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诸天之神照经传人 > 第三十三章 血刀易主

第三十三章 血刀易主

        枭道人无常剑法刁钻狠辣,血刀老祖不知其中底细,只得暂时以防守为主,试图仗着血刀锋利,护住自身,但是也不知枭道人那长剑是何等材质铸造,与血刀接连碰撞十多次竟是没有一点折损。

        “有来历。”

        血刀老祖瞳孔微缩,这道人剑法一流,又是手握宝剑,必是大有来历,眼看又是三道杀招袭杀而至,血刀老祖不再一昧防守,血刀一转,当当几声,破开枭道人的剑网,横扫其人手指,枭道人见状冷哼一声,手腕微震,长剑嗡鸣,猛然向上一抬,剑锋竖切血刀刀身。

        当的一声,血刀与长剑碰撞一处,血刀老祖与枭道人各是身形一顿,后撤一步,随之再是冲杀而上,二人你来我往,刀光剑影,锐气冲射,周边积雪顿被气劲腾空散逸,二人尽数笼罩在纷雪之中。

        枭道人一套“无常剑法”挥洒自如,剑锋过处,破空作响,“三途分判”“奈何黄泉”“无间忘情”接连使出,这三招剑法各藏奇变,虚虚实实,缥缈不定,让人无从捉摸,血刀老祖一着不慎,被其一剑擦中左臂,鲜血顿时流淌下来,血刀老祖受此创伤,更加激发体内凶性,出招已是十分强攻,不留半分防守。

        血刀老祖这一举动着实高明,枭道人的无常剑法本就是剑走偏锋,行的阴诡的路数,若是一味防守,只会被他带到他的节奏中,时间一长,对手的招数便会被无常剑法所化解,越是到最后越是难以脱身,最后要么真气耗尽,要么被他一剑斩杀。

        而血刀老祖这刚猛无伦的刀法一出,在气势上已是暂时压制住枭道人的剑法,现在他十分攻势中已是保留三分守势,不如之前那般犀利刁钻,剑式也是慢了下来。

        “嘿,老祖可没时间陪你在这耍弄。”

        一举占得上风,血刀老祖立刻见好就收,一连劈出六道血光之后,展开轻功,直奔远方,枭道人见状面无表情的挥剑斩灭刀光,长剑倒持在手,足尖一点,如离弦之箭,嗖的一声,直追血刀老祖。

        “哪里走!”

        血刀老祖刚刚脱离枭道人,前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定睛看去,竟是一个青袍中年,一脸正气,正手持长剑直奔而来。

        “又来一个。”

        血刀老祖感觉到后面紧追而来的枭道人,顿感麻烦,不过他未做多少思索,立刻加速向前,与那青袍中年交上了手,二人错身而过,那青袍中年转身腾跃半空,一剑直劈而下,剑光生寒,冰凉刺骨,血刀老祖顿时侧身闪避,却不料那中年面色不变,手腕一转,剑锋一翻,朝着左边横扫而去,剑气直接锁住血刀老祖下半身,突如变招,让血刀老祖有些猝不及防。

        不过血刀老祖不愧是武学名家,电光火石间,只见他一个腾身跳跃,从剑光之上躲开,但是还不等他高兴,那剑招再变,竟是竖切而上,剑光逆斩,只听一声闷哼,血刀老祖猝不及防,顿时中招,立刻被这“夺命连环三仙剑”给扫中小腹,伤上加伤,衣衫染赤,面容苍白,看上去十分凄惨。

        “砰”

        血刀老祖甫受重创,后面紧追而来的枭道人等人更是痛打落水狗,枭道人一记“碎骨掌”登时将身在半空的血刀老祖给重重击飞出去,身体顺着积雪倒滑数丈,还不等他起身逃离,八仙剑派掌门方因和又是赶到,一记“果老挥鞭”,将血刀老祖再是抽飞而回。

        “噗”

        血刀老祖接连受了两大高手重招,体内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仰天喷出鲜血,气息顿时萎靡下来,血刀插在雪地之上,滑行丈许后,方才起身,便被枭道人,方因和,崆峒掌门司徒浩,昆仑掌门宋问,华山掌门沈青峰五人团团围住,众人长剑一致指向血刀老祖,面色不善的看着其人。

        “血刀恶贼,交出连城诀,可留你一个全尸,否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昆仑掌门宋问是这五人中武功最弱的一位,此回看着血刀老祖已是强弩之末,登时心情大好,狐假虎威,对着血刀老祖大喝一声。

        “呵,想要连城诀,容易,只要杀了老祖,连城诀就是你们的,只是这连城诀只有一份,你们可要想好该归属谁?”

        血刀老祖眼见此景顿时心中一沉,心知难以善了,当下从怀中将那唐诗选辑给拿了出来,对着众人一晃,枭道人眼见此书顿时呼吸一沉,眼中精光闪烁,不发一言,竟是直扑血刀老祖,后者见状阴厉一笑,将唐诗选辑朝空一抛,霎时书页飞卷,飘散四方。

        “连城诀!”

        枭道人心中一沉,现在也顾不上寻血刀老祖的麻烦,当即长剑疾刺,唰唰唰,剑光如针,将落在自己身前的书页都是串了起来,而其他人也是不遑多让,不过半刻功夫,那唐诗选辑便被五人瓜分一空,如获至宝般将书页藏于怀中。

        “血刀老祖跑了!”

        宋问惊呼一声,众人闻声看去,只见原地哪里还有血刀老祖的身影,只留下一个雪洞。

        “连城诀到手,血刀老祖跑就跑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人家想要用此物保命,咱们也不用赶尽杀绝,诸位,这连城诀分散无用,大家齐心协力才是要紧的,等获得宝藏,再根据功劳分配,诸位意下如何?”

        枭道人此言一出,在场四人各是沉吟不语,看着众人沉思的模样,枭道人眼中暗芒一闪而过,正声道:“僵持下去不是长久之法,这连城诀的消息可是传遍了整个武林,朝廷不会无动于衷,诸位还是想一想,这般,贫道所获最多,便由贫道做个表率。”

        说着话,枭道人长剑归鞘,将怀里的一叠书页取了出来,走到巨石之旁,挥袖一扫,积雪扫开,小心翼翼的将书页放在了上面,随后后退几步,转身看向四人。

        方因和见状,看向其他三人,四人互看一眼后,各是点头,同步来到巨石之旁,一个个将书页放在上面,最后则是让宋问将书页重新排号顺序。

        “江陵城南!”

        枭道人看着书页上已是显现出来的四个字,心中微惊,随后又是一喜,这江陵城便是荆州城,不正是自己的地盘么,且荆州知府凌退思还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只要稍加谋划,或许自己可以将这笔宝藏独吞,用不着分给别人。

        想到这里,枭道人眼中厉芒一现,随后又是没去,看着众人淡声道:“诸位,既然已是得了这消息,咱们也用不着再去针对血刀老祖,尽快找到宝藏才是。”

        枭道人此言一出,其余四人面色各异,但是也没有反对,就连之前要嚷着为点苍掌门青灵子报仇的方因和,此刻也是沉默下来。

        “既然诸位都没有意见,那……”

        枭道人眼见几人都是默认,正要说话之时,一道浑厚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话语。

        “不可!”

        枭道人闻听此言不觉一皱眉,顺着声音来源看去,正是那白礼,刘乘风和水岱三人,正朝着这边缓步行来,方因和见状看了枭道人一眼,随后对着宋问使了一个眼色,后者在众人默许下,将那唐诗选辑收入怀中,站在众人身后。

        “原来是白掌门,血刀恶贼已是被我等重伤,在这冰天雪地中,若不及时治疗,必死无疑,何况连城诀已是到手,咱们用不着再与他死拼,这雪谷太大,仅凭咱们几人,想要找到他,可是不容易。”

        方因和一番话说完,看着白礼面无表情的模样,不由心中微沉。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方掌门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吧,血刀恶贼杀害我诸多武林同道,若是不将他首级砍下,咱们这些人有何面目去见外间的门人弟子,哦,枭道长孑然一身,自是不会想的这般周到,自然也没有考虑诸位出去后所预见的问题。”

        白礼一番话说出,除了枭道人外,其余之人皆是面色一变,他们只顾着赶紧找到连城诀,却是忽略了自己的声誉,为了连城诀置血刀恶贼而不顾,说出去可是极为丢脸的事,背面有一说,但是绝不能放到明面上来,他们自称武林正派,要是一旦泄露出去,恐怕也无颜在武林中立足了。

        “那依着白掌门的意思,是要大伙随你一同围杀这血刀恶贼了?”

        枭道人冷哼一声,面色阴沉的看着白礼问道。

        “诸位愿意帮忙,白某自是感激不尽,若是不愿意帮忙,那也请诸位暂时不要出雪谷,等白某与两位大侠杀了血刀老祖,再一同出去,如此也算是对外间的同道有一个交待。”

        “白掌门义薄云天,贫道佩服,只是方才与血刀恶贼交手,贫道受了不小内伤,实在无力帮衬,还请白掌门和两位大侠谅解。”

        枭道人对着白礼与刘乘风和水岱打了一个稽首,随后侧身闪到一旁,显然是不准备插手此事了。

        其他四人见状也是有样学样,纷纷找出理由,白礼见状面无表情,对着众人略一拱手,带着刘乘风与水岱朝着血刀老祖逃离的方向追去,轻功展开,三人眨眼便消失在五人眼中。

        “呵,白礼装出这幅模样又是给谁看,他愿意继续当好人,就让他去,这血刀恶贼虽是被重伤,但谁能保证他没有杀招,临死之前说不定还能带着一人同归于尽。”

        崆峒掌门司徒浩不屑一笑,旁边的沈青峰也是点首赞同。

        “不愿意帮白礼,咱们便在这等他们三日,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他的,不过要是他们三日不返回,咱们便出雪谷去江陵,这宝藏一日不落在手中,实在是令人不放心。”

        就在五人围坐一团,正准备继续参详这唐诗选辑之时,突然周边积雪突然深陷下去,枭道人五人所在丈许好似成了一座孤岛,突来的变故,让五人为之色变。

        “是谁!”

        枭道人看着整齐圆弧边界,脸色陡变,环视四周,却不见任何人影,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惨嚎,在众目睽睽之下,昆仑掌门宋问突然如坠深坑,众人反应不及,只看他面容惊恐的朝下落去。

        “宋兄!”

        “啊!”

        一声凄厉惨呼从雪底传来,随之头颅,躯干和四肢从雪底中不断抛了出来,落在众人眼前,眨眼功夫便将他们所在的地方染成赤色,一派血腥,骇得众人面无人色。

        “血刀恶贼!”

        方因和再次目睹此等惨烈之象,又是回想起青灵子的惨状,当下怒喝一声,抽出长剑朝下刺去,但是却一无所获。

        “不好!”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枭道人看着雪地冒出的血刀将四人所在一分为二,枭道人与司徒浩只感雪地移动,不过数个呼吸,便与沈青峰和方因和分开,枭道人眼神一厉,背后长剑出鞘,手腕抖动,朝着那血刀直直斩去,铿锵一声,雪底传来一声闷哼。

        而一旁的司徒浩闻听此声,眼中顿时精光一闪,随之一剑朝下刺去,寒光闪闪,锋锐无双的飞龙剑登时连剑带柄没入雪底中,这一剑好似刺在柔软之物上,向上一拔,雪底喷溅出一股血柱。

        “成功了!”

        司徒浩眼神一亮,但是一旁的枭道人却突然腾身跃起,司徒浩不明所以,突然脚下一疼,抬脚一看,却见足底已是多了三根血色尖刺,司徒浩见此毒针,惊呼一声后,当机立断,伸指封住穴道。

        “是血刀恶贼的血神刺!”

        枭道人与司徒浩遇袭同时,另一边的沈青峰与方因和正站在巨石之上,此刻正被一股劲力顺着山谷斜坡往下滑去,而终点所在赫然是一处悬崖深谷。

        原来血刀老祖早已将这巨石下方给挖空,为得便是来个出其不意,将他们几人分开来个各个击破,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没想到那枭道人他们如此厉害,直接让他重创,而为了躲避围剿,他便藏身巨石之下,最后兵行险着,杀了宋问,喝了他的血后,这才略略恢复几分气力。

        “嘿嘿,老祖左右是活不成了,不过你们得给老祖陪葬!”

        就在血刀老祖前夫雪底,准备对付枭道人和司徒浩的时候,突然神色一滞,转身不能,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张纪面无表情的收回长剑,将血刀老祖身上值钱的物件搜刮一遍,捡起那柄血刀,沿着雪中地道,朝着枭道人而去。

  https://www.2100xs.com/book/6001/2810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