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诸天之神照经传人 > 第三十章 藏边雪谷

第三十章 藏边雪谷

        刘乘风与水岱眼见血刀僧大肆屠戮,哪里还忍得住,当下齐齐一喝,纵马疾驰,飞快杀入人群之中,剑起剑落,芒光飞处,四个血刀僧已是毙命剑下,另有三人重创,不及闪避,又是被围攻上来的一干武林人士砍落马下。

        “驾!”

        一个血刀僧眼见刘乘风与水岱出手狠辣,又是六个同门被杀,当下凶性爆发,舍弃了王元浩,单手驾马,持着血刀,朝着刘乘风挥斩而来,刘乘风见状眼神一厉,手中长剑一扫,迎向那血刀,就在双锋即将相交一瞬,刘乘风手腕一抖,剑锋一侧,啪的一声,剑身打在了血刀之上,嗡嗡作响。

        那人猝不及防,登时被这股劲力震得手腕酸麻,真气一滞,还未平复,只见刘乘风长剑顺势一送,呲的一声,长剑穿胸而过,那血刀僧嗬嗬两声,当即栽落马下,当啷一声,血刀落地。

        正在与另一个血刀僧交手的王元浩眼见如此难缠的对手就这样被刘乘风数招斩杀,心中是又敬又佩,同时精神一振,当下手中长刀嚯嚯劈斩,凌厉刀风将对手攻势反压回去,随着一刀划破对手手臂,王元浩眼见机不可失,一式“奔流入海”,三记刀光直接劈断了对手的血刀,连带着其人半边头颅也是一并砍了下来,哗啦啦血水流出,将王元浩半边衣袍染红。

        而这两个最强的好手一去,剩下的那些人更是不足为虑,一众武林人士见到刘乘风与水岱赶来,皆是士气大振,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此刻却是全部发泄了出来。

        不到片刻功夫,三十多个血刀僧便被全部斩杀,但是他们这边也是损失不小,原本六十七人,现在只剩下四十三人,且大部分都是带着不同程度的伤。

        “刘大侠,水大侠,血刀老祖身边还有大概七十人,好手也有十多个,他们现在正往青海而去,咱们是不是要等一等后面的武林同道,人多力量大,此回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这恶贼碎尸万段,为死去的两位大侠和一干武林通道报仇雪恨!”

        王元浩此刻也是有些骑虎难下,一开始他是因为落花流水出手,这才愿意跟着来,说不定能搏一些名声,哪知现在非但没有杀了血刀老祖,反倒是自己这边损兵折将,连陆天抒和花铁干也搭了进去,这让他心生怯意。

        不过他好歹也是一派之长,要是就此退去,恐怕将来无颜在面对武林同道,但是要不退去,这损失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因此便打着聚齐更多的人后,再去找血刀老祖。

        “王帮主所言有理,既然这样,就请王帮住在此等候后面的人,我和四弟前去追击。”

        刘乘风也不跟王元浩废话,对着他说了一声后,略一拱手,带着水岱和张纪策马离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众人眼中。

        王元浩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眼神微动,随即喊来几个交好之人,让他们在此等候后面的人,他则是带着剩下的人紧随而去。

        “有三位高手在此,或许此回能抓住血刀老祖也说不定,只要能得到连城诀,这点风险还是值得的。”

        王元浩对刘乘风与水岱打败血刀老祖现在只能持三分把握,但是加上张纪却是能持八分。

        回想十年前途径太行山一事,那时他带着商队正运送西域的奇珍货品,正好遇见张纪一人一剑,一夜荡平肆虐西北的太行十二寨,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真是无法想象,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人物。

        也是因为当年那一战,在帮中许多老人准备对张纪下手,威逼他交出连城诀的时候,他凭借帮主之位强行压了下去,那时候他在帮内的位置虽然暂时稳固,但底下仍有一些人不服,此回反对可谓是承受了不少压力。

        “从张纪手上无法夺得连城诀,就只能从血刀老祖这边下手,宝藏谁人不想,那些蠢物都是莽夫,不堪造就。”

        王元浩心中对帮内的一些人可谓是深恶痛绝,但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十分信任看重的模样。

        血刀老祖被众人追杀之时,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成百上千的武林人士到了荆州才得知,原来血刀老祖已是逃向青海,当下马不停蹄昼夜兼程,直奔青海而去。

        又是两日过去,连续两次留人断后,阻挡追击,血刀老祖身边的门人弟子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人,不过幸好现在他们已是过了四川,来到了青海边界,只要过了那雪谷,便万事大吉。

        “徒弟们,加把劲,过了这雪谷,咱们就回家了!”

        血刀老祖看着皆是面色疲惫的一众弟子,当即高喝一声,以助长心气,果不其然,听到血刀老祖的话后,本已精神衰弱的一众弟子登时来了精神,齐齐高喝一声,在血刀老祖的带领下,直奔雪谷而去。

        “血刀恶贼,休走!”

        刘乘风与水岱看着前方疾奔的马匹,顿时眼前一亮,运起内力朝着前方喊去,清晰的传入血刀老祖的耳中。

        “这群人真是阴魂不散,他奶奶的,等到了老家,老祖非得将他们剁成肉泥不可。”

        血刀老祖对刘乘风的声音充耳不闻,一昧挥鞭疾奔,深入雪谷之内,马蹄声响,地面震荡,簌簌积雪滑落,等到血刀老祖等人过去,路口已是被积雪垒起半人高下的雪堆,刘乘风与水岱骑马越过,张纪看着那雪堆,脸色有些不好看,急忙对着刘乘风与水岱传音。

        “二位兄长切不可高声呼喊,一旦雪崩,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刘乘风与水岱闻言皆是面色一变,急忙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血刀老祖之所以不回应便是知道这点,就是想借着两位内力震塌积雪,到时候不用他出手,咱们来多少人都会被这积雪掩埋。”

        张纪赶了上来,不待二人发问,便将血刀老祖的歹毒用心说了出来,刘乘风与水岱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惊恐,要不是张纪提醒,他们哪里知道这些。

        “血刀老祖就由我和刘兄去追,水兄便等在这里,告诉后面来的人千万不要大声喧哗,尽量放慢脚步,这雪崩一现,即使武功再高也是难逃。”

        张纪对着水岱嘱咐一声,后者看了刘乘风一眼,当即点了点头,对着二人抱拳一礼,道一声小心,便停在一旁,而张纪与刘乘风则是骑马缓步而行,顺着马蹄印找准正确的方向继续追击血刀老祖。

        就在二人行有片刻后,突然张纪对着刘乘风使了一个眼色,伸手一指前面的积雪,刘乘风当即会意,二人假装经过,就在此时,积雪炸开,六道身影从地面冒了出来,飞跃半空,手持血刀朝着二人劈落下来,刘乘风与张纪见状,同时双剑出鞘,剑光飞闪,刃芒吞吐,随之几声闷哼,还剑入鞘,二人继续追赶,而那六道身影皆是扑通一声栽到在雪地中,白雪染赤,不过一会儿便凝成一个个血疙瘩。

        除掉拦路的六人,张纪与刘乘风毫不停留的朝前继续追击。

        前方数里,血刀老祖和二十个血刀门弟子快马加鞭赶路,但是就在此时,突然雪谷上方传来隆隆声响,血刀老祖听到这声音,面色大变,这分明是雪崩!

        “该死!”

        血刀老祖恨恨一声,对着宝象等人急声一语,众人再是急挥马鞭,要趁着雪崩落下之前,穿过这雪谷,否则他们这一行人将要葬身于此。

        “快点!”

        宝象厉喝一声,当即紧跟在血刀老祖后面,一行二十余人,成了一条长蛇阵势,随着两边雪崩之音不断清晰,众人只见惊人一幕,那滚落积雪如白色海洋席卷而下,遮天蔽日,入眼皆是蒙蒙白色。

        方圆百里皆被积雪笼罩,声彻云霄,回震山谷,如此往来而返,雪崩之势更加剧烈,有几个僧众不急反应,被积雪覆盖住的岩石滚落下来,命中脑门,当即一命呜呼。

        血刀老祖看着这雪崩来的如此之快,心中骇然,现在想要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找个地方暂时躲一躲,目光急扫,看到西北方向动静很小,当即调转马头,带着宝象等人疾奔而去。

        与此同时,张纪和刘乘风也是察觉到了雪崩,刘乘风见到这天地伟力,也是面色骇然,同时内心也是暗自懊悔,要不是自己呼喊,恐怕也不会造成现在这般情况。

        “刘兄,不能再往前追了,朝西北去,那里的雪融化较少,说不定能找到一个存身的地方。”

        张纪对着刘乘风招呼一声,二人当即调转马头,顺着另一处雪道往西北而去,不过片刻之后,雪崩之势彻底落下,整个雪谷轰轰震荡,即使远在百里之外的那些追赶而来的武林豪杰也是清晰听到。

        “雪崩了!”

        嵩阳派掌门白礼,一勒缰绳,在马背上看着远处高空激荡起的蒙蒙白雪,脸色不由凝重起来。

        “雪崩又如何,此回不管如何困难,都要抓到血刀老祖,咱们此行千余人,这雪崩拦不住咱们。”

        八仙剑派掌门方因和看着众人,缓缓说道。

        “方掌门所言不错,此回可是铲除血刀门的大好时机,咱们身为武林正派,自该维护武林安稳,对付这样的邪魔外道,就该团结一致,将其彻底毁灭。”

        崆峒派掌门司徒浩环视四周,环视四周,一脸正气道。

        “雪崩不过刚刚开始,只要及时清除积雪,便能打出一条通道,否则待着积雪凝固成冰,就只能等来年开春了。”

        “那还等什么,咱们最不缺少的便是人了,而且物资丰富,且后续准备充足,足以支撑许久,我就不相信血刀门能跟咱们这般对耗下去,只要逼得他出来,定能让他有来无回。”

        几个顶尖人物一番商议后,速度不减反增,疾奔雪谷,半日之后,众人便先后遇见了王元浩留下的人,一番询问之后,才得知刘乘风,水岱还有另外一个好手加上王元浩一行三十多人已是追击血刀老祖而去。

        白礼对刘、水二人追击血刀老祖不足为怪,毕竟那陆天抒与花铁干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上,这血仇不可不报,王元浩还不被他放在眼里,让他担心的是那一个所谓的高手,此人能与刘乘风和水岱相识,武功自然也是不差,但是他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出,武林之中还有谁能和二人相交莫逆。

        “此人会是谁?”

        白礼正自疑惑之时,突然前方一道身影出现,白礼等人定睛看去,竟然是水岱,不过看上去十分十分狼狈。

        白礼等人见状对视一眼,对着后面嘱咐一声后,驾马迎了上去。

        “水大侠。”

        水岱看着突然出现的身影先是一惊,在看清对方面容后,心中微松,缓步行来,对着白礼等人抱拳一礼,道:“白掌门,方掌门,司徒掌门,诸位掌门有礼了。”

        白礼三人翻身下马,也是回了一礼,看着水岱狼狈的模样,白礼略一沉思,沉声道:“水大侠,不知刘大侠还有另一位同道,他们现在何处?”

        方因和与司徒浩也是看了过来,心中都是在想,这两人不是死在血刀老祖手上,就是被积雪埋葬,总之情况很不乐观。

        “二哥和贤弟武功比我要高,要在雪崩之下护住自己当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进入雪谷的通道被堵死,想要进去,除非攀登雪峰,或者凿开通道,要不然只能等到天气暖和,将积雪化开。”

        水岱虽然嘴上说着不担心张纪与刘乘风,其实心里比谁都着急,只是自己势单力孤,着急也是无法,此刻看到白礼等人率众而来,倒是让水岱看到了希望。

        “这却容易,血刀老祖残杀我武林同道,即使到了青海,我白礼也不会让他称心如意,水大侠放心,咱们人数计有千余,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打通雪谷,水大侠一路辛苦,先下去歇息片刻。”

        说着话,白礼伸手作请,水岱略一沉吟便对着白礼抱拳称谢一声,跟着白礼三人折返。

        与此同时,雪谷西北一处高峰之上,兵刃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刘乘风与血刀老祖又是对上,长剑旋出道道剑光,如绵丝不断,不断缠绕血刀,而血刀老祖却是一脸狠厉,这老道的本事他是见识过的,一身柔劲武功极为克制自己。

        他不敢让血刀过多与对方长剑碰撞,免得被那股劲力吸住,当即手腕一震,一式“血海滔天”,片片血光织成一道绵密的血幕,内藏杀招,扑面腥风,罩向刘乘风。

        刘乘风见状,沉喝一声,长剑不快不慢的在身前挥洒,紧受门户,那血光始终无法突破,僵持数个呼吸后,血刀老祖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一声惨呼,心中一个分神,刘乘风眼中精光一闪,长剑唰唰唰使出三剑,三剑一气呵成,剑光闪动,疾刺血刀老祖胸腹的“膻中”“神藏”和“灵封”三穴。

        此招非是柔云剑法,而是刘乘风从“神门十三剑”悟得,旨在灵对手失去战力,威力自是比不得那神门十三剑,但是关键时刻使来,也是颇有成效。

        血刀老祖见剑光凌厉,寒气逼人,顿时一个激灵,顾不上其余,当下仗着血刀之利,硬生生的破去三道剑光,但同时他也被刘乘风蕴藏在剑身的三道柔劲震得真气一滞,呼吸一顿。

        “好老道,有本事就跟老祖我下来!”

        血刀老祖闪避开来,略喘息一口,对着刘乘风大喊一声,不待刘乘风回答,竟是从高峰之上直直跳了下去,此举将刘乘风骇的不轻,这高峰少说也有数十丈高,这要是落下去,非得摔成肉泥不可。

        刘乘风急走近几步来到崖边,探头向下望去,只见一抹黄色不断下坠,没过多久,那黄点已是落地,随即开始向着东边快速移动。

        “好谋算!”

        刘乘风赞叹一声,就在他思索要不要下去的时候,却见张纪从另一处走了过来,他身上杀机未退,甫一走近,滚滚煞气扑面而来,让刘乘风心惊不已。

        “贤弟,今后若是能少杀戮便少一些,这杀性越是深种越是难以自拔,这对你今后修行大为不利,为兄收藏有一本清心经,乃是宋时古物,若贤弟不嫌弃,等回去后,为兄便将此物赠予贤弟。”

        “有劳兄长牵挂,好意小弟心领了,不过这点煞气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张纪默运神照经,霎时身上如昊阳彻照,不消片刻,浑身煞气顿时消散一空。

        刘乘风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

        “现在血刀老祖已是孤家寡人,在这冰天雪地里,想要活下去,可是十分不易,兄长想要抓住他也不必急于一时,等到他山穷水尽之时,定然会来找咱们的。”

        张纪阻止了刘乘风去找寻血刀老祖的想法,看着刘乘风同意下来,张纪继续道:“马上就要入夜,这雪谷之中更加寒冷,还是赶紧找个地方安身再说。”

        雪崩之后,张纪二人的马匹也是不知道被埋在了哪里,要不是张纪随身携带的一些丹丸,刘乘风哪里能这么快恢复气力。

        “走。”

        二人展开轻功,向着高峰下奔去,峰顶之上,只有十多具冰冷的尸体,冷风呼啸,卷雪成堆,顷刻间便将这染血的峰顶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峰顶又是重新恢复成那圣洁无暇的模样。

        雪谷之外,一顶顶帐篷展开,篝火升起,饭香味飘散开来,人声鼎沸,热闹喧哗,好似不像是来追杀血刀老祖,而是前来游玩一般。

        白礼,司徒浩,方因和,水岱另有几家门派的掌门长老围坐一圈,正在商议如何解救困在雪谷中的人。

        就在商议之时,白礼突然见到负责警戒的弟子急急奔来,眉头一皱,却听那弟子道:“掌门,华山,点苍,昆仑,万胜刀门,紫竹观,还有众多帮派正在往这里来赶,已是不足半里。”

  https://www.2100xs.com/book/6001/28102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