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那我就收下啦?”阮糯米眯起狡黠的双眼,试探的说道。

        “收下!”

        旁边的众人,把小巧玲珑的金剪刀夺了过来,一把丢到了阮糯米手里,“可要保护好了,不能让贼给偷了去。”说完这话,还特意剜了一眼许青丽。

        阮糯米乖乖巧巧的点头,“谢谢叔叔婶子。”

        这么乖巧善良的阮糯米,才没那么傻呢!把这么贵重的金剪刀给当定情信物送出去。

        这么一合计,大家心里的那杆秤就偏向了,阮糯米真要是和许青书处对象了。

        这会被戳破了,还不知道怎么害羞紧张了,才不会是这般落落大方,淡定平静的模样。

        这下,大家更加相信阮糯米的话了,她才没有私奔呢!

        眼见着众人倒戈,许青丽的眼睛都在喷火,恶意满满。

        阮糯米注意到,索性撕开她最后的脸皮,“许青丽,我知道你见不得我好,可是我以前仍把你当做朋友。我想着,总有一天,你会把我当做朋友的。可是我没想到,我没等到不说,你还偷了我金剪刀,诬陷我和你哥哥有不正当关系啊?你这是要毁了我啊!”

        她声声如泣,真情流露。

        最后一句话,阮糯米不是在演戏,而是倒出了实情。

        许家兄妹,是真的存了还毁掉阮糯米的心思。

        阮糯米又伤心又懊恼又惊怒后悔的小模样,简直是,戳中了在场各位叔叔婶婶的内心柔软地方,他们心疼坏了,看向许青丽的目光,满是指责和厌恶。

        对上指责嫌弃的目光和话语,许青丽愣住了,先前加注在阮糯米身上的恶意,全部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许青丽啊了一声,受不住,想要往王晓玲身后躲。

        王晓玲却不乐意,她悄无声息的往后退了一步,和许青丽拉开了距离。

        许青丽和她娘,两个一下子暴露在了众人中间,她们所在的位置,全部都拉开了距离,两人孤零零的站在中间,一个披头散发,一个脸色红肿,瞧起来颇为狼狈。

        偏偏,众人的话,让她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说这人心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呢?年纪轻轻的,尽干缺德事。”

        “谁说不是呢!我看啊,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人啊!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怕是他们老许家的许青苏私奔了,故意牵连了阮家小闺女。”

        “就是,阮家那小闺女多乖巧善良啊!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想着跟青丽做朋友,这可真是情深义重。”

        “队长家的闺女样貌多好啊!跟仙女一样,还是初中生,她要嫁也是嫁给城里人,吃供应粮坐办公室,哪里看得上许家这破落户。”

        “我猜也是,既然糯米看不上,怕是做出这种私奔的另有其人吧?”众人发散思维猜测,在联想到那金剪刀被许青丽当成定情信物的事情,有了一个了不得的大胆猜测,“莫非是许家这兄妹两个要私奔?”

        所以才要偷人家的金剪刀当定情信物?这一下子能说通了。

        “那不能吧,他们可是兄妹!”

        不知道是谁扫了一眼许老太的肚子,“这可说不好咯,老许当年走的早,这俩孩子指不定不是一个爹呢!”

        乖乖啊!这可是**啊!

        大伙儿的瞌睡瞬间没了,一下子精神起来。

        想不到,他们巴掌大的有粮生产大队,竟然会出现这种劲爆的事件!

        阮糯米一番表演后,俨然一副被伤透了心,连站都站不稳了,只能靠在自家奶奶身上寻找勇气的小模样。

        听到那窃窃私语,她抽了抽嘴角,怎么也没想到,私奔事件到最后变成了兄妹乱,伦。

        这可真是恶有恶报呀!她有点小高兴呢!

        没人能够忍受被大家质疑,自己不是父母的孩子。

        更别说,还要把自己和亲哥哥往一起凑,许青丽的脸通红,是羞耻的,也是愤怒的,“你们别瞎说,我和我哥哥是清白的,我们是亲兄妹!”

        “哦!”大家阴阳怪气的接道,“是要偷金剪刀当定情信物的亲兄妹。”

        “你们别不信我!”许青丽跺脚,指着阮糯米,口不择言的倒出实情,“我哥哥明明是和阮糯米私奔的,路线还是我帮他们策划的,是从后山苞米地走的,我跟我哥哥没有半点私情,有私情的是阮糯米。”

        这是为了把自己撇清关系,老底都暴露了出来。

        许青丽说完就后悔了,但是却有些庆幸,没把那人暴露出去。

        果然,一直漫不经心的阮糯米,听到这话,站直了身体,杏眼里面带着寒意,她竟然不知道。

        原身和许青苏私奔,里面竟然还有许青丽的一份,

        是了!必然是有了。不然,许青丽又怎么会在这个点,通知全队的社员来看热闹。

        可不就是为了,把阮糯米和许青苏绑死了,毁了阮糯米的同时,将来好赖上阮家给养老。

        这会,不止是阮糯米想明白了。

        在场的人,但凡不是个傻子都转过弯了。

        不过,大家却不太相信许青丽了,因为她说谎的前科太多了,又是偷东西,又是栽赃那是定情信物。

        大家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你们晚上是怎么来的?”

        “是狗蛋敲门喊我们来的。”

        “我也是。”这下,一下子对上了,感情连带着他们来看热闹,都是被人算计了。

        大家满是不高兴的寻找着狗蛋。

        被点名的狗蛋缩了缩脖子躲在大人后面,害怕,“不是我……是青丽姐,给我了糖,让我去喊大家过来的。”

        许青丽怎么也没想到,她不过是多说了两句话,怎么就把这件事也暴露了。

        她顿时慌了,急的团团转,要怎么去解释。

        还没想到,把大耳刮子就上来了。

        一直安慰着自家小孙女的阮奶奶当即就发飙了,她三两步走到了许青丽面前,左右开弓,“我打死你个黑心肝的,原来都是你这个阴毒的破烂玩意在里面算计我孙女啊?难怪你大晚上的在这里堵人,都是计划好的啊?”

        “若不是我孙女看不上你们老阮家那个小瘪三,怕是我孙女今儿的还真栽进去了。”阮奶奶一口气打了十来个巴掌,没解气,又揪着许青丽的耳朵,往众人面前提,大声嚷嚷,“大家都看看啊!看看这老许家的小闺女,是个怎么样的阴毒的货色,偷人东西,帮着自家亲哥骗人私奔不说,还要栽赃陷害,你们瞅瞅,这哪是好人家姑娘能做的事?往后哪家人敢娶这样的闺女啊?啊?这娶回去,还不娶了个毒黄蜂啊?指不定怎么样害人呢!”

        许青丽的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简直没法见人,她一个小姑娘,没干了一辈子活的阮老太力气大,只能由着她揪着到处跑。

        偏偏,她都这么惨了,阮奶奶还不放过她,摁住她头,逼着她道歉,“给我家糯米道歉!”

        许青丽不肯。

        阮奶奶大耳刮子又开始扇她,厉声,“道歉!”

        许青丽疼啊,她太疼了,屈辱地说道,“对不起!”

        阮糯米侧开身,她抬眸看向许青丽,语气平静,“我不接受。”不接受,就可以不用原谅她。

        阮糯米没有资格原谅许青丽,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坏了。若是这次私奔成功的话,原身会很快就早死的,而设计阮糯米私奔的许青丽是罪魁祸首。

        她无缘无故的穿来了,虽然没私奔成功,但是原身到底是消失了啊。阮糯米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和许青丽他们有关系。

        但是他们或许是直接或者间接的凶手。

        阮糯米没法原谅一个杀人凶手。

        许青丽没想到,她都低头了,阮糯米还这样不肯原谅她,她眼睛红的滴血,屈辱的要命。

        偏偏人群中还有人说,“我记得许青丽定的婚事,是隔壁大队老秦家吧?我可要跟老秦家通口气,不能娶了这种儿媳妇回去,不然,家宅不宁啊!”

        老秦家条件还不错,许青丽嫁过去,也算是高攀了。若是这事真传过去,这门亲事怕是要黄了啊!

        许青丽顾不得眼红了,顿时慌了,她不能失去这门婚事啊!

        秦大哥是部队当兵的,她嫁过去就是享受津贴的家属啊!她不能失去她引以为傲的婚事。

        许青丽求助的看向许老太,指望自家娘来出个主意。

        许老太这会也没折子,她那撒泼的战斗力,连阮老太一半都没有。

        偏偏,这一眼,把阮奶奶的注意力,转到了许老太身上。

        阮奶奶淬了一口吐沫飞到了许老太脸上,“看在你年纪不小的份上,我不打你,但是我今儿的把话放出来了,这老许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往后许青书要是娶媳妇,大家可都注意了啊!这娶了媳妇,等于多了个娘,这娘家人可要连许家一家子全部养活了啊!”

        这年头,但凡家里有个适龄的年轻人,家家户户都注意名声,不为别的,就怕孩子娶媳妇嫁人的时候,对方来一打听,家里名声差,人家不乐意嫁或者不乐意娶了。

        这名声坏了,等于断了老许家未来的路。

        许老太和许青丽怎么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顿时傻眼了。

        感情他们忙活一场,老阮家的便宜没占到,还丢了名声和婚事。

        这简直是亏大了。

        阮糯米看着阮奶奶那彪悍的战斗力,在里面默默点开了个赞,奶奶威武。同时,她在心里默默说道阮糯米,你看,算计你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你的亲人已经帮你报仇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沉重的身子,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阮糯米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又承诺,“我会好好活下去,也会帮你保护家人的。”这句话一落,微风拂过她的脸,轻柔又和煦。

        阮糯米微微一笑,苦涩中带着释然,她真正的接受了这个新身份。

        她的笑容,在外人眼里,却是明明痛苦,却强撑着笑容的模样。

        大家同时心里有了个想法,阮家小闺女可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啊!

        阮向国轻咳一声,心疼的闺女护在身后,等着老娘收拾完了出了这口恶气,这才开口,“许家的!这事你们做的不地道,私奔偷东西可是大事,可不允许你们这种谎报军情陷害人的,要是在往前几十年,指不定要拖出去砍头。”

        看着许家娘俩,吓的面色如土。

        阮向国满意的点头,“今儿的这件事,就算是到此为止了。”接着,他话锋一转,“我瞧着你们家许青苏到现在都没出现,怕是真和别人私奔了吧?你们快去找找人,若是真私奔了,我们红星生产大队,可留不下这种祸害人家闺女的男同志。”

        阮向国这样一说,许家娘俩也慌了,是啊!事情闹这么大,他们家许青苏都没出现,怕是出事了啊!

        许老太和许青丽看着阮糯米的眼神都变了,她们很想问,阮糯米把许青苏弄到哪里去了?但是这会,她们却不敢问。

        对上那疑惑震惊害怕嫉恨的目光。

        阮糯米微微一笑,杏眼盈盈,“我不知道许青书苏在哪里,但是我知道,许青苏和王晓玲有处对象,你们要是找不到人的话,可以去找王晓玲。”

        这一招叫祸水东引。

        但是,阮糯米可没冤枉好人,这一场热闹里面,王晓玲扮演的角色也不光彩,想要干干净净的脱身,怕是没那么容易。

        众人的目光,顿时转移到了王晓玲身上。

        本来挤在人群中,想要藏起自己身子的王晓玲,顿时暴露在大家面前,她慌慌张张,“我……我不知道。”

        连带着一直没出声的许青丽目光也怀疑起来,莫非,自家哥哥没和阮糯米私奔,而是被王晓玲给藏起来了。这个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去,就怎么也消失不了。

        “青丽,你相信我。”王晓玲要哭了,“我真的不知道啊!”

        许青丽不信。

        众人也不信。

        反倒是,许老太难得清明了一次,打断了自家闺女,说,“行了!先找人要紧”接着,她看向阮向国,身子都躬了下去,声音在发抖,“大、大队长,我们家……我们家青苏……怕是出事了,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帮我们一把,找找人。”

        这一句话,好像耗尽了许老太全身力气,她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岁。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呢?

        她还求到阮家人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加更来袭~

        所以,真的不收藏一发嘛~感谢在2020092200:22:59~2020092514:57: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酸奶布甸2个;西瓜菠萝仔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浮澜、囧姑娘3个;酸奶布甸2个;萧萧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