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小说网 > 明明是炮灰绿茶却过分团宠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阮糯米拎着红色硬壳皮质笔记本出来,    当看到自家父亲怀里抱着的牛皮袋子的时候,她樱红的唇瓣抖了下,有了个不好的猜想,    “爸……这……”

        该不会那个花会花半个月的工资去买十二尺不吸汗又扎人的的确良布料做裙子的傻逼,    就是她爸吧??

        阮向国却一副求表扬的样子,“闺女,爸爸刚抢到了十二尺的确良布料,    走走走,爸带你去老裁缝那里量下尺寸,咱们现场做一套!”接着,他努了努嘴,眉飞色舞,嘚瑟的不得了,“档口那么多人哦,就你爸我才抢的最多了,一会给你做条裙子穿。”

        哪里是他抢的最多啊!明明就是他最舍得花钱和花布票了,别人倒是也想抢着买,但没他舍得啊!

        阮糯米差点跪了,    会穿这种贵又不实用的裙子人的傻逼就是她啊!

        偏偏,    对上父亲那求表扬的样子,她不得不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茶言茶语,“谢谢爸爸,    我非常喜欢。”接着,    她话锋一转,    语气试探,    “但是这个太贵了,    咱们去退了,不要了,太浪费钱了。”

        ——她是不会穿这种的确良裙子的。

        “不行不行,别人有的,我家小糯米也要有。”阮向国一脸期待,“我家糯米穿上肯定好看!”他丝毫不提钱的事情。

        对上老父亲那期待的目光,阮糯米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她知道的,这件布料,花了家里少说半年起步的布票不说,还花了爸爸好久的工资,就像是父亲想把天底下的好东西给她一样,她同样的舍不得父亲让父亲失望。

        阮糯米瞬间妥协,“我穿!!!”

        阮向国顿时开怀的笑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往前走,“走走走,爸知道一家老裁缝铺子,做的好不说,速度也快,指不定今儿的就能穿上,爸带你去。”

        老字号的裁缝店藏在胡同深处,阮糯米在阮向国七拐八拐下,终于到了目的地。

        老裁缝的时眼睛毒辣,就那么一扫阮糯米,立马就知道了她的尺码,从裁剪到做好,简直就是一气呵成,没有半分拖沓。

        从裁缝店出来以后,穿上了新做的裙子,阮糯米瞬间把之前的话给忘记的干干净净,她转了一圈,眉眼灵动,满是喜欢,“爸爸,好看吗?”

        “好看!”

        “我也觉得很好看,爸爸你真有眼光!”

        ……

        父女两人就这样互吹了一路,踏着漫天星辰,回到了有粮生产大队。

        往日,这个点,有粮生产大队该是蝉鸣蛙叫,寂静无声的。

        可是,今儿的却偏偏不一样,整个大队的人好像都聚齐了,全部都在许家门口外面看热闹。

        许家着实热闹,公安把许青苏和明秀琴铐上了手铐,带到了派出所以后,一个下午,两人交代的干干净净,公安们为了怕许青丽逃跑,大晚上的从市里面往有粮生产大队赶来,就为了抓人。

        这抓大队的社员吧,作为大队长的阮向国不在,这可就麻爪了。

        一时之间,就拖在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尤其是,社员们还一直问许青丽到底是犯了什么错,值得公安都出手了,两个年轻的公安心里苦啊!这里面的案件还没下结论,哪里先敢透露的?

        所以,当阮向国这个大队长,阮糯米这个当事人,出现在大队的时候,立马被人带到了许家。

        带人的那个叫马山枝是大队会计的婆娘,还没到许家,她就冲着那块人大声嚷嚷,“大队长回来了,糯米这个当事人也回来了,大家快让让,让他们进来。”

        有粮生产大队大人小孩儿都在许家院子聚集着了,被堵的里三层外三层,被马三枝这一嗓子喊的,那拥堵的人顿时让开了一条道。

        阮向国和阮糯米两人在众人的七嘴八舌下,进到了许家,还没见到许家人了,就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这公安上门抓许青丽,许母不同意,她倚老卖老,抱着公安的腿,但凡是会敢带走他们家许青丽,她就敢当场撞死在墙上。

        你说说看,办案的时候,有这么一个老人家掺和,公安哪里敢动手啊!别人没抓着,又填进去一条命,到时候再去城里面一告,他们这层皮都甭想要了。

        这年头,公安也是人呐!也是要养家糊口的。

        所以,这里面还不必须要阮向国这个大队长配合不成。

        当阮向国和阮糯米出现的时候,那两个抓人的年轻公安,简直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个高的连忙迎了上来,“阮同志啊!我们是孟州市派出所的,许青丽涉嫌一个案件,需要配合回所里面调查,但是当事人拒不配合,还请阮队长从中间调和,不要阻拦我们办案。”

        大队长的作用,在这个时候,就体现了。

        阮向国对着年轻的公安点了点头,这才转向许家母女两人,“许婶,青丽,你们这样阻拦公安办案的后果只有一个,就是加重罪名,原本可能问完话就放出来的,因为你们的拒不配合,可能要关上个许久才能出来。”

        这是把道理掰开了揉碎了跟许家人说的。

        但是许家人要是这么容易被说通,公安也不会这么难了。

        阮向国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明显知道,许青丽犯了什么问题了,旁边的社员们七嘴八舌的问道,“队长,这青丽是犯啥错了啊?”这可是问到了大家心坎里面去了,在场的哪个不想知道这个问题?

        阮向国和年轻公安对视了一眼,年轻公安摇了摇头,现在一切都还没定案,提早说出来不太好。

        阮向国就晓得了,他摆手,“现在还没定案,等定案了公安同志自然会公布的,着什么急!?”

        这里面,别人不知道,许母还能不知道吗?她已经知道自家闺女做的事情了,她是绝对不能让闺女被带走的,儿子已经进去了,要是闺女也进去了,她这辈子别说养老了,连个摔盆子的孩子都没有了。

        许母就一个劲儿的哭,“我命苦啊!队长,我们家青苏已经进去了,不能让青丽也跟着进去啊!若是我俩孩子都进去了,我一个孤寡老人家,将来连个养老的人都没有,那我可就要赖上大队了啊!让大队的人帮我养老!”

        到底是人老成精,一开口就打人七寸。

        养老?这年头养个娃娃都不要勒紧裤腰带,更别说要养老人了,吃的多,干不动,还没个血缘关系,这不养个累赘吗?大队的社员们,可不愿意让许母到最后,落到了他们头上。

        这关乎着自己的核心利益。

        于是,社员们七嘴八舌的开始劝阻,“队长啊!许婶说的也是,她拢共就这俩孩子,在咱们大队又没啥亲戚,当年老许走的早,这俩孩子真要是进去了,许婶子可就没人养老了,这可就成了咱们大队所有人的问题了,您看,要不、要不青丽没犯啥大问题的话,您跟公安说说好话,让公安教育教育就成了。”

        阮向国没想到向来拎得清的社员们,在这块上却犯糊涂起来,他沉声,“人都还没抓呢,你们就想到了养老,可真长远啊!再说了,公安都说的明明白白,这是要带许青丽去派出所问话,连公安还没说判刑,你们都知道了?这许青丽要是没做犯法的事,顶多就是去录个口供就被放出来了,我这个当大队长的都没担心多个负担,你们当社员的担心啥?”

        不得不说,阮向国说的在理。

        那些被带偏的社员们立马回过神了,是啊!这许母口口声声自家闺女没犯罪,那怕个锤子啊!没犯罪,哪怕是公安带走了也拿许青丽没办法,还不是只能乖乖放出来。

        于是,先前那些开口劝阮向国的,便开始倒戈劝许母了,“许婶啊,队长说的是啊!你都说了,你家青丽又没犯事,又没犯法的,就算是被公安带走了,咱们也甭怕,这是咱们贫下中农的天下,公安还能徇私枉法不成,只要你家青丽没犯事,公安还不是照样要把青丽给放出来。”

        “是的,同志说的对,查明许青丽同志未犯罪,我们自然会完完整整的送回来。”年轻的公安同志连忙说道。

        许母能咋说?她心里跟吃了黄连一样,有苦说不出,能没犯法吗?她家青丽可是把那得的钱都压在枕头底下藏着呢!这哪里敢让人带走啊!

        带走了,可是在也出不来了。

        许母现在怕的要死,一定要想个办法把闺女救下来。,,网址        ,:

  https://www.2100xs.com/book/68047/33215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100xs.com。新世纪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2100xs.com