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诸天之神照经传人 > 第三十四章 双赴黄泉

第三十四章 双赴黄泉

        枭道人与司徒浩正暗自警惕之时,突然雪底中飞出一道人影,二人心中一惊,定睛看去,竟是一个身着雪袍,丰神飘逸的青年,只见他身法灵动,几个跳跃间便好似一根羽毛,轻飘飘的落在一块凸出的雪堆上。

        “好轻功!”

        枭道人方赞叹一声,一旁的司徒浩看着那青年却是一脸狠色,随之又是一喜,长剑一摆,剑锋生寒,怒目而向张纪,喝道:“张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张纪之名一出,枭道人眼中精光一闪,看向司徒浩,后者见状当即小声道:“道长,此人便是梅念笙的小弟子张纪,这完整的连城诀他定然知道,趁着其他人不曾发现,咱们二人合力将他拿下,岂不美哉?”

        枭道人闻言当即点了点头,司徒浩见状也是心中微松,转睛看着张缓缓拔剑的张纪,眼中杀机毕露,当年大长老吴泰来就是死在此人手上,而且尸体还被扔在了崆峒派山门之前,让崆峒派颜面大失,明里暗里没少受到敌对门派的嘲讽。

        偏偏张纪武功高强,又是独自一人,难以针对,司徒浩也是有心无力,此人这回既然送上门来,当然不会轻易放过,有枭道人在这,合二人之力,张纪必败无疑。

        张纪缓缓抽出长剑,望着已是渐渐远去的沈青峰与方因和,收回目光,看着目露贪婪的枭道人与司徒浩,长剑一震,发出一声清脆剑鸣,嗡嗡一响,枭道人沉喝一声,背后长剑出鞘,反握在手,身体向前一冲,横臂一划,剑光划弧,扫向张纪,而司徒浩眼见枭道人上阵,便按坐不动,仔细盯着场中战局,找准时机给予对方凌厉一击。

        张纪看着那袭来的弧刃,面色不变,一个箭步冲上,剑光一扫,霎时破开那弧刃,随之旋剑在掌,划出一个个圆圈,将枭道人施展一半的无常剑法给打断。

        “不愧是梅念笙的得意弟子,有两下子。”

        枭道人见张纪反应如此迅速,心中赞叹一声,不过手上动作也是不慢,虽然剑式受挫,但是他左掌一压,一记“碎骨掌”直拍张纪剑身,不料张纪却是骤然收剑,唰唰唰数道剑光直逼枭道人左右双臂和小腹,凌厉剑气让枭道人也是不由色变,急忙撤掌翻身,倒跃半空避开剑招,沉喝一声,长剑拄地,只听当当当数声交击,火星飞溅,劲力横扫,一白一黑两道身影上下翻飞,看得司徒浩目不接暇。

        “这张纪的剑法竟能和枭道人不相上下,真是……”

        司徒浩吃惊一语,这张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武功比之顶尖好手也是犹有过之,吴长老死在他的手上还真是不冤。

        “幸好让这枭道人上去试招,要是换了我上去,恐怕接不住二十招便会落败。”

        司徒浩心里是又惊又怕,同时也有些庆幸。

        枭道人此刻心里十分憋闷,虽然他没有小看这张纪,但是对方的剑法仍是超出了自己想象,无常剑法一向是无往而不胜,但是遇上他的连城剑法好似处处受制,自己试图以“七魄齐黯”之招转守为攻,饱提内元,全力一刺对方要穴。

        照常理来言,遇上此招,张纪需得回剑护身,哪知此人却是不闪不避,竟是来了一个硬碰硬,剑式奇快,一剑连环刺出九剑,不但破了自己的剑招,还反攻回来,若不是自己身上穿着宝衣,这两剑足以让他受创。

        身体一震,枭道人震开张纪的长剑,要不是收剑得快,张纪这长剑非得被其震断不可。

        张纪一招失利却是给了枭道人机会,只见他剑式阴诡,招招狠辣,上手便是一招“三途分判”,刃光吞吐,分袭张纪中腹的“膻中”“神阙”和“关元”三穴,此三穴乃是连通气海之所,若是受创,当场便可让对手失去战力。

        此招一出,张纪却是有所感应,不假思索的使出一招“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长剑一转,倒持在手,护在身前,叮的一声,长剑却是产生三股劲力直冲体内而来,张纪面色不变,真气一涌,霎时将那三道阴诡之劲化去,反手持剑一扫,再是一式“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返刺一招,长剑抖出数道剑光,形成一个个白色剑环,套向枭道人的长剑。

        “不好!”

        枭道人自认自己的无常剑法剑法独步武林,就算是梅念笙复生也不一定能比得过自己,谁知今回见了张纪使出的这连城剑法将自己的剑招破的这么干脆利落,却是又惊又怒。

        眼看长剑已是被张纪剑招锁住,手上顿时一沉,枭道人当即真气狂涌注入长剑之内,那长剑得此一助,锁住它的那些剑环开始崩散瓦解,手上千钧之力也是慢慢化去,这让枭道人不觉松了口气。

        他看出对方长剑不过是普通材质,自然是比不过自己这柄削铁如泥的宝剑,张纪不过是仗着剑招精妙才反制自己,此回他出了这个昏招,自己当然不会放过,若是能趁机削断他的兵刃,战力至少也要折去一大半。

        张纪看着枭道人动作哪里不知道对方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这也是他想要促成的结果,他不仅想要对方的宝剑,就连他身上穿着的那件“乌蚕衣”也不会放过。

        咔嚓一声,张纪的长剑坚持不过数个呼吸,便被枭道人的宝剑削去三寸,但是还不等枭道人高兴,只见白芒一闪,枭道人道袍登时被划破一道口子,更是连穿在里面的乌蚕衣的系扣也被削断,左胸登时露出空门,若是此刻来上一剑,定可让枭道人命丧黄泉。

        枭道人面上喜色还未收去,霎时面色微变,不进反退,足下轻挪,欲要拉开与张纪的距离。

        枭道人之所以这般有恃无恐的与张纪对战,就是仗着一身武功,加上这宝剑宝衣,尤其是这乌蚕衣,可以说几乎是让他立于不败之地,但此刻这宝衣无法护住他的要害,他当然不会再那般肆无忌惮。

        “好算计。”

        枭道人眼神阴狠的看着张纪,对方年纪轻轻,这心思手段却是老辣的很,自己并未轻敌,却也是落得现在这般情况,心里也是不得不佩服他。

        “道长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连城宝藏只会给死人享用。”

        张纪可不会给对方丝毫喘息的机会,话语刚落,一式“偏当雨里闻,应投最高树”,束线剑光直刺枭道人眉心的“睛明穴”,剑未至,那刺骨寒意已是让枭道人脸色大变,急忙挥剑护身。

        眼看着战局逐渐偏向张纪,一旁观战的司徒浩再也按捺不住,不过过去片刻,枭道人便落入下风,这不是司徒浩愿意看到的,展开轻功直奔二人交战之所,不声不响间来到张纪后方,一剑直掠其后心。

        枭道人见司徒浩也是加入进来,不由松了一口气,凭自己的本事,绝难将张纪拿下,现在多了一个人,或许能成功,他再是振奋精神,长剑横揽于前,架住张纪的长剑,随之左掌一挥,浑厚掌力印向张纪的胸口,而张纪见状却是不闪不避,左掌聚力,正正迎上枭道人的碎骨掌。

        双掌相接瞬间,枭道人顿时脸色陡变,不急反应,左掌顿被吸住,一股浑厚纯正的真气直涌体内,同时张纪剑锋向下一压,枭道人噗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察觉背后寒芒刺来,张纪左掌一拉,侧身一闪,竟是将重创的枭道人扯到自己身后,而司徒浩不防有次一招,收剑不及,咔嚓一声,长剑刺在枭道人身上,顿被乌蚕衣给震断,断刃飞舞,直接刺穿了枭道人的脖颈,鲜血顺流,枭道人眼神瞪大,望着司徒浩,嗬嗬两声,登时气绝而亡。

        挥随手扔掉枭道人的尸体,张纪看着面色阴沉的司徒浩,长剑疾刺而来,后者此刻懊悔不已,自己好端端的加入进来,没帮到枭道人不说,竟然还让他死在了自己剑下,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就算是说出去,恐怕也没多少人相信。

        眼见张纪剑式凌厉,森寒剑气让司徒浩也是清醒过来,虽然不是对手,但只要自己撑过一段时间,等到沈青峰他们赶来,这场仗胜负还不一定呢。

        扔掉手中长剑,司徒浩放出一只信号,随即双手聚力,沉喝一声,只见双掌运势开合,“阴阳磨”绝技赫然使出,一股无形劲风席卷积雪,在身前组成一道雪墙。

        叮的一声,张纪长剑破开雪墙,却好似刺在了铁壁之上,积雪落下,只见长剑被司徒浩双手夹住,左手晶白似玉,右手漆黑如墨,一黑一白,一阴一阳,双手猛然一搓,咔嚓一声,张纪手中长剑再被摧折,只剩下一个三寸剑刃。

        “阴阳磨。”

        “不错,正是阴阳磨,张纪,你有神照功在身,我奈何不了你,不过你想要杀我,却也不是片刻之内就能解决的。”

        司徒浩自认有阴阳磨绝技在身,坚持片刻还是能够做到的,哪知张纪听完之后脸色不变,一掌正正打来,司徒浩见状急忙双掌迎上,三掌相接,张纪只觉得自己的真气如被磨盘碾磨一般,化成丝丝缕缕冲入司徒浩体内,不复那长河奔流之势。

        虽然他只是用上了三层的功力,但司徒还能做到这般已是出乎他的意料,再是暗暗加上一份力,张纪发觉此人已是渐渐支撑不住,就在司徒浩苦苦挣扎之时,张纪耳朵微动,察觉有人正在往这边奔来虽然距离尚远,但张纪不愿节外生枝,当机立断,右掌一拍腰间,哗啦一声,只见那血刀嗖的一声直射出来,在司徒浩惊恐眼神中,直接一刀封喉,脖颈留下一道血痕。

        将二人身上值钱的东西搜走之后,张纪一掌翻动积雪,将二人尸体掩埋下去,再是拂掌一扫,霎时积雪翻涌,将所有痕迹尽数遮掩。

        处理干净后,张纪足尖轻点,如轻燕掠水,眨眼间消失在茫茫雪谷中。

  https://www.2100xs.com/book/6001/28102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