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与秦始皇做哥们儿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西施琴姬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西施琴姬

        “不是铜,而是黄金!”秦梦又淡淡的补充道。



        哗一声人群更是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这时代金铜本来就不分,尤其是小民百姓,多是使用铜来交易,在底层百姓中“金”也就被默认为了铜。



        如此一来衣装鲜亮的秦梦顿时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这也是秦梦想要的效果,龙阳君既然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何不如提早公开,也好多几个竞争对手搅搅她的局呢?



        壮士瞪圆了眼珠子,一副不敢置信之态。



        秦梦太爱这般越王勾践剑,可是苦于没有剑鞘,不得已拔出身上佩剑,插了里面试了试,倒还合适,不过多一柄光秃宝剑就成了麻烦。



        秦梦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壮士,递了过去说道:“看你也非小门小户的黔首,此剑你留着,充当个脸面,放心,百金一两都不会少你的!”



        汉子醒悟过来,也未废话,接过秦梦手中宝剑,眼中透露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冷厉,拱手说道:“敢为贵人是哪家王子?这份恩情,在下必当铭记终身!”



        秦梦嘿嘿笑着,又将插入剑鞘中的越王勾践剑拔了出来,潇洒豪迈的一指长空喊道:“听清楚,我乃是早已灭国多年的周王子,人称我为王子缭!”



        汉子闻听,神情一松,稳重的行了个拜手礼说道:“多谢周王子,小人记下你的恩德了!”



        百金巨资,谁会随身携带?更多的时候,金子并不流通,需要换做粮食和布匹,若是换做布匹,那要一百多匹上等的齐纨,成千上万匹普通布帛。



        秦梦将他搀扶起来问道:“你是要粮食,要布匹,还是就要黄金或铜呢?”



        秦梦如此问,并非为卖剑人着想,而是想用此来刺探出,龙阳君到底在广陵城有多大的势力。



        若是龙阳君随身携带金子,说明龙阳君来此是流窜作案,若是她提供了粮食和布匹,那就说明此地有她庚深蒂固的家臣同党。



        汉子蹙眉说道:“小人要铜可否?”



        秦梦回头向车舆看去高声问道:“龙阳姊姊,你哪有铜……”



        未等秦梦喊完,龙阳君就急着下了车,狠狠瞪了秦梦一眼,掐住秦梦的手腕,扭头一脸苦笑的对那汉子说道:“壮士随我进府,布帛,粮食,铜钱顺便你选!”



        秦梦被龙阳君拉扯着上了车驾,车门一关,龙阳君就苦苦哀求道:“秦弟,姊姊求求你了,安生一些吗?”



        秦梦调皮的说道:“你不就想利用我的名声,如此好了,天下人都知晓了,王子缭就在你的手上,不正和你意吗”



        龙阳君被秦梦气的直喘粗气,用可她却无计可施,只能用她那凶恶而又无奈的眼神一直瞪着秦梦。



        “说罢!到底要用我谋划什么?你如实说了,我还未通情达理配合你!若是你不说,就连我也不晓得会给你惹下什么麻烦!”一招就打灭了龙阳君的士气,秦梦颇有成就感的说道。



        “唉!”龙阳君长叹一口气说道:“好吧,姊姊算是服了你,对秦弟说就是了……”



        听完龙阳君简略意图后,秦梦笑言道:“姊姊你不早说,要是明说了,我岂有不帮忙的道理!”



        面对秦梦的回答,龙阳君惊愕不已,弱弱的问道:“秦弟不是竭力维持楚国安定吗?姊姊是担心得不到秦弟的支持,才不敢对你说实话的!”



        龙阳君重操旧业,又开始谋划复辟殷宋社稷的大业。她此来楚国,就是要分裂楚国。而他的目标正是拿下吴君李园的江东十二县。



        就在龙阳君即将做足了诬陷吴君李园造反,准备尽收江东十二县时,却出了意外,李园听信竟陵君景隆的怂恿去了鄂城。结果李园被秦梦所擒,就此龙阳君的一切谋划都成了泡影。



        从这一点说来,自己就是龙阳君的克星,从魏国到秦国再到赵国一桩桩一件件龙阳君的复辟谋划皆是被自己无意破坏,秦梦也是连连喟叹造化弄人。



        分裂楚国,就是秦梦的济世救民的宏图大业的既定计划。既然龙阳君有此心,没有道理不顺手帮她一把。



        不过秦梦不明白,龙阳君凭什么就能掌控住江东的膏腴之地呢?



        “楚国太后是李园的亲妹妹,为何你就这么有信心扳倒李园呢?”秦梦问道。



        龙阳君微微一笑说道:“谁让我有一个贤达而且美貌的弟弟呢?龙明长大了,我殷宋社稷后继有人,作为兄长,焉能不助弟弟一臂之力呢?”



        “龙明……”秦梦嘴中念叨着这个名字,翻开了尘封的记忆,脑海中踅摸出了他在十年前的瘦削青涩的模样!



        “如今他在楚国?”秦梦诧异的问道。



        龙阳君骄傲的点头:“正是,姊姊不瞒秦弟,仲弟已成为楚国太后李姬身边的心腹门客!”



        秦梦倒吸了一口凉气,天下风起云涌,也就两三月的时光,又一后起之秀就跃上政治舞台,掌控了权柄。



        秦梦很想问问龙阳君其弟是不是还走的美人路线诱惑住了楚后李环,不过看到他满脸的骄傲神情,嘴下也就留德了。



        “那今日赴宴又是为何?”秦梦问道。



        “赴宴为了诬陷李园有取楚王代之的野心!”



        秦梦不解其意问道:“慢着说清楚,为何我赴宴就能诬陷李园有不臣之心呢?”



        龙阳君得意一笑道:“世人都知你王子缭,不惜要与全天下为敌,也要做秦王的忠实走狗。你秘密来到广陵,李园的臣属盛情招待,此时传出去,楚王宗室会如何想?”



        楚国公族当然会多想,李园杀春申君就已经显示出了他的野心,他又借兵去了楚国南郡,更是闹出了天大的乱子,换做亲妹子李姬也不能不多想自己的兄长有不臣之心。



        秦梦默默点头,暗赞龙阳君用心良苦,却为自己叫屈,自己虽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平息了楚国动乱,可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背着骂名的无名英雄,除了天地良心和几个大人物知晓,谁也不会相信王子缭就是一个大善人了!



        车马进入广陵城令的府邸,龙阳君向秦梦拱拱手说了声,秦弟有劳,便跳车留去了。秦梦再见到她时,龙阳君已然是一身男装,扮作了自己的侍从。



        “您就是周王子?仆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秦梦跨进一方置有假山园圃两层小楼的院落时,就见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文士,错楞一下,突然奋起上前,伸手作揖,热情迎接道。



        “你是……”秦梦想着他是登徒吴,还是确认了一下问道。



        “仆下广陵令登徒吴,得闻王子大驾光临,小城蓬荜生辉啊!屋中请!”偷瞄了一眼龙阳君的登徒吴向秦梦更是热情的寒暄道。



        秦梦随着登徒吴的指引进入屋堂,屋中早已坐满了衣冠锦绣的富态士绅。



        “上座!”登徒吴卑微的将秦梦礼让到巨大帷幕之前的席位上,



        屋中氛围有些诡异,一排排的眼睛都在躲躲闪闪的望着登徒吴和秦梦。



        “诸公久等,小子过意不去!”秦梦寒暄道。



        “不敢不敢!”无人敢用目光回应秦梦的客气,都是低头拱手回应。



        “既然贵人到来,咱们就开宴!”



        随着坐于秦梦下手的登徒吴挥手命令府中仆役,清脆悦耳的钟磬之声响起,一位位家仆端上冒着热气的鼎簋豆盘,放于满堂贵客案前。



        “昨日才接到吴君吩咐,饭食布置的太过寒酸,还望王子见谅!”登徒吴瞄着秦梦身后的龙阳君唯唯诺诺的说道。



        “何必麻烦!我与吴君不分彼此,一箪食一瓢饮足矣!”秦梦还就顺着台词说了起来。



        一旁的龙阳君满意的点了点头。



        “听闻王子前来,仆下特地将吴城的女闾第一冷美人西施琴姬请了过来为王子献艺!”登徒吴说着,向宴厅后面的侍从摆了摆手。



        秦梦这时才注意道:“宴厅后面的雕花屏风之下,坐了一位抚琴的美女。



        果然就是在城外见到的那位令路人痴狂的西施美人。



        美人冷如冰霜,低头不语,面前一具巨大的琴,以秦梦判断当时五十弦的琴。



        等所有人人静下来时,拂于长琴之上长袖,露出了一双白玉凝脂般的纤手,似是随意几下撩拨琴弦,却发出了沁人心扉的悦耳音声,就如她那双玉手悠悠的插入了男人的胸怀。



        宴厅中一切诡异气氛都随着琴声的响起消解在了无形之中。



        一段青山幽谷的琴声之后,琴声陷入了低迷平淡之中,清淡的令人昏昏欲睡。



        就在人真要睡去时,突然一道琴音乍起,犹如万马奔腾,大河奔涌,嘈嘈切切之声如同雷霆万钧令人头皮炸裂,心血随之沸腾。



        喧闹只是一时,随之琴音再度陷入和缓平淡,慢慢让人有了一种夜晚无眠寂寥压抑的情绪。



        忽又声起,女子双手十指并用一阵撩拨琴弦,重又让音声亢奋激烈起来。



        激烈过后又是另外一种轻柔,如同春风十里拂杨柳,还略略带了一丝女儿家羞涩。



        秦梦闭眼有时如坠清幽明净的云梦大泽之中,有时犹如身在万马嘶鸣之中,有时如在高山之间凝望流云,有时如在大河滔滔之上斩波劈浪,琴瑟之声妙不可言,完全让秦梦陷入自我冥思的境界。



        “好啊!真是好雅致啊!老朽来了,不知可否欢迎?”突然外面一阵嘈杂打破了厅中的静谧琴声。



        秦梦睁开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娘的真是隐患不散,原来是老鄂君。



        老鄂君风尘仆仆而来,一手握着竹杖,一手搭着仆从的臂膀,踉跄的跨进了厅中。



        所有人都是一惊,向外打量去,良久之后,宾客之中的年长者认出了德高望重的鄂君启,不可思议的惊呼道:“怀王弟,公子启,老鄂君……”



        登徒吴最为惊慌,看了看秦梦身后的龙阳君,得到允许后,这才起身来到鄂君身前,稽首一礼后,便将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



        “小子啊!没想到,这么快,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吧!”让人搀扶坐下的老鄂君满面红光的露着牙笑道。



        秦梦乜斜着眼睛了看了老鄂君一眼,向他拱了拱手说道:“还是小子心软啊!”



        老鄂君一屁股坐下,逼人的霸气就侧露了,扒拉了几口桌上的饭羹,饭未咽下去,就丝毫不讲礼仪举止的呜呜的问道:“老夫为何就炸不响天雷呢?”



        面粉那么容易爆炸,自己发明的石磨岂不就成了超级武器?不说在这个弓弩矛戟的时代,就是放到后世,遇上战事,啥也不用,推着一盘石磨,洒上几把麦子,只要碾转起来,就会轰轰炸响,那也是逆天的神器啊!



        秦梦看了一眼满头灰白的粉尘的老鄂君,强制忍着笑意,只是故作高深的摇摇头。那厅中的西施美女也真能沉得住起,依旧旁若无人的谈着琴,故而秦梦可以一副悠然自得之态听着西施美人的琴曲。



        “老夫为何就炸不响天雷!”面对秦梦的挑衅的目光,老鄂君把持不住情绪,突然掀桌子冲着秦梦怒吼道。



        哐啷啷,哐啷啷……一阵鸡零狗碎的鼎簋豆盘滚地声过后,厅中的琴声也由壮怀激烈变得和缓轻柔起来,不过老鄂君身后的一众僮仆却拔出了剑来,以扇形排开步步向前对秦梦形成了威压之势。



        宴厅中的气氛也随之吊诡起来,西施美人似乎有意渲染厅中气氛,琴声也随之阴沉压抑起来。



        “好曲!铿锵声中有杀伐之气,柔缓音中有英雄气短!敢问琴姬你所弹是何曲目?”秦梦突然击节,全然不顾一群虎视眈眈的鄂君侍卫逼近,朗声问道。



        一时间,宴厅中的气氛更为阴冷。



        西施美人双手大开大合,此时琴声正值激烈,美人抬头用她清脆却不失刚烈的脆嗓喊道:“婢子所弹《聂政刺韩傀曲》!”



        聂政历史四大刺客之一,游侠儿最为崇拜的刺客偶像,聂政刺韩傀被无数任侠模仿,但从未超过。秦梦收服的韩政,就是仰慕聂政才走上了刺客道路,聂政刺韩傀,秦梦如何不知?



        “壮怀激烈,英雄气短!”秦梦闻听,也是此情此景有感而发,握着手中越王勾践剑仰天喟叹道。



        “哈哈哈……真是应景!你们闪开,老夫就想看看此小子除了阴谋诡计,是否真有血气之勇!”老鄂君仰天大笑伸着脖子嘲笑秦梦道。



        “大胆,谁敢劫持我家王子?”就在鄂君的人散去时,谁知身后的龙阳君暴起,拔出宝剑一剑,一边向伸着脖子的老鄂君砍去,一边尖利的大喝道。



        不曾想龙阳君出手稳准狠,一剑下去,一颗大好人头,便就滚落在了地上。



        咕噜噜……咕噜噜……



        那依然眨着眼睛的头颅,利用脖颈处的鲜血还在地上滚出一个标准的圆,随着老鄂君的尸身倒地压住了头颅,那个圆迅速被鲜血填充淹没。



        秦梦倒吸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望着龙阳君。



        龙阳君也是一怔,立时扯着秦梦向帷幕里退去,同时听到他那破嗓子喊道:“快救主!”



        老鄂君的十几个侍从,本想抢步追击,谁知帷幕后面突然冲出数十手持箭弩的黑衣甲士,锋锐的箭矢,让他们不得不向后退却。



  https://www.2100xs.com/book/53893/28037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