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 1 章(内有红包)

第 1 章(内有红包)

        阮糯米在一片苞米地里奋力奔跑。

        不远处,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正遥遥看着她,满是惊喜,“糯米,你终于来了。”

        听到这话,阮糯米脚下一顿,做梦吧?她怎么梦到了昨晚熬夜看的小说场景。

        她发呆的功夫,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男人,已经大步向她走来,深情款款地说,“我等你好久了。”

        被人握着的手,滑腻腻的,让阮糯米有些不舒服,反而有了几分真实的感觉。

        她杏眼微睁,脑子里面很快就出现了男人的名字,骂,“许青苏,你松手!”明明是厉害人的,却偏偏有着江南女子吴侬软语的味道,让人心生欢喜。

        这不是她的声音,阮糯米吃惊的抿着嘴,不敢在说话。

        许青苏没察觉到异常来,只觉得那如同羊脂白玉一样的触感消失,他失落道,“那我们现在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若是被留在苏市,明天你就……”要去参加相亲了。

        ——除了他,谁还能帮她呢?她一定会和他走的。

        “许青苏,我不会和你走的。”阮糯米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她已经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她穿书了,穿到了给男主戴绿帽的私奔现场。

        她这一句话,如同冷水一样,把许青苏的兴奋给浇没了,他声音拔高了几分,“不走?不走你去参加明天的相亲吗?你愿意和大资本家的坏分子结婚,将来住牛棚,被人人唾骂吗?”

        唾骂吗?那也比早死好啊!阮糯米心想。

        书中,原主为了躲避和大资本家后代顾听澜相亲,在前一天晚上,便和许青苏私奔了。作为开头就给男主顾听澜戴绿帽的炮灰,自然是没有好下场的。

        原主和许青苏两人在私奔下山后,上了一辆货车,货车翻车,原主当场死亡。

        想到这里,阮糯米惊出了一身冷汗,捋了捋接下来的剧情,也就是说,私奔即翻车,翻车即死亡。

        而她现在已经在私奔的路上,离她死亡时间,还不到三个小时!

        阮糯米倒吸一口气,她想好好的活下去。

        她绝对不能和许青苏私奔。

        良久没有等到回复,许青苏心里咯噔一下,他很快就变幻了神色,用着往日的宠溺的表情看着她,说,“糯米,别闹了,我们现在就私奔。”

        “许青苏,不会和你私奔的!”阮糯米杏眼微睁,脱口而出。

        她不想死啊!

        许青苏整个人都僵硬了,他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和心虚。

        难道是她知道了自己脚踏两只船?所以才不愿意跟他私奔的?

        “糯米,我错了,我已经和村东头的王晓玲断干净了,你放心,我只喜欢你一个。”

        阮糯米,“???”

        她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一茬,这个渣男背后还养鱼啊!

        “许青苏,那你带着你的王晓玲去私奔吧!”阮糯米绷着莹白如玉的小脸,强调,“我不喜欢你,所以不会和你私奔的。”

        “那你喜欢谁?”三番两次的拒绝,让许青苏恼羞成怒,他口不择言,“阮糯米,你喜欢谁?咱们大队除了我,谁还配的上你?”

        他是中专生,她是初中生,学历上他们匹配。

        他现在是小学老师,而阮糯米却是红旗生产大队大队长家的闺女,身份也算是配得上他。而且阮糯米是长的真好看,肤色白皙,杏眼桃腮,像极了初春三月山涧上打了花苞的粉色桃枝儿,含苞待放纯净动人。

        他接受不了,这般漂亮的阮糯米,去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

        可是,他又不敢去阮家提亲,阮大队长是出了名的女儿奴,以他家的条件,若是敢去阮家提亲,阮向国必定要把他给打出来。

        而这次组织上安排的相亲名额定成了阮糯米,恰巧也是他的唯一的机会,等他带着阮糯米私奔,生米煮成熟饭。那么,阮队长就算是不喜欢他,也要接受他了。

        阮糯米不知道对方的心思,但是却知道,不把这个麻烦解决掉,早晚是个隐患。

        她的想法很直接,这个年代的人都很单纯淳朴,既然她有喜欢的人了,自然就不能纠缠着她了。

        阮糯米深吸一口气,脑子转的飞快,很快就有了合适的喜欢人选——顾听澜!

        反正他也不在,她随便造。

        月光下,少女脸颊发红,双眼晶亮,唇角弯起,连带着嗓音都柔软了三个度,那是提起心上人时,最美的样子,她说

        “许青苏,我喜欢顾听澜。”

        藏在苞米地林子里,乔装打扮过的顾听澜,等的颇为不耐烦。

        但是在听到阮糯米的告白时,他蹭的一下子坐直了身体,开玩笑,他们根本没见过。接着,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怕是再把他当挡箭牌吧!

        顾听澜突然来了兴趣,想要看那小姑娘怎么胡诌下去。

        借着隐隐绰绰的月色,他顺着绿油油的苞米叶子,看到了那眉目含春,满面娇羞的少女,那月色在她身上洒了一场圣洁的光,让她整个人都温柔又干净。

        顾听澜咬着茅草根,漫不经心的想,这年头的越漂亮的小姑娘越会骗人,明明是在说谎的,偏偏做戏做这么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真的的喜欢他。

        他不相信!

        而另外一边,许青苏却暴跳如雷,他当即反驳,“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别闹了,糯米,他可是坏分子!”

        被人一下戳破真相,阮糯米有些心虚,她扬起巴掌大的小脸,怒中带俏,“许青苏,我没有闹,我真的喜欢他。”

        到了这个时候,阮糯米也有些入戏了,她努力的把自己代入一个提起心上人就满心欢喜的模样。

        “你喜欢他什么?他有什么好的?”

        “我就喜欢他啊?”阮糯米提起顾听澜时,她眼睛发亮,嗓音温柔透着情窦初开似的青涩,“我喜欢他穿西装高大威猛的样子,我喜欢他穿长衫挥汗如雨的样子,我喜欢他在讲台上,拿着标尺,认真作图讲课的样子,我更喜欢他带着少年矜贵意气风发的模样。”她声音微顿,看着许青苏,努力的回想,书中对男主的介绍,憋的满脸通红,才只记得一句,“他的每一处,都是我喜欢的样子。”

        她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记得这句话。

        不远处,器宇轩昂的顾听澜突然顿住了,她没见过他吧?怎么会知道他这么多事情?难道她竟然在暗中观察着她,才会喜欢他的吗?

        顾听澜抱着不信的态度,去观察着她,少女显然是第一次这般露骨的表白,俏脸上染满了红晕,那是对于心上人最为真挚干净的爱慕和喜欢,没有任何的杂质和掩饰。

        这一刻,顾听澜也有些不确定了。

        她难道真喜欢他?

        许青苏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他低头,对上那满脸绯红青涩害羞的少女,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起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来没有害羞成这样,哪怕只是提起对方的名字,就让她这般欢喜和温柔。

        许青苏心有不甘,眼神里面充满了恶意和嫉妒,“你知道你喜欢他,会是什么后果吗?你知道,你明天去参加相亲,会是什么后果吗?你知道,将来跟他下牛棚的日子有多难吗?”

        他们大队就有下牛棚的,那些人的成分,严格说起来,要比顾听澜好太多了。可是,这些人,仍然被批斗,被剃阴阳头,被小孩儿拿牛屎砸,做最累最脏的活,被所有人都看不起。

        “这些,你都知道吗?你知道顾听澜的背景吗?他是咱们苏市最大资本家的后代,他是靠着收刮民脂民膏养大的,他还靠着那些钱,出国留过学,崇洋媚外,他身上的血,都是最肮脏的。”

        听到这话坐直身体的顾听澜,他那笔直的脊背,一寸一寸的弯了下去,仿佛脊背上压着千万斤重的基石,让他不堪重负。

        接着,他自嘲的勾了嘴角笑了,是啊!他是资本家的后代,他出国学习的报效国家的知识,都是罪恶的证据。

        他身上的鲜血都是肮脏的,有些什么好期待的。就像是今晚,来牛棚看望下父亲,都要乔装打扮,不敢见人。

        孤独终生,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阮糯米说,“我都知道,可是那又如何呢?”

        “我喜欢他!”

        “和他是什么人,有什么身份没有关系。他既然能从牛棚站起来,成为军i事进修学校的老师,让组织给他介绍相亲对象,说明,组织是认可了他的身份。许青苏,你知道他有多优秀吗?你知道他耗费了多大的努力,才让自己站起来,摆脱之前的困境吗?对上这么优秀的一个人,我怎么能不喜欢他啊?”

        “哪怕是陪他下牛棚吗?”

        “对!下牛棚又如何呢?”

        “第一次他站起来的时候,我很失落没能在他最困境艰难的时候陪着他。那么现在,他过的好了,我希望我的陪伴还不会太晚,如果他过的不好又摔倒了,我希望这一次,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能陪着他重新站起来。”

        阮糯米的脸颊有些红,她不自在的摸着秀气的鼻子,她今天晚上说了这么多谎话,鼻子会不会变长啊!

        顾听澜听到这话,深刻凌厉的五官慢慢柔和起来,眼里面有着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和光芒,他静静的看着那个因为说下豪言壮语,而害羞摸着鼻子的小姑娘。

        原来她没有骗人,竟然真的喜欢他啊!

        许青苏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丢弃,他恶狠狠地问,“你怎么会喜欢上他?”

        明明以前糯米是喜欢他的啊!怎么被顾听澜这个资本家的坏分子给抢先了去。

        阮糯米想了下,做戏做到底,把锅推出去,反正男主不知道。

        她羞羞答答地说,“是他勾引的我。”

        顾听澜,“………………”

        绝对没有!他们都没见过,不认识!

        许青苏只觉得自己脑袋上绿油油的,王晓玲和阮糯米比起来,连她脚指头都比不上。

        他可以轻易甩了王晓玲,但是却不会这么容易丢掉阮糯米,不然前面就白费了。

        许青苏一把抓着阮糯米的胳膊,往外拖,面色狰狞,“我不管你喜欢谁,今天必须要和我一起私奔。”管她喜欢谁,女人到了自锅里面,还不是随着他收拾。

        阮糯米力气小,被这么一拽,就踉踉跄跄的,看起来弱小无助又可怜。

        她正要张口咬他胳膊的时候,却没想到,苞米地里面竟然有人。

        那安静的苞米地里面传来一阵低沉的冷喝,“谁在那里?”

        这一声,如同惊雷一样,炸的许青苏顿时松开了手,他慌张的丢下阮糯米逃跑。

        嘎嘣一声,阮糯米上牙咬着下牙,扑了空,她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向周围,后知后觉的反应,她好像咬了个寂寞。

        面对危险时,许青苏拔腿就跑,这是一位自私自利的男人。

        但是他跑到了一半,却被一位穿着青色长衫,头发遮住额前半张脸的男人给提了起来。

        阮糯米惊讶的望了过去,男人提着许青苏,在往她的方向走来,他好像是在帮她。

        男人身量极高,跟提小鸡仔一样,抓着了许青苏的后颈,一把丢在地上,许青苏脸朝地,地上都是土坷垃,摔的他痛苦的哎呦了一声,怀里的包袱也随之散开了,零零散散的一堆钱,散落一地。

        许青苏顾不得痛,慌张的把钱给揽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阮糯米,又转在了顾听澜身上,他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怕他抢他钱。

        他慌忙的把钱往怀里塞,这钱都是属于他的,谁都别想抢。

        但是实际却不是,这里面,有一部分钱是阮糯米,陆陆续续偷拿家里的钱,让许青苏帮忙保管的作为路费的。

        之前,阮糯米根本没想到这一茬,但是随着许青苏的动作,她慢慢想起来了,她瞪着许青苏,水润润的杏眼里面在冒火,他怎么能这般无耻,“这钱有的是我的!”

        顾听澜沉默,他直接拎起许青苏的脖子,单手把他怀里藏着的钱,全部抢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塞到了阮糯米的手里。

        当他粗粝的指腹,碰到她柔软的骨节时,他当即往后一缩,收回了手,这一切,不过是电光石花般的功夫。

        阮糯米抱着零散的一堆钱,睁着杏眼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男人额前碎发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楚具体的长相,但是露在外面的下颌骨线条流畅,棱角分明,那侧面弧度简直完美到惊人。

        这是一个极其好看的男人,而且她并未感受到恶意。

        她抱着钱,呐呐地说道,“谢谢……”顿了顿,她有些紧张,从一堆钱里面抽出了五六张大团结,把剩下的钱推了出去,“这些是我的,剩下的是他的。”一共一百多块,里面有六十还是她的,剩下的,应该是许青苏自己攒的钱。

        顾听澜对着阮糯米摇了摇头,黑色的尖头皮鞋一脚踢在了许青苏的腰间,变幻了嗓音,问,“是你的吗?”他的语气极其危险,让许青苏的汗毛瞬间炸起,就仿佛在山间,被猛兽盯上了一般。

        许青苏忍着痛,神色纠结,“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顾听澜声音冷厉,短短的五个字,却落出了金戈铁马般的意味。

        许青苏一僵,对着顾听澜连连说道,“不是不是不是!”接着,他转头,讨好的望向阮糯米,说,“你忘了吗?这些都是你的钱。”

        阮糯米杏眼一下子瞪圆了,她没想到,她认识的许青苏竟然这般无耻,而她不认识的这个男人,却如此帮她。

        她看了看许青苏,又看了看顾听澜,想了一会说,“我现在就算是要了,以后,他还是会问我要回来的。”所以还是不要的好,免得留下把柄。

        而且,她也不知道帮她的这个人是谁,万一到最后出事了呢!

        阮糯米考虑的比较多。

        若是平时,顾听澜定然要嫌弃女同志麻烦,但是经历了之前那一遭,他到底是忍不住破例出手了。

        顾听澜深深的看了一眼阮糯米,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派克笔,没有纸张,随手折了一张苞米叶子,递给了许青苏,“写一九七三年七月十八日,欠下……”他抬头看向阮糯米,阮糯米秒懂,“阮糯米!”

        “欠下阮糯米同志,伍百元整,择日还清,并落款签名。”

        伍百元!!!

        “我没欠钱啊!”许青苏傻眼了,他怎么可能欠这么多钱啊!?

        “写还是不写?”顾听澜锋利的眉微皱,冷厉细长的眸子盯着他。

        许青苏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屁股在土坷垃上打滚,“不行……不写。”把他卖了都还不起。

        顾听澜可不会让他不行,更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挖过他墙角的许青苏,他尖头皮鞋踩在地上的土坷垃上,发出一阵声响。

        接着,在许青苏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一脚踩在了他左手上,咔擦一声,语气冷淡又平静,“写吗?”

        许青苏嗷了一嗓子,是疼的,连忙应承,“写!写!写!”

        阮糯米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能够又怂又无耻到这个地步,许青苏简直一次次刷新了她的下限。

        许青苏不顾阮糯米惊讶的神色,立马拿起派克笔,对着苞米叶子写字。

        可是,苞米叶子有点光滑,好几次都写不上去。更何况,还要在月光下写,这简直就是重重困难,他抬头,想说,写不了。

        顾听澜没搭理他,只是眯了眯眼,扫了一眼许青苏的完好的右手腕。

        许青苏右手腕一紧,努力的往苞米叶子上写字,在写伍百两个字的时候,手腕狠狠的抖了一下,心里却在滴血,伍百块啊!他三年的工资不吃不喝都挣不到这么多。

        顾听澜拿着新鲜出炉的苞米叶子借条,看了一眼,云淡风轻的问道,“会说话吗?”

        许青苏捂着嘴,疯狂点头,就要离开。

        “等会!”阮糯米把人喊着了,那绿色的苞米叶子,让她想起来了。原主的金剪刀,被许青苏骗走了,“我的金剪刀呢?”她有一把小巧玲珑的金剪刀,不过巴掌大小,秀气的很,但是却是纯金的,是她母亲留给她的。

        这年头金子值钱,原主的金剪刀便被许青苏诓骗了去。

        原本已经要脱离危险的许青苏,脚步一顿,满头大汗,“我……在……”他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来一个完整的句子。

        阮糯米很会看眼色,知道这会顾听澜才是老大,她求助的看向顾听澜,声音软软地,“他把我金剪刀骗走了,很值钱的。”

        顾听澜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会使唤他。

        他的手比他脑子反应的更快,他一把抓住了许青苏,鹰隼般眼神锁定他,“说!在哪?”

        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三个字,却让许青苏的脸都白了半截,他豆大的汗珠往下滚落,“在……在,我妹那!”

        阮糯米咬牙,这养鱼的渣男,拿着属于原主的金剪刀,送给了他妹妹。

        她是一定要拿回金剪刀的。

        顾听澜想了会,抬头示意阮糯米要怎么办?

        阮糯米靠近他,低声说道,“他妹妹在家里。”那就是暂时拿不到了。

        她贴的极近,甚至还能闻到身上那一股淡淡的幽香,顾听澜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一步,他说,“我来想办法。”

        接着,把手里的苞米叶子借条又递还给了许青苏,吩咐,“在伍百块钱前面,加个1!”

        许青苏,“???”要死了!!

        他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不行!”加个1,就是一千五百块了。

        这是把他半辈子都赔进去了啊!

        “不要让我动手。”顾听澜把派克笔递了出去,简单明了,“写!”

        许青苏屈辱在了顾听澜的淫威下,眼眶通红的在欠条的最前面,加了一个1字!看着那一千五的欠条,他差点没晕倒过去,他把自己下半辈子给卖了,还在这么屈辱的情况下,卖给了阮糯米。

        呜!没有比他更惨的人了。

        顾听澜检查了欠条,对着许青苏说,“滚吧!”许青苏跟后面有狼追一样,往大队相反的方向跑,他不能回家,更不能回大队了,要跑的越远越好。

        拿到这新鲜出炉的,一千五百元欠条的时候,阮糯米完全是懵的。

        有了这一千五的欠条,许青苏这个麻烦彻底解决了,他还不敢在她面前有任何撒野,要回金剪刀也名正言顺。

        而且,她也躲过了私奔这一劫。

        是不是代表着,她不用死了?

        活雷锋啊!救命大恩啊!这人。

        阮糯米眼睛发亮,语气结巴,“谢……谢谢你。”

        顾听澜挑眉,不说话。

        阮糯米见他不回答,她呆了下,自己是不是不太礼貌?

        连恩人的名字都没问,她小心翼翼,试探的喊道,“恩……同志,方便透露下名字吗?你帮了我大忙,我肯定会报答你的。”

        顾听澜突然想到,若是她看到一张是她暗恋心上人的脸,肯定会惊讶和欢喜吧。

        毕竟,她是那么的喜欢他。

        顾听澜揭开了额前的发丝,露出了一张棱角分明的俊颜,月光下,男人有些好奇甚至是期待看着阮糯米。

        她会怎么喊自己?顾同志?听澜,还是顾哥哥。

        阮糯米眼里闪过惊艳,唯独没有熟悉和爱慕,她默默的等着对方告诉她名字。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阮糯米终于憋不住了,“恩人,你到底叫啥啊?”

        顾听澜,“………………”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坑,求一发收藏和评论,另外有红包随即掉落~

        伊伊的年代文系列完结文

        《穿成七零白富美》

        《穿成七零娇娇女》

        《穿成七零福气包》

        《女配在年代文中当团宠》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