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阮糯米被这小骗子几个字,完全弄懵了,她一脸无辜的看着对方,“你认识我吗?”顿了顿,她吐了吐舌头,“不对,我认识你吗?”

        不能承认她现在认识恩人!

        这句话,越发让顾听澜黑了脸,他从来没有这般挫败过。

        一个多次口口声声说着喜欢他的人,在每次见到他时,都是一个态度,不认识他的态度。

        顾听澜直起身子,他大步向她走去,两人离的越来越近。阮糯米甚至能看到他发丝滴到额前的水珠儿,那水珠顺着鼻梁,滑到喉结,一路向下,在那水珠儿划过的地方,那下颌骨简直完美的惊人。

        阮糯米惊呼了一声,像是刚认出对方一样,“恩……恩恩人!”

        顾听澜,“……”

        倒也不能算是说错。

        他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小姑娘生的极好,杏眼桃腮,肌肤雪白,最惹人关注的是那一双杏眼,水润干净,清澈见底。

        只需要一眼,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想起来我是谁了?”

        阮糯米重重的点头,一把抓过放在草上的搪瓷缸递了过去,狗腿,“恩人,喝口绿豆水,解解暑!”怕他不喝,特别补充,“加了老多的白糖,还被冰过,特别冰特别甜特别舒服!”

        “我特意给你留的!”

        阮糯米卖力的推销,加糖冰过的绿豆水是稀罕物。

        喝了的她超级贵的绿豆水,就把先前用她洗脚水洗脸的事情给忘掉叭!

        顾听澜的目光从她的纤细细嫩的手,移到了那白色的搪瓷缸上。

        ——这个搪瓷缸他见过,他曾经用了三年。

        ——这个绿豆水他也见过,他半夜就爬起来用着煤炉子熬了半宿,加了三勺白糖,特意用冰块镇着。

        顾听澜一口没喝着,全都在阮糯米手里了。

        她说,特意给他留的?

        若不是是知道这一搪瓷缸的绿豆水是从哪里来的,他差点又信了她。

        顾听澜抬了抬锋利的眉,吐出三个字,“小骗子!”又在骗他了。

        阮糯米嗖的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无辜极了,“怎么又叫我小骗子,我可没骗你呢,恩人,这是大领导奖励我的呢,都在这呢!”她喝了几口,可以忽略不计了。

        这是大领导从我手里抠出来,奖励给你的。

        顾听澜没戳破这个事实。

        他不回答,阮糯米以为他相信了,她对恩人在真诚不过的了,她回归正题,恋恋不舍的问,“真不喝啊?”

        顾听澜摇了摇头,送出去的东西,他是不会要回来的。

        “那你可真没口福。”阮糯米把搪瓷缸收回来,抱着搪瓷缸的柄,沿着靠近柄的上方位置,对准粉色桃花瓣一样的小嘴儿,小口小口的抿着,绿豆水入口,又甜又冰,舒服的不得了,她一脸的餍足,“真好喝啊!”

        顾听澜抬头,扫了一眼她抱着搪瓷缸的喝水的姿势,神色微妙,这个搪瓷缸柄上方的位置是他每次喝水最爱碰的地方了。

        这……他要不要告诉她?顾听澜的耳朵有些红。

        阮糯米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很奇怪,“恩人,你怎么在这里?”昨儿晚上,他还在他们大队的后山呢!

        怎么今儿的就出现在这学校了。

        这学校可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啊!

        顾听澜微妙的思绪被打断,他抿着唇说,“相亲!”提起相亲这两个字,他深邃的眉眼盯着她,带着几分复杂的滋味。

        相亲对象鸽了他,现在正坐在他正对面,喝着他半夜起来熬的加糖加冰的绿豆水,而他……不提也罢。

        阮糯米嗖的一下子瞪圆了眼,震惊,“相亲啊!这么巧,我也是!”接着,她不知道想到什么,自动脑补,“你该不会也是逃了相亲吧?”

        不等顾听澜回答,她就自说自话,“肯定是了。”不然这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阮糯米一脸同情的看着他,“你跟我一样倒霉,被相亲对象给鸽了吧!”

        被鸽了相亲的顾听澜,“……”他从未像今天这般思绪复杂过。

        顾听澜不回答,阮糯米就当他默认了,她碎碎念,“恩人,你相亲对象,该不会和我相亲对象一样讨厌吧?”

        顾听澜不动神色的坐直了身体,偏头看着她,深邃的眉眼,满是认真,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恩人可真是一个好的听众,阮糯米一下子有了倒豆子的冲动,叭叭叭的把之前不敢说的话,全部说了一遍,“恩人,你也是相亲的,你知道顾听澜吗啊?”

        本·顾听澜·人,一本正经,“不认识。”

        “不认识啊!”这就好办了,阮糯米眉飞色舞,声音清甜,“那我可要跟你好好科普科普,顾听澜这个人,他是个相亲大王,他前面相过六次亲,一次都没去过,全放了女同志的鸽子,很不幸,我就是那个第七个。”她叉腰,神气的要命,像极了在长辈面前炫耀赢了一场的小孩儿,“恩人,你说我能当那个第七次被他鸽过的相亲吗?”

        顾听澜,“……”他没鸽第七次。

        “那肯定是不能的!”阮糯米自问自答,“所以,我就先鸽了他的相亲!”她自豪的不得了。

        顾听澜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他语气复杂,“你是因为这个才鸽了相亲的?”

        “倒也不全是。”阮糯米有些迟疑,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顿了顿,她四处张望了下,贴近了他耳边,神神秘秘地说道,“恩人,你算是救过我的命,喝过我……”洗脚水,她卡壳把话咽了下去,“我不把你当外人了,你可要离那个谁远一点!”

        “谁?为什么?”突然被人这么近的挨着,顾听澜有些不自在,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抑制不住的往鼻子里面扑。

        “我那相亲对象啊!”阮糯米在他脸上游移了一遍,理所当然,“你长的这么好看,当然要离他远一点啊!这年头,我们男孩子在外面要学会保护自己。”

        ——我们男孩子……

        顾听澜,“???”她是对男孩子有什么误解?

        看着恩人一无所知的模样,阮糯米纠结了,她要不要帮他一把呢!话说回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之前还救了她一命,她不能这般见死不救,让他跳进火坑。

        阮糯米心一横,咬牙小声说,“恩人,我实话跟你说了吧,但是你要保密。”

        顾听澜点头,阮糯米就当他应承下来了。

        “我那相亲对象那方面怕是不太行,他可能是个兔儿爷。”说到这里,她扫了一眼恩人俊朗如天人般的面庞,语气同情又惋惜,“他最爱的就是长的好看的男人,恩人,你长的这么好看,肯定是我相亲对象喜欢的那一口。”

        顾听澜,“……”

        顾听澜,“…………”

        顾听澜,“………………”

        他活了二十八年,第一次知道自己喜欢那一口,还是个兔儿爷。

        顾听澜深吸一口气,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问她,“你是指哪方面不太行?”

        阮糯米愣住了,这都听不懂?她的恩人未免也太单纯一些了吧!

        阮糯米不好意思说,她挤眉弄眼,“就是那里啊!”

        “哪里?”

        “男人的根!”

        顾听澜,“???”是他想的那个地方吗??

        阮糯米以实际行动告诉他,是不是!

        怕恩人还是听不懂,阮糯米脸色微红的盯着他的下三寸,指了指,小小声,“就……就是那里啊!”她觉得上辈子加这辈子可能都没这么尴尬过。要不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打死也不会和一个男人讨论这种话题的。

        顾听澜只觉得下三寸一凉。

        他活了二十八年,从未如此被人质疑过能力!

        从未!!!!

        阮糯米察觉到对方面色不善,她以为他是被男人给惦记了,所以恶性到了,她劝他,小小声,“恩人,其实你不用害羞的,要害羞也是我那相亲对象,是他没羞没臊,恬不知耻。”顿了顿,她又补充,“不过,你心里有数就好了,不要去骂他,他也不容易。”

        顾听澜猛地抬头,盯着她,“你说什么?”

        阮糯米被吓的往后退了一步,“恩人,你冷静一些,长的好看不是你的错,被人惦记也不是你的错,都是我那相亲对象的错。”顿了顿,她叹了口气,“不过,也不全是我那相亲对象的错,他也不容易,他本该是天之骄子的却跌若泥底,小小年纪去了国外受尽苦楚,本以为长大后学的知识可以报效国家,却不成想一回来,那曾经受的苦学的知识却成了罪恶的凭证,满腔的热血都被这个环境给浇灭了。”

        阮糯米一口气下来,差点没把她憋死。

        顾听澜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心思的,竟然是口口声声说着喜欢他,却做着讨厌他的小骗子。

        抛开小骗子前面的话,他竟然有些感动,一个人前行太久了,如今有这么一个了解他,知道他,懂他的人出现了,他怎么能不感动呢!

        可是,阮糯米接下来的话,却让顾听澜所有的感动烟消云散。

        “所以,恩人你看,我那相亲对象在那么艰难的环境奋发向上,有点小癖好,也是能理解的吧!”

        顾听澜,“……”

        见鬼的小癖好!

        他半点癖好都没有好不好?

        他不说话,阮糯米就当他是理解了,她心满意足,“恩人,咱们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怕说出自己的名字,你会被吓死。

        顾听澜心想。

        他不说话,阮糯米以为对方怕自己把他逃了相亲的事情给抖落出去。

        阮糯米,“恩人,你放心,你告诉我名字,我肯定不会把你给供出去的。”她拍了拍小胸脯,信誓旦旦,“我自己也逃了相亲呢!把你供出去,你以为我还能跑的了?”

        ——你以为现在学校里面谁不知道我们两个逃了相亲???

        顾听澜有些心累,突然有了个小报复的心理,若是,她知道了自己就是他的相亲对象,

        他突然有些期待她的反应了。

        顾听澜没法用嘴说出自己就是她的相亲对象,这个残忍的事实。

        他从木仓模型上,撕下了一张空白的纸片,龙飞凤舞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顾听澜。

        把纸条递给她。

        心想,她认出了以后,会不会当场吓死?

        “神神秘秘。”阮糯米接过纸条,纸条上的字是草书,三个字写的行云流水,遒劲有力。

        不过,很可惜,她对草书的研究并不多。

        阮糯米拿着纸条仔细的辨认,最后得出了一个肯定的结论。

        她试探的喊道,“顾听话?”哪个家长起名字这么不走心啊!

        “……”顾听澜手的手一抖木仓模型被吓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糯米恩人,我告诉你个秘密,顾听澜他根儿不行!!!

        顾听话小骗子,我也告诉你个秘密

        糯米嗯?

        顾听话实不相瞒,在下就是顾听澜

        糯米???

        心肌梗塞jg

        只有收藏评论能救我!

        快救救我我啊啊啊!

        卑微祈求jg

        s50个红包走一波,先到先得

        感谢在2020092910:42:15~2020093011:27: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涼城浮夢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