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你是在找我吗?”顾听澜居高临下的看着许青苏,    语气淡淡。

        顾听澜是何时出现的,没人注意到,因为所有的人,    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阮糯米和许青苏身上。

        这会,顾听澜的突然出声,让事情有了新转机。

        对于许青苏来说,这简直就是及时雨,    他揉了揉眼,    确认是那天晚上的男人以后,    激动的无以复加,    “同志,你帮帮我,    把你昨天晚上看到的事情,全部说一遍!!!让大家看看,    是不是阮糯米同志是不是要和我是私奔!!”

        从顾听澜出现的那一刻,阮糯米就彻底安静了下去。

        她没想到,    他会这么碰巧出现在这里。

        她的金手指可以拿到欠条,也可以拿到情书的证据,    唯独拿不掉顾听澜脑海里面的记忆。

        以顾听澜的聪明,    想必,    他是能猜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吧!包括她的那些表白,在当她根本不认识面前的男人就是顾听澜时,    一切的谎言,    全部都被戳穿。

        他肯定会帮许青苏指正自己的,    阮糯米自暴自弃的想道。

        “没有私奔。”顾听澜盯着阮糯米一分钟,    发现她根本不看自己,    就知道这小姑娘不相信他。

        随着他这句话,    焉哒哒的阮糯米猛地抬头,头上的小卷毛微颤,一双杏眼睁的溜圆,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顾听澜竟然会这么说!!

        顾听澜含笑,又重复了一遍,给她足够的安全感,“阮糯米没有和许青苏私奔。”

        他的嗓音低沉,却足够清晰明朗,让阮糯米的小心脏不受控制的跳了几拍。

        他在帮她!

        顾听澜的话,让许青书脸上的洋洋得意和把握十足立马淡了下来,他炸了,“不可能,你撒谎,你明明在现场听到也看到的,你怎么会说没有私奔呢?”

        顾听澜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一句,“你强调的,一直都是阮糯米同志和你私奔对吗?”

        许青苏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他拿出情书作为证据,一切都为了证明,阮糯米和他有不正当的关系。

        可是,顾听澜接下来的话,却让许青苏彻底傻眼了。

        “阮糯米同志,现在就在学校的相亲现场,你说她和你私奔了??你是在骗大家,还是在骗自己?”顾听澜一连着三个问题,不止是在问许青苏,也是在问现场抱着怀疑态度的众人。

        许青苏回答不出,众人却恍然大悟。

        这不是不攻自破吗??阮糯米同志要是和你私奔了,现在还会出现在了相亲现场?明摆着,这许青苏又在讹人。

        许青苏卡了半天,他憋出来一句,“她是要和我私奔的!”

        “结果呢?”

        结果,显而易见啊!阮糯米出现在相亲现场,这就是她没有私奔的最好证据。

        所以,一切怀疑和流言不攻而破。

        “她是没有和我私奔,但是她和我有私情!”许青苏强词夺理的反驳,更是把自己的脸都给打烂了,先前来举报阮糯米跟他私奔的是他,现在说没有跟他私奔的也是他。

        顾听澜皱眉,是真的动了火气,“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为了欠钱不还,来污蔑阮糯米同志?”和对方说话时,顾听澜一直都是淡定的,引导着大家往他希望的方向走。

        但是,许青苏那一句和他有私情,彻底让顾听澜不高兴了。

        此时,顾听澜的那两句话,也彻底的把周围人带到了他所希望的方向去。

        是啊!你都承认了阮糯米没有跟你私奔,但是没私奔都被你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和你私奔了。

        那人家现在证明了自己,你又在胡诌,阮糯米和你有私情。这下,现场没人愿意在相信许青苏了,这就是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混蛋,什么话都敢说。

        偏偏,还把他们耍的团团转。

        “呸!还是老师呢?就你这种德性的,去教书育人,我看就是教坏孩子!”

        “还钱,必须还钱!这般欺负人阮糯米同志,要是不把钱还了,今儿的别想从学校离开了。”

        “这个人就是个大骗子,专门骗人,顾老师,你要把他送去公安,让他坐牢!”

        许青苏这一次是彻底慌乱了,证据没了,唯一的证人却倒戈了,根本不帮他,难道他真的要去坐牢吗?许青苏绝望了,他不能坐牢,他还有大好的前程。

        “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他疯狂的喊,想要跑出去,但是他还未动,就被顾听澜一个反手,给按半跪在了地上。

        顾听澜接下来的话,却让许青苏差点吓尿了,“我已经通知公安同志了,他们马上就会过来,针对许青书的欠钱不还和污蔑女同志,这两点,想必公安一定会给出公正公平的裁决。”

        “许青苏该受的处罚,一分都不会少的。”

        是顾听澜通知公安的,不是阮糯米。

        许青苏去坐牢,也是他做的,和阮糯米没有半分关系,她至始至终,都是干干净净的。

        阮糯米没想到,顾听澜会做到这个地步,先是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帮她说话。更甚至,帮她让许青书苏受到了处罚,连带着报警去找公安,都是他做的。

        有了顾听澜的出面,她在这件事里面,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受害者的身份。

        阮糯米心里有些复杂,又有些感动,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眼里亮晶晶的看着顾听澜,那崇拜的意识不言而喻。

        顾听澜哪怕没回头,也能知道背后有一双晶晶亮的眼睛,他眼里带着笑意,手下的动作又狠了几分,“规矩点!”

        许青苏被压的嗷嗷叫,却丝毫挣脱不了,他还抱有一丝侥幸的心思。但是,公安很快就来了,打破了他最后一丝侥幸。

        而且,来的公安似乎和顾听澜很是捻熟,“顾听澜同志,是你报的警?”

        “是!”顾听澜松开手,借了一步说话,“就是他,为了躲避还钱,污蔑我的相亲对象和他私奔!”

        公安姓赵,瞧着比顾听澜大哥几岁,听到这话时,当即抓住了重点,“好小子,主动承认相亲对象啊?”这可太难得啊!他们隔壁公安部门的,都知道这学校的顾听澜是个硬骨头,次次鸽了相亲,能让他主动承认是相亲对象的,那可不容易咧!

        顾听澜没反驳,他抬头示意赵公安看向阮糯米,“哝,那个就是我相亲对象,好看吧?”

        赵公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瞧着一位眉目如画明眸皓齿的姑娘。

        阮糯米不明所以,离的远,她听不见,但是最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她微微一笑。

        赵公安眼睛一亮,当即手握拳捶向顾听澜的肩膀,“成啊!你这是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则一鸣惊人啊!”都是聪明人,他很快就明白了顾听澜主动介绍的含义是什么,他话锋一转,说,“有人对弟妹打起了主意,我这当哥哥的,可不能不管,你放心,这案子交给我,我保证让想占弟妹便宜的人讨不到好去!”

        顾听澜点头,“谢谢赵哥!”两人说话,不过是两分钟的事情,很快说完了,就到了人群中间。

        许青苏瘫坐在地上,看到赵公安身上那一身制服的时候,裤子底下就是一阵湿意,他不住的打哆嗦,“不是我不是我,你们别抓我。”

        他这副怂样,赵公安是真看不上眼,他肃着的一张脸,转向阮糯米时,便是一片和善的笑意,“弟妹,就是这人欠钱不还?”

        一声弟妹喊的阮糯米当场愣了,她正要反驳自己不是,却瞧见,顾听澜对着她微不可为的摇了摇头。

        阮糯米不是不懂人情世故,她当即就默认了下来,“是!”接着,便把手里的欠条递了出去。

        赵公安一看,倒吸一口气,“欠这么多啊?难怪生出坏心思。”顿了顿,“这欠钱是一定要还的,但是这污蔑女同志,这件事,可是要弄回好好改造下思想的。”

        这个“弄”字用的可妙了。

        许青苏抱头,害怕道,“我还钱,我还钱,别让我坐牢!”他哭的鼻涕眼泪一大把的求饶。

        阮糯米抿着唇,拆穿他,“他没钱,还不起!”许青苏的那点钱,基本上都被他吃吃喝喝打扮自己了,哪里攒的住钱,不然也不会,变着法子,想和原身在一起了,不为别的,就因为原主家里家境殷实。

        “这好办啊!”赵公安看了一眼顾听澜,继续说,“他不是老师吗?每个月都有工资的,等这边确定了他的罪名,到时候派出所会直接对接学校,从他工资里面扣,扣到还完为止。”

        阮糯米没想到还可以这样,她眼睛亮亮道,“可以吗?”

        “当然可以!”回答这话的是顾听澜,这个法子,也是顾听澜那会私底下和赵公安说的。

        许青苏傻眼了,忍着心痛,“那我还钱了,你们不能抓我了。”

        “还钱是你还的欠款,抓你是因为你污蔑女同志,差点害了人家,这是你作风问题,要抓回去,到所里面好好改造下思想,什么时候改造结束了,什么时候把你放出来。”

        不管怎么说,坐牢是跑不了。

        许青苏绝望的扫着人群,希望有人帮他说句话,但是没有,在他扫到明秀琴时,他眼睛突然一亮,“如果,我能证明自己污蔑阮糯米同志,是被人指使的,你们是不是不抓我了?”

        哟!

        这是峰回路转啊!

        大家都来了兴趣,连带着阮糯米也不例外,目光灼灼的盯着许青苏。

        唯独明秀琴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吧!她和许青丽两人的来往,可是从来没和许青苏打交道过,他肯定是不知道的。

        “我和阮糯米的一切来往,都是明秀琴指使的!”

        随着,许青苏这么一句话,明秀琴脸上的血色尽失,他竟然知道!!!!

        现场徒然一阵喧哗,怎么也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明秀琴的功劳。

        阮糯米心思微沉,就听着赵公安问,“你详细说,说的好,我适当给你减轻一些!”

        这话仿佛跟胡萝卜一样,挂在了许青苏的面前,他当即一股脑的说出来,“是明秀琴找到我妹妹,给了她很多钱,让我妹妹劝说我,带阮糯米私奔,一定不能让她出现在相亲现场。”

        私奔这两个字已出现,顾听澜的眼睛眯了眯,许青苏吓当即改口,“但是阮糯米同志没同意跟我私奔,反而还出现在了相亲现场。”

        “所以,这一切都跟我没关系,全部是明秀琴的主意!”

        明秀琴气吐了血,“你别血口喷人,我没做过!”

        “你们是在我们大队后山见的,你给了我妹妹十张大团结,让我妹妹一定要让,阮糯米无法出现在相亲现场!”地点人物和交易的钱都说的清清楚楚的。

        再加上,明秀琴慌乱的一张脸,明显说的是真的了。

        明秀琴不住的摇头,楚楚可怜,“没有,我没有!”

        只是,这会却没人相信她了。大家看着她的眼神,满是震惊和不相信。

        “明秀琴竟然是这么一只毒蝎子,她先前还当着我们大家的面说阮糯米好坏呢!”

        “说知道,背后却要把阮糯米给害死,咱们往后可要离这毒蝎子软一点。”

        连带着周国涛都说,“我没想到,女同志竟然会恶毒成这样!”

        周国涛的话停在明秀琴的耳朵里面,仿佛在向她凌迟一样,让她浑身跟一万个蚂蚁在撕咬一样难受。

        赵公安打断了大家,一锤定音,“有没有,把许青丽这个当事人带到派出所问一问,就知道了。”

        这下,明秀琴的脸彻底白了,白的跟纸一样,许青丽要是到了派出所,肯定会把她供出来的。

        谁能救她??

        谁能救救她??

        只有阮糯米这个当事人了,只要阮糯米这个当事人不在追究,她就会没事的。

        明秀琴顾不得票都没了,更顾不得他们对自己的看法,转头看向阮糯米,眼泪簌簌的掉,梨花带雨,“糯米,你相信我,你是我亲表妹,我怎么会害你呢?”

        明秀琴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紧紧的抓着阮糯米的手腕,“你帮表姐说说好话,我们一家子都会记住你的,我妈……就是你大姨,会把你当做亲女儿来看的,你帮帮我好吗?”

        她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在周国涛面前是什么形象了。

        只有一个念头,她一定不能被带到派出所去。

        相亲没了就没了,以后她还有机会。

        但是个人先进工作者没了,工作也可能会没了。

        更甚至,她在钢厂会无法立足的,更别提,嫁给周国涛了。

        阮糯米绷着一张俏脸,静静的看着她表演,待她说完,低头看向自己被抓的手腕,她用力的一根根的掰开了明秀琴的手指,语气冰冷,“你知道,你唆使许青苏和我私奔,我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吗?”

        明秀琴被掰开的手有些痛,她不敢出声,不敢看阮糯米的眼睛,心虚的低着头。

        阮糯米反手掐着明秀琴的下巴,逼迫着她看着自己,“你知道的,我和许青苏私奔,我的名声就毁了,一辈子抬不起头,只能生活在阴暗的角落里面。而我为了许青苏这么一个破烂玩意儿抛弃了在乎我的爸爸和弟弟,他们会为我伤心,会为我难过,还会被许家那一家子极品吸血养活他们。而我,这个原本应该来相亲的人,逃了组织的命令,你猜,我爸和我弟会有什么后果?”

        明秀琴不说,阮糯米平静的回答,说出的话,却残酷无比,“我逃了组织给的相亲,是我爸的失职,我爸爸会丢掉大队长职位,被人瞧不起,没了工作,还要养活许家那一家子,我弟弟那么好的成绩,便无法上学了,将会毁了一辈子。”

        “你看!你这一招,不仅毁了我,还毁了我爸,毁了我弟,你说,我们是亲戚,让我原谅你?明秀琴,你让我拿什么来原谅你?”

        最后几个字,阮糯米的声音淬着尖锐的冰箭,一下子全部射向明秀琴。

        阮糯米不是说假话,而是事实,书中阮糯米逃了相亲,翻车后当场死亡,而她的父亲不仅要承担丧女之痛,还要被组织处罚,更要面临许家那一家子吸血。

        而她的弟弟,那么聪明好学的一个孩子,为了承担起养家带着责任,早早的辍学,到处打工,一辈子流离失所。

        而这源头,却是明秀琴的一个私心,明秀琴不想让阮糯米来参加相亲。就这么小小的一个私心,害了一家的人。

        阮糯米太冷了,浑身上下透着冰冷和森寒。

        让明秀琴无从招架,她一下子软了下来,瘫在了地上,喃喃,“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只想,让阮糯米不来参加相亲,仅此而已,她没想这样的。

        真的!

        没想这样。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公安做什么?”阮糯米冷笑一声,用尽全身力气重重的给了她一巴掌,“最后一个问题,你不让我出现在相亲现场的理由是什么?”耳光在大礼堂传出回声,却没有任何人来阻拦一下。

        大家反而觉得畅快,这是明秀琴这毒蝎子应得的。

        所有人都好奇,明秀琴为什么,不让阮糯米出现在相亲现场???

        这几乎是每一个人想要知道的答案。

        火辣辣的巴掌打在左脸上,和右脸似形成了鲜明对比,痛彻心扉,哪怕是这样,明秀琴吭都没吭一声,死死的闭着嘴,不敢透露一个字。

        阮糯米猜不到的,她不可能知道自己是重生的,更不可能知道,是因为她不想让阮糯米和周国涛在相亲现场见面。

        “是因为周国涛吗?”阮糯米突然倾身,贴着她的耳朵,低语。

        阮糯米突如其来的贴近和,几乎和答案一模一样的话,让明秀琴浑身一抖,瞳孔骤然一缩,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阮糯米,她眼里闪过一片骇然。

        阮糯米怎么会知道??难道她也是重生的吗?她知道,上辈子她嫁给了周国涛,成为了外交官夫人被宠爱了一辈子吗???

        明秀琴不敢在细想下去!

        老天不是只给了她一个人特殊待遇吗??为什么也要给阮糯米??明秀琴觉得不公平!

        阮糯米没在继续追问下去,因为她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阮糯米突然起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如同在看可怜虫一样,“既然你没做,又怕什么呢?公安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

        她从未想过,原主的死,明秀琴有着直接的责任。

        既然这样,明秀琴要付出代价,不是应该的吗?

        阮糯米的最后一句话,仿佛魔咒一样,让明秀琴整个人软软的倒在地上。

        是怕的,是惊的,也是怒的!

        她就是阮糯米口中的坏人。

        公安是不会放过她的。

        明秀琴瑟瑟发抖起来,她极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不想被大家那尖锐的眼神看到,更不想去面对周国涛,他肯定不会喜欢自己了,明秀琴绝望透了,更让她绝望的还在后面。

        “刚进礼堂的时候,我竟然觉得明秀琴很好,把这次相亲最中意的票投给了她。

        “我后悔了,先前竟然眼瞎,把票投给了毒蝎子。”

        “就是就是!我看着她和善秀气,以为会是一个好的相亲对象,原来都是假的,浪费了我的票。”

        周国涛更是看都没看明秀琴,直接开口,“那大家把投给明秀琴的票都给收回来吧!”

        这话一说,明秀琴桌上收到的投票,瞬间被大家转移到了一号桌上,那是给阮糯米的,阮糯米一下子成为全场女同志收到最多投票的人,也成为最受欢迎的那个人。

        周国涛的提议,大家的后悔,阮糯米得到了最高票数,这一切,都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压的明秀琴腰都直不起来,怎么就这样了呢?明明她都一切算计的好好的,怎么就成了这样呢??

        赵公安拿出了冷冰冰的手铐,紧紧的铐住了明秀琴的手,“跟我们走一趟。”

        当冷冰冰的手铐铐住了手腕,明秀琴挣扎不已,当对上周国涛那嫌恶的眼神,她彻底崩溃了,哭出了声。

        阮糯米冷漠的看着,但是顾听澜就是能感受到她那冷漠下面的难过和悲哀,在这种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严格意义来说,他也是那个罪魁祸首,若不是组织点名让阮糯米跟他相亲。

        或许,她根本不会遭遇到这些算计。

        顾听澜想了想,安慰她,“坏人会受到处罚的。”

        阮糯米心怀感激,“谢谢你,顾听澜。”

        轮到许青苏被拷手铐时,他都是恍恍惚惚的,他却眼睁睁的看着阮糯米走到了那个,他认识并且求助帮忙作证的男人面前说谢谢。

        许青苏大惊失色,“他他他……是顾听澜!!!!!”,,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