收起凤头斧,

        转身朝着韩天辰单膝跪地,

        “以后我步涛便唯韩公子的马首是瞻,刀山火海,绝无二话。”

        韩天辰看着眼前的步涛,虽然军令状的分量够,但是并不代表他会完全相信这个罪恶之城的武夫。

        戏谑一笑,说道:“步涛,不是我不信任你,你也知道,你和纪莽还有那屠夫,之前有很多的龌龊,你想让我完全信任你,也行,你签个东西吧。”

        韩天辰心念一动,一张兽皮卷便出现在俩人中间。

        “誓死状”

        “用你的一滴精血就好,这是誓死状,以后只要我活着,如果你但凡有其他心思,我便能让你立马灵魂炸裂,当然,如果我死了,那你也自由了,如何?”

        步涛抬头看着这一纸“卖身契”,心里很是纠结,他知道,他能活下来全凭韩天辰的大度,但是这种契约约束力极强,就和奴役一般。

        韩天辰笑笑,

        “我知道你心里不平衡,我也有一点后悔救你,哎,就不如让你和纪莽下去做个伴,这样多好。哈哈”

        步涛再不犹豫,一滴精血瞬间滴落在兽皮卷上。

        一丝奇妙的感觉出现在韩天辰的脑中,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一个念头,这个单膝跪地的步涛便会直接暴毙。

        韩天辰心满意足,迈出一步,赶忙把步涛搀扶起来,

        “步老哥这是做啥,都是一家人,哈哈,快起来。”

        折子溪看着全程,看到这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死不要脸的韩小子。

        步涛也从内心认可了韩天辰,毕竟他是唯一一个有希望找到离开秘境的人,而且此人是气体双修,简直天赋逆天,有朝一日脱离这里,那便是蛟若出海则为龙啊。

        “主人!步涛定不会让主人失望!”

        韩天辰心里舒爽,但是嘴上却是说:“叫什么主人,这么难听,叫公子就好。”

        “是的,主人。”

        步涛依旧不改,此人的性子便是如此。

        韩天辰心里美滋滋啊,体王五段,虽然在罪恶城中不算顶级高手,但是有朝一日出去之后,体王那在灵国也是可以横着走的!

        折子溪看着如此得意的韩天辰,翻了翻白眼,揶揄道:“要不要我折子溪也签个誓死状啊?”

        韩天辰赶忙满脸的讨好,

        “哪里话!折老哥别说这种气话,不至于不至于,这罪恶城除了婆婆和爷爷,就属折老哥对我好了!”

        折子溪心中也是微微一暖,他竟然还会记得那个开茶馆的驼背爷爷,心里便下定了决心,只要自己活着,便不会让韩天辰受一点的伤害。

        “好了好了,我们该搜刮战利品了!”

        韩天辰示意该办正事了,

        让步涛将纪莽身上的储物戒指和黄金钥匙拿来。

        意识里控制黄金卫士回去大殿之中,

        自己则是去书架那边去将所有的功法收入囊中。

        折子溪对这些不在意,找了个凳子坐下,闭目养神。

        当韩天辰忙活完之后。

        整个屋子已经空空荡荡。

        “好了,我们去找敖义,或许,在他那里,能够找到出去的答案!”

        韩天辰很是激动,好东西真不少啊,收获简直不要太多!

        继续说道:“我韩天辰从不吝啬,这些东西我先拿着,回到罪恶城之后我自会给咱自己人分配!好了,准备出发!”

        韩天辰掏出黄金钥匙,灵力包裹住,

        只见钥匙逐渐发出刺眼的光芒,

        “嗡”

        画面一转,却是来到了一处蔚蓝水宫,奢华至极。

        “哇哦,真美。”

        韩天辰此时的心情很是放松,

        声旁的折子溪和身后跟随的步涛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怪胎。

        少见多怪!

        折子溪只能默默的诽谤一句。

        “韩天辰小友,终于等到你们了。”

        敖义正在一处大殿门口等候,笑脸相迎。

        韩天辰也微笑以对。

        “敖义前辈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那只‘大水怪’吧?哈哈”

        敖义听到大水怪这三个字便哈哈大笑几声,

        “哈哈哈,何以见得?”

        韩天辰不卑不亢的答道:“前辈刚刚在房间就是一股海腥味,而现在又是在一处水宫,再者说了,前辈在此,除了您谁还有资格让万物恐惧?!”

        敖义听后又是放声朗笑,这马屁拍的太瘠薄有水平了!

        众人在一片有好的气氛中进了水宫大殿。

        敖义第一句话就说的让众人激动不已。

        “这黑洞秘境,可以出去。”

        “呼,呼,呼。”

        剧烈的喘息声响起,三人都显得很是躁动,恨不得现在就动身赶紧离开。

        “还需敖义前辈解惑!我们如何从这黑洞秘境中出去?!”

        韩天辰终究拉回了自己的心绪,问道。

        敖义看着眼前这个目光灼灼的真少年,微微一笑。

        “柳青天当初离开,留下我给他看守洞府,当然,也是等一个有缘人。”

        敖义顿了一下继续说。

        “你就是那个人,也只能是你!”

        敖义说的笃定,但是韩天辰却是不甚理解,

        “为何必须是我?!别人……难道?!难道和我的……”

        韩天辰突然目瞪口呆,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敖义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你可知,柳青天出去之后,别名叫什么?”

        “天不易?!”

        韩天辰脱口而出。

        但是紧接着又问:“敖义前辈,你如何知道他出去之后的别名?!”

        敖义微微摇头:“不是我知道,而是……那位知道。”

        韩天辰不知道敖义在打什么哑谜,心里还在震撼之中。

        原来,柳青天就是天不易,著作《万经录》的那位。

        他也是气体双修!

        “呼”

        吐出一口浊气,慢慢平息了自己的情绪。

        “请敖义前辈告知,我们如何出得了这秘境。”

        “西摩山找那位,她有办法,我知道,人类只要去到西摩山,便会被一巴掌拍死,但是,凡事有个例外,这个例外,就是你!”

        敖义笃定的说道。

        韩天辰伸出一根指头,指了指自己,充满怀疑的问道:“我?敖义前辈确定没有搞错?!”

        “没错,就是你!当年的柳青天之所以能够出去,也是那位的帮忙,而柳青天的承诺便是将要完成一件事,而这件事,就是你,气体双修!无双永恒体质!”

        敖义目光灼灼,严肃至极。

        韩天辰脑袋宕机,

        “气体双修,永恒体质。”韩天辰心里想着这两个词,一时反应不过来。

        “也就是说,西摩山的那位需要气体双修的人类,而柳青天答应的事情便是寻找这样的有缘人,而我,恰恰都符合。”韩天辰喃喃说道。

        “是的!我敢保证,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敖义点点头,眼神中甚至,带着一点艳羡。

        韩天辰想通了。

        折子溪听懵了。

        步涛压根理解不了。

        “多谢敖义前辈!”

        韩天辰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抱拳诚挚道谢。

        敖义摆摆手,说道:“那你们便走吧,对了,那十二位黄金卫士你可以放到你得储物戒指里,也带出去吧,战斗力不低的,清一色的混体境一段,以后随着你的境界提高,也会越来越高,柳青天在的时候,黄金的卫士实力直逼体皇!堪称恐怖!”

        韩天辰听到之后便是心里一喜,赶忙拜谢。

        说完,三人便由敖义直接送出了洞府,落在了临泽湖边。

        “哈哈哈!终于出来了!”

        韩天辰伸了伸懒腰,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让我们来分分战利品吧!罪恶城里眼线众多,在这里分比较安全一点!”

        说完,

        “唰”

        储物戒指中这次搜刮的宝物和功法便都出现在地上,犹如一座小山。

        “大力魔爪功”

        “玄天指”

        “九宫剑”

        ……

        好多的武技。

        “水之乐章”

        “火神之怒”

        “死亡爆雷”

        ……

        好多的灵技。

        “玉皇毒典”

        “紫云幻功”

        “碧云玄诀”

        ……

        好多的功法。

        “轻鸣杖”

        “三世钟”

        “金陵圈”

        ……

        好多的法宝。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都被眼前的“巨富”亮瞎了眼。

        韩天辰首先说道,

        “你们能用的功法,法宝,武技拿一些,自己选吧。”

        说完,也不再言语,随便挑了一本武技便阅览起来。

        折子溪并不见外,直接挑挑选选,增强实力的机会很是难得,他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

        而步涛则是有点犹豫,感觉下不去手。

        “步涛,别想那么多,韩小子不会亏待自己人的,他可不是罪恶城你们这些虚伪的家伙,快挑,别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儿似的。”

        折子溪一脸的嫌弃,但是所说的话却是好意。

        “嘿,怎么说我步涛大哥呢!步大哥在这次探险中也是功不可没的,是吧?赶快挑,一会儿再招来贼!”

        步涛听到此话,对韩天辰那是完全折服,也不再犹豫,也仔细挑选起了适合自己的功法法宝。

        折子溪瞪了韩天辰一眼,“招贼?”

        你那储物戒可是有十二位混体境,谁敢来?况且!这湖底下可是有你的敖义大哥!谁敢来?

        不得不说,韩天辰这次的收获颇丰!

        除了搜刮到柳青天的宝物外,纪莽的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也是颇多。

        尤其是那件法宝“离魂轮”,简直是对敌的大杀器!

        折子溪和步涛挑选完之后,俩人也是心满意足!

        三人一阵商议,决定直接返程,而且商量好了口径,纪莽便是由洞府中的机关所杀!

        折子溪一拽韩天辰,便和步涛一起御风往回赶去……

        ------

        罪恶城城主府。

        屠连城的眼皮一直跳,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百十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这种不安是有来源的!

        “报!禀告屠夫老大,禀告婆婆,韩公子一行三人回城了!”

        一位低阶武者单膝跪地,进来通报。

        在下面随便挑了个座位的婆婆缓缓舒了一口气,这个不安生的臭小子,竟会让婆婆担心!

        屠夫哈哈一笑。

        “快请他们进来。”

        心里却是一紧,三人?!谁未回来?

        一会儿过后,

        韩天辰,折子溪,步涛,并列一起进来。

        屠连城的脸色微变一瞬间,但是又马上恢复了正常。

        “哈哈哈哈,三位凯旋而归!可喜可贺!传令下去,今日城主府摆宴!给三位接风洗尘!”

        屠连城爽朗的笑声回荡。

        婆婆看着一段时间未见的韩天辰,这才露出了微笑,不过。

        “啪”

        韩天辰的屁-股被狠狠一拍,一个踉跄差点朝前趴下。

        “嘿嘿嘿,婆婆辛苦了,我给您揉揉肩。”

        韩天辰不但没有恼怒,还屁颠屁颠的跑到婆婆身后,仔细的揉着肩。

        “哼,下次再敢如此,我非扒了你的皮!”

        婆婆佯装愤怒道。

        “小子明白,小子明白!”

        屠连城看着活蹦乱跳的韩天辰,心里一阵堵得慌,也不好问韩天辰。

        视线移到折子溪的脸上,没有停留,

        步涛。

        “步涛,此次还顺利吗?”

        屠连城随意问道。

        步涛迈出一步,拱手回到:“禀告屠夫老大,此次虽有惊险,但是大体还是顺利的。”

        “那……纪莽呢?!为何没有随你们一起回来。”

        屠连城紧紧盯着步涛的眼睛问道。

        步涛神色不变,平稳回道:“纪莽大哥他……”

        “啊!纪莽大哥!你死的好惨啊!纪莽大哥!”

        韩天辰突然嚎叫起来,面色悲戚无比。

        “屠夫老大!纪莽大哥死的好惨啊!呜呜呜呜,他,他为了救我们,竟然,竟然给我们断后了!被,被洞中的怪物吃的渣都没剩下啊!”

        真是听者动情,闻者落泪。

        屠连城胃里一阵恶心,就像吃了只苍蝇一般。

        “纪莽大哥他是好人呐!真是英雄啊!舍身成仁,见义勇为啊,屠夫老大一定要好好悼念他啊!”

        屠连城差点吐了,纪莽那玩意儿在罪恶城是著名的臭名昭著,败类,人渣,这种称呼都是在夸奖他,指望他舍身救人?!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

        “额……是啊,纪莽也是运气不好吧。”

        屠连城也不得不顺着韩天辰话往下说,因为步涛竟然没有反驳,这让他很是惊疑。

        下首的桃花眼郑元亮促狭的看着韩天辰表演,心思微动,站出来朗声说道,

        “不可能!纪莽实力如此之高,怎得可能轻易就死掉!况且,谁人不知道他的品行如何!还英雄?!呸,他不加害你们就不错了!”

        桃花眼义愤填膺,继续吼道,

        “定是你们合伙将他击杀!抢他宝物!夺他资源!或许,你们是不是已经发现了离开秘境的秘密?!”

        最后一句真是诛心啊!

        在场的罪恶城众人突然蠢蠢欲动,因为无人能够抗拒离开秘境这个天大的诱惑!

        屠连城的双眼微眯,危险的光芒闪烁,他倒要看看韩天辰如何解释这些事情!

        韩天辰嗤笑一声:“桃花眼,你长脑子了没?!这种屁话也会说出口?!我们四人去寻找线索是不错,但是你凭什么认为里面一定有宝物,有资源,甚至有离开的秘密?还是说……你本来就知道什么?!还有!纪莽如此不堪,你为何让他陪我一起去?!是不是……想要加害于我?!说!”

        声声厉吼,振聋发聩。

        丑婆婆轻哼一声,无尽的压力便朝着桃花眼袭来,瞬间将他逼的脸色苍白,满头是汗。

        屠连城可以不管任何人,但是不能不管郑元亮,硬着头皮说道:“婆婆莫非真一位我屠夫是泥捏的?!”

        韩天辰望向婆婆,十分正儿八经的说道:“婆婆,桃花眼欺我,孙儿好委屈。”

        婆婆望着韩天辰微微一扯嘴角,闪电般的便消失了。

        “欻!”

        骨瘦如柴的婆婆仿佛有千斤之力,朝着桃花眼就是一记杀招!

        屠连城坐不住了,事到如今,撕破脸皮就撕破了吧!

        “暗之弥漫!”

        黑色的灵力如同墨水铺开一般,向着婆婆涌来。

        屠夫和婆婆一开站,

        底下的人群也都纷纷拿出法宝神兵,虎视眈眈的看着韩天辰。

        韩天辰好整以暇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慢悠悠说道:“倘若屠夫这个老货输了的话……你们……”

        众人的脸上出现了纠结,他们的实力根本对屠夫的战斗没有任何帮助,而罪恶城中一切以实力说话,倘若屠夫赢了还好,但是若是婆婆最后赢了,那动手的那些人是必死无疑,但是不动手的话,哪怕屠夫赢了他也不可能全都杀掉,法不责众嘛,所以说,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婆婆与屠夫打的难解难分!

        众人也都很是羡慕的看着韩天辰,这样的孙子真幸福,看看,一句话,婆婆就与圣境硬碰硬!

        哎,下辈子也一定要当个好孙子,这是众人心里的最真实想法。

        黑色弥漫,充斥着中心的战场,激烈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桃花眼的神色慌张,但是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惊慌下经由着一丝的阴狠和得意。

        “嘭!”

        巨力炸开!

        “臭老婆子!你竟然用毒!”

        屠夫面色微微发着红,是那种不健康的病态红。

        再观婆婆,心不跳气不喘,形同一颗枯树,但是阵阵威压犹如实质,这就是体圣7段外加钻研用毒的实力!

        “呵呵,婆婆我最擅长的便是用毒,潜心研究数百载,毒不死你个臭王八!”

        一声讥笑从丑婆婆嘴里发出,委实霸气!

        韩天辰胸口的纹身微微一抖,诺诺道:“婆婆为何骂别人还要带上小龟我……”

        “屠夫我和你拼了!”

        磅礴的黝黑灵力汇聚于屠夫的身侧,委实骇人。

        婆婆微微一笑,身形一闪,又消失无影。

        “嘭”

        “蚀骨蛛毒!”

        婆婆的一声厉吼,

        屠夫呼吸一滞,气血便受到了阻碍,这是明显深中剧毒的表现!

        桃花眼郑元亮吼叫出声:“屠夫老大,小弟给你的丹药,快快吞掉!”

        屠夫略微犹豫,手心便出现一颗漆黑的丹药,上边隐隐有一颗骷髅头的纹络。

        “快吞下!否则没机会了!这臭婆娘很是阴毒!屠夫老大切莫犹豫啊!”

        桃花眼急急吼出声。

        屠夫心中犹豫,因为前几天郑元亮献给他的时候,说此丹药效用无比强大,但是后遗症也有,可能会使得自己法力消失三天,所以屠夫这才无法决定,但是,如此情急之下,便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吞了下去!

        “阿!!!!!”

        吞下去之后的屠夫竟然如此骇人!

        全身的血肉犹如被肢解消融,慢慢变成了一丝丝的黑红色的灵力,一点点的消失。

        “哈哈哈哈!我郑元亮才是最强的!哈哈哈哈”

        黑红色的灵力自动融入到桃花眼的皮肤之中,诡异又惊悚。

        王境前期,

        王境中期,

        王境后期,

        王境圆满,

        圣境前期,

        圣境中期!

        吸收到黑红色灵力的郑元亮竟然连升数级!圣经中期!

        “吞噬魔经?!”

        罪恶城众人惊呼出声!

        【作者题外话】:求银票!请投到最后一章!谢谢大家,依旧一万!

  https://www.2100xs.com/book/4347/20975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