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四目相对。

        男人裸着大半个身体,手里还捏着一块香胰子,发丝的水珠儿正往八块腹肌处聚拢……再往下,画面太美,阮糯米有些不敢看。

        她被吓尿了,故作冷静,“恩……恩人……梦游呢!”在对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抖着手又剪了下。

        下一瞬,屋内面带疑惑的男人,又凭空消失了。

        阮糯米浑身都时冷汗,一下子软了下来,把手里的剪刀丢了老远出去。

        玩大了,下次她再也不敢了。

        呜呜呜!

        太可怕!

        ……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阮向国便悄然的起来了,狠狠心用了半斤细白面擀了一碗面条出来,在地里面摘了一把嫩嫩的小白菜,就这鸡汤,下了一碗青菜鸡汤面。

        瞧着差不多到点了,这才去了西屋,喊阮糯米起床。

        这一晚上,她都在做梦,俊美的男人裸着半个身体,满世界的追着她跑,非要她负责!!!

        阮向国过来喊她的时候,阮糯米还在梦里的关键时刻,她快被追上了!

        阮向国一连着喊了好几声。

        却对应在梦里的世界,俊美男人大步追上,提着她的后颈,“阮糯米,你要对我负责。”

        阮糯米挣扎,“我不要负责!”

        “不负责什么?”

        阮糯米有些梦里和现实分不清楚,她睁开眼,扫了一眼周围环境,没发现俊美男人的时候,她倏然吐了一口气,红着脸支支吾吾,“没什么,没睡醒。”

        阮向国,“那我就去给你把相亲的事情推了,你在睡会?”

        这一句话,让阮糯米的瞌睡瞬间没了,“别!我起来。”她现在身上可是身负重任的。

        闺女刚睡醒,一脸的迷糊,让阮向国无奈的摇头了摇头,出了西屋。

        阮糯米洗漱完毕了,桌子上已经放着了一碗青菜鸡汤面,黄橙橙的鸡汤上面盖着一层绿油油的小白菜,下面铺着的是,细白面儿做出来的手竿面条,不掺任何苞米面儿的那种。搁在老阮家,一般也就过年期间,能够吃上一碗。

        阮糯米懂轻重,她心里温暖,“爸,你吃了没?”

        “我吃的两大碗面片儿。”阮向国说,“锅里的是你和谷雨的。”

        阮糯米看出来了,阮向国没吃,好东西都留给他们姐弟了,或者说,是留给她了。

        她不管不顾的扒了一半出来,撒娇,“我吃不完。”

        阮向国看着那半碗鸡汤面,他没动,心里却暖和,心说,平芳,咱们家的闺女是真的长大了。

        阮糯米的母亲,叫梅平芳,是一名手艺极好的绣娘,已经离世多年。

        ……

        八点多的时候,学校门口已经站着了二十来个的年轻女同志,显然都是打扮过了,口红描眉烫头发的都有,看起来青春靓丽。

        当轰隆隆的拖拉机到了学校门口停下时,那响亮的声音,引起了不少女同志的关注。

        阮糯米在众人瞩目下,从拖拉机上下来,明明在粗鲁不过的动作,让她做出来,却是优雅又文静。

        前座的阮向国回头,低声对她嘱咐,“爸爸在外面等你!”

        只这一句话,就给了阮糯米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阮糯米点点头,站在原地了四处张望了下,这才锁定了目标,向前校门口走去。

        这一动,那群先前还谈话的女同志们,顿时安静了下来,目光齐刷刷的盯着阮糯米看。

        这一看,她们愣住了,原来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啊。

        越是走近,她们的目光越是无法移开。

        少女上衣穿着一件白色棉布衬衣,将衬衣扎进了靛蓝色百褶长裙里,裙子到了膝盖下方,露出纤细笔直雪白的小腿儿,一走一动间,细腰盈盈一握,小腿纤细雪白,从上到下,无一不透着精致漂亮。

        不知道是谁来了一句,“她是谁啊?这种漂亮的女同志还用来参加相亲?”不应该早都被内部消化了吗?

        “有她来了,我们还参加什么相亲啊?”

        “就是就是,喊我们是给她当陪衬的吧?砸我们饭碗的吧?”

        “这相亲我不参加了!”

        大家嚷嚷的厉害时。

        其中一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她静静的没说话,面上柔和的笑着,眼里却闪过一丝震惊。

        阮糯米不是和许青苏私奔了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许青丽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她叫明秀琴,是阮糯米的表姐。

        明秀琴心里气急败坏,她花了大价钱,让许青丽从中间阻拦阮糯米参加相亲,她就是这样办事的?不行,绝对不能让阮糯米见到周国涛,上辈子阮糯米嫁给周国涛,当上了人人羡慕的外交官夫人,还被宠爱了一辈子。

        而她却在阴暗的角落里面被男人家暴,过的穷困潦倒。

        她重生了,绝对不能过上辈子的生活了。这辈子,周国涛是她的,外交官夫人的头衔也是她的,被宠爱也只能是她。

        绝对不能是阮糯米!!!

        明秀琴心里恨的要命,却趁着阮糯米来之前,说,“那个是我乡下的表妹,她是和跟那个谁相亲的!”阮糯米问明秀琴的母亲喊大姨。

        她这么一说,女同志们都惊讶了起来,“竟然是乡下的啊?不过,她是和谁相亲啊?”

        “就是学校里面,唯一的资本家,坏分子。”

        一提这个,大家瞬间噤声,优越感瞬间出来了,看着已经迎面走来的阮糯米,啧啧出声,“既然是乡下人,就打扮像其身份才对嘛!哪里有乡下村姑这么打扮的,难怪妖妖娆娆的,去和那坏分子相亲。”

        “感情是什么锅配什么盖啊!”

        “人啊,贵在有自知之明,天生就是坐拖拉机的命,还偏偏打扮的跟坐小汽车来一样,这不装大蒜吗?”

        “你们别说了,我表妹不是这种人!”明秀琴跺了跺脚说道。

        她们的声音不高不低,恰巧能被阮糯米收进耳边。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个人绵里藏针的女人叫明秀琴,也是她的亲大姨家的女儿,她的表姐。

        按照记忆,原身倒是因为明秀琴是城里人,巴结了不少次。但是每次都碰冷钉子,时间久了,原身巴结的心思也就放淡了。

        阮糯米骨子也是高傲的,她就更不可能去巴结那个对她有敌意的表姐了。

        她原本要走向大部队的脚一顿,向了个相反的方向走去,连上去和明秀琴打招呼的心思都省了。

        阮糯米站定在大门的左边,离着她们一米远的位置,泾渭分明的对着她们微微一笑,“我们确实不是一种人呀,我没烫发,没描眉,没抹口红,和你们相比,我就是个另类呀!”

        可是谁都听出来了,我没烫发,没描眉,没抹口红,都要比你们好看一百倍,让你们嫉妒的如此丑陋。

        烫发描眉抹口红的明秀琴,莫名的觉得自己心里中了一箭。关键是她什么都打扮了,却还是不如阮糯米好看。

        这就让她更生气了,明秀琴有些慌乱。不行,她要重新想办法,她低声,状若无意的和林秀秀说道,“没关系的,大家是城里人!”

        就光城里人三个字,就足够让人挺直腰板。明秀琴这么一点拨,大家顿时找到信心,“是啊!一个村姑,有什么可骄傲的。”

        “就是,还是坐着拖拉机来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上面铺着的还是稻草吧?也不嫌弃丢人。”

        “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阿猫阿狗乡下人都能来的。”

        恰巧,不知道站在大门内听了多久的李辅导员出来了,她扫了一眼说话的女同志,女同志们瞬间噤声,都心虚的低下头,不敢和辅导员对视。

        李辅导员又看了一眼阮糯米,阮糯米一脸的自责,轻声细语,“都是我的错,让大家吵起来了。”

        小同志着实可怜,李辅导员当即就安慰她,“不是你的错。”

        接着,她将炮火对准了碎嘴的女同志,“看不起乡下人?你们祖辈往上数三辈,难道不是乡下人?你们吃的大米,吃的青菜,哪样不是农民辛苦劳作换来的?怎么,端上碗是娘,放下碗骂娘,组织就是这样教你们的?如果真的只有这点浅显的觉悟,我看你们趁早回去,这种思想,是不配当一个军嫂的。”

        那些女同志们都红了脸,有些懊悔早知道不在背后坏话了,怎么就偏偏被辅导员听了去,万一影响相亲……那就完了。

        阮糯米没想到,她就说了几个字,李辅导员竟然在帮出头。不过仔细一想,也不算是帮她说话,她们犯了大忌,瞧不起农民,这是根子问题,女辅导员这是在帮她,也是在帮她们。

        唯独明秀琴察觉到了,李辅导员对阮糯米那微不可为的点头,她心里咯噔一下,对着辅导员讨好的笑了笑,“辅导员,大家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和阮糯米同志熟悉,却没找到好的方式,让阮糯米同志误会了,以阮糯米同志的心胸,必然不会在意。”

        她是先前,唯一一个没开口说阮糯米坏话的人,这会是在做好人呢,替大家说话,但是却把阮糯米戴上了高帽子。

        阮糯米哪里听不明白呢,她忽然偏头,天真地说道,“如果大家的熟悉仪式如此特别,一会大家在去相亲的时候,可要踊跃的用着刚才的方式来对待大家的相亲对象呀。毕竟,我想咱们相亲对象的心胸会更为宽广呢!”

        她们这些人的相亲对象是谁呀?那可都是兵哥哥呢!而且说句实话,里面乡下出生的泥腿子也不在少数。先前那话要是说了出去,这相亲定然要黄了。

        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连带着明秀琴都不敢出声了,还是李辅导员眼神比较犀利,“行了,别把自己想的太聪明了,别人又不是傻子。”这含沙射影的话,明显是对着明秀琴的。

        她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好才是,索性换了个话题,讨好的笑,“李辅导员,咱们这次参加相亲的人多吗?相亲对象有哪些啊?”

        军民一家亲,这次搞了一个钢厂职工和jun校相亲联谊活动,她们这些女职工,各个都想抓住机会,好嫁给一个兵哥哥。

        李辅导员扬着下巴,态度不咸不淡,“你们进去了就知道了。”还有几分高高在上的意味,那是提起自己职业时的骄傲。

        明秀琴有些失望,仍然讨好的笑着,要想进入这个圈子,和辅导员们打好关系是很有必要的。

        只是,这个辅导员态度有些高傲啊!难以接触啊!

        阮糯米瞧见了这一幕,杏眼微弯,唇角扬起,巴结人呀!哪有那么好巴结的呀!

        学校属于特殊地方,并不好进,大家都在门口等着花名册点名。

        门口的队伍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三队,一边是以明秀琴为首的钢厂职工,靠在中间的是李辅导员,而阮糯米站在最左边,哪怕是被孤立。

        她仍然是安安静静的,只是站在那里,仪态优雅,独自成了一副画卷。

        大家都等的又热又渴,有不少人都回头不住的偷看大铁门里面的情况。

        直到,看到那树荫下,走过来了一位年轻的警卫员,大伙儿眼睛一亮,心想,是来接她们的吗?

        “谁是阮糯米同志?”警卫员小碎步跑了出来,高声问道。

        被点名的阮糯米瞬间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阮糯米有些懵,回答了一声,“我是!”

        警卫员眼里闪过一丝惊艳,向阮糯米点了点头,他对着李辅导员敬了一个礼,说,“李辅导员,沈将军让我把阮糯米同志带进去,单独有话跟她说。”

        这个警卫员是沈将军身边的人叫小刘,职位可要比李辅导员高三个等级,而且沈将军身边的人,注定是前途无量的。

        “没问题。”先前还一直高傲的李辅导员,姿态立马放低了下来,她笑的和气,“阮糯米同志是吧?既然沈将军找你,你就先进去吧,联谊会签到那里,我先帮你代签了,有什么事情,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语气和善中,还带着几分不容易察觉的讨好。

        而这份讨好,是对着阮糯米的。

        阮糯米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沈将军找她?她并不认识沈将军啊!

        不过,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在这一刻,让她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但是她的教养却让她保持住了,不卑不亢,声音轻软,“谢谢辅导员。”她知道,李辅导员不是对她的讨好,而是对她身后的人讨好。

        旁边的小刘也跟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阮糯米同志,跟我来。”大门打开,彻底放行。

        阮糯米随后跟上,小皮鞋踩在青石板地面发出哒哒哒的响声,她腰板挺的笔直,渐渐的消失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

        不是来接她们的吗?怎么是来接阮糯米的!?

        这个事实,让大家都有些震惊。

        怎么会这样呢?

        阮糯米怎么就被大人物给单独请进去了不说,连带着明秀琴巴结不上的李辅导员,都去巴结阮糯米了。

        这怎么就让她得了势呢!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