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一顿饭下来,    阮糯米吃的是酣畅淋漓,一点都不知道李红梅竟然被气哭了。        21

        她满是回味的舔舔唇,夸,    “学校食堂的师傅厨艺可真好。”一点都不比后世的五星级酒店大厨差。

        等着阮糯米放下筷子以后,顾听澜才慢调丝缕的放下筷子,没有发出一丝响动,他挑眉,    “要是让杨师傅知道了,    你夸他厨艺好,    他肯定会很高兴。”

        阮糯米笑了笑,    只当是每个厨师都喜欢有懂他的吃货,并不知道,    顾听澜和杨师傅两人的关系和他说这话里面的含义。

        跟李红梅他们打了一个招呼。

        阮糯米便离开了小食堂,准备回去。顾听澜一路相送,    相比之前去食堂时的尴尬无言。这会,一顿饭下来,    关系倒是捻熟了不少。

        阮糯米站在学校门口,“就送到这里吧,    我爸在附近等我,    我去找他就行。”

        顾听澜尊重阮糯米的决定。

        只是,    当阮糯米要转身离开时。

        “等等!”顾听澜突然出声。

        阮糯米不明所以的看他,她生的极好,    明眸皓齿,    眉目如画,    静静的看着人时,    那一双杏眼仿佛装的满满的都是对方,    总是给人一种错觉,    盛满了深情。

        顾听澜有些紧张,手心里面都是汗津津的,话到嘴边,他拐了个弯,“阮糯米同志,你觉得今天的相亲如何?”

        阮糯米仔细回忆了下,相亲现场的一团乱麻,如过山车一样,她轻声说道,“我觉得今天是不怎么美好的一天。”顿了顿,看着顾听澜的眸子黯淡了下去,她俏皮一笑,“但是,我很高兴能认识你。”能够在她孤立无援时,帮她一把。

        她伸出纤手,放在顾听澜面前,认真的介绍,“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阮糯米!”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阮糯米。

        顾听澜低头,看着那么一双十指纤纤的小手,他笑了,眼角眉梢都上扬,笑容温暖,“认识一下,我叫顾听澜,不叫顾听话。”

        这一个词一出。

        两人相视而笑,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我们是朋友了。”

        谁都没提相亲的事情。

        在这一刻,他们是可以相互信任的朋友。

        ……

        顾听澜目送着阮糯米离开后,顿时捂着胃蹲了下来,疼的浑身直冒汗,但是即使疼了这么久,他仍然面不改色的在阮糯米面前谈笑风生。

        辣椒的威力还是超乎了他的想象,顾听澜蹲在原地好一会,这才站了起来,惨白着一张脸,往小食堂走去。

        因为,他知道,杨叔肯定会给他熬养胃汤的。

        果然不出顾听澜所料,他到小食堂的时候,杨叔正着急的在门口张望着,瞧着顾听澜出现,杨叔顿时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扶着顾听澜,瞧着他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儿时,顿时心疼的不得了,“怎么疼成这样了??”

        “不是说了,那萝卜炖牛腩你要少吃,那豆腐青菜汤才是给你的。”

        “怎么就不听话呢?你这胃吃了辣椒,那还不上要上天啊!”

        自家小少爷在国外待了十几年,那里的饭菜想要找到辣椒,都是稀奇,再加上国外的饭菜不合口味,他那一个胃,早都是千疮百孔了。

        就这,还敢吃刺激性的辣椒,这真真是不要命了。

        “我愿意的。”

        杨叔顿时没话说了。

        顾听澜在杨叔的搀扶下,靠在了椅子上,他白着一张脸,笑着安慰他,“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有点痛而已。”顿了顿,向来严肃的俊脸难得有了一丝孩子气,“杨叔,我好久没喝过你炖的山药花生粥了。”

        杨叔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小跑着去了食堂的后厨端粥去了。

        随着一碗粥下去,顾听澜脸上的惨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下来,那温润的粥到了胃里面,也让那刺痛的胃舒缓了不少,他锋利的眉眼都柔和下来,满足,“杨叔,那些年我在国外的时候,最想念的就是你做的粥。”

        一句话,让杨叔顿时老泪纵横,“欸!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是他们家老爷子对不起少爷啊!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就被送到国外,一个小孩子在异乡讨生活多难啊!

        好不容易学成归来,在家连半年都没住到,又下了牛棚。

        现在吃个他做的饭,还要付钱,不然还不敢吃。

        想到这里,杨叔就一阵心绞痛,“往后你想吃啥,跟杨叔说,就算是鹅肝凤胆杨叔也给你做来。”

        顾听澜还有心思调侃,“杨叔,这是资本主义,要不得。”

        杨叔顿时不说话了,他转到了正题,“先前和人家女同志出去怎么样了?关系定下来没?什么时候见双方父母?彩礼啥的都要准备了,房子都是现成的,倒是不用担心。”

        顾听澜扶额,揉了揉眉心,“杨叔,我们现在还只是朋友。”

        “欸!”杨叔有些埋怨,“这你可就不如你爷爷了,你爷爷当年十八岁就把你奶奶娶回家了,二十岁有的你父亲,你看看看你,都二十七了,还没定下来!”

        顾听澜侧脸,神色认真又柔和的听着杨叔碎碎念,“我会加把劲的。”

        不远处。

        李红梅刮干净了盘子,瞧着这边的动静,她踢了踢桌子底下王大川的腿,说,“大川,你说这后厨的师傅和顾老师,是不是见不得人的关系啊?”

        不然,怎么还单独给他煮了砂锅粥,瞧着那料,也不便宜呢!

        王大川头都没抬,不以为意,“顾老师和杨师傅的眼缘,两人关系好。”顿了顿,又说,“还有一个是因为,顾老师工资高,全校里面,也就他经常来小食堂吃饭了,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也捻熟了。”

        “是吗?”李红梅有些不太相信,更多的确实羡慕,工资高了好啊!但是,又想到了顾听澜的身份,顿时放弃了念头。

        王大川却没深想,他吃完了以后,顾不得肉疼,带着李红梅去了顾听澜那里,恭恭敬敬打了招呼,“顾老师,您先吃,我们先走了。”

        李红梅不乐意,却被王大川拧了下手腕,李红梅满是不情愿的打招呼,“顾老师再见!”

        等着两人离开以后。

        杨师傅感叹,“小王是个憨厚的人,可惜了。”

        可惜什么?

        顾听澜不可置否。

        ……

        阮糯米出来以后,并未找到父亲阮向国,问了门卫才知道,阮向国被自家大姨梅红娟给喊走了。

        梅红娟是明秀琴的母亲,当年嫁到了明家,接了婆婆的工作,一家子都是钢厂的职工,吃的是供应粮,都称得上是城里人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阮家人面前,他们向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阮糯米担心自家父亲在梅红娟那里吃亏,步子也快了几分。

        钢厂离学校就十分钟的路程,隔着一个马路牙子,拐两道弯,过去就是瞧着那石门上的孟州钢厂四个字就是了。

        这会,钢厂门口正是热闹放工热闹的时候,正处在两班倒的高峰期。

        阮向国站在大门口,跟个猴子一样被人观望着,他等的颇为不耐烦,“大姐,你说吧,到底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糯米那边也快出来了,我急着去接她。”

        “急什么啊?”梅红娟吊着一双八字眉,语气高傲,“那学校可都是军人咧!你又在门卫留了话,糯米这么大一个人了,你还担心她走丢了不成?”

        “不是我说,糯米都十八了,你们也不能太娇惯着了她了。”

        “大姐,糯米是我闺女,打小没了妈,我爱娇惯是我的事,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阮向国转头就要离开。

        梅红娟着急了,连忙拽着阮向国,“我找你过来是有正事,糯米这孩子不是参加下学校的相亲吗??我看啊!她的条件差,那学校的男同志怕是看不上,这相亲怕是黄了。我这当大姨的能不关心她吗?我们钢厂刚好要招人统计员了,工资高,还坐办公室,你让她来试一试,若是考上了,将来找亲事也不会那么难。”

        统计员的报名条件都要高中生,而且有大量的数据工作,可不好做咧!

        梅红娟哪里是给阮糯米介绍工作啊!明知道阮糯米是初中毕业,却故意介绍她连面试都没机会的工作。

        她就是来阮向国面前显摆的,她闺女明秀琴高中毕业!将来还会嫁的好!

        阮糯米可是阮向国的肺管子,这会,梅红娟这话,简直就是在戳阮向国的肺管子,“大姐,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家糯米怎么不好了?甭管她上不上班,嫁不嫁人,我当爹的养她一辈子都没问题。”

        “是是是!你养她!”梅红娟心里暗恨,话锋一转,炫耀,“糯米不像我们家秀琴,听话贤惠又有一份体面工作,今儿的这相亲,秀琴怕是十拿九稳了。过了今儿的她可就要嫁给军i官,当军嫂了,将来拿的也是国家补助,我倒是不操心。”

        她抹抹泪,一脸惋惜,“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糯米了,学历低,没有正式工作,连相亲人家都看不上,将来可怎么办啊?”

        梅红娟这话一说。

        在不远处,刚相亲回来的女同志们对视了一眼,迎了上来,神色有些古怪,“梅阿姨,您还是别担心阮糯米了,她今儿的在相亲现场可是大出风头呢!男同志们投票给她的可不少咧,连带着地位最高的顾老师都青睐她。”

        梅红娟脸色一变,“那……那我们家秀琴呢?秀琴是不是得了双倍的投票??青睐我们家秀琴的人是不是更多?”在她眼里,自家闺女怎么也要压阮糯米一头了。

        “秀琴啊!”大家都同情的看着她,“秀琴一票都没得到,被学校的男同志都厌恶不说,还被公安抓走了!”

        梅红娟站不稳了,她不信,“怎么会?”

        “我们亲眼看到的,还能骗您不成?”大家指着人群后面的阮糯米说道,“要是还是不信,你问问阮糯米这个当事人啊?”

        阮糯米从人群中出来,她语气淡淡,“大姨,你还是去派出所看看明秀琴吧!”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劈的梅红娟傻傻的愣住了,她不就在阮向国面前炫耀下孩子。

        怎么寄予厚望的闺女相亲黄了不说,还被派出所给抓了???

        梅红娟只觉得血气直冲脑门,浑身一软,倒在了钢厂大门口。,,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