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许青苏恍恍惚惚的被赵公安给带走了,    陷入呆滞。

        那个在苞米地从头听到尾的那个男人是顾听澜,那个把他揍了一顿的男人是顾听澜,那个在他绝望时看到希望有了证人的那个人是顾听澜!!

        那么是不是意味着,    阮糯米根本不是和他去私奔的?而是去偷见顾听澜的。

        许青苏彻底疯了,他不仅被人当了枪使,还被戴了绿帽,欠了一屁股还不清的账,    还要去吃牢饭。

        许青苏一个踉跄,    磕破了鼻子。

        ……

        许青苏和明秀琴两人被公安带走以后,    偌大的一个大礼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    都放在阮糯米身上。

        一直没出声,站的跟标杆一样的周国涛,    最先走到了阮糯米跟前,他沉闷的嗓音响起,    “对不起!”

        他带了一个头以后,接下来,    钢厂的女同志们,也都纷纷向前一步,    围着阮糯米,    “对不起。”

        “是我们误会你了!”

        “我们听信了坏人的话,    是我们的不对,非常抱歉。”

        “阮糯米同志,    谢谢你一直坚持自己,    让我们大家看到了不一样的结果,    更让我们看到了事实真相,    也认清楚了明秀琴的为人。”这是发至内心的夸赞,    不带任何阿谀成分,    是她们对阮糯米的认可,也是她们在阮糯米身上所学到的东西。

        阮糯米被大家围的严实合缝,她一抬头,就能对上那一张张愧疚的脸,满是关切,她内心复杂,轻声说道,“你们也是不知情者。”

        她没提原谅不原谅,算是讨了个巧。其实,阮糯米一点都不想原谅那些落井下石的人。

        但是对上那一张张关切的脸,她又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给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钢厂的女同志们如释重负的笑了,她们以为阮糯米说她们是不知情者,后面一句叫,不知者无罪,阮糯米是原谅了她们。

        只有,周国涛目光沉沉的盯着阮糯米,心里有些难以说出的复杂和失落,他知道的,她不接受这一声对不起,也不稀罕这一声对不起。

        在她最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们现场所有人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只有顾听澜是毫不相信的站在她那边。

        察觉到了周国涛的目光,阮糯米却避开了,她不想和周国涛说话,也不想去谈原谅。因为,明秀琴这个始作俑者的会算计她的根本原因,是周国涛。

        周国涛什么都不知道或许是无辜的,但是阮糯米到底是心里有些膈应。

        似乎察觉到了阮糯米的不喜,站在她身边的顾听澜,大步向前,把阮糯米娇小的身影挡了个严实合缝的,不留一丝余地,他淡声吩咐,“国涛,你去看看工厂的模型。”

        学校给顾听澜配置了一个小小的工厂,里面全部都是武i器模型孵化基地。

        顾听澜是主导者,先前大家会被喊走,是因为工厂的机器出了问题,检查不出来。导致每个人手下负责的模型,都出了故障,所以才会把所有人都召集离开。

        周国涛听到这话,越发苦涩,却只回一个,“收到!”随即,转身离开。

        他一离开,阮糯米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她还没想好怎么去对待周国涛,他离开了也挺好的,起码不用面对他。

        顾听澜注意到了,但是他不擅长和女同志打交道,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其实,他没说的是,他耳目聪明,先前阮糯米对着明秀琴说的那句话他听到了,和周国涛相关。

        反倒是,沈将军看到了顾听澜的犹豫,他笑了起来,冷肃的眉眼都柔和了,“小阮同志受委屈了,刚好晌午了,怎么能让女同志空着肚子,听澜,你不是在小食堂定了糯米排骨饭吗?这会带小阮同志过去,刚好能赶得上。”

        接着,不给阮糯米拒绝的余地,沈将军继续对着钢厂的女同志们吩咐,“这场相亲就到这里了吧!大家伙儿若是有意愿的,中午就和看对眼的男同志们一块去食堂吃饭,也算是男同志们对大家的表示!”

        沈将军是大领导,他一发话,现场的人都应声下来。女同志们大多数都是高兴的,先前在相亲现场的时候,还没说两句话,男同志们都离开了。

        这会,大领导让他们中午一起吃个饭,还有比吃饭更好促进感情进步的方式吗??

        一时之间,女同志们都喜不自禁,“谢谢沈将军!”

        等沈将军离开后。

        钢厂同志以李红梅为首的,她还去问了下阮糯米,“阮糯米,你要跟我们一块去食堂吗?”这是她们对阮糯米的示好。

        阮糯米犹豫了,她下意识的去看向顾听澜。其实,她还没想好要不要去食堂吃饭。

        因为,按照她的观念,这场相亲就到这里结束了。

        但是,对于再次帮了她的顾听澜,她好像说不出拒绝的话来。阮糯米犹豫的瞬间,顾听澜就帮她做了决定。

        顾听澜说,“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

        等着全部人都离开了。

        顾听澜对着阮糯米说道,“小食堂今儿早上进了一块新鲜的猪正排,用的江南水乡出产的新糯米蒸出来后,每一块排骨上,都会沾着软糯q弹的糯米,每一口下去,糯米香味都和排骨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人回味无穷。”

        空气中,阮糯米好像听到了自己肚子里面传来的咕咕叫。

        她瞬间做了决定,“我去!”

        阮糯米没看到的地方,顾听澜的嘴角上扬了几分,他就知道,小姑娘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

        ……

        军i事进修学校的食堂,基本是整个孟州市的单位里面,伙食最好的了。因为,能在学校进修的军人们,津贴基本都不低,再加上各项补助,食堂总能弄到别的单位弄不到的食材。

        这会有正值中午,平时学校很少看到的女同志,一下子全部出现在了食堂。

        尽管知道今儿的学校安排的有相亲,军人们仍然有些抑制不住的惊讶,连带着吃饭时候的动作都优雅了几分。

        阮糯米和顾听澜两人是落在最后面,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顾听澜的学生,他们都先是震惊的看向顾听澜身边的阮糯米,随后恭敬的喊道,“顾老师!”

        有胆子大的,还敢加一句,“老师,带小师娘去吃饭啊?”

        “老师,早点脱单啊!”

        每当遇到这种时候,阮糯米都羞的头都抬不起来,第一个第二个她还能解释,后面的学生太多了,每一个看到顾听澜的学生,都会主动上来打招呼,她根本就解释不过来。

        索性,躺平认嘲。

        顾听澜看到阮糯米这鸵鸟心态,他笑着解释,“他们没有恶意。”

        “我知道!”阮糯米认真地说道,“他们对你都很尊敬。”

        顾听澜一笑置之,“这个地方,不看重背景,看重能力。”潜意识的话,我的能力够,所以他们才会尊重我。

        果然,如愿以偿的在阮糯米那一双水润润的杏眼里面看到了晶亮的光,那是崇拜。

        顾听澜的腰板也不自觉的挺直了几分。

        两人去了食堂以后,没在一楼,而是去了二楼的小食堂,小食堂是单独开的窗口,除了要钱要票以外,还要一层关系,关系是指,能够及时知道小食堂今儿都有什么好菜,并且,能够拿下这道好菜。

        这里面的弯弯绕可不简单咯。

        钢厂的女同志们眼睁睁的看着比他们后来的阮糯米,上了小二层楼,李红梅好奇的问自家对象,“他们不在一楼吃饭吗?”

        她们到底是很少来学校的,对学校食堂的结构并不是很清楚。李红梅这一问,钢厂的女同志们都竖起了耳朵。

        毕竟,大家都在一楼,就阮糯米去了二楼,谁不好奇呢!

        李红梅的对象王大川呼噜噜的扒了一口苞米粥,憨厚道,“二楼是小食堂,饭菜贵咧!一顿饭下来,指不定要小半个月的工资。”他们的津贴一个月六十多,但是要去小食堂吃饭的话,也吃不到几顿。

        李红梅原本以为自己吃的宣腾腾的白面馒头已经很好了,听到这话,顿时有些食不知味起来。

        食不知味的不止李红梅一个人,钢厂的其他女同志也是一样的。女同志在一块,最怕的就是比较了。

        徐娟子和李红梅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新生了一个主意,和自家相亲对象建议道,“要不,我们也去二楼看看吧!”

        这个建议一提,得到了广大女同志的同意。

        但是王大川他们却犯难了,“二楼的饭菜很贵的,而且也不一定买得到。”

        “我们就去看看嘛!”李红梅娇笑道,“我们也不一定非要吃,只是去见见世面,说起来,来了一趟学校,连小食堂都没去过,多可惜呀!”

        年轻的姑娘这一娇笑,青春美好,能让铁血的汉子,心都酥了半截。

        王大川脑袋一昏,咬牙道,“那就去看看。”有了他一带头,徐娟子的对象李建新也不乐意自己落后,“走吧,我们也上去看看。”

        他们这两对去了二楼,剩下的则没动,摇了摇头,老老实实的在一楼吃饭,结婚过日子还是精打细算的好。

        ……

        二楼,阮糯米静静的坐在食堂长长的桌子上,顾听澜则是去了小窗口,跟着里面的人打招呼,“杨叔,我提前订的糯米排骨饭快好了吗?”

        “早安排上了,就等你们了。”杨师傅举着勺子,探出来一个头,张望到阮糯米以后,眼睛一亮,竟然有些湿润,“听澜少爷,这就是你相亲对象吧?老爷子要是在的话,能看到了不知道有多开心。”

        杨师傅是顾家厨房的掌厨大师傅,后来顾家解散以后,别人都走的走,散的散,唯独杨师傅留在了孟州市。顾听澜下牛棚的时候,他就去了国营饭店,隔三差五做点吃的,偷偷送过去。

        顾听澜到了学校任职以后,他便来到了学校应聘,杨师傅的厨艺是很厉害的,走到哪里,就冲着这一身厨艺,都不愁工作。

        顾听澜耳朵微红的点了点头,这算是主动承认了。

        杨师傅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听澜少爷,今儿的第一次带对象来吃饭,我把压箱底的牛腩拿出来,做一道萝卜炖炖牛腩,就是这道菜有些辣,听澜少爷,要来点吗?”

        他是知道的,自家少爷胃娇气,再加上在国外生活多年,从小就吃不得辣,但是孟州市的本地人不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少爷那相亲对象应该能吃辣。

        牛腩这食材算是杨师傅压箱底的货了,除了供应给大领导,这种食材,一般不会对外出售的。

        最关键的是,红烧牛腩锅可不便宜咧!一般人吃不起,也舍不得。

        顾听澜没有任何犹豫,“要!您给做上,钱从我工资里面扣,您不许垫钱。”顿了顿,他回头看了一眼阮糯米,低声嘱咐,“在加个素菜,来一个豆腐汤,我怕女同志吃多了肉觉得腻。”

        “没问题,我用萝卜炖牛肉,这样保管你百吃不腻,另外在呛个小白菜解下味儿。”杨师傅提前交代,“这萝卜炖牛腩若是不辣就不好吃了,我可能会多放点辣椒。”就是要委屈自家少爷了,但是为了娶媳妇,也是应该的。

        顾听澜停顿了下,抿着唇,“没事,你做成辣的好了。”她喜欢吃就行。

        “欸!好好好好!”杨师傅越发欣慰了,自家少爷终于长大了啊!

        顾听澜一直把杨师傅当成自己的亲人,他冲着阮糯米喊了一声,“阮糯米同志!”

        阮糯米回头,有些不明所以,冲着他笑,笑容灿烂明媚又干净。

        是那种不带一丝杂质的纯粹。

        杨师傅瞬间热泪滚滚,“是个好姑娘,听澜少爷,你可要好好把握住了。”

        顾听澜嗯了一声,语气柔和,“我晓得。”

        不一会的功夫,喷香的糯米排骨饭就被端了上来,成了棕色的颗颗米粒儿裹着层层肉汁儿,在上面盖着则是一整排的排骨,排骨切成半指长,肥瘦相间,骨质匀称,散发着莹莹光泽。

        光看着就有食欲,更别说,闻着味了以后,只觉得整个味蕾都被打开了。阮糯米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接着,她的口水更是哔哔的止不住。

        因为又上了一道萝卜炖牛肉,这道菜是蜀地的做法,加了大量的辣椒和花椒,汤汁熬成了暗红色,牛腩切成了小块,萝卜切成了三角形状,被暗红色的汤汁儿浸透以后,还没吃,就闻到了一股麻辣的鲜香味。

        阮糯米眼睛蹭的一下子亮了,她最爱吃辣了,但是还记得他先前招呼自己,“你刚喊我做什么呀?”她等了好一会,没有然后了。

        “没什么,准备问你要点什么的,后来我就自己做主点了。”顾听澜看到她的神情,就知道自己选对了,他把萝卜炖牛肉这个菜,往她面前推了推,“辣椒,鲜花椒八角桂皮调的汤汁,入味了以后加的牛肉和萝卜,你尝尝。”

        他虽然不会做,但是杨师傅却是一个停不住嘴的,最爱叨叨,久了以后,他也懂了一些。

        阮糯米犹豫了下,轻声说道,“这些菜,太好了,我给钱行吗?”这不是伤感情的话,而是事实,就这一顿饭下来,普通人家真顶不住。

        她身上还有一百多呢!都是从许青苏那里讹来的,她花的一点都不心疼。

        顾听澜神色却一肃,他不笑的时候,颇具威严,让阮糯米心里打了一个突,就听见对方说,“我从小到大的教养,告诉我,不能让女孩子出钱吃饭。”

        他严肃的时候,还真有些让人害怕。

        阮糯米不提这个话题了,她笑了笑,“那我下次请你呀!”

        这下,顾听澜满意了,他嗯了一声,英挺的五官都柔和了下来。

        确定了下次可以还人情以后,阮糯米吃的特别畅快。

        两辈子,她都是爱极了无辣不欢。

        这萝卜炖牛栏放了干辣椒,干辣椒是用油炒过的,熬开了以后,特别的香,而且还都入了牛肉和萝卜的味,牛肉一点都不柴,相反还很嫩,轻轻咬上一口,汤汁溢满舌尖。

        基本上,每一口,阮糯米都觉得自己的舌尖在跳舞,麻辣交替,她吃的鼻尖都是晶莹的汗珠儿,一连着吃了好几口,她才恍然发现,顾听澜没有动筷子。

        她习惯自然,直接夹了一筷子的麻辣牛肉到了顾听澜碗里面,小声催促,“快吃呀,很好吃的,要趁热吃,这个麻辣味才会更过瘾。”

        顾听澜抬眸看她,小姑娘被辣狠了,杏眼潋滟,面若桃花,唇瓣仿佛比擦了口红还要红润,粉色的舌头微吐露,不时的催促。

        从来不碰辣椒的顾听澜,鬼使神差的把她夹过来的牛肉放到嘴里,入口的麻辣,让他瞬间僵住,额头豆大的汗珠儿出现。

        偏偏,阮糯米还毫无所觉,她睁着水润润的杏眼,期待的问,“好吃吧?”

        顾听澜握着拳,不动声色的说道,“确实好吃!”

        一下子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阮糯米高兴极了,她一口气给他夹了三筷子的麻辣牛腩,“那多吃点!”

        顾听澜,“!!!”浑身冒汗,坐立难安。

        “你怎么不吃糯米排骨饭?”他喝了小半碗的豆腐汤,才缓解了舌尖那辣味,试图转移话题。

        他一说,阮糯米才惊讶的发现,顾听澜喝汤竟然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哪怕是勺子碰撞到了碗沿,也没有任何声音,而且,他喝汤的动作也很优雅,看起来赏心悦目。

        若不是这里是木头桌子,她甚至有一丝错觉,是在吃五星级大餐。

        阮糯米呆了好一会,顾听澜放下勺子,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怎么了?是糯米饭不好吃吗?”

        阮糯米的脸一下子红了,好在,她本来就被辣红了,倒是不容易被看出来,她总不能说自己是看他看呆了去。

        她不自在的解释,“我吃糯米排骨饭,总觉得,像是在吃我自己。”

        阮糯米吃糯米饭。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顾听澜听到这话,倏然笑了,不是那种疏离傲慢的笑,而是眼角眉梢扬起,唇角大幅度上扬,露出洁白争气的牙齿,整个人都温暖的不可思议,“你尝一尝,糯米真的很好吃。”

        他这句话总有种一语双关的意味儿。

        阮糯米的脸更热了,她小口小口的咬着糯米饭,眼睛一亮,糯米裹着排骨的肉汁儿,入口软糯香甜,好吃的根本停不下来,她唔唔道,“好吃!”

        顾听澜眉眼含笑,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关的话题,“你的名字怎么会叫糯米?”以食物来命名的名字,很奇怪呀,也很独特,总能让人联想到很多好吃的。

        糯米糍,糯米糕,糯米粽子,焦糖糯米饭。

        阮糯米,“辟邪!”

        顾听澜,“???”

        “糯米辟邪。”

        顾听澜,“???”他总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

        阮糯米以为他没听懂,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的解释,“糯米辟邪啊!可以让僵尸害怕,让妖魔颤抖,你看,糯米的作用挺大的。”顿了顿,补充,“你以后和我在一起不必害怕,因为我辟邪,镇压一切妖魔鬼怪。”

        上辈子这名字是她外公帮忙起的,希望她无病无灾不怕鬼怪还能有饭吃。

        顾听澜,“……”

        他想了很多种答案,唯独没想到这种。

        不知道为什么,对上那么一张眉目如画的小脸,一本正经的解释自己可以辟邪,镇压妖魔鬼怪,总有几分滑稽感。

        顾听澜头一次笑出了声    ,是那种很大声的开怀,“这名字很……有用。”

        可爱已经满足不了这个名字的特殊性了。

        阮糯米煞有其事的点头,“我也觉得,所以,我打小就不怕妖魔鬼怪。”顿了顿,她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呢?你为什么叫听澜,我开始总是以为你叫……”听话。

        她没说出口,但是顾听澜却补充了,“听话吗?”

        “这么多年,你是头一个在大庭广众之下,问我喊顾听话的。”

        阮糯米瞬间捂脸,总觉得丑事被再次摆放在了台面上。

        顾听澜看出了阮糯米窘迫,他很快就换了话题,“我名字是我祖父起的,起自,观海听澜凭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中的“听澜”两个字!”

        这就是文化人家吗?连起个名字,起点都不一样。

        阮糯米呆了下,“你祖父肯定对你抱有很大的期望!”不然不会从这么大气的一首诗中,取这两个字,寓意深远,期望很高。

        顾听澜倒是没想到她会这句话,他沉默了下,“他希望我做一个报效国家的人。”所以,他才十岁出国,背井离乡,在国外待了十几年,原以为学到的知识,可以报效国家。

        实际却……不提也罢。

        阮糯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低声安慰,“你祖父的期望没错,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很了不起很了不起的人。”

        顾听澜怔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未来,因为对于他们这种坏分子来说,是没有未来的。但是当小姑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还是激荡的,“借你吉言!”

        阮糯米绷着小脸,认真的强调,“你相信我呀,你以后真的会很厉害的!”书中的男主,大杀四方,事业达到了顶峰,他站在高处,俯瞰众生。

        “相信!”顾听澜深深的盯着她说。

        阮糯米总觉得气氛哪里有些怪怪的,她试图用吃来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好在,李红梅他们上来的及时。

        李红梅和徐娟子上来以后,就闻到了那空气中散发的浓浓的肉香味,她们顿时口水哔哔,直奔阮糯米的座位处。

        当看到那桌子上萝卜顿牛腩,糯米排骨饭、小青菜以及豆腐汤时,她们眼睛都看直了。

        哪怕是过年的时候,也没这么丰盛啊!

        李红梅先开口,“你们……你们吃的这么好啊!”

        “我今年还没吃过排骨和牛肉呢!”

        阮糯米笑了笑,没顺着她的话往下接,“是啊,我也没吃过,全靠顾老师请客,不然,我可吃不起。”

        她没有邀请人过来吃,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年代食物的重要性。

        更何况,这还是顾听澜请客,她更没资格请别人吃饭了。

        没有得到意料中的邀请,李红梅神色讪讪地,她捏着手里的白面馒头,轻轻的拽了拽王大川的袖子,低声,“要不,我们也去点一份?”

        王大川顿时苦着脸,“这……这……太贵了,我们吃不起。”

        李红梅当即就气恼了,跺脚,“还没结婚,你就舍不得了,结婚了,岂不是更不舍得了??”

        王大川被逼的不行,他走到顾听澜那悄声问了一句,“顾老师,这两个菜多少钱啊?”

        顾听澜顾忌着他的脸面,没当场说出来,而是指了条路,“你去问问杨师傅就知道了。”对外,他一直喊的是杨师傅,从未敢暴露两人的身份,就怕杨师傅被连累。

        王大川安慰了李红梅,立马去了窗口。从杨师傅那里问到了价格,萝卜顿牛腩十六块钱一份,糯米排骨饭十二块钱一份,他顿时倒吸了一口气。

        回头看着李红梅期待的望着他,他咬牙,“那杨师傅,一样给我半份吧!”

        杨师傅摇头,人老成精,“不是我不卖你,今儿的食材都用完了。”他是一直注意到外面的,小王身后有一家子要养活,根本没这个消费的能力,何苦呢!

        王大川松了一口气,回去和李红梅低声说完,李红梅当场把白面馒头捏了个贬,“那别的呢?别的有吗?”闻着那空气中的肉香味,口水越发的厉害了。

        凭什么阮糯米一个乡下来的都能吃上,她一个城里面吃供应粮的正式钢厂员工还吃不上了。这一刻,原先那好感,在这微妙的情绪下,荡然无存。

        王大川又去问,杨师傅大声回答,“只有小白菜了,一块八毛五一份!要吗?”

        这是说给李红梅听的。

        连小青菜都这么贵,李红梅有些心疼,转念一想,反正不是她出钱,她果断的回答,“要!”说完这话,她还隐晦的看了一眼阮糯米。

        阮糯米吃的欢快,压根没注意到她那得意的神色。

        李红梅好比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很是无力。

        只能在徐娟子身上找找存在感,可是徐娟子聪明,她一听价格,立马就拽着李建新去了一楼,还在李建新心里,留下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于是。

        十分钟后。

        偌大的小食堂,就坐着四个人。

        李红梅吃着白面馒头,配着油炒小白菜,搁着平时,这已经是顶好的饭菜了。

        但是不远处有阮糯米桌上摆着糯米排骨饭,萝卜炖牛肉,以及色泽鲜美的豆腐汤对比着。

        李红梅味同嚼蜡,闻着那喷香的肉味,她吃着吃着被气哭了。

        她命怎么就那么苦啊!

        连阮糯米那个乡下人的一半都赶不上啊!,,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